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雷洵《千古沉冤?談海昏侯劉賀》2016/5/6

2015年十一月底,江西省南昌市觀西鄉的西漢海昏侯大墓歷時五年的考古發掘工程已近尾聲,現場工作人員忙著做最後取寶和清理的工作。

漢代人講究事死如事生,故多厚葬,也因此漢墓自古以來即成為盜墓人的最愛。建安七子之一的陳琳即曾在所作的檄文中揭露,曹操曾為籌措軍費而設有盜墓的專責機構,由發丘中郎將和摸金校尉領導,有時曹自己還親臨現場指揮盜寶。由於漢墓被盜的情況嚴重,致有漢墓十室九空的說法。

但海昏侯的墓葬,雖也有曾被盜墓人光顧過痕跡,但墓葬裡的隨葬物卻並無損失。究其原因,乃是此墓曾經過一次地震把墓內的空間擠壓到難以進入;又一次經過浸水,也使盜墓人知難而退。最近的一次,則是盜墓人才開始打洞不久,即為附近居民發現報警,也就是最近的這次,新盜墓洞引致了這次由國家主持的歷時五年考古的科研發掘。

在這次海昏侯大墓裡發掘出來的古文物,包括的項目之廣,數量之多,和品質之精,都是空前的。當年馬王堆出土文物有三千多件,滿城漢墓有萬餘件,而海昏侯墓出土的文物竟有兩萬餘件之多,且有漢五銖錢兩百多萬枚還沒有計算在內。

此墓中發現的金器之多亦屬空前,金器的純度達高達百分之99。其中金餅285枚,馬蹄金48枚,大者約260克,麟趾金25枚,金板20塊。







墓中其他的隨葬品也類廣量多,有銅器、玉器、木漆器、竹簡木牘和絲織刺綉品等。木漆器中有一畫像屏風,上有孔子和弟子們的畫像和簡介的文字。大量的竹簡和木牘,有醫書禮記論語等古文書和許多的文學作品及奏章等。另還有古琴排簫和圍棋盤等高雅的文人消閒器物。

墓中還有五部原大的馬車和精美的馬器三千多件及馬二十匹,每車配馬四匹。故這些馬車都是高規格的駟馬車。

我在這裡介紹了許多海昏侯墓葬中隨葬品既多且精的情況,目的就是要助我回到本文的主題「千載沉冤海昏侯劉賀」的舉證之用。

海昏候劉賀原為第二代的昌邑王,十九歲時被當時的輔政大臣大司馬大將軍霍光選為大漢皇朝皇位的繼承人。但他在位僅二十七天,即被霍光奏請皇太后下詔,以他荒淫無度,不學無術,乃是一無可取之人,而將他的皇位廢拙了。

為了解說方便,我把當時加給他的罪名,加上數字的順序如下:
  1. 說他在入承大統之後,喜歡飆車,曾在半天內飆車二百里,累死不少馬匹。
  2. 入住未央宮後,行為荒誕,華服穿梭於各宮室之間。
  3. 喜看虎豹搏鬥。
  4. 夜夜歌舞不斷,通宵達旦,不理朝政。
  5. 隨意徵調官員。
  6. 在位二十七天裡,發了1127個詔令,向各地索要財物。
  7. 把昌邑的舊臣都召到長安,並把太后長樂宮的主管官員都換成了他自己的人。
  8. 其他部門的官員也多作改換,一心只想掌握宮庭和朝政。
罪名一到三,無傷國計民生,只不過是年青人好玩而已。如果定要把它們算作是重大的惡行,那麼他不需在繼承了皇位之後才去做這些惡行,他在為昌邑王時就可隨意去做這些惡行。霍光在決定選他為帝位繼承人之前,難道沒有探知他有這些惡行?

罪名四說他夜夜歌舞不斷,通宵達旦,不理朝政。如果所控的是事實,那不正是霍光選他為帝的真正理由麼?皇帝不理朝政,那朝政就不全由自己管理了麼?

當年武帝以霍光為大司馬,大將軍,金日磾為車騎將軍,太僕上官桀為左將軍,搜粟都尉桑弘羊為御史大夫,病篤時,四人皆拜臥內牀下受遺詔,輔少主,即昭帝,時才八歲,「政事壹決於光。」

那時衛尉王莽的兒子侍中王忽,大嘴巴忍不住揚言說,「帝崩,忽常在左右,安得遺詔封三子事?(金日磾因是匈奴人,自知不可介入權力圈太深,乃處處退讓。)群兒自相貴耳!」霍光乃責問王莽,莽惹不起霍光,竟把自己的兒子忽給毒死了。(光聞之,切讓王莽,莽酖殺忽。)

這三位輔政大臣經過多次的權力鬥爭後,上官桀和桑弘羊最後都被霍光所誅殺,光自此乃大權獨攬。

昭帝八歲即位,二十一歲時即龍御賓天,一生都做的是霍光的傀儡皇帝。(光威震海內。昭帝既冠,遂委任光,訖十三年。)

昭帝(弗陵)駕崩後無嗣。他是武帝的寵妃鈎弋夫人的兒子,武帝常說這個兒子像他,有意立他為太子。但考慮到子幼母少,恐將來有女主亂國之虞,一時打不定主意。後來借機把鈎弋夫人逼得憂愁而死。乃於自己病篤時,立弗陵為皇太子,繼位後是為昭帝。

武帝共有六個兒子。昭帝鴐崩後武帝六子只有廣陵王劉胥(昭帝之兄)還在。當「群臣議所立,咸持廣陵王。」但卻為霍光以「王本以行失道,先帝所不用」為理由而否決掉了。

後來霍光以「承皇太后詔」,選了十九歲的昌邑王劉賀繼承帝位。他原以為劉賀年輕好擺佈,卻沒想到這小子才當皇帝幾天,就接著犯下了上面所列五、六、七、八的各項「大罪。」這幾項「大罪」都是霍光不可能容忍的,這小子想要奪權造反,萬萬留他不得。

於是霍光開始了他的廢賀計劃和行動。他先徵詢自己的親信故舊。大司農田延年建議他稟告皇太后(昭帝的皇后,是霍光自己的親外孫女)以行廢立之事。

霍光於是「遂召丞相御史將軍列侯中二千石大夫博士,會議未央宮。光曰:昌邑王行昏亂,恐危社稷,如何?群臣皆驚愕失色,莫敢發言,但唯唯而已。」於此可見,劉賀昏亂之事並非群臣所共見共知和有共識之事。

這時,「田延年前離席按劍曰:今日之議,不得旋踵。群臣後應者,臣請劍斬之。」於是「議者皆叩頭曰:萬姓之命,在於將軍,唯大將軍令。」從這段短文裡,我們可以看到霍光是如何利用他的故舊打手,脅迫群臣得到他所需要的「群臣共識」的。

在廢劉賀的行動中,上演的根本就是一場血淋淋的宮庭政變。先由皇太后車駕幸未央宮承明殿,詔令禁止劉賀帶來的群臣入朝。劉賀入門後,見自己帶來的人不准進門,乃問為甚麼?霍光跪答:「有皇太后詔,毋內昌邑群臣。」霍光乃把昌邑群臣二百餘人置金馬門外。這時,「車騎將軍安世,將羽林騎,收縛二百餘人,皆送廷尉詔獄。

劉賀此時還不知道自己將被廢拙,聽到太后有詔召己,還在問,我又沒罪,太后為甚麼要召見我?這時太后盛服坐武帳中,侍御武士好幾百人皆持兵器陳列殿下,群臣以次上殿。再召劉賀。

霍光與群臣聯名上奏請廢劉賀,太后詔曰:「可」。劉賀只做了二十七天的皇帝,就被這樣一場宮庭政變把他從皇帝的寶座上拉了下來。他從昌邑帶來的臣下二百餘人,被霍光以輔導劉賀失誼,陷王於惡的罪名,悉予誅殺。

劉賀被廢後,霍光解脫劉賀的璽組,「奉上太后,扶王下殿,出金馬門,群臣隨送。」霍光把劉賀送到他的昌邑王邸,然後「光涕泣而去」。這時有拍霍光馬屁的「群臣」奏言,請把劉賀貶放到漢中房陵縣(今江西省吉安縣)。大概霍光也不想或不敢做得太絕,只由「太后詔,歸賀昌邑(昌邑王劉賀的原封地),賜湯沐邑二千戶。」

到這時為止,劉賀雖被廢了帝位,但仍還保有昌邑王的王位和他在山東昌邑的封地。

如果劉賀真是個一無是處的人,他的被廢應被人人稱好,但當時即有侍御史嚴延年劾光廢立。不過這個劾光的奏折,是撼不動霍光分毫的,因為皇太后就是霍光的親外孫女兒。

霍光選的下一個皇位繼承人,乃是已流落民間的武帝曾孫劉病已,他是衛太子的孫子。衛太子是武帝皇后衛子夫(衛青的姐姐)的兒子,因與母親合謀,起兵殺了武帝老年時的寵臣江充(他把持宮門,使太子亦見不到皇上),兵敗後「太子亡,皇后自殺。」

劉病已繼承皇位後(是為宣帝),霍光假意要歸政於帝,劉病已比劉賀世故,乃「謙讓不受,諸事皆先關白光,然後奏御天子。光每朝見,上虛己斂容,禮下之已甚。光秉政,前後二十年。」如果劉賀當時像劉病已這樣,懂得對霍光謙讓,則歷史上就不會有宣帝這號人物了。

宣帝繼位後,對劉賀不放心,先是把劉賀軟禁在昌邑;還是不放心,又把他貶為海昏侯,發配到江西。為了免得在面子上太難看,乃把劉賀的食邑增為四千戶。但不久又借故削去三千戶。劉賀受此打擊,心情鬱結,身體日壞,於三十五歲的盛年,即抑鬱以終。

現在再來談上面所列劉賀的第六項大罪,說劉賀在位二十七天裡,發了1127個詔令,向各地索要錢財。

霍光既以劉賀為不理朝政之人,又責他在位短短的時日內發了1127個詔令向各地索要錢財。二十幾天裡發出1127個詔書,平均每天要發四十幾個詔書,那就不能說他是不理朝政了。說他的詔書是向各地索要錢財,我認為是抹黑劉賀的說辭。

從劉賀墓葬中隨葬品曠古豐富的情形來看,他應可算是中國歷史上最富有的諸侯王。說他在剛登大位,即又急忙忙的去向全國各地搜括錢財,此事與常理不合。若說他是貪財成性,證諸他墓中有孔子和弟子們的畫像漆屏風;竹簡中有醫書、禮記、論語和文學作品和奏章等;書房中有琴棋等文人高雅的消閒物品;以此推論,劉賀應是一位有高雅文人氣質的王侯。


如此齊全的一套編鐘亦可證劉賀亦是一位音樂愛好者。見此套編鐘我更不信他會是個一無是處的人。

再證以他墓中約兩百萬枚未經流用的五銖錢,可證這些錢乃是來自家傳,而非搜括自民間或經營商業或佃租而來。

為了解釋劉賀為何能有如此龐大的祖傳家財,我必須要將劉賀的身世,在此作一簡介。

劉賀是第二代的昌邑王,他父親劉髆是第一代的昌邑王,劉髆是蓋世英主漢武帝和絕世美人李夫人的獨生子。提起李夫人,她就是在「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歌辭中的那位絕世美人。

她不僅有傾城傾國之貌,且有洞察人情的智慧。當她病篤時,武帝亟欲見她一面,她堅決不肯,惹得武帝不悅。她的姐妹都責怪她?她回說:「夫以色事人者,色衰而愛弛,愛弛則恩絕。上所以攣攣顧念我者,乃以平生容貌也。今見我毀壞,顏色非故,必畏惡唾棄我,意尚肯復追思,閔錄其兄弟哉!」

她真是識透了帝王霸主惟我獨尊的心態。

劉髆有如此好的父母,他本人也應是儀表不凡的聰明人物,否則武帝也不會多次想立他為太子。武帝寵愛李夫人時,國力正盛,他愛李夫人母子,賞賜豐厚,原也是不足為奇之事。

劉賀是劉髆的兒子,他的儀表和才能推想應也是相當不錯的。他能半天飆車兩百里,可證他年青時是位身體很好的運動健將;他墓葬中有竹簡近萬枚,又擺設有孔子和門人的畫像及簡介文字的木漆屏風,還有琴棋等文人雅玩,亦可見他是一位有品味的讀書人。

如果他真是如史書上所描繪的,是一個不務正業,只知吃喝玩樂,一無是處的年青人,則以他仍有侯爺的身份,又有偌大的家財供他化費,則他仍應會是一個快樂的浪子型的海昏候。但他卻在被貶後變得鬱鬱寡歡,在三十五歲的盛年即憂鬱以終。可見他決不會是一個一無是處的浪子型的侯王。

劉賀龐大的家財,當年沒有被沒收,我猜其原因如下:

霍光是不想對劉賀做得太絕;宣帝是不敢對劉賀做得太絕。

我希望海昏侯墓中出土的大量的竹簡,中國的考古人員正在清洗和清理,屆時將可為此案作出有科學根據的正確答案,一洗海昏侯劉賀的千古沉冤。

YouTube 《發現海昏侯——會攢錢的廢帝》
YouTube 《發現海昏侯——西漢大墓開啟》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雷洵專欄
開場白
雷氏珍錢彩色圖錄
2017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