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趙之楚《佛度有緣人!(上)》2014/6/27

  有些病,是不需要用葯就能自愈的,因為人體有強大的自愈機能。
  這是無需爭辯的,中、西醫的共識;
  有些病,特別是慢性病,是按摩、運動才能有效治療的;這也是中、西醫無須爭辯的共識;
  《手指造型保健法》是多功能、自助式按摩的一種;不只效果顯著,而且是「立即有效」的自我治療方式…
  趙之楚說:我是實踐者,我是驗證者,我是受益者,我不知其所以然!


  這題目太宗教了,卻不是宗教;趙之楚想要傳遞的只是一種信仰;
  信仰不就是宗教嗎?宗教是一種信仰,信仰卻不只是宗教;
  譬如:「積善之家,必有餘慶。」譬如:「敬人者,人恆敬之。」這些都是中國人的信仰!卻不是宗教!
  趙之楚之所以要寫這篇報導,因為他是《手指造型保健法》的受惠者;之所以閱覽、接受、練習此《保健法》,則是一連串的緣,編織成的一條「度」他到健康之岸的「有緣之船」…
  老長官謝將軍不是常印發網站資料送人的人,他印送此《保健法》,就是一個緣,甚麼緣,趙之楚不知道。
  受此贈送的許多「野鶴會員」,無人閱讀,無人試練,趙之楚出於一片對老長官的尊敬之意而閱讀了,這又是一個緣。
  趙之楚是一個不信邪的人,看後諸然願意一試,這又是一緣。
  試而有效,讓趙之楚從而受益,這是「超度」之緣…
        ***
  這篇報導文章,從「想寫」,到「完稿」,足足延宕了大半年之久。不是遇到甚麼難以克服的寫作困難,更不是趙之楚患了急性老人痴呆病,而是接受了楊船長Dick的建議…
  「半年後再發表,」楊船長說:「說不定還有更令人驚喜的效果!」
  俗話說:事出必有因。奇特的事發生了,必有奇特的因!
  「這些紙張要不要?不要就丟啦!」朱迪清理廚房的Counter時說。
  「且慢!且慢!謝將軍一番好意相贈,至少也得閱讀一遍…」趙之楚說罷,從朱迪手中接過那本裝訂整齊的冊子,坐在高腳凳上,字很大,無須戴老花鏡,就能閱讀…
        ***
  年輕時,任何事都比「健康」重要;年老後,任何事都不如「健康」重要。
  人的想法,對事物的看法,常常會因人、因事、因機緣而改變的。譬如:孔子對人的看法,先是「聽其言,信其行。」後來,因為學生宰予晝寢,才改為聽其言,觀其行!
  趙之楚對網訊,或電子信的態度,一直是持「不開、不看、不信、不傳」的「四不政策」,卻因為老長官謝將軍的「一紙之贈」,才使趙之楚改了「四不」想法。這就是趙之楚說的:奇特的事,必有奇特的因。
  本文定名為《佛度有緣人》,寓有隆重的感謝之意。感謝謝將軍贈我《手指造型保健法》;感謝將此法置於免費網站上的仁人;也感謝上天所賜的種種機緣…
  「佛度有緣人」,好像是一句宗教語言…
  趙之楚是一個多神主義者,或者說是一個無神主義者;甚麼都不信,又甚麼都信。譬如,他特別相信因緣,卻不相信輪迴轉世;不信神,卻總覺得「頭上三尺有神明」這句俗話。
  也許是受傳統的影響太深,非常相信天道。天道不就是神嗎?天道與神有很大差別嗎?
  趙之楚不富有,也不缺生活費;趙之楚少的是健康,一直患有過敏與哮喘,就是美國醫生稱之為「慢性阻塞性肺病」(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簡稱之為COPD。美國電視上,治療此病的葯品廣告特多,可見美國人患此病的不少…
  試過許多偏方,看過許多名醫、專家,從台灣看到美國,用過各種各樣的葯,有打針,有蒸氣吸入,有粉濟吸入…都是起初有效,都是「對症治療」(減輕症狀),不能根除,近些年用的是一種的粉狀吸入性葯品,商品名是:FloventDiskus 100mcg,醫生交待,葯品手冊也是這麼要求:每天吸用兩次,絕對不可停止使用…
  所有的醫生都建議趙之楚做運動,尤其是走路運動。憑經驗說話,真的有效,趙之楚除了天天走路之外,天氣好的時候,還到公園參加野鶴俱樂部,打太極拳、舞太極扇、太極劍…效果是,他每天只吸用一次葯,比醫生要求的兩次減少了一半,省錢是小事,降低了對葯物的依賴,發病次數大大的減少了。這是運動、走路的功效。可見運動能改善人體的自愈機能。
  葯物是剌激內分泌,運動也能剌激內分泌,所產生的效果是一樣的;不同的是,葯物是外援,運動是自助(改變體質)。
  就像李克強在非洲論壇上說的:「以往中國對非洲是輸血式的援助,今後卻要作造血式的援助。」
  俗話說:「救急不救窮。」輸血是救急,造血是救窮。服葯治病,是輸血式的治病;運動保健是造血式的保健;運動保健的好處是:沒有副作用,沒有後遺症。俗話說:「是葯三分毒。」
  近些年因為固定在Parkers Mall走路,雖然經歷了一次心臟開刀手術,又昏厥甩倒過一次,身體狀況不但沒有衰退現象,反而自覺身心舒泰,說實話,這種健康狀態,讓人覺得活的有滋有味兒…
  這種健康輕鬆的感覺,有如「寒天飲冷水,點滴在心頭」,不是「不足與外人道」,而難與外人道。趙之楚迫不急待的想告訴朋友們,這種心情似乎有些像「野人獻曝」的味道兒…
  這種感覺,不是只能自怡悅的「山中白雲」,而是可以「持贈君」,與君分享的「保健功夫」…
  趙之楚存著應付考試的心情,翻閱謝將軍相贈的《手指造型保健法》,也只是想看一下,以防謝將軍那一天心血潮問到的話,總不能說:「沒有看吧!」
        ***
  讀到《說明》5:有些造型在練習的第一天即有效,還有的造型在使用(練習)的當時,就有見效的感覺。
  趙之楚是一個「不見兔子,不撒鷹」的現實人。也就是說,是一個不「輕易」相信「傳言蜚語」的人。
  任你心似頑石,頭腦似水泥,看到這裡,既不花錢,又不花功夫的保健法,能不動心?能不躍躍欲試?
  《說明》2:你可根據自己的身體狀況,選擇一、兩種最適合自己,以靜坐姿式,實施兩手造型;也可以在外出散步、或看電視時進行。
(趙之楚稱之為:對症下葯,有甚麼病,選甚麼造型)
        ***
  趙之楚謹以親身實踐的「有效經驗」,向愛護他的讀者,推薦《手指造形保健法》。
  適當的機緣、適當的人,適時的點化,能讓一個人,相信他原本不相信的事。就像一向「不信邪」的趙之楚,也會深信不疑的,相信《手指造形保健法》,並「迫不急待」的要推薦給「同病相憐」的人。
  練此功夫,能否延年益壽?未必!練此功夫,能讓人有「無病一身輕」的感覺,這種感覺真好,讓人覺得「活的愉快」,「活的輕鬆」,甚至是「活的有尊嚴」…
  為了讓讀者「相信」,趙之楚得先說一說自己與《手指造形保健法》結緣的「前因後果」。
  基本上,趙之楚是一個「不信邪」的人。「不信邪」原是很好的,問題往往就出在不知「何為正」?也不知「何為邪?」,因而常常造成「以正為邪」的損失,或「以邪為正」的惡果!
  不管是誰說的,凡是「背經離道」的資訊,趙之楚一概「存疑」。因為「網訊」,特別是E─mail相互傳遞的「網訊」,大都是「道聽塗說」的「傳言」,甚至是「以訛傳訛」的「流言蜚語」。趙之楚知道,有這種想法是不好的。「是非」本來就很難辨識,處今日網訊泛濫之世,藉「信口雌黃」而謀利的人太多…古人說:「輕諾寡信」,如今則是:「輕信失財」。
  好在《手指造型保健法》完全不牽涉名利。
  誰的話能信?誰的話不能信?僅憑「專門學識」還不夠,必須要加上「人品道德」,甚至「人品道德」比「專門知識」更加重要。因為有很多學有專長的醫生,也會「欺騙病人」以謀利的:危言聳聽的,建議病人作「不必要」的手術,賺取不當的「醫葯費」;開與病情無關的「昂貴葯方」,賺取「回扣」…
  因此,「德高望重」者之言,便成了「可信度」較高的依據。
        ***
  13年9月17日星期二,前往張、凌二師家「喝酒」的途中,順便接謝將軍,上車前,謝將軍給趙之楚一本「裝訂」整齊的20多頁「印刷物」,封面標題是:《手指造形保健法》,並囑付說:「值得一看。」
  到張老師家後,他又發給每人一本。大家看後的反應與趙之楚同,看一眼就塞進「手提包」,當時忙著「吃、喝」,沒有問其來歷,更無暇談及「功能」、「成效」…
  猜想中,謝將軍一定很「失望」,一番熱心,付諸「冰冷的流水」…
  帶回家,趙之楚往廚房的Counter上一放,連「翻」都沒「翻一遍」。這是他對「網訊」的一貫態度…
  「這資料要不要?」有一天,朱迪清理Counter時問:「不要就丟了!」
  「且慢,」趙之楚說:「謝將軍一番好意,至少要看一遍才行!」
  「謝將軍是不會隨意傳播『網訊』的,」趙之楚接過資料,心裡想:「用心、花錢印這些資料,應該不是『一時衝動』的行為…」
  「謝將軍怎會送《手指造型》給我們?」有一天,在Parkers Mall喝咖啡時,趙之楚將心中的疑問丟給Dick。
  「可能是他練之有效…」Dick說。
  「我也是這麼想的。」
  趙之楚站在Counter前,懷著「敬意」,翻閱資料:
  《手指造形保健法》,上網輸入這個名稱即可找到,欲知詳情,請上網查閱,此處略而不贅。
  作者是一位名叫「佐洛塔列夫」的俄羅斯人…
  讓趙之楚感到興趣的是,內容沒有提及「氣功、易經、養生、道、佛、秘宗…」之類高深、玄奧的「道理」。似乎純粹是從「實踐」中,驗證的一些功效。
  「你常說《手指造型》有效,」小李曾這樣問過趙之楚:「有沒有甚麼理論基礎?」
  讀書人就是讀書人,總喜歡「知而後行」。
  「不知。」趙之楚坦白的說:「我是實踐者…」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最好方法。」Dick說。
  「不是最好的方法,而是唯一的方法。」趙之楚說:「如果一定要我說些道理,也許有些像腳底按摩類似吧?」
  「你承認腳底按摩的效果嗎?」Dick看著小李說。
  「不是通穴、通氣、通血脈嗎?」小李說。
  「手指造型可能與某些穴道有關?」Dick楊補充道。
  「該《保健法》的前言說,」趙之楚回答小李的話說:「我們不能認為它是包治百病的靈丹妙葯,倘若您試用有效,可將試驗結果,傳授給更多的人…」
  佛教人士喜歡將人比作「皮囊」,而且是「臭皮囊」。這樣的比喻是有些道理的,人的呼吸,就是氣進氣出的活動,放屁、打嗝,都是排氣,而且排出的都是「臭氣、酸氣…」
  如果人是皮囊,當皮囊洩了氣(人老了),末稍部位最先委縮,譬如手指發麻,這時候,若是擠壓皮囊的某一部分,譬如腳底、背部(常按摩的部位),其他部位就有充氣現象,就會產生通氣、通血現象,中醫稱之為「通氣、和血」…
  當我們做「手指造形」功夫時,就是擠壓手指(皮囊的末稍),其他部位(是那個部位趙之楚不知道),就會產生「通氣、和血」現象…
  某些因「氣不通、血不和」所造成的病症,就會解除…譬如趙之楚的許多毛病。這是趙之楚從實踐中所體會的理論…
        ***
  「有些造形在使用的第一天即可見效,還有的造形在使用時就有見效的感覺。」
看到這裡,趙之楚已動了「何妨一試的念頭」。
  使用說明第6項寫道:「第7式造形,可用於心臟病的急救,其作用類似(服用)硝酸甘油。」
  「這可不是能隨便說的『玩笑話』…」趙之楚邊閱讀邊想:「話說的這般肯定,應有幾分『可信』度…」
  「反正不花錢,也不費功夫…」趙之楚似乎已經被說動了,繼而想道:「俗話不是說:『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嗎?」
  趙之楚的心靈之門被打開了,「何妨一試」的衝動產生了…
  趙之楚是一位「診斷確定」的「慢性心肺疾病」(COPD)患者。長年「吸用」FloventDiskus 100。這種葯,與其他慢性病(高血壓、糖尿病…)的常用葯一樣,一旦用上,就不能「中斷」…
  一中斷就會產生Withdraw現象,中文叫作「退葯現象」。吸食毒品的人,就叫作「癮發現象」。基本上,服用「慢性病」的葯,與吸食毒品很類似,都是剌激腎上腺素的,人體的各種機能,與人一樣,都有墯性,用葯品剌激腎上腺素,時間一久,不用葯剌激,腎上腺素就不分泌,或少分泌,身體機能就會異常,譬如呼吸短促,胸悶…在醫學上,這就叫作「癮」,這也是一旦用了腎上線素之類的葯品,就不能停,一停就有withdraw現象。事實上withdraw就是「葯癮發作」症狀…
  趙之楚於2011年,早晨上廁所回房時,昏倒甩了一跤,腰脊椎甩變形了,惹上了「坐骨神經痛」的毛病,行動無礙,但不能久坐。
        ***
  《手指造形保健法》一共有25式,每一式各有特定的療效,趙之楚先選第2式,針對「風濕病痛、脊神經炎病,關節痛。」開始作「試驗性」的練習…
  才開始作5分鐘,感覺有東西(不知是氣或是血液)流向酸痛部位,腰酸痛症狀明顯減輕…
  結果真如「使用說明」所說:第一天即可見效…使用時就有見效的感覺。趙之楚懷疑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既然覺得有效,」朱迪說:「何不看看有沒有治氣喘甚麼的?」
  趙之楚本不信「手指」會與「呼吸系統」有甚麼關連。經朱迪這麼一提示,又產生了「何妨一試」的念頭:
  自13年9月23日起,朱迪回台北探訪病重的好友,趙之楚開始加練第25式:適用呼吸道、肺部疾病…早晨使用此造形,可治療肺部疾病…」
  奇蹟發生了!真的是練習時就有見效的感覺。
  趙之楚當天就停止「吸用」FloventDiskus 100。
  每次吸葯後,趙之楚就在當天的日曆上寫著,葯盒上自「60至0遞減」的號碼,怕的是忘了沒吸,或吸過以為沒吸。這張月曆,趙之楚仍保存著,23日以後,月曆上就沒有遞減的數字出現…
  停止用葯的前幾天,真有「退葯現象」(Withdraw),每有Withdraw現象時,趙之楚就坐下,開始做第25式《手指造形》,3至5分鐘,Withdraw現象便消失了,而且覺得「一身舒服」,比吸用FloventDiskus 100效果快而且舒服…至今已經七個多月了,整個身體狀況都覺得日有進步,很久沒有胸悶、腹脹、呼吸短促、吸不進氣(缺氧現象)等症狀出現…
  練習幾天後,發現開始練習1、2分鐘後,便開打嗝,有大量的胃、腸氣排出,低頭時,有大量的口水流出(中醫稱之為津,口頰生津的津),幾乎是噴射式流出。
  打嗝後,胸不悶,腹不脹,呼吸順暢;口水流出後,口不乾,舌不燥,這樣的感覺很舒服…
  時間一久,體力明顯增強:今年四月,朱迪想更換前院花圃的圍欄,選來選去,都沒有中意的,有的太高、有的太矮,有的太重(怕趙之楚搬不動),有的太貴…
  最後決定自製,將後院的竹子鋸下,再分鋸成3、4呎長的段子,然後沿著花圃,編插成一道竹籬(如圖);全部過程,都是趙之楚親手完成,當然不是一天兩天,而是奮鬥了兩星期才完成的…
  做完後,不覺勞累,也沒有氣喘。省了錢,有自製的快感,更證明了健康有進步,真夠人高興的。
  以往陪Dick走路時不能說話,現在行了;以往爬樓梯,心跳劇增,喘息加重,很不舒服,是一件視為畏途的事;現今,爬樓梯變成一種自我檢驗的愉快事,爬完27級escalator,若履平地。
  「今天爬escalator時,」有一天Dick說:「接受你的建議,雙手作第7式,覺得心跳平穩多了…」
  「我猜想,」趙之楚說:「第7式,可能有調整心律的功效,因而可以用於突發性心臟病急救之用,有服用硝酸甘油(nitroglycerine)的功效。」
        ***
  早就想寫這篇文章的,一方面擔心被人譏為「道聽途說,德之棄也。」(孔子的話),又怕尚未充分實踐,尚未「布乎四體」,豈不成了「入乎耳,出乎口」的「口耳之學」?難免被人認為是「以訛傳訛」。
  另一方面則是受了Dick楊的勸阻。他要趙之楚再練習幾個月,效果更明顯,更廣泛、更確定之後再發表,效果更好,影響會更大些,更有可信度…
  趙之楚決定寫這篇文章的另一動機,就是要報答謝將軍「贈人以德」的菩薩心腸。
  「有一位自稱深懂《易經》的人說我有心臟病,」星期六上午,Dick、趙之楚、小李(東海老弟)同在Mall喝咖啡時,小李說:「因為我的耳垂有一條紋。」
  「這是很老舊的傳說,五、六十年前就聽說過了。」趙之楚說:「耳垂有紋,是不是有心臟病,很難說,就是有,可能也只是『觀察、統計』上的依據,與《易經》是絕對沒有關係的。」
  打著《易經》旗號招遙的人太多…
  趙之楚非常不喜歡將算命、看相之事,與《易經》扯在一起。
  自孔子以後,中國就沒有一個真懂《易》的人。《易經》講的是「天人合一」的「自然之理」,「天人合一」不是甚麼難懂的深奧道理,只是用天道說明人道,就是老子說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這一套理論。目的是鼓勵人要順應自然之道而生活。《周易.乾.象辭》:「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就是以天道勉勵人「學習」天道的「有恆不息」。
  在大原則上,人道,尤其是「國家、民族的興衰」,與天道是一致的。天道有春夏秋冬四時,人有生老病死,萬物都有「盛極而衰」的周期…個人如此,民族如此,國家如此。周期或有長短之別,周期的「循環」則是不變的。《易經》的易,有三種含義:簡易、變易、與不易。法天而行,是「簡易」;四時變化是「變易」;「周期循環」是「不易」。人是自然的一部分,當然也在此一「循環」之中。
  「物極必反,盛極而衰」是萬物的生存周期現象,連「龍」也不能例外的。既可以在天(飛龍在天),也可以在田(見龍在田)、更有勢窮力竭之悔(亢龍有悔)…
  《易經》說的只是一種變與不變的現象…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趙之楚專欄
開場白
論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