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古龍《飛刀,又見飛刀》 說明

2012/5/23 (135K) 2014/4/4
2012/5/23 (127K) 2014/4/4
2012/5/23 (119K) 2014/4/4
2012/5/23 (86K) 2014/4/4
2012/11/2 (86K) 2014/4/4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嘉明參照原書整理校正。感謝敖先榮、林佩華、James勘誤。

古龍《飛刀,又見飛刀》提要

本書為古龍晚年作品,於此書自序中說:「現在我腕傷猶未癒,還不能不停地寫很多字,所以我只能由我口述 ,請人代筆。」

所據校正版本為澳門華新版,是一個較為舊的本子。這版本的分章處與網上通行本不同,而換場景的地方也比較多。網上通行本間有不少文字漏略,已逐一補正。

※※※

偶於網上搜尋,發現有月息《一代家族的落寞——飛刀,又見飛刀》的書評,對這篇小說有不俗的見解,茲引用作為此書內容介紹:

江湖中又見飛刀。昔年「小李飛刀,例不虛發」早已傳說般映在人們心裏,多麼令人神往。如今重現江湖的飛刀也是例不虛發,泛著金色的光澤,淡如月光,冷如月光。這種飛刀是怎麼練成的?

月光也許本是溫柔,只因仇恨而冷。

※※※

李壞的確是有點壞,也許還不止有一點。
他頑童的性子始終不改,但心底終究是留著浪子的根性。
他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和月神相遇的,這段緣分是怎麼產生的。
也許在那一刻,他就已茫然。
直到他再次回家,去接受他的使命。

※※※

「一門八進士,父子三探花。」李家本是大宅,到只剩李尋歡一人的時候,他仗義疏財,出外雲遊,最終是把家產送與他人,帶著他的傷痛離 開,不知到了何方。

大家都知道李尋歡那些不平凡的事蹟,以至於現在還在議論紛紛。大家也都知道他最終解下了心中的枷鎖,跟孫小紅一起過幸福的生活去了。

然而許多年後,李家又是大宅。李家的後人李曼青又撐起了偌大的莊園,江湖中人對他莫不敬仰三分。這莊園卻終究是顯出幾分落寞了,也許骨子裏的頹廢更深。

李曼青早已鋒芒不再,而李家的大少爺在年盛氣傲的時候被人斷了六指。這時仇家送來挑戰書,又有誰能應戰?李家不能敗,絕不能!於是這時李壞回來了。

※※※

李壞從小就是個孤兒。他爹一刀殺死了他娘,拋棄了他,只因為他娘是上官家的人。——李尋歡和上官金虹的的恩怨,江湖中人都知道得很清楚。

但李壞沒有讓自己像一個棄兒那樣淒慘,他總是笑嘻嘻的,還很受用地聽著小姑娘叫他「你壞」。 這樣一個人怎麼會肯回家,去為家族而戰?然而他畢竟是李家的人,是個渴望歸根的浪子。

※※※

月神靜靜地站著,身後響起嬰兒的啼哭。她已經算到了去跟她決戰的會是李壞,是孩子的父親。她依然平靜,平靜得接近冷酷。這時李壞也已猜到他的對手是月神,那條淡淡的人影,那個永難忘懷的人。 他的手忽然冰冷,然而有些事是不能不做的。

※※※

如果要我給這個故事寫結局的話,我一定會阻止這場悲劇的發生。那倒不是因為我不喜歡悲劇,而是因為這樣的悲劇已經發生過一次了,在李家的上一代身上已經發生過了。

重複寫相同的悲劇,又有什麼意義呢?然而這怎麼看都是個悲劇,似乎注定了是個悲劇。所以古龍也很明智地就此擱筆了。

※※※

在這個故事裏,飛刀再現,已不再是為了殺人,也不再是為了救人,而只是為了一個家族的榮譽。李尋歡解下了心中的枷鎖,他的榮譽卻又成為一個枷鎖,套在了他的後人身上。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無可奈何之四字,大概沒有人比古龍更瞭解。於是他寫出了李家這個家族,充滿了垂暮的氣息,是不是因為他自己的創作也到了垂暮的時候?

這時他手中的筆,正如李家的飛刀,就像是水面上的一根浮木,惟有死死抱住才不至於沉下去。

※※※

《飛刀,又見飛刀》是先有電影之後才有小說的,所以許多情節確實有著電影場景般的美。然而小說畢竟不是電影,有些場景在電影中雖美,在小說中就未必了。但作為一種風格,一種嘗試,給人以不同的感覺,總是無可非議的。

古龍把李壞和月神的那段感情寫得很淡,不帶絲毫煙火氣,幾頁紙就跨越了時空,掩蓋了真實。這似乎是一種電影技法,然而跟這個故事融合得非常好。

※※※

這部小說是由古龍口述,別人代筆的。所以其中的語言也就欠缺了點什麼。——那確實是古龍的語言,可又不像古龍的語言,正如《邊城浪子》裏的葉開仍然是古龍筆下的葉開,卻已不是《九月鷹飛》裏那個葉開了。 正如古龍自己在序言裏寫到的:「中國文字的精巧,幾乎就像是中國文人的傷感那麼細膩。」

就連對著電腦打字都沒有自己動手寫時的那種感覺,何況口述?
我不敢說,因為如果叫我口述,我可能連一個字都說不出。

※※※

勘誤表:
(James 2014/4/4)
補缺字:汁
讓找/讓我

(mPDB 2013/6/7)
雖然巳經被/雖然已經被
麼不如道要月/麼不知道要月

(敖先榮 2013/6/7)
庭院已深琛/庭院已深深

(林佩華 2012/11/30)
﹂個最/﹂一個最
判宮/判官
朝峻/韓峻
聽以它/??? (改成接到它)

(敖先榮 2012/11/2)
定到段八方/走到段八方
俐落面且/俐落而且
二十六條/三十六條
忽然問/忽然間
幾十中的/幾十年的
總有一無/總有一天
寬闊如馬楊/寬闊如馬場
咱們寫什麼/咱們為什麼
起什麼東西/是什麼東西
首負著/背負著
都卸到/都知到
出乎慢/出手慢
水被依舊/水波依舊
腿上的表情/臉上的表情
全都都出動/全部都出動
笑容點/笑容一點
一天比天/一天比一天
用力拉位/用力拉住
請你喝一額/請你喝一頓
沒有露出題/沒有露出過
一下予就/一下子就
耍來乞討/要來乞討
有為是時間/有的是時間
這一瞬問/這一瞬間
倒出不敢/倒是不敢
公孫大夫人/公孫太夫人
昂然而記/昂然而起
酒萌蘆/酒葫蘆
而目可憎/面目可憎
剛猛凌利/剛猛凌厲
泥擰冰雪/泥濘冰雪
寒風中停立/寒風中佇立
忍不位/忍不住
現在位絕不/現在絕不
指起頭/抬起頭
我們心自問/我捫心自問
也穿身/也身穿
複姓上宮/複姓上官
著紫抱/著紫袍
就是昔中/就是昔年

(mPDB 2012/5/23)
一剎那問/一剎那間
早巳/早已
白己/自己
水遠無法/永遠無法
一塊浮本一樣/一塊浮木一樣
應都投有/應都沒有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