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趙之楚《美育─社會大學必修課程(一)》2015/6/19

  *謹以此文向耕耘者Linda Chang老師、贊助者Asia Bowl中餐廳、參加畫展的畫家們致以崇高而真誠的敬意*

  社會是一間不分班級,沒有畢業,也不授予學位的大學…
  趙之楚初期所受的是「禮、樂、射、御、書、數」的六藝教育。說是說「六藝」,其實只「書」一藝而已;上小學後所受的是「德、智、體、群」並重的四育教育,說是說「四育並重」,其實真正重視的,只有「德、智」兩育;後來又增加美術,學校稱之為「美勞課」,就成了「五育」;說是說「五育」,可是美勞課常被「數、理」課借用,而且是「有借無還」的借…
  高中以後沒有美術課,在大學裡,美術變成了專業的「藝術系」。
  美術,俗稱繪畫,是「德、智、體、群、美」五育教學(Five ways of life)項目之一,雖然排在最後,其功能、與學習時間卻是最大、最長久的…
  小學有「美勞」課,中學有「美術」課,一般大學沒有美術課,但《哲學》卻是必修的,這是否寓有以哲學替代美育的意思,趙之楚不知道…
  離開學校,進入社會之後,就與美學、哲學拜拜了。生活不但變得枯燥無味,更是「六神無主」了。壓力大成了今天社會的主要現象之一,有因壓力大而殺人的,也有因壓力大而自殺的…憑事實說:今天比以往任何時代都富有,都安定,也相對的平等、自由多了,照道理講:現今的人,應該比以往任何時代的人都快樂、幸福…糧食充足,又沒有戰亂…
  人們的感受卻偏偏不是這樣的,任何群眾現象的背後,一定有一個或多個因,事出有因的因存在。
  今天人們的「口頭禪」是「貧富差距大」,卻很少人提及「道德的差距」大或不大的問題。今天最窮的窮人也比六十年前的窮人,甚至中產階級還要富有?
  人人都說「一輩子的新水也不起一間房子」,這是事實,但不是今天才有的事實,也不是台灣、中國才有的事實,而是古今、中外的通例。我們不強調道德的墜落,而專注物質的羞異,是何道理?
  今天的問題不是「物質匱乏」,而是精神匱乏、或心靈空虛。心靈的空虛,只有美學、哲學、宗教信仰才能填滿的。
  一般而言,哲學追求的是真,宗教追求的是善,而美術所追求的,當然是美。「真、善、美」是西方哲學的主要課題。
  社會上的「業餘繪畫」活動,是應運而生的一項活動,畫社、繪畫學會、畫展等活動,是學校的美育,走出學校,進入社的自然延伸;是將青少年的「美育」時間延長到中、老年的一種「寓美育於生活」的拓展。
  繪畫活動能否在社會普遍發展,與社會氛圍是否和諧,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孩子需要美育,陶冶其性情,培養其人格的均衡發展;忙著工作的年輕人,需要美育調劑生活的節奏;退休老人需要美育,填補其生活轉換期的空虛;「空巢期」的寂寞老人,更需要美育撫慰其心靈;因為「美感」可以轉變人的心情,有化腐朽為神奇的能量…
  在藝術家的眼中,人的喜、怒、哀、樂的表情,都能入畫,都是美的。世間的一切,在藝術家的眼中,都是可入畫的素材,為甚麼?因為藝術家的心中有美感…正是:心中有竹,才能畫好竹子,心中有美,才想畫…
        ***
  「要不要去看畫展,」剛端起咖啡要喝時Dick楊問。
  「誰的畫展?」趙之楚問。
  「周素嬌在一家餐廳開畫展…」
  「不在教堂?更上層樓,更加專業了!」素是野鶴俱樂部成員中唯一會畫,常畫的會員,以往都是在教會展出,趙之楚才有這樣的想法:「沒有人通知我…」
  「我也是聽說…」
  「你這麼一說,我也聽說了,」趙之楚說:「既然聽說了,我去看熱鬧,你去看門道,捧個人場也是好的,幾點?在那一家餐廳?」
  「為甚麼你是看熱鬧,我就是看門道呢?」Dick楊質疑的問。
  「我不只一次、兩次聽過你談論畫,我覺得很有見地…」
  「你這是誇?還是…」
  「被外行如我的人誇,實際上就是貶。」趙之楚說。
  「這還差不多,」Dick楊說:「別胡扯了,畫展在一家新近才開的中餐廳,沒去過,大概位置知道,就是謝將軍Marble Slab店斜對面,Arlington - Southwest Plaza, Albertsons旁邊,好像是Asia Bowl,說是3pm…」
  「能不能2pm去?」
  「應該可以,2pm在謝將軍店見面,坐我的車去。」Dick楊說:「今天就少喝半杯咖啡,早點兒散了。」
  「2pm謝將軍店見。」在停車場各自上車時,Dick楊說。
  5月5日,星期二2pm,趙之楚先到謝將軍店,俗話說:「早起的鳥兒有蟲吃。」今天則是「早到的人有冰淇淋吃。」吃完一客冰淇淋,Dick才到。謝將軍夫婦、Dick楊與趙之楚四人一車來到Asia Bowl門前,不見小鄭的車,三位男生進了Albertsons打算遵照看畫展的習俗,買一捧花的,因為沒看到車,遲疑了一下,謝太太Elice進來了…
  「沒看到人…」Elise說:「打電話也沒有人接。」
  「有畫嗎?」謝將軍問。
  「有,」Elise說:「畫到是掛滿整面牆壁。」
  「畫展是有的,地點也是對的,只是人不在。」謝將軍說:「到我店裡吃冰淇淋去,連絡到阿嬌再說。」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趙之楚專欄
開場白
論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