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趙之楚《「人心陷阱」!(一)》2016/5/6

  古往今來,普天之下,只一個「陷阱」;
  就是孟子說的:「富歲子弟多賴,凶歲子弟多暴。非天之降才爾殊也,其所以陷溺其心者然也。」
  陷溺其心,就是趙之楚說的「人心陷阱」。或稱之為「好逸惡勞陷阱」,「富而驕陷阱」…
  高收入陷阱、中收入陷阱、低收入陷阱、修昔底德陷阱…都是「人心陷阱」,除此之外,別無足以陷人的陷阱!
  掉入陷阱、或無法爬出陷阱(不能自拔),也是「自溺其心」的結果。


  「陷阱」本是人用來誘捕禽、獸的,後來才變成人用來自相殘害的工具。
  設置「陷阱」必有誘物,引誘禽、獸陷入阱內的是食物,引誘人陷入阱內的是財。這就是俗話說的:「鳥為食亡,人為財死」…
   「人為財死」是上天為人類設下的一個難以逃脫的「人心」(人心唯危)大陷阱!
  天有「好生之德」,上天在為人設下「人心陷阱」之後,同時也為人開了一小小的「後門」,那就是「唯微」的「道心」。
  許多事情,在局外人看來,是清楚不過的;在當局者看來,就是難分難解的。這正是俗話說的:「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當局者為甚麼會迷呢?就是俗話說的:「一葉蔽日。」能蔽日的一棄,就是陷阱。一葉是甚麼呢?就是權勢、功名、利祿、與財色…
  俗話有:「利令智昏」、「色不迷人,人自迷」的話,這些都是能「蔽日、蔽目」的那一片葉子…
  貪求權勢、財富、美色,就是上天特為人設的「大陷阱」!跨越,或跳出這個大陷阱的唯一法門,就是「誠意、正心、修身」的「道德之梯」,就是微弱細小的「道心」。這就是古聖賢重視教育、重視道德的苦心;這就是儒家主張「道之以德,齊之以禮」的良意。
  人人都知道,ISIS的所作所為,是天人共憤的。也都說要連合舉世之力,將其消滅。可是美、蘇、法、土、沙特…就是團結不起來。原因就是他們都跌入了各自的「權勢與利益的陷阱」…
  這並不是西方外國的專利,且看台灣的國民黨為甚麼不能團結一致對抗民進黨,原因也是各小團體陷入了各自的「權勢與利益的陷阱」。
  「我們是不是將事情看的過分簡單了?」在Parks Mall喝咖啡時趙之楚問Dick楊:「團結一致消滅,或戰勝共同的敵人,有那麼困難嗎?」
  「如果真是共同的敵人,團結一致應該是沒有困難的,」Dick楊:「譬如:中國人推翻滿清、打日本鬼子,都能團結一致;又譬如:全世界通力合作對付各種傳染力強、死亡率高的傳染病,SARS、MERS等,合作情況就蠻好。」
  「你是說ISIS並不是60個國家(ISIS對外指名公布的)的共同敵人?」趙之楚天真的問。
  「普京昨天(17/11)在G20開會時說,ISIS的背後金主有40多個國家,有一些正是G20的成員…」Dick楊說。
  「這不成了彼此互設陷阱?」趙之楚恍然大悟的說:「ISIS的猖獗不是沒有道理的,有人慷慨的捐錢,有人空投重型武器,他們的領導又有謀有略,看來還真不容易明白是誰在為誰設陷阱,更不知誰將成為誰的獵物?」
  「越南是誰的獵物?伊拉克是誰的獵物?利比亞是誰的獵物?烏克蘭是誰的獵物?台灣將成為誰的獵物?」Dick楊說:「當今的政治人物、智庫人物,怎麼可能連『吃一次虧學一次乖』的經驗教訓都沒有?」
  「美國的如意算盤是想支持柯梅尼(Khomeini)取代巴勒維(Pahlavi),結果卻建立了一個堅決的反美政權;70年代,為了對抗蘇聯,拉攏中國,如今又讓中國成了美國的心痛重症;毀了伊拉克、毀了利比亞,毀了阿富汗,自己一無所獲,弄得世界一團混亂,連一點教訓都沒有學到…」趙之楚說。
  「到也不是沒有學到…」Dick楊說:「美國要的正是這個亂…」
  「為了搞亂別的國家,陪上自己國民的生命,將自己的國庫弄空了,國際地位弄破產了,值嗎?」趙之楚說。
  「軍火商卻也賺飽了…」
  「這是『商人無祖國』?」趙之楚說。
  「商人心中是沒有祖國的,」Dick楊說:「利之所在,就是商人的祖國。」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這樣的成語,對商人是沒有意義的。」趙之楚說。
  「在現代商人的眼裡,是沒有祖國的…」Dick楊說:「不管那一個國家,只要有一點兒風吹草動,資金就『外流』,那裡有錢可賺,管他是敵是友,商人的資錢就會『利無返顧』的投了過去。在商人的眼裡,『危機』就是『轉機』,那裡還有國界?那裡還有祖國?在大陸發財的台商,其中民進黨的信徒、或支持者還少嗎?」
  「且看敘利亞將成為誰的獵物?」Dick楊說罷舉起咖啡杯感慨的說。
  「說不定,都成了敘利亞的獵物;當初一腦門子的想加入歐盟的烏克蘭的人民,以美國、歐盟為靠山,不惜與蘇俄鬧翻;現今,該怎樣評價自己的當初的行為?但願這樣的命運不要蔓延至台灣才好?」趙之楚說罷也喝了一口咖啡。
  最近國內、外的媒體,常出現的一個名詞是:各種各樣的「陷阱」,譬如:「修昔底德陷阱」,以此說明「中美必有一戰」;
「中收入陷阱」,以此說明中國的發展已經到了「難跨越」的停滯階段;
「高收入陷阱」,以此說明美、日、英、法等發達國家衰退不前的現象;
「低收入陷阱」以此說明貧窮落後國家的現象…
  中國有一句讓人聽了很洩氣的俗話:「有錢能使鬼推磨。」這話有些太過武斷,卻又是事實。譬如:醫葯、商品廣告用語寫的多麼華麗,那一篇不是用錢推著文人寫的;那一篇鼓吹《中國威脅論》的說詞,不是為軍火商「推磨」的「學者」寫的?



  人民、觀眾、讀者,所聽到的、看到的,離事實之遠,真的是「不可以道理計」,而要用30年或50年計:每一個政府都有或多或少的「秘密檔案」,民主國家的政府,常要在30年,或50年後才能解秘,這就是說,有些國民,可能是一代人都被欺騙、矇蔽了。
  當初報紙上的社論、評論文章寫的與事實真象相符嗎?撰寫者不是存心欺騙讀者人民,就是自身也被騙了,或是被「一葉」(稿費、潤筆銀子)遮蔽了他們「微弱的道心」或良知。
  我們今天所見所聞,離真像有多遠?我們雖然不能辨別真偽,但時時事事,都要有「存疑」的「警覺」…對任何階層的政治人物,都不可「聽其言,信其行。」
  現今的所謂「學者」,都是一群只會創造一些「似是而非」的名詞,糊弄群眾的人。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個只知病情,而不是病因的「蒙古代夫」,那裡有先見,更談不上遠見…
  挑人毛病、批評別人容易;造反,喊「窮人翻身、新民主主義」口號,搞各種「花運動」都很容易,真能讓社會安寧、人民吃飽飯、享受安寧生活,才算有真本事。
  古、今、中、西方的革命、造反,除了孫中山之外,有誰是先有「主義」又有可行的「建設計畫」(建國大綱)的?為了教導人民學習民主,還寫了一本《民權初步》,用心之良苦,謀劃之深遠,而又實際可行,可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喊了一大堆「陷阱」,有沒有拿出讓人避過陷阱,或是從陷阱中跳脫出來的解決方案?只能提出問題,拿不出救助方案,這算甚麼學者?這些「智庫」人士的智又在那裡?這像不像台灣民進黨人想「獨立」,又沒有大聲說出的勇氣?更沒有評估並告訴想獨立的人民,獨立所必需付出的代價是甚麼?也許民進黨人的心裡有數,只是不敢告訴台灣人民。獨立不成的濫擺子,譬如烏克蘭目前的處境、敘利亞反政府分子的處境,會是一個甚麼樣的了局?
  謀士們所說的各種各樣的「陷阱」是有的,造成「陷阱」的原因卻隻字不提。這樣那樣的陷阱,難道就真的「無解」嗎?
  一切陷阱都是人造成的,趙之楚稱之為「人心陷阱」。凡是人造的,人就應該有能力予以解決。俗話說:「解鈴還需繫鈴人。」
  孫中山先生說:「國者人之積,人者心之器,而國事者一人群心理之現象也。是故政治之隆汙,系乎人心之振靡。」
  世界是60幾億人民,一百幾十個國家所組成的,國際現象也是「一人群心理之現象也」。世界之所以混亂,原因有二:一是各懷自私自利的鬼胎;二是爾虞我詐,互不信任。
  人心之振或靡,世界之亂或治,就看各國如何「導之以德」的教育自己的國民了!
  教與育是兩件事,教是教導,只要有好老師,好教材,老師講學生聽,比較容易;育是培育,孕育,是要在一定的環境中,耳濡目染,日積月累,慢慢養成的。現今世界各國的政治領袖,也都知道「互信」的重要,就是不能一步一步的朝著「互信」方向走。中國古人(孔子)告訴我們,「聽其言,觀其行」然後才決定信或不信。
  互信是靠「日積月累」的「行為」建立起來的。中國俗話說:「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
  中國之所以能領導世界幾千年,靠的正是「人人重視教育」,而教育又以「忠信」為主…
  孔子說:「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矣。」
  近百餘年來之所以頹廢不振,主要原因就是放棄了固有的傳統,盲目「崇拜」西方的科技產物,以為只有科技才是學問,科技就是一切。
  真正能帶給人類幸福的,科技產物不是主要的,而是道德、哲學才是重中之重,這方面正好是中國文化的長處…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趙之楚專欄
開場白
論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