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趙之楚《不賭也好玩(上)》2014/8/8

 *拉斯維加斯五日四夜遊記趣*

  沒有去過拉斯維加斯的人,想去拉斯維加斯,去過的人,還想再去!趙之楚就是其中之一…
  不喜歡拉斯維加斯(Las Vegas)的人不多,去了拉斯維加斯,不試試手氣(賭一兩把)的人更少…
  人有天生的賭性,因為生活中,充滿了賭,少數人賭贏了,多數人賭輸了…
  趙之楚不愛別的賭法,特喜歡吃角子老虎(slot machine),他自己的理由是,不愛與人鬥心機,他知道,鬥人不贏;只好與機器玩了。與人賭輸了,不只是輸了錢,更輸了自己…
  拉斯維加斯是一個以賭聞名的城市,但它擁有的,不只是賭…
  賭,其實沒有人們說的那麼「不堪」,事實上,人生本身就是一個充滿賭的「遊戲」,選行業是睹,選伴侶是賭,經營事業是賭。成敗、勝負、輸贏,靠智慧、或人品(個性)的成分多些?還是靠機運的成分多些?智慧、人品是天生的?或是學習的?
  這一類的問題,幾乎是沒有答案的,但是,怎麼思考這一類的問題,卻關係到一個人的幸福或不幸福!
  譬如輸、贏都能「適可而止」的人,是幸福的;輸、贏都能「心平氣和」,輸了不怨天尤人,贏了不狂妄自大…這樣的人也是幸福的。最不幸福的人,就是「不認命」的人。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特別是不同年齡的人,有不同的答案。就趙之楚極其平凡的一生而言,憑年齡說話:人的一生,機運多於智慧!特別是「婚姻」。

  拉斯維加斯是一個五光十色的城市,是一個多功能的城市,是一個趣味的城市,是一個老少咸宜的城市…
  拉斯維加斯是一個以賭聞名的城市,像人一樣,它並不是一個天生的賭徒,而是「窮則變」的結果…
  也像人一樣,很多人因賭而身敗名裂,而家破人亡,極少極少因賭而創業、成功的。立志(市議會通過法案)以賭為事業的城市,拉斯維加斯是開風氣之先,而且是一舉成功、成名,並成為全世界爭相倣效的楷模…
  Texas禁賭,四周都是賭場,去賭的人,多半是德州人,就像Arlington不賣酒,圍繞其四邊的,都是酒店。Dick講了一個類似的故事:

  他有兩位同學,一同考取高等考試後,都被分到稅務單位工作,有一天,上班時,拉開抽屜一看,一個厚厚的信封袋,裝的是5,000新台幣(那時還沒有1,000元大鈔),他不聲不響的「笑納」了,平平順順的做到退休。另一位,也收到了一個信封,卻上交,拒不肯收,不久就被調到鄉鎮服務,樂享「清單生活」去了…
  想「自清」,想「獨善其身」?談何容易!
  正是「樹欲靜」,其耐「風不止」何?
  也許這就是俗話說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人的一生中,不論是成、或敗,究竟有幾件事,是不受環境(人、事、物)影響,全由自己作主選擇的?
  人們常說:「誰是誰的一粒棋子。」我們自己難道不是「命運」的棋子?

  Dick楊常說:「人老了,要學著聽話,當個聽孩子的話的老人,孩子邀請你去那兒玩,你就聽話的跟著去,要給你甚麼,你就高高興興的受了…」
  「接受」與「贈予」,都是「情分」,向孩子索取是不好的,千萬別對孩子說:「我們甚麼都不要,甚麼都不缺…」這是Dick楊的想法。
  「別忘了給孩子留一點兒,表情達意的空間。」這還是Dick楊的想法。
        ***
  像一個白手起家的富人一樣,榮華的背後,也有一段辛酸…拉斯維加斯,當然也例外不了…
  1931年美國處於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時期,為了度過經濟難關,內華達(Nevada)州議會,正式通過「賭博合法」的議案,使拉斯維加斯成為一個賭城。對教徒,尤其是清教徒而言,這是不可思議的罪惡。世間事,往往並不是照著《聖經》所指引的方向發展的,出人意料的,「罪惡之城」竟然迅速崛起…
  成立賭城之初,與世界上一切賭場一樣,難逃黑手黨的操控…改變此一厄運的人,就是霍華德.休斯(Howard Hughes)這個怪傑:
  1966年11月27日,霍華德.休斯收購了Desert Inn(現今的Wynn Las Vegas所在地),這個飯店的第8層成為Hughes王國的控制中心,而第9層則是他的私人住宅。
  從1966到1968年間,他從黑手黨手中收購了Castaways (現今的Mirage和Treasure Island所在地),Frontier (現今名為New Frontier),The Landmark Hotel and Casino(現今拉斯維加斯會展中心所在地),Sands(現The Venetian所在地)和Silver Slipper等幾家主要飯店和賭場,使拉斯維加斯擺脫了黑手黨的控制。他希望扭轉人們對拉斯維加斯的「黑幫加妓女」的醜陋形象,改變成為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和一個穿著皮草、戴著珠寶的美麗女人,雙雙或分別從一輛輛豪華車裡面走出來的樣子」。他辦到了。
  由於他失眠,他收購了幾家拉斯維加斯的地方電視臺,這樣在淩晨的時候他可以看他想看的節目。
  霍華德.休斯的資產由一個被外人戲稱為「摩門黑手黨」的小組掌管。這個小組除了管理休斯的龐大資產之外,還負責滿足休斯的各種奇怪的願望。休斯有一次想吃Baskin Robbins『的香蕉堅果口味雪糕,但是Baskin Robbins』已經停產這種口味的雪糕,「摩門黑手黨」於是按照Baskin Robins『最小的訂單專門定購了350加侖。但是霍華休斯吃了幾天之後,就不想再吃香蕉堅果口味的雪糕了。結果Desert Inn向其賭場的顧客免費發放了一年的香蕉堅果口味雪糕。(這些資料是從網站上抄錄的)
        ***
  這一次(6月8日至6月12日)是趙之楚第五次造訪拉斯維加斯,前四次都是「假人之名」去的,陪這個,陪那個,這一次卻是因他而去的,這一次最為精彩。
  上個月去紐約之前,朱迪與兒子、女兒就商量定了,6月8日去拉斯維加斯,為趙之楚過80生日…
  女兒喜歡設計Surprise,大家都依著她,趙之楚聽楊船長的建議:「當一個聽話的乖老人」,也就裝聾作啞,任由擺佈…
  6月8日,星期日,朱迪一家(兒子留守)、小妹一家,共六人,乘7:00am早班飛機,直飛Las Vegas,8:55(當地時間)準時抵達目的地。
  「昨天晚上,我夢見一個黑黑的長東西,」前往機場的路上,若谷說:「不知叫甚麼名字,很華麗,跑的很快…」
  趙之楚聽不懂,朱迪沒有反應。
  「夢嘛,」趙之楚心想:「本來就是很難解的,不懂就不懂。」
  也就沒有追問。
  女兒因公要早兩天到Las Vegas。
  「萱萱,」趙之楚接電話時說。
  「怎麼又是你接電話?」女兒在電話裡說:「沒有事,我已經到Las Vegas了,機場改變很多,提取行李要乘shuttle bus…」
  「我們沒有托運行李…」
  「媽媽回來,叫她打電話給我。」不等趙之楚說完,女兒攔著說。
  這話聽起是有些怪,好像趙之楚不該接聽電話似的?好像有甚麼話,要直接跟媽媽講似的?
  上一回去Las Vegas是七年前,這七年,榮榮從尚未入teen的11歲變成了將要走出teen的19歲了。Las Vegas的賭業雖然在走下坡(僅有澳門的1/7),卻仍是活力四射,舊飯店賭場翻新了,新飯店賭場增多了…機場更大了,街道更清潔了,天橋(立交橋)更便利了…
  「女兒說,不提取行李,就不要乘shuttle bus…」趙之楚說。
  「時間還早,坐坐看嘛,」朱迪說:「反正是觀光嗎?」
  趙之楚覺得言之成理,跟著眾人上了shuttle bus。
  「出口在右邊,」趙之楚指著Exit標示說。
  「別急著出去嘛,到處看看…」朱迪說。
  「大姐,有人找姐夫!」小妹尖聲叫道。
  「有人找你耶!」朱迪很鎮靜的說,並拖著趙之楚往回走。
  迎面走來一位手持Ipad的人,上寫道:Kenneth Zhao…
  「真有人找我?」趙之楚迷惑了一瞬間,立刻恍然想起,前兩天似乎聽她們說過Limousine似的,一通皆通,原來兒子說的「長長的黑色東西,很漂亮、跑的很快…說的正是Limousine」。
  「難怪,」趙之楚一通百通的想道:「朱迪一直要他穿著整齊些,原來是為了乘坐Limousine?「究竟是人以車貴?或是車以人貴?」
  這是趙之楚第二次乘坐Limousine,三十多年前,紐約的客戶在紐約Kennedy airport接他,用的就是Limousine,禮遇有加,生意卻未談成…失敗的經驗往往是難忘的。
  車上有香檳酒,酒杯齊備,我們沒有在車上喝,將香檳帶回飯店…
  下車時,女兒已在飯店大門前等候…
  「怎麼樣?」女兒上前問趙之楚:「有沒有Surprises?」
  「爸爸一直不知道,從下飛機,就不斷的問,為甚麼不走這裡?萱萱說不要搭shuttle bus的,為甚麼…」
  「妳就是愛不計成本的搞Surprises…」趙之楚說。
  「不貴…」女兒說。
  「一點兒也不貴,」朱迪忙插嘴道:「六個人兩輛計程車,一趟少說$50,兩趙$100元,不算小費…」
  「Surprises才$150元,外加一瓶香檳…」女兒說:「夠便宜的。」
  倒也合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趙之楚專欄
開場白
論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