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臥龍生《金筆點龍記》 說明

2016/5/6 (1583K) 2016/9/2
2016/5/6 (1504K) 2016/9/2
2016/5/6 (4057K) 2016/9/2
2016/5/6 (947K) 2016/9/2
2016/5/6 (948K) 2016/9/2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陳冠宏參照原書整理校正過:「據2015風雲版第一冊及民國七十年春秋版二至五冊增改逾萬言,唯風雲版第一冊刪改甚多,若有人能提供春秋版第一冊內容更就完美了。」感謝喬峰勘誤65處。

在臥龍生的作品中,《金筆點龍記》堪稱是既承先啟後、又峰迴路轉的一部力作。在這部作品中,臥龍生保留了他全盛時期最被武俠文壇肯定的長處:擅於「說故事」,尤擅於抒寫若干熱鬧緊湊的情節、營造某些奇詭百出的懸念,來吸引讀者一路追讀下去;但另一方面,或許是受到古龍崛起,以「新派武俠」的創作風格受到各方矚目的影響,臥龍生也開始進行自覺的調整與擴充,試圖進一步發掘所謂「俠義精神」的內在涵義。

俞秀凡為一名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寄居破廟,準備應考。眼見有人身受重傷卻仍遭到多名強橫霸道之輩的殘酷圍捕及追殺,一時胸臆間熱血上湧,抵死也要維護那個遭難落魄的江湖人,以致捲入了他完全想像不到的武林風暴。

被拯救的艾九靈其實是一代大俠,雖自身難保,但目睹俞秀凡的俠氣與義行,已一心要將俞秀凡培養成未來的武林棟樑之才。

俞秀凡藝成之後幾乎席不暇暖,幾次三番出生入死,才得以闖入江湖上人人聞之色變的造化城,且以他的風采與機智贏得城中超級美女水燕兒的傾心。但隨即發現「造化城主」的身分撲朔迷離,其身外化身之多令人防不勝防。猶有甚者,城中的「十方別院」竟是羈縻及囚禁天下英雄的詭異場所……

勘誤表
(喬峰 2016/9/2)
你/妳 (文中混用,多處) (未全改)
琅琅書聲/朗朗書聲
發憤夜讀/發奮夜讀 (未改,原正確。發憤:自覺不滿足,而奮力為之。《論語.述而》:「發憤忘食,樂以忘憂。」《史記.卷一三○.太史公自序》:「詩三百篇,大抵賢聖發憤之所為作也。」也作「發忿」。)
心中大為驚異,嚮往/心中大為驚異、嚮往
火石,火鐮和紙煤/火石、火鐮和紙煤
火鐮,火石/火鐮、火石
荷他的假山/荷池的假山
具有慧質,奇骨/具有慧質、奇骨
天下有這等荒地、惡水、當真是不可思議/天下有這等荒地、惡水,當真是不可思議
河並沒有波濤洶湧。巨浪濤天的氣/河並沒有波濤洶湧、巨浪濤天的氣
至少不讓華佗,扁鵲醫術專/至少不讓華佗、扁鵲醫術專
給小兄礁瞧/給小兄瞧瞧
自己去辦、忍不住/自己去辦,忍不住
閱歷,見識,/閱歷、見識,
擊、掌拍,指點、肘撞、膝/擊、掌拍、指點、肘撞、膝
圍牆肉/圍牆內
中了王翔,王尚輔佐/中了王翔、王尚輔佐
直侍王尚行入廳中/直待王尚行入廳中
講究時機,分寸/講究時機、分寸
,記著。咱們/。記著,咱們
也會有很多人去過湘西/也曾有很多人去過湘西
帶幾人行人了/帶幾人行入了
讓人了左面/讓入了左面
能大過壓制於/能太過壓制於
搜查你師父的屍?/搜查你師父的屍體?
長的不算,但也不醜/長的不算美,但也不醜
墳界/境界
改上歸流/改土歸流
頓梧了生死/頓悟了生死
卻記者他作的一首打油/卻記著他作的一首打油
跡近畏懼的客氣/幾近畏懼的客氣 (未改,原比較正確。跡近:跡象近似)
鵝黃杉裙/鵝黃衫裙
杭著雙辮/梳著雙辮
就算五毒門下賣毒藥毒器,/就算五毒門不賣毒藥毒器,
忠臣。義士、仁俠、/忠臣、義士、仁俠、
就要瓦解,冰消/就要瓦解、冰消
不再製毒物,毒器出售/不再製毒物、毒器出售
見識廣。主意多,/見識廣,主意多,
小心一些。閉住呼吸/小心一些,閉住呼吸
把生死忖之一拼/把生死付之一拼
傷在你的刀了不可了/傷在你的刀下不可了
同意才成、想想/同意才成,想想
看過,不但敝宮中人,大都知曉榜中的人物,敘名,/看過,不過敝宮中人,大都知曉榜中的人物、敘名,
善侍在下/善待在下
平安這出/平安送出
請位請戴上/諸位請戴上
一個是屈己從勢;改變志願;/一個是屈己從勢,改變志願;
他們賦與了你還很多的才慧/他們賦與了你們很多的才慧 (賦與改成賦予)
組合之中。充滿著險詐,惡毒,/組合之中,充滿著險詐、惡毒,
加是公子不/如是公子不
桃花童於道:/桃花童子道:
加雷貫耳/如雷貫耳
城主會很我一個/城主會恨我一個 (改成城主會給我一個)
你方兄又有如何呢?/你方兄又能如何呢?
深入的觀察,了解一下/深入的觀察、了解一下
黝黑的侗口/黝黑的洞口
以少林寺的僧人為主,有很多不少林寺出/以少林寺的僧人為主,也有很多不是少林寺出
造比城/造化城
抗拒自秀凡/抗拒俞秀凡
但中弟這份心意,/但兄弟這份心意,
幾人緊迫在燈光/幾人緊追在燈光
紅,黃、藍、白,/紅、黃、藍、白,
英俊瀟灑,年紀不大的俞秀凡/英俊瀟灑、年紀不大的俞秀凡
不惜,妳是奴才/不錯,妳是奴才
春風仙子春風仙子/春風仙子
造化門了不容你/造化門下不容你
咱們在為七尺之身/咱們身為七尺之身
任。督兩脈/任、督兩脈

(mPDB 2016/5/6)
修正標點錯誤多處
豐采俊逸/丰采俊逸
道﹁/道:﹁ (多處)
丹九/丹丸
沈吟/沉吟
都是自已人了/都是自己人了
怔了一征/怔了一怔
道;﹁/道:﹁ (多處)
九大高憎/九大高僧
微徽一笑/微微一笑
懷疑他說道:/懷疑地說道:
嚴肅他說:/嚴肅地說:
制敵手怯/制敵手法
以兔暗襲/以免暗襲
這到是一樁/這倒是一樁
沖近大/衝近大
海鎖蚊龍/海鎖蛟龍
是下遂客令/是下逐客令
我準許你們/我准許你們
不堪收抬之局/不堪收拾之局
格守分寸/恪守分寸
最狠的的一招/最狠的一招
./, (多處)
只是談淡的/只是淡淡的
溫柔他說道:/溫柔地說道:
冷冷他說道:/冷冷地說道:
粉未/粉末
王瓶/玉瓶
背、抉手的木/背、扶手的木
佈署/部署
你即然知道/你既然知道
得及答活,方/得及答話,方
秀凡談淡一笑/秀凡淡淡一笑
肅然他說道:/肅然地說道:
冷肅他說道:/冷肅地說道:
緩緩他說道:/緩緩地說道:
秀凡突然問變得/秀凡突然間變得
女婢正侍隨手/女婢正待隨手
方/方塹
有意安徘/有意安排
江猢/江湖
誘感太大/誘惑太大
茫然他說道:/茫然地說道:
擔任待候貴賓/擔任侍候貴賓
你究意是什/你究竟是什
秀凡徽微一/秀凡微微一
今你既己開口/今你既已開口
又叫瑜咖術/又叫瑜伽術
只可借四位/只可惜四位
加玉/如玉
女于/女子
蹩不住心頭/憋不住心頭
被人抓往。/被人抓住。
仰不傀天/仰不愧天
絕不憐借/絕不憐惜
俞少快,我/俞少俠,我
在了不能/在下不能
冷厲他說道:/冷厲地說道:
身的造諧/身的造詣
舌燦蓮花/舌粲蓮花
武林通上無人/武林道上無人
不能自己的鼻/不能自已的鼻
化,不能自己。/化,不能自已。
上身赤棵/上身赤裸
等候一會見。/等候一會兒。
不留寸褸/不留寸縷
憑籍本身/憑藉本身
能夠待候的叫/能夠侍候的叫
我著她好/我看她好
也下敢高/也不敢高
堅定他說道:/堅定地說道:
惟妙惟肖/維妙維肖
甲胄/甲冑
生山下再多言/生山不再多言
這般狂妾/這般狂妄
也是聰朋人/也是聰明人
他們惋借了/他們惋惜了
釣翁稅利的目/釣翁銳利的目
就輕他說道:/就輕地說道:
冷冷他說道:/冷冷地說道:
三人直人上房/三人直入上房
下了永恒的創/下了永恆的創
醫洽/醫治
湯蘭遭:﹁俞/湯蘭道:﹁俞
意外他說:/意外地說:
回去復命。/回去覆命。
動手相博/動手相搏
四面塵上飛揚/四面塵土飛揚
他們的的雙目/他們的雙目
雙方相待了足/雙方相持了足
舊地重游/舊地重遊
得及答活/得及答話
達摩租師東來/達摩祖師東來
是已落人別人/是已落入別人
莊肅他說道:/莊肅地說道:
鉤,刺人了趕/鉤,刺入了趕
心,一且我們/心,一旦我們
我們撒退到官/我們撤退到官
聲,到:﹁五/聲,道:﹁五
白衣武土/白衣武士
兒完全采另一/兒完全採另一
不借拆散/不惜拆散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