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蔣光慈《少年漂泊者》 說明

2015/5/1 (84K)
2015/5/1 (88K)
2015/6/5 (267K)
2015/5/1 (64K)
2015/5/1 (64K)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Marshmallowist參照原書整理校正過。感謝ED2015勘誤。

關於作者

『倘若別的詩人矜持自己是超時代的藝術家,是美的創造者;那我就矜持我自己是時代的忠實兒子,是暴風雨的歌者。』--蔣光慈喜歡以「暴風雨的歌者」自喻,而他短促的一生,也確實在暴風雷雨中高歌低吟。

一九一九年--是年輕人血為之沸熱的年代啊!孫中山於不久前創立了一個共和國,但古老的中國實在千瘡百孔,有志氣的人都希望這個新的共和國能洗刷塵垢,療好創傷,因此才有萬眾一心的「振興中華」的呼號。蔣光慈十九歲迎來了「五四」運動,他是安徽省蕪湖市的學生領袖。原名「如恒」,後來易名「光赤」,以示光身一條,赤膽忠心,並以此為筆名在當時的《皖江日報》、《新青年》等報刊撰稿,表達自己富民強國、改造社會的見解。

二十歲(一九二○年)他到上海,結識了一群信仰馬克思的青年,翌年五月到蘇聯莫斯科求學,在那裡他接觸到新舊俄國文學,契訶夫及高爾基的作品,激起他對文學的興趣,開始寫詩、寫散文和小說。

蔣光慈廿四歲回國,即投身於革命行列,教俄語,做翻譯,參加工人運動和文學創作。於一九二八年又與錢杏邨等組織文學團體「太陽社」。但他回國第二年孫中山逝世,漸漸國民黨與共產黨分裂加劇,社會激烈動盪。蔣光慈其時輾轉於文學與革之命之間,又因勞碌、緊張的生活,也使他輾轉於健康與疾病之間。到一九三一年八月底,才三十歲出頭的他,就因肺癆病晚期在貧病交迫、身處逆境中與世長辭了。他留下的,只有暴風雨的歌--詩集《新夢》、《哀中國》、小說《少年飄泊者》、《短褲黨》、《野祭》、《哭訴》、《鄉情集》、《菊芬》、《最後的微笑》、《衝出雲團的月亮》、《田野的風》等,還有通訊集《紀念碑》,日記《異鄉的故事》以及一些政治學與文學論文。

蔣光慈的愛情生活至為感人。兩段情絲卻又如此相似。一九二五年他在開封認識了宋若瑜,因為工作,常常兩地相隔,蔣光慈以書信來表達他的情懷,這些信共四十篇保存著,並出版為文學小冊「紀念碑」。這段戀情未及一年,宋若瑜就患了肺病,當年還沒有對付結核菌的特效藥,染肺病就意味著死亡,但蔣光慈此志不渝,更加倍地愛她,在她病重的八月(一九二六年),蔣光慈與她結緍,九月送她進醫院,十一月妻子就瞌然長逝。

到一九二九年,蔣光慈也染了肺病,八月到日本東京療養,但沒有治癒,翌年就因文學活動回到上海,當時田漢介紹他認識了南國社一位演員吳似鴻,愛情竟又燃起了,吳似鴻知道他身染重病,卻執意與他相戀,還表示以身相許,一九三○年二月結婚,第二年春天病情加劇,到八月卅一日就夫妻陰陽相隔了。

《少年漂泊者》是蔣光慈的第一部小說,完稿於一九二五年十月,翌年一月由上海亞東書局出版。作者自稱這是在「花呀,月呀」聲中的一種「粗暴的叫喊」。

這部書信體的小說,如泣如訴,歷數世態炎涼,人情冷暖,「此身飄泊竟何之?人世艱辛我盡知。」這位少年,父母被逼死,成為天涯孤子,飄泊少年!他當書童、當乞兒、當學徒、當工人,最後進黃埔軍校當兵打仗。他備受凌辱,目擊風塵,社會的黑暗盡收眼底,人間的狠毒盡在此矣!小說有關的描寫,成了中國一九一九至一九二五年期間的社會縮影。本書對當時正在懷疑、探求和尋找出路的青年帶來深遠的影響,竟於七年中再版十五次。

勘誤表:
(ED2015 2015/5/1)
豖/豕

(mPDB 2015/5/1)
悲不可仰/悲不可抑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