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雷洵《用普通常識來談臺灣的核電問題》2016/6/24

我是一位退休的頂級核電工程師,我雖在美國核電工程界工作多年,我本人對核電並無成見,我既不反核,也不擁核,我只想就事論事的來分析討論在臺灣被假核電專家、昧良心的核電專家和政客們抹黑誤導了多年的反核謬論。在本文裡,我將只用沒有高深理論的普通常識來分析討論這個有關臺灣民生的大問題。

臺灣缺電的問題不能靠拖來解決

五月三十一日,臺灣天氣酷熟,電力供應已亮紅燈,備載電量已達到了百分之1.64的新低。就在兩年前,臺灣的備載電量還有百分之20。行政院長林全乃提出了要考慮重啟核一廠一號機的構想,但立即遭到許多綠色民代和反核團體的攻擊和圍剿,並宣稱林全的此一構想已胎死腹中了。蔡英文總統乃被迫出面為林全背書說,都是自己人不要把話說得那麼難聽嗎!林全在被藍營立委逼問是否已不再考慮重啟核一號機的構想時,一直不肯把話說死。

我的看法是,蔡英文是想靠天為政,對重啟核一號機的問題,能拖就拖,拖不過去時,就說尊重專業和民意,就重啟核一號機供電吧!果能如此,那是天佑臺灣!但最近消息傳來,核二廠的二號機最近也出了問題,民進黨內的意識型態派已佔了上風,現在不僅是核一廠的一號機,就連核二廠的二號機也要形同報廢了。

美國麻州反核的前例可為臺灣的前車之鑑

這使我想起1988年美國總統大選時,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麻州州長狄卡克斯,他在州長任內,曾經硬生生的把麻州一個已完工,正在申請商業運轉許可的大型核電廠逼得關門。他以此「輝煌」政績,得到全美國反核人士的擁戴,被捧為反核英雄。但美國的選民們還是有頭腦的居多,他的反核英雄頭銜不但未能為他贏得更多的選票,反因他這種不顧現實的行為,嚇跑了許多有頭腦選民的選票。結果他慘敗於更講現實的(老)布希之手。

令他難看的好戲還在後面。麻州的電力公司在商言商,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你關了我的核電廠,我就大漲你其他非核電的電價叫你也不好過。這時,麻州反核的選民們才恍然大悟到,反核成功的「爽」氣不過是虛功,要多掏許多鈔票付高漲的電費才是硬傷。於是原來反核的選民們一下子都變成了擁核人士,被他們逼得關了門的那個核電廠,又在他們一致的要求下,重予啟動供電了。

日本已遭福島核災後為何還不反核

日本曾受到過原子彈的轟炸,對核災的恐懼感受最為深切,但日本卻是全世界核電廠最多的國家之一。前些年,日本福島發生了傷亡慘重的大核災,日本的執政者仍還是要讓他們國內現有的許多核電廠繼續運轉供電。日本的政客們也還是沒有人敢高唱「打造非核家園」。為甚麼?現實所需,而日本的選民們也還是有頭腦的居多,他們知道日本是個島國,如果缺電,他們是無法向他國買電的。

美國是能源最豐的國家為何仍還要重視核電

美國是全世界能源最豐的國家,但美國也是全世界核電廠最多的國家之一。美國如果缺電,還可以向加拿大買電,但美國的選民們也是有頭腦的居多,自己能生產廉價的核電,為甚麼不自己生產?還要化高價去買加拿大的核電?聰明的選民們不會選做這樣的蠢事也。

臺灣的非核家園是美夢還是噩夢

日本和美國都不敢輕言廢核,臺灣卻膽大包天,敢呼天蓋地的高唱非核家圄,且已訂定非核家園完成之時是在2025年。真能這樣嗎?

在陳水扁當政時的民進黨政權,當時的行政院長張俊雄在立院備詢時,曾撒了一個漫天大謊,宣稱臺灣在2007年即可以全面除役所有的核電廠時,負責電力供應的臺電聞訊後,表示對此事全不知情。那時當政的民進黨政權處理國家大事,猶如小兒女們辦家家酒,向選民們隨口許願。

現在蔡英文當政的民進黨政權又許下在2025年臺灣即可完成非核家園美夢的諾言。

國家的電力發展是長期的建設

一個大型發電廠的建造是非常費時和費錢的。今年已是2016年,距2025年只有九年,臺灣政府仍好整以暇的按兵不動,不只是未見有新的大型電廠在建造中,就連建造新的大型電廠的計劃也沒有聽說過。三國演義寫諸葛亮草船借箭的故事:他立下軍令狀,要在三天之內為周瑜造好十萬枝羽毛翎箭。魯肅第一天見他沒有有行動,第二天也無行動,第三天諸葛亮草船借箭,十萬隻箭立備。魯肅乃向周瑜誇說,諸葛亮真乃神人也!

如果臺灣在蔡的總統任內缺電,她還可以靠核一、二、三廠幫她解困,必要時還可重啟核四。但重啟核四不是像重啟核一那樣簡單,說重啟就可以重啟的,現在就得開始做重啟核四的準備工作。諸葛亮可以一日不動,二日也不動,三日草船借箭就可以向周瑜交差。蔡英文如果也一年不動,二年也不動,三年就無處可以借電了。那時她果能靠「愛」發電,解決臺灣的缺電問題,我們就都要讚她說,葵英文真乃神人也。

臺灣許多選民們仍還是生活在虛幻之中,凡事只求一個「爽」,於是那些敢罵、敢打、敢聚眾生事和耍無賴的政客們,只要把「愛臺灣」三個字掛在嘴上,能使自己選區的選民們感到「爽」,選票即會源源而來。至於國家和人民會因此受到如何大的傷害,那不在他們的考慮之列。蔡英文即使能連任,也只到2024年,2025年臺灣「非核家園」的美夢如果變成了噩夢,也已與她無關了。

民主國家反核的政治因素難以解決

早在三十多年前,我還在美國德州(Texas)南部參與一個大型核電廠的建廠工程時,就曾和許多朋友感嘆說過,如果在美國還有人想要建造新的核電廠的話,那些人如果不是神經病,就一定是白癡。原因無他,在美國(其實是所有的民主國家)反核的政治因素太大。政客們和一般媒體多喜誇大核能發電的危險性,以反核來譁眾取寵。

美國的核能監督機構NRC (Nuclear Regulatory Commission 原子能管制委員會)迫於政治輿論的壓力,乃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不斷增加對核電廠管制和要求的各種法令規章,以致規範多如牛毛,沒有人能完全弄得清楚。這些多如牛毛的規範,常將本極簡單的事情變得極為複雜,難以執行。

就以我參與過建廠的那個德州南部的大型核電廠為例:該廠共有兩個一百二十五萬千瓦的發電機組,其最初的建廠總預算為十七億美元,後因各種管制的規範難以執行,以致時停時建。待到完工,正式進入商業運轉發電時,其總造價已逾七十五億美元。

核能發電廠是不是真的很危險

在前蘇聯車諾比爾核電廠的核災發生以前,美國的擁核人士曾有一個頗為戲謔的宣傳口號:「全世界死於核能災難的人,還沒有死於愛德華甘迺迪(民主黨聯邦參議員,反核領袖)汽車裡面的人多。」那時全世界還不曾有過一人死於核能災難,但愛德華甘迺迪卻由於酒醉開車落水,致使同車的女秘書淹死在他的車內。

臺灣的民進黨一直都把反核電作為他們選舉時的吸票機。阿扁當政時,行政院長張俊雄盡力誇大核電的危險性,他選擇性的引用聯合國關於前蘇聯車諾比爾核災,造成的各種不同的傷亡資料中,傷亡數字最高的一份資料,再加放映受核電廠災變影響成為畸形兒的孩童照片,以恐嚇臺灣的老百姓去和民進黨一起反核。

美國的核子反應爐和前蘇聯的核子反應爐其設計根本不同

那時核一、二、三廠已完工參與供電,核四廠則仍在建造中。這四個核電廠的核子反應爐都是美國製造,與車諾比爾核電廠的核子反應爐之設計根本不同。

它們在最重要的安全防護設施上最大的不同處是:美國的核子反應爐系統是安裝在一個極厚的鋼筋水泥的核子反應爐防護建築(Reactor Containment Building 或稱核子反應爐護罩)內;蘇聯的核子反應爐系統外面卻無此防護設施。

蘇聯車諾比爾和美國三里島的核災都是屬於最嚴重的「核燃料熔毀」。在車諾比爾,則放射能大量外洩,造成工作人員和附近居民的重大傷亡;在三里島,則放射能之外洩量微不足道,並無一人受到放射能的傷害。

核能電和其他種電的比較

有關核能電廠的安全問題,在技術上是可以解決的;但在政治上卻是難辦得很。現在全世界的民主國家,其政客們都在輿論的壓力下,很少有人敢再公開擁核;但在現實的考量下,這些政客們又不得不讓他們國內已有的核電廠繼續運轉供電。

根據我在退休前工作的維吉尼亞電力公司的統計資料,核電的生產成本只有煤電的三分之一,只有油電的八分之一。美國本土煤、煤氣和石油的貯存量和生產量都是在世界上名列前茅的,美國仍需大量的核電,不敢輕言廢核。臺灣本身的能源貧乏,火力發電所需的煤、煤氣和石油等都需外購,所以在臺彎的火力發電其成本與核電相較,應遠較我前述的比率為高。就我所知,臺灣曾在國際市場上煤價最高時,簽下過八年承購燃煤的合約,臺灣煤電成本之高不言可喻。

臺灣地狹人稠,對將來火力發電所需燃料的運輸和貯藏問題將如何解決?老百姓們對輸送和貯藏油和煤氣的大輸送管和貯藏槽建在自家附近,是否會覺得比住在核電廠附近更安全?火力發電所產生的大量二氧化碳和琉磺氣等會引起大氣的溫室效應和酸雨等問題,政府對這些問題又將如何解決?臺灣目前的解決辦法是盡可能把污染嚴重的火力發電廠予以關閉。今年已有五個火力發電廠將予除役,明年還將有兩個。

民進黨政府解決缺電問題的高招

民進黨政府目前解決缺電問題辦法不是想辦法增加電力的供應,而是要人民儘可能節約用電,諸如熱天穿短褲拖鞋,冷氣設在28度,熱到受不了時,可去大百貨公司吹免費的冷氣。28度的冷氣是否還能算是冷氣?如果大量想吹免費「冷氣」的民眾湧入大百貨公司,則眾人身上的熱氣,會使得大百貨公司的冷氣機久轉不停,不僅是將增加大百貨公司的電費,也增加公司冷氣機提前報銷的機率。大量民眾湧入大百貨公司,如果超過公司原設計的容量,還會發生安全問題。許多人如果還是開車去,也會大量增加交通問題,增加所排廢氣的污染問題。民進黨的政客們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的誇誇而談這些妙招。臺灣南部縣市是支持民進黨的鐵板選民們的大本營,據臺電的資料指出,卻是用電最不節省的地方。

人民對核電的恐懼是心理因素大過事實根據

民進黨誇大核電的危險性以恐嚇選民們和他們一起反核,但核電的安全性事實上遠較火力發電為高,這點可由全人世界擁有核電廠國家的統計數據證明;而核電的發電成本及對環境的污染更遠較火力發電為低。今日一般人對核電懷有恐懼,心理因素大過事實根據。

假專家或昧良心的專家誤導人民

猶記當年臺灣原子能委員會裡的假專家或眛良心的專家,為了配合當權者的反核意旨,宣稱在緊急狀況下,核四的爐心冷卻水道如果無法注水,恐會造成爐心核燃料暴露,釀成輻射外洩的災害。這話如果是針對在蘇聯引起嚴重核災的車諾比爾核電廠的核子反應爐而言,是有可能;但這話是針對核四廠的核子反應爐而說的,則完全是不知所云的胡說八道。

臺灣的核一、核二、核三、和核四廠的核子反應爐都是美國製造,我在前面已簡單提過。以美國三里島的核災為例,即使發生了最嚴重的核燃料熔毀的核災,也無放射能外洩的問題。在此我再簡單的補述一下,美國的核子反應爐的設計是如何防止核子反應爐過熟,甚至發生核燃料熔毀時的安全保障。

所有美國的核子反應爐都有幾個層次的安全保障設計。第一個層次有三條同樣的核子反應爐冷卻水循環系統。當反應爐在正常運作時,只需一條系統即可夠用,但為了保險,電廠都是同時啟用兩條系統,第三條系統則為備用。

如果第一個層次的三條反應爐冷卻水循環系統全都失效,則第二個層次的三條反應爐緊急冷卻水循環系統有兩條會自動補上,第三條為備用。

如果第二個層次的三條反應爐緊急冷卻水循環系統也同時失效,則在核子反應爐的護罩內有一個緊急冷卻水的大水櫃,它會立即自動把櫃內的緊急冷卻水頃注入反應爐內。

如果情況繼續失控,最後終於發生核燃料熔毀的災變時,此時立即會有大量的冷卻水自動注入反應爐的護罩內,將整個護罩淹沒。

按理說,此事發生的機率實在是微乎其微。上述進程都是在無人操控的情況下任令情況繼續惡化時而發生的自動安全反應。美國三里島的操控人員犯了一連串不該犯的錯誤,如果他們操控正確,在第一層次同時失去兩條反應爐冷卻水循環系統,第三條反應爐冷卻水循環系統自動補上時,就應按作業程序作關機的處理。但他們卻以一連串錯誤的人為操控,以致讓不該發生的核災發生了。因美國製的核子反應爐是安裝在核子反應爐的護罩之內,故即使發生了最嚴重的核燃料熔毀的事故,放射能仍然不會外洩。

臺灣未來的電力供應只有三個選擇

第一個選擇是像日本一樣,不再反核,要讓現有的核一、二、三廠繼續運轉供電;再儘快把設計較新和較安全的核四廠盡早做好重新啟用,一切必需的費時費錢的準備工作。再視情況把舊的核一、二、三廠做延役或逐步淘汰的決定。而現在即需為十年後的替代電力早作籌畫安排。不論是用那種方式的替代電力,其籌畫、設計和建造都是大工程,費錢費時,不是一蹴可幾的。

第二個選擇即是以臺灣全民的意向為依歸,只要全民都選擇反核電的危險,反火力發電對環境的污染,大家都情願過簡單的缺電的生活。一切用電多的工、農、商、學、兵等業務全部予以廢止或大量裁減,則廢止核電和火力發電又有何不可?但我要提醒,這個選擇,是條不歸路,若將來後悔,想要回頭,則是回不了頭的也。

第三個選擇就是現在執政的民進黨正在全力推動的電力政策。民進黨和綠營的選民們,他們既不願冒核電可能(幾乎不可能)發生的危險,也討厭火力發電對環境的污染,但他們也不要放棄廉價豐沛的電力帶給他們的方便和享受。他們要的是,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但天下沒有這樣的好事。

美國如果缺電,可以買加拿大的核電;德國如果缺電,可以買法國的核電。日本因是島國,無法向別的國家買電,就只好冒著再有核災發生的危險,繼續讓他們現有的核電廠繼續運轉供電。

臺灣也是島國,如果不顧後果的硬要去做「非核家園」的美夢,一旦缺電,則將到那裡去向別處買電?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雷洵專欄
開場白
雷氏珍錢彩色圖錄
2017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