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趙之楚《儒學治國首在正名(二)》2017/9/8

  ✽  ✽  ✽
  「你以為自己是甚麼人?」Dick楊聽趙之楚說想寫這篇文章時說:「能上達『天聽』嗎?」
  「……」趙之楚愣然不知如何作答,手不停的轉動著咖啡杯,無所措手足的過了好一會兒,才喃喃自語的說:「天聽?是呀,天怎麼聽?趙之楚忽然想起了:『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民意就是天意,我是甚麼人,我趙之楚是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是天意的一小部分…」
  「一管之見,何足道哉,何足道哉…」趙之楚喝了口咖啡說:「原也不曾打算會起甚麼作用,一愚之見,『與朋友共之』,博知我者一笑。」
  「也是出於一種『關懷』之意,或愛國情懷…」Dick楊說罷,舉了舉咖啡杯接著說:「愛國之心,人皆有之,理解,理解…」
  「你如果說:『於我心有戚戚焉』我會更高興些…」趙之楚說:「至少有些中華兒女,特別是跟隨國民黨到台灣的軍民同胞,以及當時倉皇離開大陸,漂泊海外的中華兒女讀後,也許會有『先得我心』的認同吧?」
  民主是一種智慧、自由是一種高尚的道德;都不是兒戲,絕對不是「說民主就民主」、「說自由就自由」的事,在實行「民主與自由」之前,必須要學的,就是「尊重人」的「自律」意識,這是民主社會的重要「公德」。這就是在軍事管治之下,訓練人民學習「自由」,學習「民主」的「訓政」課程…
  國民政府在南京被逼「還政於民」的時候,許多省市、鄉鎮連「戶籍」資料尚未建立完善,「國民身分證」還沒有發到每一位國民的手中,憑甚麼證件投票?國大代表、立法委員候選人是怎樣產生的?當選的立法委員、國大代表,與魏晉南北朝實施的《九品中正》同樣是「上品無寒門,下品無世族」?立法委員、國大代表中,有沒有一個是「農工出身」的?



  由教育落後,又經「專制」統制了3,4,000年的中國人民,「草民、奴才、賤民」早以說成了「順口溜」的「習慣」語,能一躍而登上「國家主人」之位,當家作主嗎?最大的可能是「六神無主」的任少數野心家的「幾包香煙、味精…」(賄選物)的擺佈,那時的民主,不過就是「上街遊行」,拉著布條、喊喊自己也不懂的口號,與現今世界實施民主的各國人民一樣:民國黨之亂,始乎沒有經過「訓政時期」,就一躍而跨入「憲政」時代…這不是人民的錯,而是急著搶位置的,當時,與現今一樣,國家政治大權由一批缺乏政治道德的「精英」分子控制,人民只有在為「革命」賣命時,才是有價值的。不管誰奪得政權,人民又變成了「投票奴才」。全世界都一樣,誰也別笑誰,誰也別羨慕誰…
  民主是一種「高尚的修養」:別說剛擺脫帝制的中國,就是實行民主制3、400年的英國,200多年的美國,人民真的是「國家的主人」嗎?人民能不被「欺騙」嗎?那一位候選人沒有騙人?那一位當選人能兌現競選時許下的政策諾言?
  英國「脫歐」,與美國川普當選後的分裂亂象,就說明一切了!
  越戰是誰要打,人民為甚麼要「反戰(越戰)」?伊拉克、利比亞、阿富汗等戰爭,是誰要打?問過美國人民嗎?如果是人民決定的,人民為甚麼要遊行示威反戰呢?華爾街遊行是反誰?抗議誰呢?
  真正作主的是:少數財團,少數政黨領袖。政府官員只是一切聽命於上司的,拿薪水吃飯的工人,只是比帝王時代的官員稍微有尊嚴,輕鬆一點兒,除了不必下跪、山呼萬歲之外,並沒有根本上的差異。
  推翻帝制,草草實行「民主」,只是將「縣衙」改成「縣政府」而已,官員一時改不了「作威作福」的習慣性言行,人民突然「翻身」當了主人,政府官員卻沒將人民當成「主人」看待,人民卻真的以為自己是主人了,昂首挺胸,模仿昔日主人對奴才說話的口吻,在立法院、行政院,扯開嗓門么呵著,一時間官不像官,民不像民,上下彼此都是六神無主的,彼此都說「不被尊重」,甚麼事也辦不成。最後還是率由舊章的「民不與官鬥」,吃虧的還是賤民;更遭的是新上任的「官員」連官架子,官氣質也沒有,原來只一個剛「翻身」的,「沐猴而冠」的「賤民」,那幅小人得志,望之不似人君的模樣,叫人民好生失望,讓人民悲嘆:「民主怎的是這個模樣兒呢?」
  各國實施民主政治之所以亂,就是將未經教導學習民主政治的人民,草率的推向民主的混亂泥沼之中,這是「不仁不義」,又不負責任的行為…



  「工廠」生產線上的「裝配工人」,少說對有小學畢業程度,工作可說是十分簡單的,上工作崗位之前,都要經過一定期間的「職前」訓練,西方人稱之為orientation,學校開學對新入學的學生,還得來幾天「新生訓練」。從來沒聽說過「民主選舉」為何物,何事的「文盲百姓」,不加教導,就讓他們在許多素眛平生的候選人中,選出一位主舉持政務的或大,或小的官員,這合理嗎?
  人民需要學習與訓練,政府官員更需要學習與訓練。這一點,中國人民的體會比任何民族都要深刻。由「軍政府」維持國家的穩定,讓人民在平穩中致富,先達到「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蓄妻子」,做到「養生送死」無憾,而後「驅而之善」的「學習民主」,這不只是2,000多年前孟子的想法,也是100餘年前革命先行者孫中山的建國步調…
  中國目前政府做的事,就是一方面忙著訓練官員,一方面也在教導人民。民主選舉,不是小學六年,中學六年,甚至是大學四年就能畢業的課程。因為「民主選舉」所牽涉的,不只是「知識」,更重要的還「道德」!
  一黨專政,在目前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在中國是絕對需要的!共產黨在這一方面是有擔當的,趙之楚是佩服的,是尊敬的。也許是吸取了「國民黨」倉促「還政於民」的失敗教訓。說不定當初逼著國民黨「還政於民」的,正是當時共產黨設計妥善的「鬥爭戰略」?不然共產黨奪得政權之後,為何不「還政於民」呢?
  專政,再怎麼專制,也不會變成「世襲」的「家天下」。再怎麼獨裁,國家大事,表面上是身兼「國家主席、黨總書記、軍委主席」三要職於一身,習近平在發號施令之前,每一重要政策,都是經由「黨組織」與「七常委」(各有專司)共商共議後推出的,這就是所謂的「集體領導制」。絕對不會像美國民選的總統川普那樣「昨令(tweeter)今改」,白宮說三,國務院說四,五角大廈(國防部)說五,不要說世界各國「莫衷一是」,美國自己的人民也不知該聽誰說的。民主到也真夠民主的,施政能這樣嗎?會有績效嗎?民主國家的效率本應比獨裁國家高的,卻弄成今這樣事事落後的局面。



  政府官員最重要的條件有二:一是有才能,二是不貪污。
  能保持國內安定、人民日趨富有,與別國交往順暢,就是好政府。國民要有感恩之心,不可「好高騖遠」,建設國家不能喊一些不務實的口號,總是執迷「階級鬥爭、人民公社、同工同酬…」等既不科學,又無法實踐的《偽學說、假理論》現今之所以流行「論件計酬」,就是「同工同酬」行不通。
  《共產主義》原本是一個國際性的主義,《共產黨》利用此一主義,夢想「統一天下」,將《共產主義》說成了「同一宗教(無神)、同一政府(共產國際)、同一制度…」的《世界主義》;因而在共產黨統制的國度裡,是完全沒有「個人」的,更別說「自由」了。在人民公社裡吃大鍋飯,連想吃一口「家鄉味」的由自都沒有!這也許就是所謂的《新民主主義》吧?
  吃大鍋飯行不通的問題是:有人吃的多,不吃三碗不飽;有人飯量小,一碗就夠;飯量大的人,不一定能幹活;吃飯少的人,做事還格外利索。吃飯少的,幹活利索的人,「不公」的怨言因之而起,「怠工」現象因之而生…
  中國傳統文化裡只有《大同》理想,大同是包容的,因為它只追求「大致相同」,基本道德觀相同,或近似,譬如:宗教信仰、國家體制、政府結構,悉聽尊便,一律不過問,不干涉,只希望都能做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作或不作,怎麼做?一切悉聽尊便!這就是中國文化的「大同」理想:在「和睦相處」的大原則下,大小民族,大小國家,一律平等,相互尊重。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這也正是中國當政者,「允執厥中」,不容更改的《儒學治國》的最高原則。
  這也是中國共產黨這幾十年來行之有效的「不干涉內政」原則,目前推行的「一帶一路建設」,更是「人饑己饑,人溺己溺」,與人共進「安和樂利」的「民生經濟」政策。
  中國政府的施政,早已拋棄了追求《共產主義治統一世界》(思想、政治、宗教、制度…)的想法;也拋棄了《無產階級專政》、《清算鬥爭》的作法。而是一個徹徹底底的,以「為人民謀求幸福生活」而努力的政黨與政府。一個不以實現《共產主義》理想的政黨,而叫《共產黨》,給人的直接反應是:「掛羊頭賣狗」的疑慮。與其背此「不義之名」,何不改為「名實相符」的《民生黨》呢?
  既然說了要「儒學治國」,就必須嚴格遵守孔子說的:一切都得從「正名」做起。說出的「治國政策」一定要可信,並能做到,才能取信於民,取信於不同的政治團體(政黨),取信於國際…
  ✽  ✽  ✽
  「你為甚麼不喜歡看國、共內戰,或國共聯合抗日的影片?」Dick楊曾這樣問過趙之楚。
  「兄弟鬩牆,」趙之楚說:「宮庭鬥爭,平民化了。這就是中國的『民主革命』,一言以蔽之,國、共之間無義戰!」



  「是呀,」Dick楊嘆息的說:「我也不喜看國共之間那些,不論是誰拍的片子,都是些『名不正言不順』,相互抹黑,枉顧事實的『自我宣傳』影片…」
  「我寧願看《水滸英雄》打家劫舍的影片,」趙之楚說:「甚至黃巢(大齊皇帝)、李闖(大順皇帝)造反的影片…」
  「這又是為何?」Dick楊問道。
  「很簡單,對我來說,都是虛構的,都是事不關己的事,誰是誰非,都是與己無切身之痛的事,」趙之楚說:「俗話說,事不關己莫勞心,當它是《關鍵時刻》的節目看看,笑笑。」
  「說的是,他們造反也好,革命也好,總能實話實說,擺明了要當皇帝,」Dick楊說:「不喊自由、民主,或《新民主主義》之類忽悠老百姓的話…」
  「不管怎樣,他們說的總是『名正言順』的話!」趙之楚說:「說的都是實話,民以食為天嘛,他們造反,目的就是要飯吃!多單純,多實際…」
  「怎樣說,怎樣做,就是誠實!」Dick楊說:「人,我是說像你我這樣的人,可以吃明虧,卻不喜歡被欺騙…」
  《論語》書中有一段孔子與門生子路的對話:
  「衛君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當時在衛國當官的子路、子羔(高柴)向衛君(衛出公:姬輒)推薦自己的老師孔子,衛君也有此意,子路才有這一問。
  「要做官主持政務,一定得先正名…」孔子回答說。
  「正名就是『立信』吧?」Dick楊說。
  「正是,『正名』的目的就是為了『言之必可行也』。」趙之楚說。
  「那有這樣的事,」老師話還沒有說完,子路就氣不過的說:「老師,您也太過迂腐了吧?…」
  「粗野匹夫,」孔子斥責後,接著說了一篇聞名後世的「治國之道」:「君子對於自己不懂的事,就不說,你呢?」
  「我看,」Dick楊說:「孔子的話還很有時代意義,說的不正是川普嗎?…」
  「聖人之言,總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百世以俟聖人而不惑』的,」趙之楚說:「但不知這話與川普總統有何關聯?」
  「他天天在twitter上發言,又天天修改自己的發言。總是前言不對後語,美國人民,友邦朋友該信他那一天說的?」
  「名不正,則言不順;」當老師的,氣歸氣,接著還是要利用機會教導學生,孔子接著說:「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這也是《法家》治國必先的立信、立威的道理)



  鄧小平主張「改革開放」:改就是改正現有錯誤,革就是革除舊的不好的。共產黨要「改革」,當然是要放棄推行失敗的《共產主義》,革除行之無效的「清算鬥爭」鼓勵人民「仇恨以對」的措施。言下之意就是徹底放棄《共產主義》;
  「洗腦教育」雖然已將人民教導成一呼百諾的「應聲蟲」,應聲蟲只會對一定的聲音,做出一定的反應,「改革開放」,卻是人民「未之前聞」的聲音,「應聲蟲」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反應,人民也知道「非改不可」了,也就沒有作出強烈的反應,只是輕描淡寫的問一句:「我們究竟是姓社?還是姓資?」
  小平同志是聰明的,不說「心中沒有底」的話,又不能說「不知道」,只好引一句四川人的俗話說:「摸著石頭過河。」
  言下之意是:「現今的路(共產主義)已經走不下去了,非改不可了,不革不行了。」失敗者通常都是沒有信心的,一朝被蛇咬,十年見繩驚,他老人家也不敢再輕言「姓甚麼了!」
  只得說:「走著瞧!」(摸著石頭過河)
  最後又補充說:「管它黑貓(姓資),白貓(姓社),能抓老鼠就是好貓。」
  共產黨這才從《共產主義》的「空幻理想」中覺醒過來,回落到「傳統」的、「民以食為天」的《民生主義》,或帶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了。中國傳統特色就是「人本政治」(《尚書》: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就是「民以食為天!」中國人只要吃飽飯,無災無難,就會雙手合十,仰頭望天說:「謝天謝地」。老天爺聽人民這樣說,就認定當政的皇帝是好的,就讓王朝繼續下去…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趙之楚專欄
開場白
論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