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酒徒《隋亂卷五:水龍吟》 說明

2015/3/6 (535K) 2017/4/7
2015/3/6 (590K) 2017/4/7
2015/6/5 (1583K) 2017/4/7
2015/3/6 (360K) 2017/4/7
2015/3/6 (360K) 2017/4/7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嘉明參照原書整理校正過。感謝鄧乃昌勘誤。感謝Gilbert勘誤110處、shin49勘誤9處、敖先榮勘誤11處。

《隋亂卷五:水龍吟》提要

所據校正本頁底有本卷內容簡介如下:

隋煬帝遭困雁門關。

邊境三十九城盡入突厥之手,但救援之路最大的阻礙卻是昔日好友徐懋功所率領之瓦崗軍。

拜將封侯,是兩個人年輕時共同的夢。而今他們卻不得不向對方舉起了刀。

李旭千里勤王,只為償知遇之恩。這回他們用自己的血,染紅整片大漠。

勘誤表
(敖先榮 2017/4/7)
一捧黃土/一坏黃土
元行本/元務本
皺其了眉頭/皺起了眉頭
舉止酒盞/舉上酒盞
字思藐/字思邈 (孫思邈)
又走來過來/又走了過來
沒站到便宜/沒佔到便宜
秦叔寶寶/秦叔寶
骨脫魯/骨托魯 (全文統一)
骨突魯/骨托魯
張須佗/張須陀

(mPDB 2017/3/3)
沖/衝 (幾處)
擎肘/掣肘
座騎/坐騎
還有一博的機/還有一搏的機
目間泫然欲滴/目間泫然欲泣
猶豫不絕的時/眾人猶豫不決的時
回護/迴護
呼呼生風/虎虎生風
立刻揉身而上/立刻猱身而上
善意感激泣零/善意感激涕零
明正言順至極/名正言順至極
上下涼嗖嗖地說/上下涼颼颼地

(shin49 2017/3/3)
李密已經這次調動了/李密這次已經調動了
他們一面中軍緩緩靠近/他們一面向中軍緩緩靠近
缺對他們自身/卻對他們自身
旭子的被對方的目光看得/旭子被對方的目光看得
雖然然他們/雖然他們
好像不用亞於那名可汗/好像不亞於那名可汗
很多人本能地向起站/很多人本能地站起
御案後的楊廣宇文述說的/御案後的楊廣將宇文述說的
又從識人說道治理地方/又從識人說到治理地方

(Gilbert 2017/3/3)
十匹個/十匹
對面的光禿禿的馬背/對面光禿禿的馬背
其不到消弱瓦崗軍/起不到削弱瓦崗軍
擦著笑出來眼淚/擦著笑出來的眼淚
還伺/環伺
絕決/決絕
一面重蹈了馮老將軍的覆轍/以免重蹈了馮老將軍的覆轍
以李密的籠絡人才的本領/以李密的籠絡人才本領
而是在轉頭南下/而是再轉頭南下
直接置疑/直接質疑
沒有人再置疑/沒有人再質疑
無人置疑他的指揮/無人質疑他的指揮
置疑大汗/質疑大汗
卻實/確實 (共二處)
坐實的張須陀頭上這個/坐實了張須陀頭上這個
掉正羽扇/掉轉羽扇
一番混說出來/一番話說出來
令追隨其的人/令追隨他的人
消弱/削弱 (共五處)
也其不到/也起不到
永遠斷東北側的邊患/永遠斷絕東北側的邊患
不禁刺傷的敵人/不僅刺傷了敵人
旅率/旅帥 (共十四處)
這裡的城牆只有不高/這裡的城牆不高
引起場/引起一場
令無數人頭痛了名字/令無數人頭痛的名字
讓他也知道知道/讓他也知道
潘占陽將用力/潘占陽用力
擦拳摩掌/擦拳抹掌
河道中的運送輜重的船隊/河道中運送輜重的船隊
修整/休整 (共五處)
不被淤泥而吞沒/不被淤泥吞沒
坐在船頭的掌櫃的/坐在船頭的掌櫃
#漿過的厚葛衣裳的掌櫃/漿過厚葛衣裳的掌櫃
在牛進達和喝令下/在牛進達喝令下
披手/劈手
行軍長史是房彥藻是李密的/行軍長史房彥藻是李密的
旋風般兜了的圈子/旋風般兜了個圈子
重新有了主心骨潰卒們/重新有了主心骨的潰卒們
呈獻了潰勢/呈現了潰勢
李密不臨時起意不賣弄他的口才/李密不臨時起意賣弄他的口才
被自己人踩死的弟兄比被敵軍殺死得還多/被自己人踩死的弟兄比被敵軍殺死的還多
馬槊已致/馬槊已至
千餘命壯漢/千餘名壯漢
眾人以注視著程知節等人的身影/眾人注視著程知節等人的身影
兵器迅速碰撞的數下/兵器迅速碰撞了數下
缺對他們自身/卻對他們自身
自己的原來的番號/自己原來的番號
雨水將他黑色的臉衝得蒼白/雨水將他黑色的臉沖得蒼白
從揮刀砍向旭子的肩膀/揮刀砍向旭子的肩膀
向棍子一樣/像棍子一樣
將嗓子眼中的甜腥之物哽咽回了肚內/將嗓子眼中的甜腥之物咽回了肚內
平素的訓練的隊形/平素的訓練隊形
率領他們的縣尉的動作也同樣麻利/率領他們的縣尉動作也同樣麻利
從年頭打鬧年尾/從年頭打到年尾
這就是他瞭解到了事實/這就是他瞭解到的事實
難窺之心/南窺之心
大夥在於陣前準備一決生死/大夥在陣前準備一決生死
當作詩情畫意的小女孩的身影/當作詩情畫意的小女孩身影
的確令人很欣慰,很欣慰/的確令人很欣慰
想過摸摸黑風/想過來摸摸黑風
因緣/姻緣 (共二處)
#膽小的縣令大人的種種作為/膽小縣令大人的種種作為
分一部戰功給他/分一部分戰功給他
勿必/務必
在從最高的一個窗格照落/再從最高的一個窗格照落
有胸懷包容下婉兒的任性/有胸懷包容下箕兒的任性 (觀上下文可知)
他能心裡有一絲明顯的嫉妒/他心裡有一絲明顯的嫉妒
卻比遠比姐夫/卻遠比姐夫
咱們本事同族/咱們本是同族
不放心你一個認出征在外/不放心你一個人出征在外
豈能向你/豈能像你
嘆嘆嫂子的口風/探探嫂子的口風
從弟妹千里迢迢而來/弟妹千里迢迢而來
愛憐和慾望的之間的差別/愛憐和慾望之間的差別
伍拾騎/伍十騎 (上下文統一)
敵軍的一陣鄙夷的唾罵/敵軍一陣鄙夷的唾罵
敵人越多,最後大夥分到了首級也多/敵人越多,最後大夥分到的首級也越多
要得只是一個/要的只是一個
感了些風寒/感染了些風寒
夾雜者傷者/夾雜著傷者
發起衝鋒前,旭子可以叮囑李世民/發起衝鋒前,旭子叮囑李世民
李世面/李世民
楊夫子/楊老夫子
已經只剩下的三個/已經只剩下了三個
拿天下人安危謀自家福祉無知賭徒/拿天下人安危謀自家福祉的無知賭徒
尚未入城的雲定興老將軍的「德高望重」/尚未入城的雲定興老將軍「德高望重」
有機會秦大人討教/有機會向秦大人討教
咱們必須不能保證突厥人也講信譽/咱們不能保證突厥人也講信譽
來自中原的只會搖尾乞憐的軟骨頭/來自中原只會搖尾乞憐的軟骨頭
吞併了堂兄的部眾的例子/吞併了堂兄部眾的例子
只要有一半個男兒在/只要有一個半個男兒在
最靠近土坡突厥士兵也丟下/最靠近土坡的突厥士兵也丟下
附和,附和用兵之道,卻,卻不和君臣之禮。/符合,符合用兵之道,卻,卻不合君臣之禮。
將領們的決策的對錯/將領們的決策對錯
有的突厥武士乾脆放棄的戰馬/有的突厥武士乾脆放棄了戰馬
儒者們眼裡的寬弘之主的要求/儒者們眼裡寬弘之主的要求
你們穿得鎧甲比咱們好/你們穿的鎧甲比咱們好
命人壓了去行宮/命人押了去行宮
斬首四萬有奇/斬首四萬有餘 (未改,原正確。有奇:有零、有餘。《漢書.卷二四.食貨志下》:「而罷大小錢,改作貨布,長二寸五分,廣一寸,首長八分有奇。」)
宇文述和宇文化及父子重重叩首/宇文述和宇文士及父子重重叩首 (觀上下文可知)
心中大「有知我者陰卿也!」的楊廣/心中大有「知我者陰卿也!」的楊廣
如果不是最近幾次征遼戰役的就擺在眼前/如果不是最近幾次征遼戰役就擺在眼前
帶領的是一直邊軍/帶領的是一部邊軍
你到取代我/你來取代我
賊致時/賊至時
國是之諾/國事之諾
麥粥殿底/麥粥墊底
此人的過去的輝煌/此人過去的輝煌
裡邊的甘冽的米酒/裡邊甘冽的米酒
連老將軍的前程和聲名的都給毀於一旦/連老將軍的前程和聲名都給毀於一旦

(鄧乃昌 2015/6/5)
義軍軍可比官兵多十倍/義軍可比官兵多十倍
斜插進山群賊之間/斜插進群賊之間
窮困莫追/窮寇莫追
做出得一大創舉/做出的一大創舉
戰鬥力力都很差/戰鬥力都很差
大隋已經內部已經多年未經過戰亂/大隋內部已經多年未經過戰亂
亂世已致/亂世已至
他說話的語氣得很急/他說話的語氣說得很急
將弟兄們平平安安入滎陽去/將弟兄們平平安安送入滎陽去
長於大富大貴之間/長於大富大貴之家
一半以上肯答應/一半以上不肯答應
運河分為南邊兩條/運河分為南北兩條
遇見截匪/遇見劫匪
絕沒想像得那般容易/絕沒想像的那般容易
若出動得次數過少/若出動的次數過少
後輩依然涼颼颼/後背依然涼颼颼
見諒不建諒/見諒不見諒
坡敵之策/破敵之策
掌櫃的對著李旭的親兵/掌櫃對著李旭的親兵
大小掌櫃地們通常的反應/大小掌櫃們通常的反應
答應給分給/答應分給
戰馬得鬃毛/戰馬的鬃毛
李旭騎得是匹/李旭騎的是匹
催命般的號角號在群山間/催命般的號角在群山間
從遼柬一直打/從遼東一直打
剛剛擦試過/剛剛擦拭過
他本來是不是個油嘴滑舌/他本來不是個油嘴滑舌
你們這不過是第二次相見/我們這不過是第二次相見
差不過剛好一百步/差不多剛好一百步
無對方說出多少理由/無論對方說出多少理由
拖在塵埃只中/拖在塵埃之中
毫無掌法/毫無章法
將又一名死士的鎧甲/又將一名死士的鎧甲
上不容為將者慈悲/尚不容為將者慈悲
十分五裂/四分五裂
傾力協作下/傾力協助下
那些夜啼夜很快被/那些夜啼很快被
帶著十幾名士執槊而立/帶著十幾名士兵執槊而立
幾知夜蛾/幾只夜蛾 (改成幾隻夜蛾)
一隻只化作流星/一隻隻化作流星
一隻只震翅而來/一隻隻震翅而來
黑色得熊皮/黑色的熊皮
咄咄逼人的態勢/咄咄逼人的姿勢 (未改,原正確。)
危難時刻從從沒施加過/危難時刻從沒施加過
不再於潘占陽說閒話/不再與潘占陽說閒話
帶得禮物/帶的禮物
除了有人死心眼外/除了有死心眼外
他說得是實話/他說的是實話
這個人曾經期盼過他/這個人曾經欺騙過他
出人預料的效果/出人意料的效果 (未改,原也正確。)
婉兒以及留在東都的/婉兒與及留在東都的 (未改,原也正確。)
嫂子得口風/嫂子的口風
你有什麼錯/妳有什麼錯
你去伺候夫人/妳去伺候夫人
有事我再叫你/有事我再叫妳
計畫/計劃
搶功功勞時積極/搶功勞時積極
北上去於突厥人會盟/北上去與突厥人會盟
他心目的突厥兄弟/他心目中的突厥兄弟
這樣一概朝廷/這樣一個朝廷
皮之不存,毛將焉覆/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一個壞注意/一個壞主意
主動替去他尋覓/主動去替他尋覓
有的嚷嚷著要徐懋功/有的嚷著要徐懋功
重新指掌兵權/重新執掌兵權
不但冷弟兄們心冷/不但令弟兄們心冷
卦像/卦象
大當家得翟讓/大當家的翟讓
派道塞外去/派到塞外去
真名天子/真命天子
將士向山風一般/將士像山風一般
如何分分享戰果/如何分享戰果
不能在胡鬧/不能再胡鬧
只是坦誠了道出了/只是坦誠道出了
是個膽大包頭的主/是個膽大包天的主
任人惟親/任人唯親
做出各地求和的舉動/做出割地求和的舉動
按程知節的提出的方式/按程知節提出的方式
二人得身影/二人的身影
不像其他他地方/不像其他地方
不敢在輕易向平原/不敢再輕易向平原
這支一支極其龐大/這是一支極其龐大
在往後是慕容羅/再往後是慕容羅
計畫/計劃
倒一聲歉/道一聲歉
一手提者半截斷槊/一手提著半截斷槊
他比做事仲堅果決/他做事比仲堅果決
向融雪一樣融開/像融雪一樣融開
有幾個百人長/有幾個百夫長
另一支手騰出來/另一只手騰出來 (改成另一隻手騰出來)
舉起的手中的彎刀/舉起手中的彎刀
各別死裡逃生的人/個別死裡逃生的人
他不是相信秦叔寶/他不是不相信秦叔寶
撲到在地上/撲倒在地上
或者背秦叔寶的親兵/或者被秦叔寶的親兵
武士以及徘徊在戰場/武士與及徘徊在戰場 (未改,原也正確。)
明白咱齊郡弟兄/明日咱齊郡弟兄
閉上的嘴巴/閉上了嘴巴
外界得消息/外界的消息
獨孤學指著地圖/獨孤林指著地圖
大夥發都現塞上聯軍/大夥都發現塞上聯軍
已經於自己站到同一陣線/已經與自己站到同一陣線
牛犢大小狼/牛犢大小的狼
只剩下的一個唯一的選擇/只剩下一個唯一的選擇
指揮的動這頭狼/指揮得動這頭狼
會心得微笑/會心的微笑
不是個那天下人安危/不是個拿天下人安危
對對戰術的理解/對戰術的理解
而站被李世民/而暫被李世民
誰逃過脫仲堅兄的雕翎/誰逃脫過仲堅兄的雕翎
極其容是拿到手/極其容易拿到手
做出反應反應之前/做出反應之前
支援得中原霸主/支援的中原霸主
以及東塞諸部的支持/與及東塞諸部的支持 (未改,原也正確。)
會向對付卻禺設一樣/會像對付卻禺設一樣
你根本擋住我們的/你根本擋不住我們的
良鳥擇木而棲/良禽擇木而棲
羅藝將是我們突厥人/羅藝將軍是我們突厥人
履行的退兵的承諾/履行退兵的承諾
從始致終/從始至終
熬得通紅得陛下/熬得通紅的陛下
差不多大小李旭/差不多大小的李旭
郡兵的們反擊下/郡兵們的反擊下
雙手手捂住咽喉/雙手捂住咽喉
向趕羊一般/像趕羊一般
能不能逃不過/能不能逃得過
所有一時氣血翻湧/所以一時氣血翻湧
兩路由一隊由屈突通/兩路有一隊由屈突通 (改成兩路由屈突通)
被突厥人那下/被突厥人拿下
不能像老狼露牙齒/不能向老狼露牙齒
他沒法辦法將自己的/他沒辦法將自己的
被敵人向割草一一樣砍翻/被敵人像割草一樣砍翻
因為他回說一口流利的/因為他會說一口流利的
本事他的主謀/本是他的主謀
非常附合儒者們/非常符合儒者們
滿臉疲憊宇文士及/滿臉疲憊的宇文士及
他的他的東塞諸胡/他的東塞諸胡
來護護兒/來護兒
也至於受了這麼重的傷/也不至於受了這麼重的傷
易金珠兩頭/易金珠兩斗
厚厚的宮門的高大的宮牆/厚厚的宮門和高大的宮牆
但並意味著他會對出賣自己/但並不意味著他會對出賣自己
他的弟弟宇文士及/他的弟弟宇文智及
他感覺道自己的心中/他感覺到自己的心中
臣對他發誓/臣對天發誓
根本辦法讓大夥相信/根本沒辦法讓大夥相信
大哥說得哪裡話來/大哥說的哪裡話來
以及咱們宇文家/與及咱們宇文家 (未改,原也正確。)
宇文述和鄭信/宇文傑和鄭信
宇文述用力扯了扯/宇文傑用力扯了扯
宇文述感覺到全身的力氣/宇文傑感覺到全身的力氣
從後者的鎮定的眼神中/從後者鎮定的眼神中
事實偏偏於他們的心願/事實偏偏與他們的心願
叩頭如搗蒜了宇文氏兄弟/叩頭如搗蒜的宇文氏兄弟
背後得隱情/背後的隱情
承認得那樣簡單/承認的那樣簡單
可追求下去有什麼意義/可追究下去有什麼意義
能弄到了奇珍/能弄到的奇珍
皇上肯法施恩/皇上肯法外施恩
嘴裡說得/嘴裡說的
手下做得/手下做的
皇位上做得是誰/皇位上做的是誰
趕到索然無味/感到索然無味
已經殿前侍衛被揭開了頭髮/已經被殿前侍衛揭開了頭髮
盜取長輩的義士/盜取賬本的義士
一概是非不分的/一個是非不分的
做事欲發畏手畏腳/做事越發畏手畏腳
朕困在在孤城中/朕困在孤城中
昨夜看你了你的謀劃/昨夜看了你的謀劃
準備以久的答案/準備已久的答案
這次突獗人長驅直入/這次突厥人長驅直入
只好講將牠留在了那/只好將牠留在了那
又輕輕而易舉地/又輕而易舉地
給某人使某人使個壞/給某人使個壞
枉了朕對方那麼器重/枉了朕對他那麼器重
最亡故了好幾個/最近亡故了好幾個
他玩得是什麼鬼花樣/他玩的是什麼鬼花樣
未必按著什麼好心/未必安著什麼好心
再加上一個公義氣私恩不分/再加上一個公義私恩不分
幾個兄弟極其黨羽/幾個兄弟與其黨羽
深深俯下要去/深深俯下腰去
和邊軍都不不同/和邊軍都不同
賊致時,能為陞下提刀者/賊至時,能為陞下提刀者
做出瞭解釋/做出了解釋
醉了酒了羅士信/醉了酒的羅士信
根本從這道高牆/根本無從這道高牆
蒼白得臉上/蒼白的臉上
誰以不會再找你的/誰也不會再找你的
其實這何塞上那些部落/其實這和塞上那些部落
與裴矩過往甚密/與裴矩過從甚密
開府建衙以及和地方官員/開府建衙與及和地方官員 (未改,原也正確。)
把旭子即將做得事情/把旭子即將做的事情
受盡的宇文家的欺壓/受盡了宇文家的欺壓
咱們的老弟兄走得走,散得散/咱們的老弟兄走的走,散的散
路上開溜得人甚多/路上開溜的人甚多
大家知道得這樣簡單/大家知道的這樣簡單
有人就幫宇文家就斬斷了禍患/有人就幫宇文家斬斷了禍患
一個混得風聲水起的/一個混得風生水起的
為人有玲瓏八面/為人又玲瓏八面
與地方上大交道/與地方上打交道
在當地得影響/在當地的影響
太多惡意訪客/太多惡意的訪客
什麼寫沒說,一個字也沒寫/什麼詩沒說,一個字也沒寫
汾陽宮為了聖駕北巡/汾陽宮是為了聖駕北巡
以及美妙的音樂/與及美妙的音樂 (未改,原也正確。)
大隊兵馬汾陽城內修整/大隊兵馬在汾陽城內修整
風一半捲過了前方/風一般捲過了前方
慌不則路/慌不擇路
射得都是馬上戰將/射的都是馬上戰將
沒了力氣野兔/沒了力氣的野兔
自己必生的本事/自己畢生的本事
還有得明明身手不濟/還有的明明身手不濟
剛才說得話/剛才說的話
不要講末將的話/不要將末將的話
此刻問得話/此刻問的話
一拳打將其打醒/一拳將其打醒
時機成俗/時機成熟
籌畫著第四度征遼/籌劃著第四度征遼
發對的原因/反對的原因
主帥得面色/主帥的面色
全是朕得功勞/全是朕的功勞
你決定授予你/朕決定授予你

(mPDB 2015/3/6)
如果加以時日/如果假以時日
去蕪存精/去蕪存菁
跟蹌/踉蹌
敢送上們來!/敢送上門來!
斬將奪旗/斬將騫旗
嘴裡的的趣事/嘴裡的趣事
這種突如起來的/這種突如其來的
氣得苦笑不得/氣得哭笑不得
那高佻的身/那高挑的身
四下逡巡/四下梭巡
甲胄/甲冑
是些義氣之爭!/是些意氣之爭!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