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趙之楚《為政在人(一)》2016/11/4

  ✽兼論「仁者宜在高位」✽

  民主政治的目的,不就是「選賢與能」嗎?美國,以民主政治表帥自居的美國政黨,怎的會推出兩個人民都不喜歡的:一個騙子,一個瘋子,作為人民必選其一的「國家元首」候選人呢?
  這兩位候選人,希拉蕊與川普,不都是民主、共和兩黨經由民主程序推舉出來的嗎?
  有資格代表兩黨推舉候選人的黨代表,理應是全國的中、高級知識分子,都是熱衷參與民主政治,也熟知民主政治的專業人士,怎的就會各推出一個人民「明知」其為「騙子」或「瘋子」的人,作為總統候選人呢?
  這中間顯然是「出了問題」,問題何在?趙之楚不知道!



  趙之楚知道,不論是談「為政在人」,或談「仁者宜在高位」,都會為自己的頭上弄一頂「迂腐」的帽子。為甚麼?因為這種想法與有悖講「法制」、重視「才能」的西方政治的!
  趙之楚年青的時候,也常送這頂「迂腐」的帽子,給他的老師、長官。這叫「一報還一報」,這是「疚由自取」,這叫「活該」…
  現在年過80,不管自己說話或不說話,都會被人視作「老迂腐」,就像不必出示身分證就能享受乘車、購物「優待」一樣。

  中國古人認定君子、小人的標準是:「訥於言而敏於行」的是君子;「巧言令色」的是「鮮矣仁」的小人。如今,選美的標準變了,參選者的妝扮自然也隨之而變…
  民主時代,選人的標準是:能言善辯,認為「真理愈辨愈明」。
  真理是一種「自明」的現象,譬如「物極必反」,譬如「否極泰來」,這是「天理」或「自然」…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有人說他的死,只是成其個人之名,若是投降元朝,當了元朝的宰相,不只救了當時的許多炎黃子孫,極可能延續元朝的統治年代,更可能產生像同化「滿族」一樣效果,同化「韃靼」人,就不會有如今的「外蒙古、內蒙古」了;
  曾任「六朝」宰相的馮道,是一位潔身自好的正直君子,處於「群雄爭霸」的混戰時代,為了穩定局面,使百姓少受「改朝換代」的殺戮,不顧自身的名節,接連出任相繼更跌的六個王朝的宰相,竟成了為道之士們譏評的對象。似乎都忘了孟子說的:「大丈夫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唯義在!」
  甚麼是義?大多數人的最大利益,就是義!



  《道德經》:「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辯,辯者不善。」有幾個人能聽懂這樣的話?手持選票的人民懂嗎?
  每一個國家的領導人,口口聲聲都是要為自己的國家與人民謀求福利,他們懂不懂老子說的:「聖人不積,既以為人己愈有,既以與人已愈多。」
  不了解「不與」的「得」,是短暫的,是終必失去!所以殖民主義衰敗了;所以帝國主義者歿落了,折以「以儒學治國」的中國又興起了!
  非常不幸的事實是:特別是「政治真理」,基本上是「反民主」的,因為真理不是投票選出來的,真理往往是掌握在極少數睿智之士的手中。趙之楚說的「極少數」是指像孫中山、鄧小平這樣的曠世奇人,這樣的人不只是少數,而且未必是「代必有之」的極其罕見的人物,與「各領風騷數十年」的「時代人物」是不同的!
  ✽✽✽
  今年,2016年,正好是美國總統選舉年,有關候選人一舉一動的新聞轟動世界:美國人選美國的總統,為甚麼全世界的主要國家都非常關注呢?
  趙之楚想趁此機會,湊湊熱鬧,「就事論事」的,來一個「能近取譬」的談談《為政在人》這個老之又老,古之又古,迂上加迂的話題…
  老子說:「以正治國,以奇用兵,以無事取天下。」
  中國歷史上有兩位可稱為「兵學家」的帝王,一是曹操,一是毛澤東。曹操有《魏武兵法》傳世;曹操的《兵法》大體以《孫子兵法》為依據,他在「為將之道」一項中除了要求將領「知天時、地利、知敵、知兵」之外,也與《孫子兵法》一樣,為將者必須具備「智、信、仁、勇、嚴」五大要點:毛澤東也有《毛澤東兵法48計》,其中有一計是:「兵不厭詐,不要蠢豬式仁義」,一語道盡他賴以取勝的「人海戰術」的「冷血」…
  在戰場上,講「兵不厭詐」也就算了,視「仁義」為「蠢豬」就可怕了!在這樣一塊視仁義為蠢豬的沃土上,產生「紅衛兵」式的「文化革命」是自然不過的。正是古人說的:「風行草偃」(君子之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
  不論《兵法》多高明,將領多麼「足智多謀」,就是「百戰百勝」,免不了的是:「澤國江山入戰圖,生民何計樂樵蘇。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兵學》在中國經典分類中是屬於《道家》的,而道家人卻說:
  《道德經》:「兵者,不祥之器…故有道者不用。」
  《孫子兵法》說:「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儒家基本上是反戰、厭戰的:
  《論語》有:魯國大夫季康子(肥)問孔子為政之道說:「如果我殺了無道的亂臣賊子,以安定善良百姓,可好?」
  孔子回答說:「您施政治國,那裡用得著殺人呢?您想做有利百姓的事,百姓就會努力的自求多福。在上位者的行為,像風一樣,老百姓的行為像草一樣,風向東吹草就向東倒,風向西吹,草就向西倒。那裡用得著殺人呢?」
  《孟子》書中說的更加明白些:「善戰者,服上刑…」



  靠「打江山」的方法,或以「不厭詐」的方法治國,是行不通的!靠「陰略奇謀」治國,絕非「長治久安」之道。這是中國共產黨必須思想大解放,不得不回歸「儒學治國」的基本背景!
  有人,譬如年青時的趙之楚,一聽「為政在人」,一股難以忍耐的「迂腐之氣」就會衝鼻而出…
  我們都知道,美國總統是人民一票一票選出來的,任期4年,連選得連任。自羅斯福之後,才改有「連任一次為限」的規定。「總統號」的花轎最多8年就要換人坐坐…

  美國的《憲法》百餘年間,雖然加了幾條「補充條款」(俗稱修正案),大原則幾本上沒有任何改變,依憲法組成的「兩會(參議院、眾議院)、一府(總統府)、一院(各級法院)」政府制度也是很少改變的,也是很難改變的。關心美國總統選舉,實際上就是關心坐這檯「花轎」住進白宮的新主人是誰。
  我們不能說美國不是一個有制度,而且是制度相當健全的國家。照依法制治國的道理講,誰當總統,都得依憲法制度行事,三權分立相互監督制衡。照法制至上的原則講,任誰當總統,都不能,也不應該做出超越制度的任何事。
  照道理講,一個法律制度完善,像美國這樣人人艷羨,而且他們也「自覺良好」的國家的總統,應該是一位「宜在高位的仁者」,只要「居其所(譬如白宮)」就能「垂拱而治」的…

  如果是這樣!不管誰當總統,既使是陳水扁,也只能依法制辦事,而無法貪污,或對外發動戰爭、或烽火外交,成為「麻煩」或「戰亂」的製造者;
  美國如果是一個真誠的,像他們宣誓就職時,手按的《聖經》所說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Luke 6:3:Do to others as you would have them do to you)的總統對其他國家又有甚麼重要呢?大可「事不關己莫勞心」的冷眼看美國選舉就是,甚至可以事先寫好祝賀辭,到時「填上當選者」的姓名就可即時發出。
  如果不是這樣,總統大權在握,可以隨心所欲的「任我行」,可以隨心所欲採取「單邊行動」對弱小國家發動戰爭,這才是全世界,對美國總統選舉,感到惶惶然的理由吧?
  這豈不是應了中國古人說的:「為政在人,其人存,則其政舉,其人亡,其政息…」
  美國建國至今,歷經44位總統,全是政黨推舉,人民投票選出的,奉行的全是同一部三權分立的憲法,住在同幢俗稱「白宮」的總統府,其政績能讓人民津津樂道的,為甚麼只有華盛頓、林肯、卡特幾位因「誠實」而被後人頌讚的呢?這是不是「人重於制度」的證明呢?
  英國前任首相卡麥倫(Cameron)與中國簽訂的,經過「議會」通過的,「中法英合作」的核能電廠,新首相德麗莎.梅(Theresa May)一上台就宣佈暫停,前幾天又說「繼續合作」。這樣「翻雲覆雨」的變化,是不是也可以說是「人重於制度」呢?或者說是「為政在人」呢?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趙之楚專欄
開場白
論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