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趙之楚《古城、老屋、藝都(上)》2015/1/23

  《孟子說:「所謂故國者,非有喬木之謂也,有世臣之謂也。」
  古城,不是有老屋,古建築,而是有文化承傳,譬如:藝術…

  *Santa Fe, New Mexico三夜四日記遊*


  人生最愉快的事,莫過於「如願以償」…
  2015年1月3日至6日,朱迪、小妹兩家四口,完成了一件「如願以償」的事:Santa Fe,New Mexico三夜四日遊。
  朱迪是個歷史、古蹟的愛好者。常說:
  「如果當初沒學護理,一定會學歷史;如果不當護士,一定會當旅遊作家。這話有幾分可信度,因為當年護理系畢業,考取護士執照,謀職時,曾考慮上遊輪當護士、甚至考慮出國工作,目的就是想「寓工作於遊歷」…
  朱迪很早就盯上了以藝術聞名的Santa Fe,NM,特別喜歡該城的「土坯建築」(abode)。
  對女畫家Georgia O'Keeffe更是感到好奇與崇敬。這次Santa Fe之行,可說是專為參訪O'Keeffe 設在217Johnson Street,Santa Fe,NM 87501的Museum而去。
  據說:Georgia O'Keeffe是該州唯一擁有個人Museum的畫家。
  趙之楚對藝術,各種藝術,都是「不得其門而入」的門外漢,只是懷著「好人之所好」,「樂人之樂」的心態,存心在這一次的「藝術觀賞之旅」中,作一個「充數」的「濫竽」罷了。不說別的,與朱迪一同作開車遊,就是一件「樂不知疲」的事。這也是「醉翁之意」吧?
  之所以遲遲其行,就是拿不定「如何去法」的主意?乘飛機?省時,費錢;開車?費時、費力(全程約700哩,沒有12小時開不到)、最大的顧慮是,趙之楚能不能支持下來?最大優點是省錢!
  在「金錢」的面前,任誰都會低頭,趙之楚一家很難例外。
  為了促成此行,兒子Michael費了不少口舌,說服大家,理由是:以老爸的年齡論,想做的事,越早做越好。聽起來有幾分悽涼,卻是實話!
  又花了不少功夫,規劃行駛路線,事先設定好GPS,並囑咐榮榮要耐心的照顧老人,尤其是「夷丈」,還故意將姨寫成夷,並特別說明:夷,就是不文明的意思(東夷蠻族),不文明就是:不會使用現代產品,譬如:GPS。
  遵照老媽朱迪的要求,經由《B&B Finder。com》網站找尋位置最適中,離各藝廊最近的住處。朱迪的特別要求是:住民宿Adobe house(土坯房),兒子找了幾家,交朱迪逐一過目、比較位置、設備、費用都合格認可後,就在網站上預定一家名叫Pueblo Bonito B&B民宿,一房可住四人,每晚$150元左右,包括早餐、下午茶。
  房間有一張King size大床,一張雙人Sleeper,另有簡單的廚房設備。可以燒水泡茶、必要時可以煮一碗生力麵。出外旅遊,晚上喝茶聊天之餘,還可以吃一點兒對味口的宵夜,也是一大享受…
  去程在何處休息、用餐、住那一家旅舍,Check in後,如果不太累的話,可以做些甚麼活動,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條,巨細靡遺…
  「哥哥是一位很好的參謀…」趙之楚看過全程旅遊草案後對榮兒說:「所有的建議都考慮周到而細膩…」
  「甚麼是參謀?」
  「參謀…」趙之楚正斟酌著該怎樣說。
  「是不是像諸葛亮?」
  「對,對,」這是趙之楚想不出的答案:「一語中的!正是這個意思。」
  「為甚麼不是劉備呢?」榮榮問。
  「劉備是領袖,領袖是做決定的人!」趙之楚說:「參謀才是寫計劃供領袖作決定的人。」
  「是領袖聰明,還是參謀聰明?」榮榮問。
  「不同的聰明…」趙之楚說。
  「啊,像大姨…」榮榮說罷望著朱迪笑了笑:「只決定要去那裡,其餘的,都由參謀去計劃…by the way,你怎麼知道參謀的建議細膩、周全的呢?」
  「出外旅遊,最重要的就是看、吃、休息是不是?」
  「嗯,」榮榮認同的嗯了一聲。
  「你看,」趙之楚指著螢光幕上顯示的路線圖說:「到甚麼地方幾哩、甚麼時候該加油、該休息,他選定的旅館都是在離開大路不遠的右邊…」
  「嗯,不必花時間找,次日上路也方便、省時…」榮榮說。
  「沒有旅遊經驗的人是想不到這些的,心不細的人,沒有待人若己的心,也考慮不到這些…」
  「啊,」榮榮明白的啊了一聲說:「這就是說辦事細心、考慮周詳,與生活經驗有關…」
  「也可以從書本中學到,讀書就是將別人的經驗,作為己用。行萬里路是經驗,讀萬卷書是知識,能將學來的知識用到生活上,就是學問,就是諸葛亮。」
        ***
  一直聽說GPS如何,如何的方便、好用,就是沒機會使用它。一用之後,真的是應驗了「百聞不如見」這句俗話。
  出發前,趙之楚還是照自己的老規矩,印了一分「老式」的Driving direction。結果證明完全是多餘的,因為印出的Driving direction與Gps所顯示的細節完全相同,一路上,不只是有行駛路線的圖像顯示,還不斷的提示你前面該如何併線,如何轉向,真的是「萬無一失」。
        ***
  運氣非常好,星期5晚上,朱迪原是要上班的,結果被call stay home。
  「Thank you…」5pm朱迪接完電話說。
  「Holler,Holler…」榮榮一聽立刻歡呼起來。
  「好,好,好,天助我耶,天佑善人。」趙之楚也跟著歡呼。
  原計劃朱迪星期6早晨下班回家,先睡一會兒,1pm出發,7pm到達Amarillo,住287路邊的Supper 8motel,到鄰近的The big Texan(The 72OZ Steak)吃晚飯…
  因為朱迪不上班,折了一天工資,賺了大半天時間。誰說金錢買不到時間?這不就買到了5個小時嗎?100多元買一小時,太貴了點兒,貴得讓朱迪有些心疼。我們大家卻都樂了。
  出外旅遊,老人吃比睡重要,年輕人睡比吃重要;睡夠了開車比較安全,也不傷身體。這是朱迪被call stay home而趙之楚感到高興的理由。
        ***
  1月3日星期6,趙之楚7am起床,泡好當天路上要喝的茶、咖啡,照常煮了自己要吃的三合一雜糧稀飯。
  俗話說:「早起的鳥兒有蟲吃。」趙之楚一面看電視氣象,一面享受早餐。Arlington 陰,Amarillo晴,越往北走越冷,但是天氣越晴朗。前些天擔心的雨加雪,變成了朗朗乾坤…
  俗話說:「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看來也不一定對,尤其是人作不了主的「天氣」。
  將要出發的前幾天,先是擔心朱迪下班回家,沒有充足休息就開車上路,會太累,趙之楚覺得,為了不耽誤上班,這樣的安排,有些不智;誰知竟被call stay home,前些天的憂,豈不成了多餘?這難道不是天佑?
  後來又受到氣象預報的影響,擔心Santa Fe會下雪、氣溫過低,道路結冰,趙之楚能否承受寒冷?一連串的憂,幾乎將朱迪的遊興消磨殆盡了…
  誰會料想的到,在趙之楚一家出發之前,雪下完了,氣溫回升了好些度,一路之上,晴空萬里。古人常說:「天時、地利、人和」,這次旅遊,算是先佔到了最難把握的「天時」了…
  1月3日星期6,9am照計劃準時出發,因為昨夜都有一夜好睡,車還沒有離開Drive way,同樂會就開始了,奇怪的是,一位Driver三位乘客,年齡從19歲到81歲,竟然能相談甚歡,話題投機、語言沒有隔閡,這樣和樂融融的氛圍,也是結伴旅遊的要緊事。先是談台北的家鄉往事,談談美國,談談電視,最後,不可避免的,一定會談到:「等會吃甚麼?」
  其實這是不必討論的,只要注意路邊的廣告,那裡有Dairy Queen就下去。
  說著說著,就沒有聲音了…
  車子像搖籃,任憑你再有精神,也經不起一、兩時小的「搖呀搖」,三搖兩搖,後座的人都被搖到「外婆橋」了,後座乘客進了「外婆橋」,朱迪與趙之楚又開始「久違」了的「情話要悄悄的講。」
  「姨丈為甚麼要摸一下大姨的手?」尚未睡著榮兒問他媽媽。
  「……」小妹可能已經進入夢鄉,或是不知該怎麼回答,乾脆來一個「沉默是金」。
  「大姨手上有一隻小蟲…」趙之楚找了個解嘲的藉口說。
  「啊…」榮榮也沒有精神深究了。
        ***
  趙之楚的家鄉是出產棉花、芝麻的產地,兒時看過農人「手採棉花」的景象,有些像台灣早期「採茶」的景象:婦女背一個竹籃或布袋,雙手採摘棉花,或茶葉往背後的竹籃丟;在電影中也看過美國南方的採棉景象;不論是採棉、或採茶,都是十分緩慢而辛苦的工作…
  後來,不久前,在電視上看到用機器採茶的景象,還興致勃勃告訴Dick楊…
  「早就用機器了,」Dick說:「不然茶樹怎會像修剪過一樣的整齊?」
  趙之楚聽後,覺得自己是「孤陋寡聞」,外加「少見多怪」。
  沿著287往Texas西北走,越開氣溫越低。離開Arlington,出了Fort worth道路上的景觀為之一變,兩側是一望無際的農牧場,不是牛群,就是羊群…
  「好討厭,這麼多貨櫃車…」朱迪有些抱怨的說。
  「好一片繁榮景象。」趙之楚說:「公路原是為這些貨車運輸而開的,我們已經沾光了…」
  「說的也是,貨暢其流,原是道路的主要功能。」朱迪說。
  趙之楚早已知道,美國採棉花已改用採棉機了,可沒有看過機器採摘後的「處理過程」。
  「田中一堆堆白色,像床塾大小的堆積物是甚麼?」趙之楚因視力不佳而發問。
  「是採摘後,經機器處理好的棉花!」榮榮說:「一片片堆積而成的。」
  採摘後的棉田、路邊仍是白茫茫的一片,看了這情景,趙之楚總覺得應該有些人,像《拾穗》的畫面一樣,在田間撿拾被棄的「殘棉」、「遺麥」。這樣任其散落,豈不可惜?
  麥田收割後,難免有些遺漏,主人雇人撿拾,不值工錢。故而任由沒有農地的窮苦人家撿拾。
  現今農場遺留的棉花,要比人工採摘所遺留的多多了,是農場主人不讓窮人去撿拾?或是無業窮人不願意去撿拾?八成是撿拾的收穫,值不了工錢。但是總有些無所事事的「閒人」吧…
  趙之楚想的是:「貨惡其於地,不必藏諸己。」
  這種想法,太不現實了!趙之楚知道,但仍不能不這麼想,這就是「情不自禁」。
  「啊,這就是『粗耕』,」趙之楚聽說過「精耕、粗耕」的說法,粗耕是一種「地多人力不足」的耕種方式。美國,真是一個得天獨厚的國家,這是他們祖先辛苦的結果(手段也許有些瑕疵,我們卻該有「既往不究」的態度看待歷史),確實是令人羨慕的。這是趙之楚每次開車遠遊的感想。
  路邊草地上一直有棉田吹落的殘餘棉絮,越往北開,白色物體越多…
  「不是棉絮,是積雪!」趙之楚驚然發現道。
  「是,是,真的是雪,不再是棉絮了。」被驚醒的榮兒說。
  離家200哩,該吃午飯了,睡醒的人,開始注意路旁的廣告牌,老規矩,找Dairy Queen。
  找到Dairy Queen下車「打尖」時,已是滿地積雪…
  進到同樣的連鎖店,吃同樣的食物,親切熟悉,有回家的感覺。這已是朱迪姐妹兩家出遊的慣例。有慣例也真好,不必討論,一講到「打尖」,大家想的都是同樣的食物,多人同行,「意見一致」是很重要的,「意見一致」就是「人和」,人和也是決定旅遊愉快與否的主要因素。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趙之楚專欄
開場白
論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