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趙之楚《隨興遊(一)》2016/3/4

  *Lake Murray OK與Win Star OK三日遊記趣*

  中國古書裡,有這麼一個「公案」:王徽之在一個下雪天的晚上,突然想找好友戴遠聊聊,令人顧船渡江而往…到了戴遠家門,忽然又令船夫折返。問他這是為甚麼?他說:「有訪友的興緻就來了,現在興緻沒有了,就回去罷。」
  這就是「隨興」,但不是「任性」;因為王徽之見與不見戴遠的行為,都不防礙他人;顧船花的是自己的銀子,不是浪費公帑;天寒地凍,船家工作機會少,他的「隨興」,可算是「無心為善」(增加就業機會)的大好事…
  隨興是自由,任興就不是自由,或是自由所不能容忍的。
  做任何事,都要有周詳的計劃,早作準備,「凡事預則立」;這些都是書本、老師、父母教導我們的…
  許多事,往往又與預想,或計劃的,不盡相同,這中間有人的相互變化、環境的變化、甚至還有不測的天災…
  95年,趙家與小妹的劉家,計劃要去墨西哥的Cozumel度假,一年前就計劃妥當,三個月前就買好機票了,小妹一家的簽證也辦妥了…臨行的前一天,颶風將該島的一切設施摧毀…那次計劃周詳,與期待的快樂假期也gone with the wind…
  懊惱之餘,又覺得很幸運:
  「還好沒有被困在島上,沒有被巨浪捲走,沒有被倒塌物壓傷…」趙之楚這樣想,也這樣對大家說。
  09年,趙之楚計劃到Saint Martin(加勒比海的一個小島)作一次慶祝朱迪生日遊,女兒知道了,要參一角,還邀她在台北的小阿姨入夥…
  「絕對不能讓媽媽知道我們要去。」女兒在電話裡再三再四的提示。
  有密秘不能說,又怕一不小心說溜了嘴,守密不說吧,又怕萬一朱迪怪罪下來…層層顧慮,都是壓力,上了年紀的人,是不適合玩這一類遊戲的…
  「妳們要到那兒去過生日呀?」岳母在台北問身在Arlington的朱迪:「小妹也去了…」
  「沒有,沒有,沒有邀她…」朱迪在電話裡說。
  「還說沒有,她人都到紐約了…」岳母說罷驚呼道:「哎喲,糟糕,她教我不要說的。」
  一個計劃周密的surprise party ,一通電話,竟讓它變成了「預料中的事」了。
  「奶奶說的是真的?」朱迪放上電話半責備,半置疑的問趙之楚。
  「……」趙之楚半這半那的,有些遲疑的尷尬。
  「好,」朱迪有主意的說:「萱萱喜歡弄surprise,我們也讓她surprise一下。」
  「你出賣我過一次,我原諒你…」朱迪放上電話,走到趙之楚的面前嚴肅的說:「再出賣我就絕不饒你。奶奶打電話的事,你也不准告訴她們,一則是免得掃了她們的興,二則是也讓她們surprise一下,知道了?」
  「敬領閫命!」
  經Miami轉飛Saint Martin,我們的飛機先到,本可直赴飯店的,因為知道女兒與小妹從紐約乘下班機到,反正朱迪已經知道真象了,為了省一部計程車錢,就在候機室等她們。
  「surprise,surprise,」朱迪在Saint Martin機場候機室,望著從天橋上走下來的小妹與女兒大聲喊道。」
  「……」正在說笑的小妹與女兒,聽到朱迪的叫聲,驚的停下了腳步,用手指了指趙之楚,匆匆走過來。
  「怎麼不帶媽媽去飯店?你就是這樣的膽小…」女兒在機場見到我們,一臉不高興的責備趙之楚。
  「妳們來了,就是surprise…」朱迪滿心歡喜的說:「是奶奶叫我在這兒等妳們的…」這是為趙之楚解套的話。
  「我再三交代,我不在台北的時候,不要打電話給大姐…」
  「別怪奶奶,」趙之楚深表諒解的說:「奶奶也很難過…」
  「好,還有你們與奶奶都不知道的surprise…」女兒轉憂為喜的說:「走吧!」
  「還有甚麼花樣?」朱迪問。
  「不說,不說,不能說。」女兒與小妹頑皮的說。
  一進飯店房間,大廳的窗框上掛著Happy Birthday橫幅、桌上放著一大捧花、冰箱裡一個大蛋糕,後來才發現桌上還有一張卡片,原以為是「生日卡」,打開一看,竟是邀我們到飯店用餐的邀請卡(當然都是女兒的點子,女兒付的錢)…
  這類「計劃趕不上變化」的事還多著呢!
  每次出遊總是想了又想,檢查了又檢查,一到目的地,甚至一上路,總會發現不是少了這,就是少了那…
  朱迪甚至灰心的說:
  「以後出遊,不論是國內,或國外遊,」朱迪氣不過的說:「我只當『傻瓜隊員』,甚麼也不管。…」
  說是這麼說,要聰明人變傻,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兩年前,老人俱樂部有一項大計劃,想利用張太極回成都探親之便,我們結伴也來一次「成都、長江遊」,說的很認真,計劃也很具體:
  趙之楚開始收集資料:
  計劃行程是這樣的:大家分別到台灣玩幾天,看看朋友,吃些家鄉味兒,然後一同乘機直飛成都,台胞證可到成都機場辦「落地簽」,機票,住地,日期已進行「協調中」…
  協調的成敗關鍵在「彼此妥協的容忍度」,有一方不能,或不願遷就必然以失敗而告吹。
  22/12謝將軍照例講大家喝歲末年終酒。他自己滴酒不沾,卻不惜重金買了的瓶1。75毫升的「藍牌」約翰走路,打算再創四年前《家家扶得醉人歸》的歷史紀錄…
  酒過三巡,喝的正高興時,「成都、長江遊」的老計劃又被翻了出來…
  「這一回,要先定好時間,再談細節…」趙之楚發言說。
  「17年9月初至9月底…」張太極建議說。
  「要去的人先報名,」趙之楚接著說:「報名費每人200美元(成行後作為餐費),不論甚麼理由不能去也不退費。」
  「甚麼時候交?」Dick楊熱烈支持的說。
  「29/12日在小李家喝歲末年終酒時交。」趙之楚建議說。
  29/12日李家的晚宴上,張老師真的收到了800美元(楊家、趙家)報名費,對楊、趙兩家而言,這算是「木板上釘釘子」的事了。這一個橫跨兩個年度的遠行計劃,會是個甚麼結局?趙之楚不敢預測…只有焚香禱告了!
  以往出遊,總是提前兩、三個月就開始討論了又討論、改了又改、直到預約了住房才算定案、接著就是規劃路線、設計自製食物…
  這一次完全不同:大家都是「傻瓜隊員」。
  「我想帶你去Win Star玩兩天…」14/12日朱迪下班回家與趙之楚共進早餐時說。
  「Win Star?玩兩天?甚麼時候?」趙之楚驚疑的一連問了三個問題。
  「我有5天假期,想到湖邊、樹林中走走,曬曬太陽…」
  「這還差不多,」趙之楚說:「是想念Lake Murray了吧?Win Star只是誘餌?老實說,是也不是?」
  「有我還不夠?還需要別的誘餌?」
  「說的是…」接著趙之楚唱起《披著羊皮的狼》:「我願意隨妳到任何地方…」
  「特別是Win Star,賭性不改,狼性也沒有改,還是一匹狼…」朱迪說。
  「妳還『是我的天使』(歌詞),卻不再是我的『夢想』(美夢已成真)了,」趙之楚逗笑的說:「謝謝妳…
  「謝我?」朱迪不解的問:「謝我甚麼?」
  「謝謝妳說我『狼性』沒有改,而沒說我『狼子野心』,也沒有罵色狼…」
  「放心,你已經過了『戒之在色』的年齡啦,該是『談色色變』了吧…」
  「地方定了,時間呢?」趙之楚問。
  「一聽Win Star 手就癢了,是吧?」朱迪取笑的說:「19,20,21…榮榮正好放假,我們四人一起去。」
  三言兩語,一次Mini vacation,就這樣倉促的決定了。事先沒有計劃,連想都沒想,全是朱迪一人臨時起意的,因此趙之楚稱之為《隨興遊》…
  朱迪今年的假期(感恩節、聖誕節、新年)都該她值班,她想利用這5天,陪大家玩玩,算是先過節、過年…
  因為時間短(三天兩夜),距離近(104哩),花費不大(6人住房120美元per night),只想放鬆一下,到林間、湖邊休息休息,不想自製食物,過幾天走到那兒吃到那兒的「遊牧生活」…
  要遊玩的景點熟,路線也熟,用不著Driving Direction,也不用設GPS,真有探訪老友,或走親戚、串門子的感覺。
  朱迪與趙之楚曾去過Lake Murray OK四次,這是第5次;第1、2次去的時候,還沒有Win Star OK…第3次是陪朋友去的「一日遊」,在湖邊逛逛,在餐廳吃完午飯,當天就回了;第1次進Win Star OK是陪朱迪去聽Julio Iglesias的演唱會。趙之楚沒有音樂細胞,自然不會做這種「附會風雅」的事,真的是懷著「願意隨妳到任何地方」的心情去的…
  事隔多年,記不清究竟是何年何月的事,如今的Win Star已經是「富麗堂皇」了,假以時日,說不定可以與「拉斯維加」別一別苖頭呢?
  遠距離,長時間的旅遊,是該有個計劃才好;不可諱言的,有時還真的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許多事情是計劃時間一久,考慮一多,往往就會無疾而終:譬如兩年前,極太俱樂部的老人們曾熱烈討論,周詳計劃的成都行,就是因為太早計劃,參加人數一多,就變成了一個「行不果」的計劃。
  「現在是9:00am,」朱迪倒車時說:「大家都很準時…」
  「有甚麼獎品?」榮榮在後座說。
  「Win Star吃自助餐,大姨請客。」朱迪說罷側頭問趙之楚:「甚麼時候可以到?」
  「10:30,11:00以前。」趙之楚說。
  離開家3哩就上I─30W,接I─35W往北走,一條直路,路名不斷的改變,方向不變,走完I─35N的德州部分,進入Oklahoma,於I─35N的1號出口向東走,一、兩哩就可直達Win Star…
  「先吃飯,還是先賭兩把?」開車人朱迪問。
  「先走一圈,看看內部的變化。」趙之楚說。
  「自助餐11:00開始,先逛逛再吃飯是好主意。」小妹說。
  整個賭場成直線排列,內部相通,各區全是以世界名城命名:有倫敦、馬德里、羅馬、巴黎、北京、紐約、開羅、維也納等八區…
  自助餐廳在馬德里區…
  「賭本,」出發前,朱迪塞給趙之楚200美元說:「好好玩,快快樂樂的玩。」
  「人一老,膽子就小了,」好久以前,去拉斯維加回來後,趙之楚對Dick楊說:「去拉斯維加前,我太太交給我1,000美元,說是賭本。」
  「她對你真好…」
  「進了賭場,」趙之楚說:「就是捨不得拿出來…」
  「你不是很喜歡玩Slot Machines的嗎?」Dick楊說。
  「問題就出在這裡,」趙之楚有些尷尬的說:「自己最喜歡玩的賭博遊戲,就是Slot Machines,手上又有錢,而且是太太允許的…」
  「怕輸,是老人的通病。」Dick楊說。
  「怕輸,是因為輸不起…」
  「連酒也不敢開懷暢飲…」Dick楊說。
  「那是因為醉不起。」
  「不敢開懷暢飲是為了健康,」Dick楊說:「還是怕輸!」
  「你變了,」昨天趙之楚經過客廳時朱迪說:「以前一進賭場,總是一個人去玩,現在卻喜歡跟大家一起玩…」
  「老了,膽子小了,不敢單賭,」趙之楚說:「人多可以壯膽,娛樂性比較大些,輸了也可以分擔一些責任…」
  「不就是200塊錢嘛…」
  「不是錢,就是怕輸。」趙之楚剖析自己的心理說:「輸了就不舒服,寧可不贏,也不願意輸…」
  「這就是老人老守著已有的,不願意冒險『進取』的心理因素之一。」朱迪說。
  因為太過輕忽,出發前,忘了煮白煮蛋,路上也沒有吃Dairy Queen,肚子有些餓了。決定「先吃再玩」(slot machines)。
  賭場的食物通常都是不錯的,逛到馬德里區時,Buffet餐廳前已排起了長龍。
  Buffet不分老少,每人18美元,茶水在內,服務很好,菜肴一般,座位寬敞,氣氛輕鬆,非常意外的,因為吃的慢,趙之楚吃一塊烤牛肉、一片雞胸…
  「喝碗熱湯,」朱迪遞給趙之楚一碗米粉湯說。
  「你給姨丈選一分甜點,」小妹對榮榮說:「要確定沒有花生成分的。」
  吃甜點免不了要喝杯咖啡,小妹又向服務小姐要了一杯咖啡…
  不論是在家,或出門在外,總是這樣受人關心、照顧的生活,能不心滿意足嗎?
  「對不起,」服務小姐禮貌的說:「我的Break time到了,你們慢用,我很快就回來…」
  「她為甚麼要告訴我們?」趙之楚問。
  「可能與tip有關…」朱迪說:「只是猜測。」
  「不管怎樣,」趙之楚說:「那我們就慢慢的喝咖啡,等她回來再離開。」
  若是10年前,趙之楚一定會說:「妳們慢慢吃,等服務小姐回來,我先…
  那天,趙之楚格外的心平氣和,平靜的讓他自己都覺得高興。
  約半小時後,服務小姐回來了,我們放下小費,說了再見才離開。
  物價都漲了,Slot Machines也漲了。原來只有一條、或三條「輸贏線」的slot machines,現在變成最少五條「輸贏線」…
  更誇張的是1¢的slot machines最少50條「輸贏線」,最高500條「輸贏線」。這就是說,每拉(按)一次,最少5毛錢,最多5塊錢…這不是「變像漲價」是甚麼?也有個好處,每按次必能聽到幾個贏錢的響聲,每次都贏,每次都輸。總是投入多,回饋少…
  最沒有趣的改變是,不用投銅板,直接將紙幣塞進虎口(slot machines的中文名字叫「吃角子老虎),贏了也沒有錢掉出來的輕脆響聲,原來slot machines的古早味完全喪失了,這可能是讓趙之楚感覺興趣缺缺的重要原因…
  膽子再小,再怎麼興趣缺缺,既然來了Win Star,總會試試運氣…
  離開餐廳,繼續往盡頭走,來到倫敦區。與榮榮兩人選了一檯一元的slot machines,塞進100美元…
  「哎喲,」榮榮看見趙之楚將100元大鈔塞進機器時,驚呼道:「100美元…」
  「不是一次用完,」趙之楚解釋道:「不想玩時,按上cash out錢就會退出來,拿著收據到casher檯前,就能換回所剩的,或贏的錢…
  「啊,」榮榮神情緊張的應了一聲。
  現在玩slot machines既不用「投錢」,也不用「拉」,只是「按」3元,或5元的按鍵…
  沒按幾下,就只剩下39元了,榮榮失望,趙之楚為了不讓孩子太過不安,不能讓孩子眼看100美元,在不到1分鐘的時間內,「打了水漂」…
  「這台機器不好,換一台機器試試。」趙之楚說罷,按一下cash out鍵,取出一張39美元的收據走人…
  換一檯機器,再玩。這次運氣好,沒按幾下,credit直線上升,升到150時…  「姨丈,」榮兒說:「你贏了50美元。」
  趙之楚了解榮榮的意思,見好就收,按下cash out鍵,取出收據走人,贏了錢,爺兒倆高高興兩的,一同到casher櫃檯兌現。
  在倫敦區遇到朱迪姐妹,四人一起又選了一檯一美元的slot machines重新塞入100美元到「虎口」裡…
  「按最高額的,」朱迪大聲的鼓勵道。
  連輸了幾次,忽然鈴聲大作,等鈴聲停止時,credit已變成246了。趙之楚立刻按下cash out,兌現走人。
  「你今天一共贏了196美元,」隨身會計小妹說。
  前往Lake Murray的路上,歡天喜地聊的盡是:吃飯免費,住房費減了一半之類的如意經…
  趙之楚知道,不回到Arlington,輸、贏仍是「未定之天」。
  不管怎樣,隨後的兩天,心情是愉快的,是充滿希望的…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趙之楚專欄
開場白
論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