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雷洵《臺北市的公車歧視老人》2017/8/4

在臺北市年青人佔用公車上的博愛座乃是常態

在臺北市,年青人在公車上佔用博愛座(專設為老人和行動不便之人使用的座位)乃是常態。多年前,曾發生一樁某大學生坐在公車的博愛座上,對要他讓座的自美返臺的73歲老人連揮四拳,把老人打得鼻青臉腫。當輿論譁然,紛紛譴責該位年青人時,另有不少年青人卻同情該位揮拳打老人的青年,說老人也不該倚老賣老,好像他們認為那位老人也是該打。還有人上叩應(call in)節目,說是有人目擊,是那位老人先以拐杖擊打那位年青人,年青人只是自衛還擊。更有人上網說那位自美返臺的老人是外省人,是他先打那位臺灣的年青人,是外省人欺侮臺灣人。後經媒體查證,那位老人根本沒有拐杖,拐杖打人說乃是惡意編造出來抹黑那位老人的謠言,由此謠言引伸出來的外省人欺侮本省人的說法,其人更是用心可銖。筆者以為,那位自美返臺的老人應對造謠者及煽動族群仇很者提出刑事訴訟,以正人心。

司機不敢或不願盡責維持車上秩序

我多次返臺時搭乘公車的經驗,常見博愛座被年青人佔用時,司機不敢或不願盡責要求年青人別佔用博愛座;老人們也不敢或不願要求年青人別佔用博愛座;我這個也是自美返臺的老人也不屑要求年青人別佔用博愛座。但當有孕婦、抱帶小孩或行動不便的人上車,佔用博愛座的年青人仍還安坐不動時,我就會忍不住喝令他/她們讓座。我倒不曾因此被打過,如果真有像那位某大學生那樣的年青人敢對我動手,則鼻青臉腫的不會是我而會是他,因為我年青時曾是海軍的拳擊選手,如今仍是虎老雄心在,力仍足以搏狼。

臺北市的公車歧視老人也是有歷史性的

我親身經歷過多次公車司機,見待車站上只有老人待車時,即過站不停,疾馳而過。有次我自內湖上17路公車,因有時是從前面上車打卡,有時是從後面上車打卡,那次我是從後面上車,快到站時,我忘了是否已經打過卡了,乃問司機,他回說,你要打兩次卡。因以前都只需打一次卡,我乃問他為何這次要打兩次卡?不料他竟凶巴巴的對我說,叫你打兩次卡,你就打兩次卡,你還囉嗦甚麼?我們公司為你們這些老人已損失了許多錢。我知道他是誤以為我是從起站上的車(需打兩次卡),又誤以為我用的是臺北市府發給當地老人免費的優待卡,如果他好好的說,我不會和他計較解說,就打兩次卡也無所謂。但我惱他歧視老人的態度,乃將票卡遞給他看,對他說,請你看清楚,我這是買的票卡,就算我用的是免費的老人優待卡,你如果認為使你們公司因此遭到損失,你儘可去向臺北市府理論,你怎可出言辱罵老人?他竟瞪眼對我大聲凶說,我說話就是這個樣子,你能把我怎樣?

在公車上受司機辱罵的老人乘客無人願出頭為我作證

我氣極了,乃向車上其他幾位老人乘客說,我要向法院控告這位司機和他的公司公然侮辱老人乘客,請你們為我作證。此時車已到站,那幾位老人一個個不吭一聲的低著頭下車,這情景使我更氣,我乃大聲對那幾位老人說,我是從美國回來渡假的,我只不過偶爾要搭公車,你們是經常都要搭乘公車的,今天這位司機這樣羞辱使用老人優待票卡的老人乘客,其實他罵的是你們。現在你們居然沒有一人願為我出頭作證,只想低頭一走了之,好吧,你們既不在意經常這樣的受羞辱,我又何必多事?

自己的權益要自己爭取維護

我以為,個人的權益是要自己爭取維護的,你自己如不在意,別人就會侵犯你的權益。臺灣公共交通的博愛座之設,其意雖美,但多年來早已是形同虛設,這又該怪誰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雷洵專欄
開場白
雷氏珍錢彩色圖錄
2017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