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酒徒《隋亂卷六:廣陵散》 說明

2015/3/6 (641K) 2017/5/5
2015/3/6 (716K) 2017/5/5
2015/6/5 (1917K) 2017/5/5
2015/3/6 (438K) 2017/5/5
2015/3/6 (438K) 2017/5/5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嘉明參照原書整理校正過。感謝鄧乃昌勘誤。感謝Gilbert勘誤88處、shin49勘誤7處、敖先榮勘誤11處。

《隋亂卷六:廣陵散》提要

所據校正本頁底有本卷內容簡介如下:

此身為鹿,此身為鹿。亂世中群雄彎弓,逐鹿中原,各展雄姿,但有人會問鹿的感覺嗎?

博陵侯李旭討伐張金稱,欲報九叔之仇。恍然驚覺亂世風雲已席捲己身,安身立命已非易事。瓦崗寨計殺張須陀。李旭千里弔喪,卻見遍地烽煙,沿途城鎮皆成荒野。

再戰宿敵李密,戰場上烏雲驟雨,澆不息心中萬千感慨。

朝中各大家族擁兵自固,欲圖天下霸業,開唐風雲儼然成形。

※※※

比對所據版本與網上版本,間有情節缺漏出入處、情節未盡連貫處,已據網上版本補入。

勘誤表
(敖先榮 2017/5/5)
蜜蜂蟄了/蜜蜂螫了
僅僅又數十支/僅僅有數十支
磁器/瓷器
接骨眼/節骨眼
以往像其他/以往向其他
張須佗/張須陀
疥蘚/疥癬
三粒彈藥化開/三粒丹藥化開
短短續續/斷斷續續
電光石頭火間/電光石火間
五腹六臟/五臟六腑

(mPDB 2017/3/3)
沖/衝 (幾處)
絕決/決絕
座騎/坐騎
擎肘/掣肘
遊擊將軍/游擊將軍
擂石/礌石
一博/一搏
赤手相博/赤手相搏
虛於委蛇虛與委蛇
面前自栽以謝/面前自裁以謝
博殺/搏殺
當即立斷/當機立斷
謹尊密公/謹遵密公
呼呼生風/虎虎生風
生死博殺/生死搏殺
欲以暗懦待我/欲以闇懦待我
陜/陝
剌史/刺史

(shin49 2017/3/3)
我等真實傻到了家/我等真是傻到了家
不能之圖一時痛快/不能只圖一時痛快
對李旭的又高看了幾眼/對李旭又高看了幾眼
正是任命的六郡/正式任命的六郡
那麼容易服從他的管?/那麼容易服從他的管理?
一個時辰之內主動不打開寨門的話/一個時辰之內不主動打開寨門的話
然後有點了點頭/然後又點了點頭

(Gilbert 2017/3/3)
修改標點 (幾處)
旅率/旅帥
體味到/體會到 (未改,原正確。體味:親自仔細的體會。如:「體味深切」。 )
只會上司派馬屁/只會拍上司馬屁
寺院裡得彌勒/寺院裡的彌勒
幕僚也認為李旭做事也過於急躁/幕僚也認為李旭做事過於急躁
違令不尊/違令不遵
從前輩同僚的不屑的眼神中/從前輩同僚的不屑眼神中
搬住/扳住
和在座諸人的性命在為賭注/和在座諸人的性命為賭注
以宇文述老賊的睚眥必報的性格/以宇文述老賊睚眥必報的性格
整個太原兵力李家/整個太原兵力的李家
勉強應付的幾子後/勉強應付了幾子
受到震動得不僅僅/受到震動的不僅僅
在旁邊觀望的一會兒/在旁邊觀望了一會兒
讓人無法無法安心/讓人無法安心
僅有得浮橋/僅有的浮橋
步家的鮮卑前輩的例子/步家鮮卑前輩的例子
哥兩/哥倆
李淵送來的邀功的捷報/李淵送來邀功的捷報
的確虞、裴二人的福分/的確是虞、裴二人的福分
接骨眼兒/節骨眼兒
把張須陀的抬到了開國元勳/把張須陀抬到了開國元勳
南徵/南征
報了同樣的心思/抱了同樣的心思
收姓李的狗官/姓李的狗官
安得什麼居心/安的什麼居心
遠路返回/原路返回
嘍囉並們/嘍囉兵們
風暴中的尋找海岸的小舟/風暴中尋找海岸的小舟
趨潰卒衝陣/驅潰卒衝陣
向怒龍般撲進/像怒龍般撲進
只沖腦門/直沖腦門
承認戰敗以也算不上可恥/承認戰敗也算不上可恥
如水瀉地/如水銀瀉地
割去添溝渠/割去填溝渠
謀求各人功業/謀求個人功業
隋軍長史/隨軍長史
自己的結局將躺在腳下那些長白軍死士一樣/自己的結局將如同躺在腳下那些長白軍死士一樣
在所城外造的孽/在城外所造的孽
打倒再地/打倒在地
可大將軍讓當時留下我/可大將軍讓我當時留下
他得肩膀/他的肩膀
映襯得更加清晰/映襯的更加清晰
用肩膀拉生生拉開/用肩膀硬生生拉開
保住了周宇/抱住了周宇
仗打得最關鍵時刻/仗打的最關鍵時刻
說得話最有分量/說的話最有分量
有半天雲在在前邊/有半天雲在前邊
修整時間/休整時間
營盤中修整/營盤中休整
修整補給/休整補給
在弓高縣修整/在弓高縣休整
在雍丘城內修整/在雍丘城內休整
在李將面前/在李將軍面前
抒展不開/舒展不開
埋得全是枯骨/埋的全是枯骨
誦經幾十年的所感悟出道心/誦經幾十年所感悟出的道心
不沾半分煙火氣的世外的高人/不沾半分煙火氣的世外高人
向李旭躬身的施禮的老者/向李旭躬身施禮的老者
和張元備相爭。1/和張元備相爭。
防泛/防範
嗖嗖陰風/颼颼陰風
懷了身子/懷了身孕
無論如何也她也做不到/無論如何她也做不到
捏了你對方的鼻子/捏了捏對方的鼻子
李密是真命的天子的人/李密是真命天子的人
瓦崗山周圍已經便有四個縣城/瓦崗山周圍已經有四個縣城
做得什麼打算/做的什麼打算
流傳下來的做女人的智慧/流傳下來做女人的智慧
徹底扭轉的不利戰局的李郎將/徹底扭轉不利戰局的李郎將
替你們哥倆兒個手好/替你們哥倆兒個收好
溜噠/溜達
即不懂軍務/既不懂軍務
還有消息傳除出來/還有消息傳出來
又轉到回眼前戰局/又轉回眼前戰局
還一定呢/還不一定呢
李旭有連發令箭/李旭又連發令箭
還未必用現在這樣分散開安全/還未必有現在這樣分散開安全
慢慢跟我拖延時間!,/慢慢跟我拖延時間,
但以從目前情況看/但從目前情況看
拍成三列橫陣/排成三列橫陣
鐵杆親信/鐵桿親信
瓦崗援軍騎跑得筋疲力盡/瓦崗援軍跑得筋疲力盡
對朝廷負有好感/對朝廷富有好感
別吵吵了/別吵了
成龍快婿/乘龍快婿
撈的個大便宜/撈了個大便宜
玩得好手段/玩的好手段

(鄧乃昌 2015/6/5)
隋亂卷六:水龍吟/隋亂卷六:廣陵散
以及一切可能的地方/與及一切可能的地方 (未改,原也正確。)
還不得聽高士達的/還不得不聽高士達的
姓竇得爪子伸得太長/姓竇的爪子伸得太長
打得是兩翼包抄的主意/打的是兩翼包抄的主意
射得又準又很/射得又準又狠
根本身邊同伴的死活/不管身邊同伴的死活
他心目中的認可的範圍內/他心目中認可的範圍內
動作越來約瘋狂/動作越來越瘋狂
憑著著一夥死士/憑著一夥死士
飲得是戰爭之酒/飲的是戰爭之酒
一種迷醉得感覺/一種迷醉的感覺
李旭和命令和羅遠驚呼/李旭的命令和羅遠的驚呼
曾經的唯唯諾諾的行商/曾經唯唯諾諾的行商
竇建德和張金稱而賊/竇建德和張金稱二賊
以及李旭有養兵自重/與及李旭有養兵自重 (未改,原也正確。)
親戚卻曾經平頭百姓/親戚卻曾經是平頭百姓
他說得是發生在/他說的是發生在
他不在說話/他不再說話
有誰想槍糧/有誰想搶糧
提起一分公文/提起一份公文
你有幾個遠方侄兒/你有個遠方侄兒
拿起自己的曾經頒佈的政令/拿起自己曾經頒佈的政令
幾個大人認為/幾位大人認為
最近做得那些混帳/最近做的那些混帳
大多數人說得全是廢話/大多數人說的全是廢話
把所有治下所有勢力/把治下所有勢力
他年齡畢竟年齡還小/他年齡畢竟還小
李世民身後得侯君集/李世民身後的侯君集
一個隻想著撈好處/一個只想著撈好處
自己說得話會激起/自己說的話會激起
猜不透楚楊廣的心思/猜不透楊廣的心思
他可就以在自己控制的/他就可以在自己控制的
朝廷給答應給他的/朝廷答應給他的
一部分歸薛士雄/一部分歸薛世雄
從自己的原來的座位前/從自己原來的座位前
籌畫出兵之事/籌劃出兵之事
以往向其他隊伍運糧之時/以往像其他隊伍運糧之時
得饒人處切饒人/得饒人處且饒人
能啃得東西/能啃的東西
並送把一大筆孝敬送到了/並把一大筆孝敬送到了
出乎了他的預料/出乎了他的意料 (未改,原也正確。)
你滿足的張季的遺願/你滿足張季的遺願
不得不學的努力些/不得不學得努力些
用殺戮賴解決麼/用殺戮來解決麼
目等口呆/目定口呆
有一些受了過重傷/有一些受過了重傷
受到震動得不僅是/受到震動的不僅是
對面坐得是二當家/對面坐的是二當家
改弦易張/改弦易轍
當務之急時商量/當務之急是商量
他說得是眼下山寨中/他說的是眼下山寨中
以後在說/以後再說
大夥今後的今後出路/大夥今後的出路
在背後搗得鬼/在背後搗的鬼
引起楊廣的主意/引起楊廣的注意
比朕預料得好/比朕預料的好
兩個說於朕聽聽/兩個說與朕聽聽
臉色呈獻出一種慘烈的/臉色呈現出一種慘烈的
自己身體力充滿了/自己身體內充滿了
抓起內侍抓起內侍手中的/抓起內侍手中的
自己的身價性命/自己的身家性命
顧不得什麼對方是什麼身分/顧不得對方是什麼身分
謀略不再楊公義臣之下/謀略不在楊公義臣之下
反駛了一把米/反蝕了一把米
反而在立刻召見了/反而再立刻召見了
速帶我去見他/速帶朕去見他
臣子或著被殺/臣子或者被殺
做了各君臣交心的示意/做了個君臣交心的示意
傷痛張須陀的和宇文述二人的死/傷痛張須陀和宇文述二人的死
便能去蕪存精/便能去蕪存菁
剩下得都是老弱病殘/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殘
唯恐這高士達這蠢貨/唯恐高士達這蠢貨
到底賣得什麼藥/到底賣的什麼藥
毫不章法地射向半空/毫無章法地射向半空
都可以被看在敵人/都可以被看做敵人
前僕後繼地倒於對方/前仆後繼地倒於對方
受到的同樣的對待/受到同樣的對待
對手死纏濫打的輕騎兵/對手死纏爛打的輕騎兵
會被從重處罰/會被重重處罰 (未改,原正確。)
隨軍長史倚賴得狠/隨軍長史倚賴得很
向牧羊人手中的長鞭一樣/像牧羊人手中的長鞭一樣
像王九德說描述的這樣/像王九德描述的這樣
他沒資格違背他的命令/你沒資格違背他的命令
被強弩壓得無頭抬頭的機會/被強弩壓得無法抬頭的機會 (被強弩壓得無抬頭的機會)
更多得嘍囉兵們/更多的嘍囉兵們
悲憤的地喊道/悲憤地喊道
臨終最後前最後一口氣/臨終前最後一口氣
暖得人不由自主地閉上眼睛/亮得人不由自主地閉上眼睛
老夫再這邊用弓箭/老夫在這邊用弓箭
又何苦那老將軍的人頭/又何苦拿老將軍的人頭
彷彿又一道日光又照在了李旭臉上/彷彿有一道日光照在了李旭臉上
侯橋隨便不清楚李旭到底明白了/侯橋不清楚李旭到底明白了
你沒王薄的人說那傢伙/你沒聽王薄的人說那傢伙
馬賊們叉手失禮/馬賊們叉手施禮
你們敢於一戰麼/你們敢與一戰麼
被楊公卿撩撥的熱血沸騰/被楊公卿撩撥得熱血沸騰
四千馬賊/七千馬賊
四千多馬賊/七千多馬賊
被捅壞的巢穴的野蜂/被捅壞巢穴的野蜂
割出數到血槽/割出數道血槽
有樣一個強勢老大不跟/有這樣一個強勢老大不跟
通往鹽山的上道上的確沒有/通往鹽山的道上的確沒有
也會帶著首先兵馬打上門來/也會首先帶著兵馬打上門來
並不贊同對對方的意見/並不贊同對方的意見
亦不失畫地自守/亦不失劃地自守
像樣一點的村落都沒不到/像樣一點的村落都見不到
經歷過的事實去清楚地告訴他/經歷過的事實清楚地告訴他
走路是盡量不要喧嘩/走路時盡量不要喧嘩
打這的注意/打這的主意
百姓的迷惑的目光中/百姓迷惑的目光中
都躲不敢再打厭次城的主意/都不敢再打厭次城的主意
周大牛人做侍衛統領做久了/周大牛做侍衛統領做久了
語氣出人預料地平靜/語氣出人意料地平靜
預料到李旭並非三言兩語便可以勸阻李旭,/預料到李旭並非三言兩語便可以勸阻。
卻那無數人命來展示/卻拿無數人命來展示
說得一個比一個好聽/說的一個比一個好聽
做得卻只有破壞/做的卻只有破壞
雖然此人的沒有幾大世家/雖然此人的確沒有幾大世家
報答當年自己當年在此領兵/報答自己當年在此領兵
為得僅僅是博取功名/為的僅僅是博取功名
老者穿得是三品地方大員/老者穿的是三品地方大員
便相通了其中緣由/便想通了其中緣由
王守仁為人迂闊/王守仁為人迂腐
他在看來/在他看來
不肯給出面組織人手給老將報仇/不肯出面組織人手給老將軍報仇
對張元備的最近的行為/對張元備最近的行為
便名我帶領郡兵中的獨子/便命我帶領郡兵中的獨子
二人不再身邊時/二人不在身邊時
兩人的悄悄話/兩人的俏俏話 (多指隱藏不欲人知的細聲話。如:「她最喜歡和媽媽撒嬌,說些悄悄話。」)
我應真該把你留在/我真應該把你留在
如果耀眼的頭銜/如此耀眼的頭銜
疲倦了目光中/疲倦的目光中
曾經擊殺的張金稱的清河郡守/曾經擊殺了張金稱的清河郡守
比當初想像得艱難十倍/比當初想像的艱難十倍
全身得黑甲上/全身的黑甲上
放一把火燒這這個寨子/放一把火燒了這個寨子
已經帶人感到雍丘/已經帶人趕到雍丘
別這這裡鬧了/別在這裡鬧了
將來他以跟你一樣/將來他可以跟你一樣
有人弟兄還不清楚/有些弟兄還不清楚
身後打劫劫舍時/身後打家劫舍時
三人算生死知交了/三人算生死之交了
便將電一半衝向刀鋒/便像電一般衝向刀鋒
絕不能用只「運氣」二字/絕不能只用「運氣」二字
能力以及對形勢的/能力與及對形勢的 (未改,原也正確。)
心中委屈得感覺/心中委屈的感覺
所能憑得只有人和/所能憑的只有人和
有人為了各人的前程/有人為了個人的前程
人們邊說便搖頭/人們邊說邊搖頭
因為酒後失語被/因為酒後失言被
也嗅到了口氣中傳來的/也嗅到了空氣中傳來的
除了極個別人具有封侯拜將/除了個別幾人具有封侯拜將 (除了幾個人具有封侯拜將)
也威脅無法令瓦崗軍/也無法威脅令瓦崗軍
被李密著幾位同僚的面/被李密當著幾位同僚的面
他以及鄭德韜/他與及鄭德韜 (未改,原也正確。)
迫在眉睫得軍糧/迫在眉睫的軍糧
雖然以經過一番整訓/雖然已經過一番整訓
像前來的投奔的名士/像前來投奔的名士
我軍遠道而致/我軍遠道而至
稍微輸緩了些/稍微舒緩了些
重豎自己的威望/重樹自己的威望
極大地鼓舞的隋軍的士氣/極大地鼓舞了隋軍的士氣
入城後立刻在擺設香案/入城後立刻再擺設香案
見自己李旭回答得/見自己給李旭回答得
以及從弘農,襄城等/與及從弘農,襄城等
咱們還是別說得好/咱們還是別說的好
歸根結柢/歸根結底 (未改,原也正確。歸根結柢:歸結到根本。何典˙第二回:「歸根結柢,把一場著水人命,一盤摙歸去。還虧有錢使得鬼推磨,不曾問成切卵頭罪。」或作「歸根結底」、「歸根結蒂」。)
藉故留下來裴仁基/藉故留下來的裴仁基
才勉強補又到了一個通守/才勉強又補到了一個通守
突然又改了注意/突然又改了主意
所有帳中所有幕僚/帳中所有幕僚
不是竇建德下得手/不是竇建德下的手
如此猶豫不絕/如此猶豫不決
誓死於入侵者周旋/誓死與入侵者周旋
劉義氣方的眼睛/劉義方的眼睛
都能吃上一頓稀,/都能吃上一頓稀飯,
而卻對民政也深有瞭解/而且對民政也深有瞭解
說道這兒,不顧眾人/說到這兒,不顧眾人
到底賣得什麼藥/到底賣的什麼藥
哥哥已經臉上已經長出了鬍鬚/哥哥臉上已經長出了鬍鬚
況且嫁得還是個/況且嫁的還是個
陪著二公子去的道歉的/陪著二公子去道歉的
也被堵的兩眼發黑/也被堵得兩眼發黑
承受的博陵精騎的攻擊/承受博陵精騎的攻擊
該準備得需要準備/該準備的需要準備
該爭得還得去爭/該爭的還得去爭
砸得叮噹做響/砸得叮噹作響
漏過來白羽或地面上彈起的/漏過來的白羽或地面上彈起的
一個沉得住起氣的人/一個沉得住氣的人
高於一個頭/高出一個頭
跑過來得是敵人/跑過來的是敵人
踏者對方的血跡/踏著對方的血跡
將別人最後口袋中最後一個/將別人口袋中最後一個
最好一口粥/最後一口粥
說道最後,他的話/說到最後,他的話
趕回的中軍的李旭/趕回中軍的李旭
咱們在在中軍帳/咱們在中軍帳
時德方略眼中/時德方眼中
中軍帳大內發生了/中軍帳內發生了
想得是張須陀將軍/想的是張須陀將軍
蕭皇后天子聰明/蕭皇后天生聰明
本來就是時間最骯髒的/本來就是世間最骯髒的
當日不說手裡有/當日不是說手裡有
將筆向向案上重重一丟/將筆向案上重重一丟

(mPDB 2015/3/6)
群賊竟相而叛/群賊競相而叛
叩首,。/叩首。
兩顆樹/兩棵樹
頭如倒蒜/頭如搗蒜
跟蹌/踉蹌
盤恒一段/盤桓一段
漸漸支援不住/漸漸支持不住
加以時日/假以時日
面送上們來的/面送上門來的
喃道;﹁姓李/喃道:﹁姓李
故下茍且無/故下苟且無
將相而己。﹂/將相而已。﹂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