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酒徒《開國功賊卷六:滿床笏》 說明

2015/5/1 (479K) 2015/8/7
2015/5/1 (522K) 2015/8/7
2015/6/5 (1411K) 2015/8/7
2015/5/1 (324K) 2015/8/7
2015/5/1 (324K) 2015/8/7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嘉明參照原書整理校正過。感謝鄧乃昌勘誤。

《開國功賊卷六:滿床笏》提要

校正本封底有說明文字如下:

「亂世當中,能殺人沒有什麼稀奇。能活人無數,才是難得的本事。」在歸順李唐後,裴寂的這句讚譽不斷在程名振腦海中盤旋迴盪。刀頭上舔血的日子過多了,總想回歸平順。但那難以撫平的背叛與仇恨,是否真的能夠煙消雲散一筆勾銷。張金稱、竇建德在反目之前,都不是個壞人,都帶著一股想要改變這世局的夢想與堅持,直到權力與名望到手,轉瞬之間功臣變仇讎、德政成罪狀。而今日此時的李唐會不會成為昔日的大隋,程名振更不敢想也不願意去想。

河北的竇建德敗了。當這個消息傳來,原本該是喜悅的心,換來的卻是茫然無助與徬徨難安。該怎麼勸降這些昔日的故舊同袍?該怎麼重新建立自己的家園?當世局紊亂,在這亂世的洪流中,該如何自處?霎那間彷彿回到最初的自己,在滾滾黃河中獨自喘息,找尋活著的唯一道路。

勘誤表
(鄧乃昌 2015/8/7)
一個隻懂得索取/一個只懂得索取
再馬背上伸了個/在馬背上伸了個
程名振振很享受/程名振很享受
為什麼說得時候/為什麼說的時候
也許再某些智者/也許在某些智者
一些意思不到的/一些意想不到的
程名振、王伏寶/程名振、王君廓
自卑得狠/自卑得很
記得都快哭出來了/急得都快哭出來了
脖子的上傷口/脖子上的傷口
他想得不是如何/他想的不是如何
巨大而恐怕/巨大而恐怖
地上的獵物。/地上的獵物,
視圖包抄洺州營/試圖包抄洺州營
他像嚇呆了的/他向嚇呆了的
不足以級者/不足二級者
弟兄們不得意/弟兄們得意
上下舉吞沒/上下一舉吞沒
各縣的能拉上戰場的/各縣能拉上戰場的
有因此更器重他/又因此更器重他
對程名振和賞賜/對程名振的賞賜
兵貴與精而不在多/兵貴於精而不在多
朕如果跟已經過世的/朕如何跟已經過世的
而來,屈突通/二來,屈突通
先說出了聽聽/先說出來聽聽
對此趕到非常失望/對此感到非常失望
眼睛盯得是聊城/眼睛盯的是聊城
幽然見南山/悠然見南山
一去回來了/一去不回來了
走得橋比咱們走過/走的橋比咱們走過
此事在發生在大唐/此事發生在大唐
一人人承受所有/一人承受所有
讓他麼自己想辦法/讓他們自己想辦法
算至於普通百姓/至於普通百姓
日後他他飛黃騰達時/日後在他飛黃騰達時
拿到世面上去/拿到市面上去
這樣長槊人也沒/這樣長槊的人也沒
大夥有成了秦王/大夥都成了秦王
被朝廷程查出真相/被朝廷偵查出真相
機靈過頭的些/機靈過頭了些
獻給的大唐/獻給了大唐
向被針扎了屁股/像被針扎了屁股
你別幹看著/你別乾看著
亡故孫駝子/亡故的孫駝子
絕不會不會給自己/絕不會給自己
搶江山,將寶藏/搶江山,搶寶藏
先去那個老一點的/先前那個老一點的
不是幹等著/不是乾等著
做土匪是也就成了/做土匪也就成了
五品朝請大夫/五品朝散大夫
如何像朝廷解釋/如何向朝廷解釋
我們也兩個好經常/我們兩個也好經常
出家當和居士去了/出家當和尚居士去了
聽到的孩子的/聽到了孩子的
逼他去陪你的/逼她去陪你的
而來,也免得侍衛/二來,也免得侍衛
也知道讓人輕鬆/也不知道讓人輕鬆
嬌豔愈滴/嬌豔欲滴
籌畫了好一陣兒/籌劃了好一陣兒
氣勢越來越枉/氣勢越來越旺
他非法將尉遲敬德/他非但無法將尉遲敬德
太多的背叛於出賣/太多的背叛與出賣
已經盡力最大努力/已經盡了最大努力
皺了皺沒有/皺了皺眉頭
先是慌亂是射了/先是慌亂地射了
插滿羽箭屍體/插滿羽箭的屍體
船上了士卒的衣服/穿上了士卒的衣服
跟你各位其主/跟你各為其主
羅世信/羅士信
等人個也隨波逐流/等人也隨波逐流
慢慢再地上描畫/慢慢在地上描畫
希望自己能竇建德/希望自己跟竇建德
殺一人無辜男子/殺一無辜男子
一網打進/一網打盡
親自領兵取對付/親自領兵去對付
但但彼此之間/但彼此之間
萬里挑一的/萬裡挑一的
這麼人喪命/這麼多人喪命
縱使華佗在世/縱使華佗再世
生活著鮑守信/生活著的鮑守信
別再這裡跟著/別在這裡跟著
哪來的那名多錢/哪來的那麼多錢
終於也帶著親衛終於追了/終於也帶著親衛追了
新的將來出來引領/新的將領出來引領
大夏和大鄭護衛犄角/大夏和大鄭互為犄角
卻也富富有餘/卻也綽綽有餘
帶著著十幾名親信/帶著十幾名親信
二人打鬥陣/二人打前陣
伯仁因為而亡/伯仁因我而亡
懷著中愧疚的/懷著愧疚的
名以上屬於君臣/名義上屬於君臣
直面那股血色/直面對那股血色
在把我拉起來/再把我拉起來
全憑的自己真本事/全憑自己的真本事
任何一方被重視/任何一方重視
有了磨損了痕跡/有了磨損的痕跡
而可是三代國公/可是三代國公
乾掉了小半盤子/幹掉了小半盤子
再江湖上打滾/在江湖上打滾
像自己昔日的同伴/向自己昔日的同伴
拱了拱拱手/拱了拱手
李淵笑了罵道/李淵笑罵道
苦著著咧下下嘴/苦笑著咧了下嘴
曾經是從平頭百姓/曾經是平頭百姓
再與其他人身上/再於其他人身上
命人四個敗軍之將/命令四個敗軍之將
以血前恥/以雪前恥
拍打笑杏花面頰/拍打著杏花面頰
完了沒有了對時間/完全沒有了對時間
幽幽虎賁鐵騎/幽州虎賁鐵騎
他吃得想,睡得著/他吃得爽,睡得著
沒有再巨鹿澤/沒有在巨鹿澤
衝進澤地離去/衝進澤地裡去
幾個名騎兵/幾名騎兵
所在放向一指/所在方向一指
他又昂大笑/他又昂頭大笑
後來沒懷疑過/從來沒懷疑過
領會的主人的意圖/領會了主人的意圖
高雅賢的臉的變成/高雅賢的臉變成
去吧自己的/去把自己的
追再高雅賢身後/追在高雅賢身後
此刻再王二毛的/此刻在王二毛的
和腳張強弓/和多張強弓
高興地帶應/高興地答應
聽過說句話/聽我說句話
李世民這這個/李世民在這個
河岸放向傳來/河岸方向傳來
自己有倒上/自己又倒上

(mPDB 2015/5/1)
不得己,/撞。不得已,
以老賣老/倚老賣老
斬將奪旗/斬將騫旗,
瞠目乍舌!/瞠目咋舌!
眼睛僕倒。/眼睛仆倒。
火中取粟/火中取栗
不得己而為/不得已而為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