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雷洵《怎樣取巧拍馬拉關係我都會,但對我卻是知易行難》2017/1/20

正書把我教成了一個老古板

我的興趣廣泛,正書歪書都看。正書把我教成了一個老古板,老道學。舉例來說,我一直都以為上舞廳和舞女跳舞是不道德的。我去舞廳,只和自己的女朋友去。在舞廳裡,我看到有些老傢伙、醜傢伙把年輕漂亮的舞女摟得緊緊的臉貼著臉,我想這些舞女多是出身窮苦家庭,是為了錢而不敢拒絕,是心不干,情不願,所以是不道德的。朋友聽到我的這個「謬論」,都笑我說,你一個月的薪水一個晚上就送給她們了,對她們有甚麼不道德?你知道舞女叫那些老頭和醜男人做甚麼嗎?「火山孝子」!從那以後,我也會偶被朋友拉去舞廳和舞女跳舞,但還是做不來那種摟得緊緊的臉貼臉的動作。

在交女友的事情上,我也是一次只交一個女友。但女友卻可能同時有不止我一個男友。雖明知這對我不公平,但我老古板的想法是,我做不來在感情上負人傷人的事情,故寧可人負我,不可我負人。

看歪書也讓我學到了許多歪主意

我知道的歪主意雖多,但也是只會坐而言,不能起而行。在人生道路上,我雖歷經艱困,對使用歪主意,最初是不屑為,稍後是昧不下良心和拉不下臉去做,最後是在現實生活中,為了自保解困和方便,甚致打擊壞人和敵人,在不昩良心和不傷好人的情況下,我也會使用歪主意了。

幾句違心話的高帽子立能化敵為友

在高中時,我就曾隨機應變,以幾句違心話的高帽子,化敵為友了。有位校園惡霸是我的同班同學,為了班上的某事,我和他有不同的意見,辯論結果,同學都支持我的意見,令他感到不快。不久有位同學和我在一起走路時,告訴我說,那位惡霸已放出狠話,要找機會好好的揍我一頓。這時我已看到那位惡霸正跟在我們身後不遠處,我乃大聲回說,這是那位同學的氣話,他只是性子稍急一點,其實他是位很有俠氣的人。自那以後,他不但沒揍我,並主動找機會與我交好。像這種高帽子的違心話,當面我是說不出口的,並且也不如背後稱讚對方更見「真情」。

回國入關時為免海關亂翻行李的妙招

我第一次赴美海軍受訓返國,那時海關還沒有現代防恐的電子檢查設備,我的行李被海關全部翻出來檢查。當時我並無走私行為,更沒有夾帶違禁品,但裝得滿滿的行李要再裝回去,實在麻煩。第二次我赴美海軍受訓返國時,就在一個大箱子裡裝了四條美國香煙。那時海關規定香煙只准帶兩條,當海關人員告知我,按規定只准帶兩條時,我立即向他們道歉,說不知道有此規定,並自己將兩條香煙拿出來放在地上。他們也就沒有再把我的行李全部翻出來檢查。我這樣做並無走私行為害怕檢查,也無行賄痕跡,只是為免行李被全部翻出來的麻煩而已。

略使心機使最小氣的留美同學請我大喝高檔美酒

我四十歲時自臺灣海軍中退役,來美當老童生,進美國某大學的電機研究所讀電機工程的碩士學位。我是海軍官校的畢業生,在校時雖也學過不少的理工課程,但欠深度。就我所知,那時海官校的畢業生來美的研究所讀工程碩士學位的,多先在國內大學補修三四年級的理工課程一或兩年;我則是在意外得能從海軍退下來,在全無準備的情況下,臨時決定來美求學的,故我來美求學是讀得非常辛苦的。那時一般的中國留學生多是成績全A或總平均成績為A的學生,我則是ABC的成績都有,總成績為B的學生。電機系與我同年畢業的中國碩士生共有十幾人,當時只有我一人同時找到了三個工作。那些成績為A的學生都沒能找到工作,是因為他們英語的溝通能力太差,無法與美國人在語言上溝通。在畢業前,同班同學中,有位臺灣海軍機校的畢業生,他在來美留學前已在臺灣的交通大學電子研究所,獲有一個電子工程碩士學位。他也是位全A學生。也是因為英語的溝通能力太差,沒能找到工作,而在一家餐館打工當二廚。我們在當學生時,每逢堂考,他和我的座位相連。他在答題時是每寫一個字就用手遮住,惟恐我會偷抄他的答題。有他的同房同學告我說,那位在當二廚的同學大概在餐館裡弄到了一瓶高檔的洋酒,同學問他要一杯嚐嚐,他只用小酒杯倒小半杯給他嚐,並申明這酒是很貴的。有一次我到他們房裡和他們聊天,我故意告知他們說,我求職的一個大公司經理未僱用我,是因為我主修的電腦邏輯不合他們的需要;他們需要的是主修電子工程和電腦程式的人,這兩項正是那位小氣同學的強項。他聽後意動,立即主動拿出那瓶高檔的洋酒,給我倒上滿滿的一小杯給我喝。我一邊慢慢的品嚐,一邊連讚好酒。他就給我連倒了滿滿的三小杯。那位同房的室友在旁瞧得直瞪眼,事後那室友對我說,你真有本事,騙吃到了他三滿小杯的高檔洋酒。我回說,不能說是我騙了他,其實我說的都是實情,酒是他自願請我喝的,不過我心知那個工作他是得不到的,因為他英語的溝通能力實在是太差。

我為情報學校校長出歪主意

當我在位於新北投國防部情報學校當教官時,有天早晨,同事教官某陸軍中校(我那時是海軍少校)愁眉苦臉的對我說,他昨天晚上當值日官時,闖了個大禍,校長非常惱火他。他因知我鬼點子多,問我有何良策可消校長的大火。我對他說,你向校長道歉也於事無補,教育長是你的老長官,你可請教育長幫你的忙,「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值日官闖了甚麼樣的大禍

原來是昨天晚上,有一輛汽車想要走捷徑穿過情報學校去往後山的高級住宅區,大門衛兵不讓過。車上一穿中山裝的人下車向衛兵說,車上這人是蔣孝文,要去後山參加一個聚會,請讓借道。衛兵因不知蔣孝文是何人,說話之人又態度傲慢,衛兵不爽,仍不准行。那人乃以命令式口吻對衛兵說,叫你們的值日官出來。值日官聽衛兵報告後,也是一肚子氣,出來就訓斥那人說,這裡是軍事機關,蔣孝文又怎樣?不准過就是不准過!也合該情報學校要出事,白目的衛兵再加白目的值日官,竟都不知道蔣孝文是什麼人!

次日一早,該值日官獲知蔣孝文是蔣經國的長子,蔣總統的長孫後,才慌了手腳,乃將作晚之事報與校長知道。校長怎惹罪得起蔣孝文?此時還在生悶氣,正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呢?

將錯就錯的歪主意

我給他出的歪主意是,請教育長建議校長,立備數張汽車通行證,由校長親持往拜會蔣孝文,以表昨晚冒犯的歉意。那幾張汽車通行證可供蔣孝文及後山豪宅的友人們使用,以後他們就都有捷徑可行,校長也因此和蔣孝文搭上了線。不久即外派法國為使館的軍事情報顧問(等同使館裡的軍事武官)。教育長後來問那位闖禍的值日官說,那天晚上你還是那麼笨,怎麼後來一下子就變得這麼靈光了?他只好把這個歪主意是我教他的告訴了教育長。

同班同學也要拌手禮

當我在海軍總司令部當首席連絡官時,一日有位同班同學來辦公室找我問計。這位同學是個老實人,他告我說,他已經某艦隊司令向人事署推薦他為某二級艦的艦長,人事署署長也已回報某司令說,他已交辦下去了,承辦參謀也是一位我同班的同學。那位老實人每次打電話來人事署問消息,同班同學的承辦參謀都以不同的理由推說還沒有簽辦。我乃教那位老實同學去對那位辦參謀同學說,「你結婚後,我還沒有拜見過大嫂,請問你家住址,我想明天去拜見大嫂。」我教那位老實同學明天去時,要帶上一個火腿和一瓶洋酒。幾天之後,人事署推薦艦長的簽呈就呈上去了。這事如發生在我自己身上,我自己就拉不下這個臉去這樣做。

幫副廠長的太太選購鑽戒得到禮遇

有一次,在一個珠寶展銷會上,我遇到我工作的核電廠的副廠長,倍同他的太太在選購鑽戒。我那時已在做兼職的古董和珠寶生意,乃對他夫婦說,我有一位鑽石批發商的朋友,他是直接去以色列進貨的,我可以幫他太太以批發的價格,選購一個鑽戒。此事之後,副廠長即對我另眼相看,禮遇有加。有次我有一個公文要呈給副廠長批示,在副廠長辦公室外有人排長龍等待副廠長回辦公室,我排隊在長龍的尾端。副廠長從外面回來,見到我即招手要我脫隊隨他一同進他的辦公室。排長龍的人都看傻了眼,不知副廠長為何對我如此的優遇。

副廠長夫婦為謝我為他們買鑽戒省了很多錢,聖誕節他家開派對時也請了我夫婦。我夫婦於中國的農曆新年回請他們時,他太太很喜歡我家的一幅掛畫,一直讚不絕口,我也很想把那畫取下來送她,但就是拉不下臉來這樣做,覺得這是個太顯痕跡的拍馬行為。其實我夫婦倆都很喜歡他們倆夫婦,如果她丈夫不是我工作上的老闆,我當時就會毫不遲疑的把那畫取下來送給她,

不傷良心和大雅的小歪方行之可也

在這裡,我再講兩個不傷良心和大雅的小歪方,在必要時可幫你解困和助你取得方便,但千萬不可向公職人員行使。

歪方一:此法於旅遊時特別有用。當你要去高級餐廳用餐時,一般都需預訂座位。如你未及預訂,當侍者領班問你有否預訂座位時,你只需把適量的鈔票握在手中,去和領班握手,則好座位可以立得。

歪方二:此法於有大集會停車場車位已滿時亦很管用。當停車場大門擺出「已滿」的大牌示時,你只需手握適量的鈔票向看門者搖手打招呼,看門者多半會讓你進去把車停在非停車位的空地上。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雷洵專欄
開場白
雷氏珍錢彩色圖錄
2017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