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雷洵《中共為何自毀單打雙不打的宣言》2016/10/7

逢場作戲看個相

我平時很少去看相算命,偶一為之,也只是逢場作戲好玩。因為看相算命的如果說我將來會大富大貴,兒孫滿堂,長命百歲,那也只不過是引我去做白日夢而已;如果說我將來會如何如何的倒霉和有甚麼劫難,則難免在心裡會有疙瘩。

1958年9月的某一天,我參加一位同學的婚宴,多灌了幾杯黃湯,有些微醉。當我走回正在高雄海軍造船廠大修的軍艦時,路過一個看相攤子,看相先生拉生意說,先生(我穿的是便服)看個相吧。我一時好玩,就讓他替我看相。

看相先生說我在八月裡有一個生死大劫

以前我為了好玩看相,都會先交待說,我是問吉不問兇的,請好話多說,壞話免提。但那天有些酒醉,忘了作此交待。結果那位相士一邊替我看相,一邊搖頭。我問他有甚麼地方不對嗎?他說,先生,請恕我直說,你今年八月會有一個大劫,若過不去,可能會有性命之憂,或至少要脫一層皮;若能過得去,則將來會後福無窮,並且能享高壽。我笑說,現在已經是九月了。劫難並沒有發生呀!他一板正經的說,先生你別笑,我們看相算命的,講的是陰曆,現在還是陰曆八月呢!

我艦正剛進船塢大修

那時金門八二三砲戰已經發生,我艦正剛進船塢大修,大修好出塢時陰曆八月早已過去。我心想,現在我只要上下船時小心走路,不要失腳掉到船塢底下去,應就可以平安大吉了。沒想到當我回到艦上時,艦值日官對我說,輪機長,我艦剛奉到緊急命令,要停修趕赴金門海域執行巡弋任務,還正要派人去找你回艦呢!

只有一部未全修好的發電機即趕赴巡弋任務

那時我艦已在船廠開始大修,艦上的三部發電機均已被拆卸,在船廠待修。當時船廠廠長和我表哥是同班同學,我乃連夜去到他家,請他交待廠方的夜班連夜趕工,把我艦已被拆卸的三部發電機連夜趕工修好。廠方也答應回說,只要我艦能在船廠多待一天,即可為我艦連夜趕工至少修復兩部發電機。

我艦於航行時,一般均需啟用兩部發電機,以確保電源不斷及避免發電機因超載過熱,第三部發電機則為備用者。但艦長以軍令難違,在只有一部未全修好,仍有嚴重漏油漏水的發電機時即命令開航,而令我於航行途中修復另兩部發電機。

當時海上風急浪高艦身搖擺起伏劇烈

當時海上風急浪高,艦身搖擺起伏劇烈,海浪可以打上駕駛臺的擋風玻璃,根本無法有效的進行修復發電機的工作。

發電機冷卻水已開始過熱眼看很快就要燒開水了

那一部臨時趕工並未完全修好的發電機在連續幾天的巡航中,冷卻水已開始過熱,眼看很快就要燒開水了。我乃作緊急處理,把凡與航行安全無關的用電全部關掉,並將發電機冷卻水箱的蓋子打開,用橡皮管不斷的向箱裡加灌冷水。但這只能作短時間的應急,時間長了終會出大事的。

那天適逢是中共自己宣稱單打雙不打的雙日

那天適逢是中共自己宣稱單打雙不打的雙日,我乃建議艦長將艦開進料羅灣錨泊,暫避風浪,俾輪機人員可以在艦身較穩定的狀態下趕修另部發電機。

中共毀棄自己單打雙不打的宣言

數小時後,另部發電機修復,我艦起錨開航,我在輪機艙裡突然感到艦身震動,我跑上甲板欲探究竟,只見我艦四週盡是炮彈落水時激起的水柱,這在軍事術語上叫做已對目標「命中」,意即發炮者已鎖定目標,只要再繼續這樣連打下去,就可以擊中目標。

幸得人艦均無傷損中共也自此單打雙又打了

這時艦上的備戰警報也已響起,我艦正以「Z」字航行全速馳離,幸得人艦均無傷損。事後研判,中共那時只有陸軍用炮,準頭不佳,他們原想盡可能調集更多的火炮,待佈置完全好了以後,到明日「單日」再打。沒想到我艦只停留了數小時即起錨離去,他們才迫不及待的提前動手,雙日也打起來了。自那以後,中共對金門的炮擊就已不再遵守他們自己宣稱的「單打雙不打」的宣言了。

我差點會當替罪羔羊

我艦挨敵砲轟擊時,幸得人艦均無傷損。否則,當上級追究責任,中級推卸責任,代罪羔羊恐怕就是非我莫屬了。因為是我建議進料羅灣錨泊修發電機的呀!如果我因此被軍法起訴,雖然不致於會拿我去槍斃,但會使我脫一層皮是可以確定的了。

非緊急情況下的軍令也不可申訴嗎?

當造船廠已承諾只要我艦在廠裡多待一天,即可為我艦趕工至少修復兩部發電機。但艦長以軍令難違,不肯多待一天。我向艦長解釋,那時海上風浪正大,沒有即刻開船的必要,請他向上級反應。他說,金門駐防的軍隊看不到海軍的軍艦,心裡會沒有安全感。我說,現在海上風浪這麼大,共匪(那時叫慣了共匪,1977年我首次返大陸探親時,當著中共接待官員們的面,也脫口而出的說出共匪兩字,真是尷尬)的機帆船和漁船(那時他們只有用這種小船運兵)根本出不了海;我艦在這麼大的風浪中,左右搖擺,上下起伏均極劇烈,也根本發揮不了砲火的威力。陸軍不懂這些,海軍懂呀,我們應向陸軍解釋清楚,就不需在這種大風浪下,去做這種對陸軍無益,對海軍有損,毫無意義的巡航。但艦長聽不進我的進言。

海軍的高級指揮官不敢向陸軍解說實情

海軍的高級指揮官不會不懂這個道理,但他們或是沒有用心去思考這個問題,或是不敢去向陸軍解釋?反正陸軍這樣要求了,海軍的高級指揮官就這樣下命令,我艦的艦長就以軍令難違的理由,不敢向上級反應實情,於是我艦就在僅有一部並未完全修復好,仍嚴重漏油漏水的發電機的情況下,「勇敢地」或是「懞撞地」開向了狂風巨浪的大海。

事後想來有些心悸

當我艦遭到眾多敵炮轟擊時,我當時並沒有懼怕或感到緊張,但事後回想起來,反倒有些心悸。從那次看相以後,我再也不敢把看相算命當好玩了,免得聽到不好的話,心裡難免會有陰影。也是從那以後,我開始思考了我是否值得為這樣的海軍賣命?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雷洵專欄
開場白
雷氏珍錢彩色圖錄
2017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