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趙之楚《觸摸歷史的脈動(一)》2015/5/8

  *台北、西安(長安)半月記遊*

  *前言*

  自天子以至庶人,不論尊卑,不論老少,人人都愛聽「奉承話」;趙之楚也是其中之一…
  說奉承話要讓不相干的人聽了不覺得肉麻,又要讓受奉承的人覺得理所當然,才算「高明」:
  「大爺,你真是好樣兒的,」湘子門的一位服務員對趙之楚說:「看了你,我們都不怕老了!」
  趙之楚聽過的奉承話中,以這句最為受用!最為高明!
  一個年輕孩子,能將奉承話說的如此到位,這是一種「樂道人之善」的教養;與輕蔑、辱罵光觀客的香港那些,不懂「赦小過」的「輕狂少年」相比,在教養上的高下,相差幾里?能「以道里計」嗎?
  喜歡聽奉承話,有人說是缺點,人嘛,那有十全十美的,有點兒小缺點的人比較好相處。不然,怎會有「臭味相投」這句話呢?

        ***

  從前的人,將旅遊當功課做,視「行萬里路,勝過讀萬卷書。」
  現代人,不必行萬里路,也無須破萬卷書,只要有一台好電腦,坐下來,想看甚麼書就有甚麼書,不但有書,還有各名家的註解、翻譯;想到甚麼地方看看,也是一點就到,比孫悟空的筋斗雲還要快,閱覽攝影名家取的景,看旅遊名家寫的介紹,比自己親往,省時、省錢、省力氣不說,收穫還要豐富些。
  旅遊的學術地位降低了,怡情逸性的「娛樂健身」價值卻大大的增加了。
  朱迪與趙之楚每次出遊,心裡就是這樣想的。
  生活寬裕之後,出國、旅遊、度假,不能說是趕時麾,而是經濟發展的自然規律:謝將軍常說:「錢要流通,老裝在口袋裡,就成了死水。」Dick楊常說:「錢要用才是自己的。」
  旅遊就是「讓錢流通」的好方法,中國遊客所到之處,雖然有些被厭惡,看在你口袋裡的錢,正向他的口袋裡流的分上,還是使盡「巴結、逢迎」,近乎「諂媚」的「笑臉迎人」的說:歡迎光臨,或Welcome!就是因為他們正在「使錢流通」;他們「一擲千金」之所以「樂而不疲」,也是唯有這樣,才覺得他們的錢「是他們自己的」。
  謝將軍與DICK楊說的這兩句話,一點兒也不風涼,而是一種對生活哲學的認知與實踐的睿智的「興邦之論」。各國政府都在想方設法的鼓勵、刺激消費,為的就是「振興經濟」。花錢與修道一樣,說說容易,做起來挺難的。
  有謝將軍與Dick楊這樣的想法,又能如是而行的人,就是得道高人,是幸福的!
  俗話說:「在家千日好,出門一時難。」現今出門與古時出門的難易,自是不能相提併論。不管是住「五星級」大飯店,或是住廉價的「無星級」的小店,感覺上的「不便」則是相同的…
  出門在外,與在家裡不一樣,天天生活在變動中,上了年紀的人,生活習染又深,甚麼都不怕,就是缺少適應能力:譬如:過了時間睡不著、換了床睡不著、時差、氣溫、濕度,感覺上覺得還好,身體器官卻表現出「不適」的症狀了,譬如皮膚發癢、喀嗽、痰多、呼吸不暢…
  因為有老人趙之楚同行,行前朱迪在「行、住、食、衣」各方面,都做過周詳的設想與規劃。查看台北、西安的當月氣溫,早晚溫差,濕度,晴雨比例…並與現住地Arlington的情況逐一作比較…
  評比的結果:趙之楚可以適應,多帶件厚衣服就行。空氣污濁問題有兒子特別訂購的,可以防一切塵粒的口罩,只要不怕被人視作外星人,時時帶上它,就不會有大問題。
  因為是純娛樂性的旅遊,不是作學術研考,看甚麼?看熱鬧?看門道?就成為次要的考量了…
  49年離開大陸,87年開放探親以來,因說不清楚的理由,趙之楚一直沒重返中國大陸。兒子說老爸的這次「西安遊」,是「反攻大陸」。或稱大陸是他老爸的「陌生故鄉」。陌生不錯,故鄉感已經移往台北、Arlington了,人嘛,總要能隨遇而安才好…
  朱迪的大陸遊,純粹是出於一絲「思古幽情」。
  中國人,尤其是從中國大陸「逃」到台灣,又從台灣「逃」到美國的中國人,或大陸來台老兵的後裔,不想作一次中國大陸的「返鄉」之遊的,除了像張學良那樣,有「特殊情結」的人之外,應是「絕無僅有」的少了。
  從台灣開放老兵可以赴大陸探親以來,朱迪與趙之楚,想作一次重返大陸的「返鄉之遊」,少說也想了20年;
  認真計劃中國大陸遊,少說也有七、八上十年了;
  拖拖延延,並不是沒有機會,有一位交情頗深的朋友,也是Peter高的好友,就在昆山任職,有現成的房屋可住,有車、有司機、有料理家事阿嫂,年年回美探親,都邀朱迪與趙之楚前往,作一次「江南六鎮遊」…
  朱迪與趙之楚每次都是滿口答應,就是沒有付諸行動。總覺得沒有準備好,卻又不知是甚麼沒有準備好,不是時間,也不是費用,因循磋砣,一轉眼就是十年…
  這一回,也不知是甚麼緣由,就定下日期,定下目標,並真的付諸行動了。緣起也好,緣滅也好,也都是一個緣字,不是趙之楚著了甚麼魔,緣這個字,的確是一個最方便的「方便說法」。
  千挑萬選,選中的出遊目的地,不是北京、南京,不是麗江、九寨溝,也不是湖北老家,而是「西安」,甚麼理由?不知!說不定又是那個緣字。
  凡是不知,或是說不清楚的事,就推說是「緣分」!緣分如果有知,常被不解緣分的人拿來作擋箭牌用,會不會覺得冤的慌?
  既決定要去,就該想想「如何」個遊法?跟旅遊團?簡單省事,卻嫌它太匆忙,從早到晚,忙著上車下車,想看的看不到,看不夠,想吃的沒吃到,連覺都睡不夠,省事到是真省事,累也是真累!泰國遊、印尼遊都是不遠的殷鑑。
  累,對年輕人來說,只是睡一覺就能解決的事;對老人而言,可能就是「累病」、或「累殘廢」(中風)的遺憾事。趙之楚每次出遊的最大心願,就是將自己健健康康,完整無缺的帶回來,交給兒子、女兒,因為趙之楚除了是趙之楚之外,還是兒女的父親。折損自己事小,不能將別人的父親折損了。

  自由行(背包客)有很好的經驗,譬如:Cozumel Mexico,Saint Maarten以及不久前的Santa Fe(新墨西哥州)之行,都是值得借鑑的。
  在朱迪的心中,自由行早以成了唯一的選擇,自由行一切都得自己打點,選日期、訂機票、預約住處、預約車輛、打算甚麼時候看甚麼?一日三餐吃甚麼?幾點起,幾點睡…
  台北,不是問題,那裡是朱迪、趙之楚的故鄉。那裡有自己喜歡、懷念不已的好食物,那裡有值得一玩,再玩兒的景點,有他們想忘也忘不了的朋友、鄰居、同學。每次回台北,不怕不熱鬧,就怕人知道,有時還得神秘兮兮一些。那裡住,那裡吃一切都熟悉,好打發。趙之楚還有一位「駐台秘書」(小妹)與「助理」(阿勇),要多方便就有多方便。
  這次旅遊的重點全放在「陌生而又熟悉」的歷史古都西安了,最讓朱迪神往的,莫過於「西安的明城牆」了,趙之楚稱之為《觸摸歷史的脈動》之旅。
  與上次去Santa Fe住adobe house一樣,朱迪這回要住有中國特色(中國式建築)的飯店,具有中國建築特色的飯店很多,貴的驚人之貴,便宜的也是驚人的便宜。一時拿不定主義。因為兒子若谷在山東大學進修時,招待美國去的同學,曾到過西安,在青旅「湘子門」住過,印象極好,一再強力推薦。基於子女對父母的了解,父母對子女的信賴,朱迪也就欣然接受了,趙之楚一向是以朱迪的意見為己見的。這樣的大事,更是不會例外。

  遊西安的時間:七夜八天。遊一個城市,西安(古長安);住同一家民宿:「湘子門青年旅社」。
  選西安的理由,也是說不清楚的,可能是受了書本(歷史課本、余秋雨的序列著作)的影響,加上電視廣告的引誘,朱迪又有與許多名人一樣的嗜好,都願意「身為唐朝人」,最重要,可能還得再加上一個「緣分」,趙之楚卻是被西安的城牆所吸引。不管怎麼樣,一個拖了近30年的「大決定」終於「拍板」了。
  有了決定,下面的工作就有頭緒了…
  朱迪對歷史古蹟,尤其是中國式的各種建築,城牆、鐘樓、鼓樓、四合院…特感興趣,甚至浪漫的想著:「運氣好的話,遊走環市城牆時,說不定還會遇著李白、杜甫…」
  她作她的「痴人夢」也就罷了…
  「你上網找找唐朝大詩人,寫了些甚麼有關西安,那時叫作長安的詩句…」朱迪便看網站資料便對趙之楚說:「萬一遇上了李白時,我到要問問他,人在長沙,怎會『西望長安不見家』?與作者談他們的作品是最受歡迎的,也是最討好的,是吧?」
  「呃,妳這一說,我也有問題要問杜甫:『遙憐小兒女,未解憶長安。』自己憶也就是了,小兒女不憶,或不憶自己不解,或沒有經歷過的事,有甚麼可憐?」
  「如果小兒女真的憶起長安來,豈不真成了是『少女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詩強說愁』?」朱迪說。
  「別胡扯了,妳要的資料很容易拿到,」趙之楚站起身來,便往臥房走便說:「我只要將我抄錄的《詩詞》檔案打開,尋找『長安』二字,逐一複製,逐一貼在空白檔案上,印下來就成。妳可逐一的去問李白、杜甫、或韓愈…」
        ***
  「囉,長安詩詞,」約半小時後,趙之楚遞過三張印有27首有關西安的詩詞給朱迪說:「好好的閱讀,背熟了,別上了台忘了詞…」
  到了西安之後,該遊覽、參觀些甚麼地方?趙之楚正沒主意時…
  「阿妹,」朱迪分派任務的叫道:「妳負責找西安附近值得一看的景點、值得一吃的著名小吃…」
  「我列了27個景點,」小妹說:「已經傳給妳了,非嚐不可的小吃也列了10來樣,都是《遠方的家》介紹過的美食,叫趙爸(小妹一直這稱呼趙之楚)印下即可。」
  「這麼巧,也是27。」朱迪半開玩笑似的說:「先唸幾個聽聽…」
  「陝西博物館、西安博物館、關中民俗藝術博物館、兵馬俑、大雁塔、小雁塔、慈恩寺、武則天墓、華清池…」
  朱迪與趙之楚一直沒去過中國,兒子、女兒去過,都是持美國護照去的,簽證費約150美元,辦理台胞證約50美元(1,500台幣),落地簽約100人民幣(不足18美元)。正好,西安機場新近才有「落地簽」,只要準備好兩張照片、出示中華國民護照、國民身分證,在機場辦理即可,是謂「落地簽證」。
  由老死不相往來敵對狀態,初期只要一談到互通、三通、或飛機往來之類的事,總有人擔心會發生「木馬屠城」的偷襲事件。發展到今天這樣簡便的「落地簽」,而不擔心「木馬屠城」的危險,彼此的相互信任,真是越來越多,越來越大了。走到這一步,不是理所當然的,而是值得珍而視之的「得之不易」!
  有多難?比較一下南、北韓敵對的緊張情況就瞭然了!
  自由行最重要的就是「辦理簽證」,簽證問題一解決,接著就是選定時間、訂機票、與住處…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趙之楚專欄
開場白
論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