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雷洵《漫談桂永清和海軍裡的江西老表將軍們 》2016/8/26

老表總司令桂永清

桂永清是江西省貴谿縣人,他是黃埔一期生,據說他早年曾因故要被老蔣槍斃,是陳誠力保他活命的,所以他又被看成是陳誠糸的人。抗爭勝利後,國府要重建海軍,老蔣總統不信任福建籍的海軍宿將陳紹寬,乃派當時的參謀總長陳誠兼任海軍總司令。陳又推薦桂永清為海軍副總司令,代行總司令職務,不久更又讓桂真除為海軍總司令。

老蔣要培植小蔣接班

國府遷臺後,老蔣蓄意要培植小蔣接班,小蔣幫乃開始鬥爭名義上的總統接班人副總統陳誠。鬥陳的第一步就是要剪除陳在軍中的羽翼,他們於是就先對桂永清下手了。那時由小蔣安排在海軍裡監看桂的,是海軍總司令部總政治部主任趙龍文中將。他對桂的鬥爭逐漸的由暗轉明,步步進逼,最後使桂終於忍無可忍的到老蔣面前去告御狀。他請求校長(黃埔一期生對老蔣都是稱校長的,老蔣是喜歡他們這樣稱呼自己的。)撤換趙龍文;老蔣把臉一沉說,我要撤換的是你,並把一疊由海軍將領們聯名控告桂的控狀丟給桂去看,桂於是就這樣的黯然下臺,被調任閒職的參軍長。

桂永清鹹魚翻身

老蔣用人,常會對已被貶斥的人,在若干時間後,又再起用,以保派系的人事平衡,不使任何一派有強大到失控的地步,即便對小蔣派也是如此。桂也在被冷凍若干時候,又被起復為有實權的,最高軍職的參謀總長。一時當年聯名控告過他的人都心裡卡卡不安起來,最使他們不安的消息是,桂有次在陽明山實踐研究院(老蔣設立以調訓考核高級黨、政、軍人員的機構)對學員講話時說,我這一生做過的最大的一件錯事,就是錯用了一個人,這個人就是周雨寰(桂當海軍總司令時的中將陸戰隊司令,他是聯名控告桂時的領頭羊。)說時用手指著坐在講臺下面的學員周雨寰。據說周當時又窘又害怕,臉色由白轉青,不敢抬頭。

海軍裡的老表將軍們彈冠相慶

桂榮陞參謀總長後,海軍裡的江西老表將軍們都彈冠相慶,以為很快就都可以換「頂帶」了。那是當他們集體去到桂府向桂道賀時,桂感慨的對他們說,我當海軍總司令時,重用了你們這些同鄉,許多人批評我是任用私人,其實我以前也不認識你們,不能說我是任用私人。當海軍裡的將領們聯名控告我時,連跟隨我多年的老部下,和由我一手提拔的許多海軍將領們都參加了聯名告我,只有你們這些江西老表卻沒有一人參加,可見我當年重用你們是沒有錯的。

老表將軍們沒有在壓力下出賣桂

當年聯名控告桂,是由小蔣在幕後主使,由趙龍文執行,在這是「太子」的授意下,誰敢不參加?故追隨桂多年的周雨寰「西瓜選大邊」,做了領頭羊。桂對在壓力下不得已而參加聯名告他的那些海軍將領們,雖很不高興,但還無恨意;他最不能原諒的,還是那個爭著做領頭羊的周雨寰!而他最感欣慰的還是這些江西老表的將軍們,他們當時都抗拒了巨大的壓力,沒有一個人參加聯名告桂。這些老表們沒有在壓力下出賣桂,可說對桂是真心的忠心耿耿,如今桂再被起復當權,他們當然可以指望要換「頂帶」了。

桂「暴病」身亡

但天有不測風雲,桂未幾即因「暴病」身亡,也有傳說他是在與小蔣的鬥爭中被迫「自殺」的。江西老表的將軍們也就都「美夢」成空了。

補述一些老表將筆們的趣聞

在這裡,我再補述一些在海軍裡江西老表將軍們的軼事趣聞。

總司令的兩位老表助理動口又動手的爭吵

與曾當過參謀總長的黎玉璽同為電雷一期的王恩崋(江西老表,後升至中將,於將發表為海軍副總司令時病歿),在當桂總司令辦公室的上校主任時,不知因何事和當時桂的美援機要祕書起了爭執,兩人由爭吵竟至起了肢體衝突。那位美援祕書是江西耆老曾在早年做過江西省長的彭程萬的大兒子,此人曾留美獲有兩個博士學位,在大陸時做過軍方的少將廠長,是桂請來幫他主辦美援事務的。他們爭吵時,我的一位親戚正在現場,他和大陸撤退時的江西省主席方天是總角之交,由方介紹給桂在海總部當上校總務科長。桂問我的那位親戚,他們兩人是誰先動手的?他誰也得罪不起,只推說沒有看見,桂一怒之下,就把我的那位親戚炒了魷魚,打架的兩人沒事,我的那位親戚卻遭了池魚之殃。

電雷一期的老表人材出不了頭

我那位親戚也是江西老表,他是一位人情世故都很練達的人,他和當時海軍裡的那些江西老表們都有很好的交情。當年海軍五個艦隊司令中,就有四個是江西老表,但他都不佩服,他曾對我說,他認為那時海軍裡的江西老表中,最有才氣的,是電雷一期的汪紀(這名字我可能寫錯)。但汪紀此人在海軍裡是一直鬱鬱不得志的。多年後,我在一個私人場合遇到老表齊鴻章中將(黎玉璽的同班同學,曾任顯職多年)向他提起此事,問他汪紀為何在海軍裡出不了頭?齊回說,汪紀呀!他不行!你想,桂永清當總司令,汪紀這個老表連和也是老表的桂總司令都處不好,他在海軍裡還想有甚麼前途?

會做人的比會做事更適合當官

我以前一直都認為齊鴻章是一位很平庸的人,但聽他此說後,才恍然大悟,為甚麼齊在海軍裡可歷任中將的顯職,而汪在海軍裡最高只做到一個少將的閒職。證諸我在海軍官校裡的前後期的同學們,不也是會做人的比會做事的在官場裡升得更快更高的麼?

老表將軍們打起仗來都很勇敢

我自己是江西老表,對海軍裡的老表將軍們的能力卻都評價不高。但他們都能在高壓之下,仍不肯參與聯名控告桂永清,打起仗來也都勇敢得很,對國家著有功勳,所以我還是以他們為榮的。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雷洵專欄
開場白
雷氏珍錢彩色圖錄
2017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