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雷洵《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上)》2016/5/27

談往事黯然傷情

曾和一位海軍中的學長談及當年在海軍官校同當教官時的往事,如今事隔多年,他對五、六十多年前在海軍中所遭到的不平之事仍然難以釋懷。其實我與他有同感,在海軍時我受的不平之事不比他少,雖也讓我有不平之感,但對我來說,卻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那位學長於1954/9/28的教師節承官校四個教室組兩百多位同學票選為當年度的優良教官,我當時亦躬逢其盛,並為當年度四位優良教官(都是上尉)之一,另兩位都是姓葉的38年班的學長,一位是葉昌桐學長,他後來做到了上將海軍總司令,另一位我就記不清是那位葉學長了。這位學長把被學生選為年度優良教官之事列為他在海軍多年中的一件「喜」事,我也就隨喜也把它列為我在海軍中時的一件喜事吧。

老子說,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我在這喜事之後,接著就來了不喜之事。因為我有自己為人做事的原則,不為量狹的上司所喜,就在我被選為優良教官的那年,我的考績竟只得了一個不堪的70分。不僅此也,接著我在某艦當輪機長時,第一年即將該艦由全海軍輪機部門校閱的第末名,提升到全海軍輪機部門的第一名。由我主持的該艦大修,因我與造船廠合作無間,使該艦大修後的試車達到該艦原設計的最高航速(丶該艦於我離職後,不到兩、三年,即因輪機不堪使用而報廢了),而我在該艦輪機長任上第一年的考績竟又是一個不堪的70分。

我努力做事不被欣賞,我灰心了,第二年我就不做事了,整日待在房裡看英文小說(我的英文程度就是在那一年裡大躍進的)。有新上船的學弟們(我在官校教過的學生)告訴我說,艦長近來常誇獎你。我問他們,我當教官時,是否很嚴?他們回說,我們上你的課,好像入伍訓練時上陸操呢!我說,我現在整日呆在房裡看書,甚麼事也不管,像不像是個好輪機長?他們不好回答,沒有說話。我再說,你們不說,我自己說;我現在是個極不負責任的輪機長,那麼艦長誇我甚麼呢?以前他常干預我的工作,我常不聽他的,使他生氣。現在我甚麼事也不管,就不會惹他生氣,他以為把我馴服了,感到得意,所以誇我。那年,他給了我一個甲等的考績,使我感到比他再給了我一個70分的考績還要難過,難道我以後就都要像這樣才能得好的考績麼?

按海軍人事慣例,二級艦的輪機長和二級艦的副(艦)長是同等級的,都是少校編階,我下一個艦職就應該是三級艦的艦長(少校編階)或一級艦的輪機長或副長(都是中校的編階)才對。但我呢,卻被派去當一個聯字號的艇長(只是上尉編階),叫我真是情何以堪?我在海軍的前途既已是如此的不看好,乃決定放棄海上前途,我沒有去接那個聯字號艇長的職務,而是向人事署抗議,改調了一個參謀官的岸職。從此我安於於岸職,俾可有更多的時間充實自己。

考留美一波三折

數年後,在一項海道測量留美軍官的考試中,初試和複試我都是第一名,但在人事署的同班同學傳來消息,我因有連續兩年考績70分的不良記錄,總部有位中將副參謀長挑我這個毛病,要把我排斥掉,好以他屬意的第二名(他的老部下)改為正取。我不得已,乃去官校見宋長志校長,請他去函給主管軍政的副總司令,說明我在官校70分的考績乃是一個錯誤,我才得以免被這一連續兩年考績70分的不良記錄,被人事署將我在留美軍官考試中除名。

但此後不久的一個星期六,在人事署的那位同班同學找到了我,告知我一個緊急情況,說那位與我同考海道測量留美軍官考試第二名的人,自己打了一個報告由那位海總部的副參謀長轉呈總司令黎玉璽,說他有志終身為海道測量服務,請總司令批准讓他去美國海軍學習海道測量的專業,總司令在不明情況下已批准了他的那份報告。

我有一位表哥,是海軍中將,歷任要職,但我從未去求過他替我在海軍裡謀求任何好處。此時情況緊急,我也打了一個呈總司令的報告,說明在海道測量留美軍官考試中,初試和複試我都是第一名。然後去到我表哥家中對他說,我今天不是來求你替我說人情謀好處,我是來請你替我主持公道的。我表哥看了我寫的報告後也很生氣,次日星期天,他帶了我的報告去到總司令家向總司令說明我才是在初試和複試中都考第一名的人。總司令還不信的說,某人(是高我幾班的學長)是他班上畢業時的第一名,在海軍裡是素有才子之稱的,雷洵怎麼可能會考得比他好?我表哥也是在他班上一直考第一名的,在海軍裡也是素有才子之稱的,所以我表哥乃對黎總司令說,我從前一直也都是考第一名的,但現在也常會有人在考試中考得比我好。那時人事署的謝署長恰也在座,我表哥乃請總司令問謝署長究竟是誰考得第一名?謝署長乃向總司令證實,確是我在初試和複試中都考的是第一名。這時總司令也生氣了,乃交待謝署長說,某人竟敢蒙騙我!我已批准他的那個報告請你予以作廢。

這一關雖又過了,但麻煩還沒有完。我在海軍總部政治部有位我中學時的學長,時任上校處長,他告訴我說,我在政治部的個人檔案裡,有些對我不利的資料,囑我再去找我表哥。因為他知道,海總政治部主任吳中將,曾在我表哥為海軍供應司令時,擔任過他的政治部主任,兩人交情是很不錯的。

當我表哥向吳主任問到有關我的事時,我表哥說,我知道雷洵是一位很單純的年輕人。我可擔保他不會有思想問題。如果他真有問題,他是我的表弟,我也想知道究竟是甚麼問題?吳主任乃回說,其實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問題,只不過是在他的個人檔案裡有些未經查證的資料,我看都是些並不重要的小事,現在也不必查了。這一關總算又給我渡過去了。

返國後不讓我升級

我留美返國後,在總部某組當參謀官,仍只是少校編階,當我年資屆滿應升中校時,我請求我所屬部門的助理參謀長(與署長同級)調整我的職位為中校缺。你猜他是怎麼對我說的?他說,我對你有一個字的評語。我問他是個甚麼字?他說你太「selfish(自私)」了。我問他此話怎解?他說,你留美拿了那麼多的美金,現在又想要升級,好事不能都給你一個人佔盡呀!此話聽得不禁讓我冒火,我乃回嗆他說,我留美是憑自己本事考來的,並不是由你指派的,我既年資、考績和學經歷都符合升中校的條件,你不調整我的職缺,是你的權力,我無話可說。但你只因我留美多拿了幾個美金,當我合法合格要求調中校缺俾可升級時,你以「selfish」這個字來羞辱一個並無差錯的我,我對你給我的這個評語不能接受!何況你自己也是去英國留過學拿過英鎊的人,現在又身為高官,好事也都被你一人佔盡,「selfish」這個字我一個人愧不敢當。他當時氣得脹紅了臉,我也不再和他多說,對他敬個禮就退出了他的辦公室。

我在臺灣,其實是有很好的人事關係的,但我一直以為靠關係進身是一件可恥的事情,而沒有去找有力的人士為我幫忙。現在我終於了解到軍中的文化是如此的令人失望,我也決定不再孤芳自賞,運用了人事關係,幫我調到總部軍援處任職,不僅佔中校缺,並且每月還有被許多軍中同胞羨慕的外事加給,比少將副署長或副司令的職務加給還要多拿兩百元。當我離職向那位助理參謀長告辭時,他對我說,你這次調的新職是個好差事,你要好好的幹啊!他這話又惹毛了我,我立即回說,我在好長官下面從來都是好好的幹的,長官也都對我嘉勉有加;但在有些長官下面我再怎麼好好的幹也都不會被長官欣賞,我也無可奈何!

是人才不准外調

後來我在總部聯絡官室當首席連絡官,聽說行政院新聞局正向外招考外事人員,將來被派駐外的機會很多,乃報名參加考試。雖在初試和複試中我都考得第一名,但海軍說我是人才而不放人,軍職外調不成。

有次聯絡官室出了一個中校缺,聯絡官室有六位少校都已年資屆滿,夠資格升中校,我乃按人事規章將這六位少校按綜合考量,計分排列順序,準備呈報聯絡官室主任批准。這時主任對我示意,要我將某少校列為第一名。我將原已排好的順序呈給主任看,某少校是吊車尾的第六名。主任又再示意,要我將他改列為第一名。我回說,按人事規章,我無法將他改列為第一名。主任生氣問我,到底他是主任,還是我是主任?我回說,當然你是主任。他又問,那你為何不按我的意思做?我回說,主任下命令,我絕對服從;但主任只是私下裡示意,我若照做,則我將無法調動室裡其他人員工作的積極性。主任氣得拂袖而去。

這時我的一位同班同學也在聯絡官室,他乃責備我說,你怎麼這樣的不通氣?我說我若只為逢迎長官意思,做了這種令人不平的事,我將無法再要求室內其他的人做好他們的工作。他乃對我說,你就不為你自己在海軍裡的前途著想?我說,我早已不想繼續在海軍裡混下去了,我只想早日離開這個我當年獻身的海軍。他也生氣的罵我說,你這個臭脾氣若不改,你就到那裡也不會有你好混的!但他把我看錯了,我離開海軍後,到那裡都受到老板和上司的器重,此是後話,容後再述。

違上意仍無大礙

我當時雖逆了主任對我的示意,但有一事發生,使主任對我仍還是另眼相看。原來主任以為我與新到任的海總參謀長宋長志中將有很深的關係。事情是這樣的:宋到任後,看到了我在做聯絡官,乃對主任說,雷洵怎麼跑到你聯絡官室去養老了?你告訴他,叫他趕快上船去!主任乃轉告我,要我去見宋,宋一定會派我上一條好船。那時我已看清自己不是在海軍裡當官的材料,我不但沒有去見宋求他為我調個好職位,並且從此盡可能的避免與宋有單獨見面談話的機會,怕他見到了我又要叫我上船去。

宋對我的認識也是先罵後好的。那時宋是官校的校長,我是官校的通信教官,在學生的期終考時,由於校方認為問答題對學生評分不夠客觀,而改為全用是非題,教務處要求教官出題約在二、三十題之間。我在一次兩小時的期終考時,出了25個是非題,四班學生約兩百人左右,有數十位學生在三十分鐘左右時已經答完考題交卷了。此時適逢校長到大禮堂的考場巡視,見狀不禁大怒,問是那位不負責任的教官,出如此容易的送分題以討好學生?一時學生都給嚇呆了,已答完考題的學生也不敢再交卷了。校長乃怒說,還呆坐在那裡幹甚麼?答完了就交卷吧!全體學生一時紛紛起座交卷,校長也怒容滿面的立時離去。

事後有學生告訴我,他們已有多人自動去向校長報告說,雷教官平日就是要求我們要對所學的通信事務熟記於胸,要能快速的立作回應,作戰時是沒有時間去翻書的;他出的考題如果我們沒有用功準備他教給我們的教材,也並不是憑普通常識就可回答的送分題。那時教務處的副處長是校長從前的老部下,也是我的老長官,他也去向校長為我解說,說我為學生編寫的通信教材,都是我留美時設法取得的美海軍通信的新教材,都是國內海軍以前所沒有的。如此校長才對我轉怒為喜,並約談我,問我對改進官校學生通信教育的意見,對我也稱勉有加。

在下一學期的期終考時,我為了避免舊事重演,乃一口氣出了一百二十個問答考題,教務處看到後頭大,向校長反應說,如果教官們都像雷教官這樣出題,教務處的人力是無法負荷的。校長乃對我那位老長官笑說,你告訴雷教官不要再耍個性了,他出那麼多考題是要考你們教務處呢。

患喉炎請調附員

我在聯絡官室數年後,突然得了急性喉炎,說話喉痛,出聲困難,後又轉成慢性喉炎,一直不得痊癒,已不能再執行我的聯絡官職務,乃請病假在家休養。我想這樣拖下去,對公對私都不好,乃請調附員(不佔實缺的閒員),但人事署不准,說總司令有交待,你們這些官校的畢業生,如要調附員,需要總司令的批可,你病沒好,可繼續請病假。由於總部的高級長官都知道我的喉病是真的,我既已不能再執行我的聯絡官職務,這樣長期請病假,也影響到聯絡官室業務的順利推行,乃又再度請調附員。最後還是宋參謀長當總司令(馮啟聰)不在時,就代總司令批准了我因病請調附員的報告。(這在當時是非常少有的個案)。

那時國軍中已調為附員的官員,任附員滿六個月後即可申請退役,但海軍另有作法,任附員滿六個月後也不准退役。我正被卡住在身為附員,上不去也下不來的窘境中時,忽然接到人事署的通知,告知我即時可以申請退役。原來國防部責問海軍,為何不按規定放退調附員已滿六個月的官員?

退役後何去何從

從海軍退役後,我既不想上商船,也不想進政府機關當公務員(我討厭軍政界的官僚風氣),想做生意吧,大生意沒本錢,小生意沒興趣,當我對前途正有些茫然時,有好友從美國來信,勸我也去美國留學。他是我中學時的同班同學,那時他的文科成績好,我的理科成績好,是我常為他補習數理的功課,他考進海官校41年班,也是我鼓勵他進海軍的。他比我早認清自己不是當官的材料,於是他乃改向理工課程用功。他自官校畢業數年後,即考入清華大學電子研究所,獲得電子工程碩士學位。他來信勸我也去美國留學時,他正在美國讀高能物理博士學位。我告訴他,官校畢業的學生,去美讀理工科的研究所前,多需在大學部補選一到兩年的理工課程,而我卻還毫無準備。他回信說,你的數理一直比我好,我能進研究所就讀,你來美進研究所也不會有問題的。我說,我自官校畢業後,即未再近過理工的課本,怎能與你已準備多年的人相比。他說,你的理工基礎好,不用害怕,你來美後,我會為你補惡。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雷洵專欄
開場白
雷氏珍錢彩色圖錄
2017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