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林滿足《流光璀璨》2017/4/21



《流光璀璨》

2003年,我在新竹縣文化局舉辦第一次個展,展覽期間,每個週末我都會到展場,因為總有同學、朋友、同事會來,就有人從台北、台中、從花蓮來…。而我也樂意與相識不相識的人分享。

午後,我坐在平常義工坐的位置,看著來來去去賞畫的人,安受著陽光斜照的靜謐。我注意到有位中年男士已經在展場繞了幾圈,後來站在「流光璀璨」前面,佇足良久良久,時而前趨,時而退後,有時似乎陷入沉思,甚至幾次從口袋掏出手帕─從他背後側身看來,像是在拭淚…。

我不禁好奇,果真看我的畫看到落淚嗎?

終於他移動腳步轉到其他幅畫前再端詳,然後緩緩往我這邊的方向過來。我站了起來,向前對他說:「不好意思喔,能不能請問您,為什麼會在那幅畫前待了這麼久?」

他先愣了一下,沉哦片刻,說話了:「因為我看那幅畫的時候,好像看到了我的一生─」他說:「這幅畫裡面有那麼亮麗絢爛像煙火的色彩,也有那麼幽暗孤寂的暗 影,」他突然打住,似乎說不下去,停了一下,緩和情緒之後又說了:「我的生命裡也曾經有那樣輝煌的時刻,卻也有…鬱卒─」他又停住,真的說不下去了,眼眶 紅了,淚水流下來,時間儼然在剎那間凝結,好安靜─我突然懂了,現在的他或者正在低潮期…。等情緒舒緩一下,他又說了:「在這個畫家這幅畫裡,可以看到四 季變化的色彩,那流水有一種時間流動的感覺;有美好的燦爛光輝,也有孤獨的角落陰影;角落邊不太起眼的位置卻又有音符的樣子,好像有歌聲,有音樂;有揮洒 自如的流暢線條,好像一切都很順利,有的線條卻是比較僵硬、笨拙的,好像有許多困頓、壓抑,難以伸展、走不下去…...」他又停住了,聲音有些哽咽─而這 也正是他目前的處境?霎時間我真是不知如何以對,但就是傾聽。他說:「我也曾經意興風發,有過輝煌的時光…」我忍不住接著說了:「可是,生命就是這樣 啊。」

我告訴他,我就是這幅畫的作者,他驚訝地張大眼,還好,沒有因此而嚇跑,我心想─我說,這幅畫有另一個名字叫做『記憶裡珍貴的時刻』,希望傳達生命中珍貴 的片段,讓這些都能成為生命的資糧。生命原本就是有光明有黑暗,就像有白天有黑夜,有站在浪頭的時候,也有掉下來的時候,大自然有四季,人有歡笑也有悲 傷,重要的是這一切都是生命的一部份,而一切遭遇,也跟生命一樣都是不斷變化的─他說:「是啊,沒錯,我也明白,但是,有時候就是不捨─」我說:「人為什 麼總是期待一直都是光輝燦爛?要保持那樣也是相當耗能量的啊,而且,常常是剎那間就到盡頭了,生命的常態並不是如此。看畫裡這水中的倒影多美,然而那不也 是鏡花水月?」我遲疑了一下,還是說了:「是會不捨,但是,容我很直接地問:當面臨死亡的時候,不捨又如何?」

他沒說話,我便又說了:「我覺得,生命的不易,是難在於「承受一切的變化」。人都喜歡得意的狀態,排斥失意的時刻,可是其實在那失落的時刻,才正是可以沉 潛、好好休養生息的時機。」他接著說了:「好像秋盡冬來,一切似乎歸於沉寂,但那是等待春天再來。」「對啊,」我指著另一幅畫「寂」說:「你看看那幅畫 ─」…「那幅好像雜草一堆的?」「對。有人說那像充滿生命力的荒野,也有人說那是燒過的稻田,看似焦灰中尚有餘燼餘溫,經過一陣雨後,這些就可以轉為沃 土,長出青草野花,可以種植,盎然綠意中會有昆蟲蝴蝶在期間飛舞─為什麼他們會在荒野中見到生命力、在枯寂的景象中預見未來的榮景?因為心中總是懷抱著希 望…。」他點點頭,笑了喔!我也打從心底歡喜起來。

他說:「謝謝妳創作出這麼好的作品,我今天一進到這個展場,就好像突然呼吸到很新鮮很新鮮的空氣一樣,捨不得離開。」他說他也很喜歡A2展覽室那裡的小 品,「畫面很小,但充滿了張力,非常精彩。」我們一起走過去看,他指出喜歡的那幾幅,說都很棒,「完全沒有贅筆。」他說,他尤其鍾愛那幅「心裡的秘密」。 他說他雖不是從事藝術工作,但一直很喜歡欣賞,於是談到了他對許多畫家及作品的感覺和看法,諸如:席德進、朱德群、陳澄波、李石樵、蕭如松、洪瑞麟、林義 雄…,果然如數家珍呢。我們也談到對前衛藝術的看法、傳統的藝術價值「真、善、美」…。

他終於告辭離去,卻輪到我內心激盪不已…。

我知道許多人很喜歡「流光璀璨」這幅畫,然而看畫看到落淚,而且就在我眼前,實在是始料未及,令我深深動容…,真真覺得自己創作時所忍受的艱辛都值得了。 這樣的共鳴來自於生命力最直接的振盪,終究哭的人可以破涕而笑,我心中無限安慰,卻也因著感受生命「悲欣交集」的實相,承認生命中難免有那難以自持的時 刻,禁不住熱淚盈眶…。生命就是如此哀樂與共,燦爛光輝與幽暗孤寂並存,有時流暢如歌,歡唱喜樂,有時困蹇,跌跌撞撞又笨拙難堪,如莎翁戲劇舞台上的獨 白、踟躕。

見到那觀賞者真實的淚水,回想起自己在作這幅畫時,不也是滿臉淚水,邊哭邊畫的…?當時是為著遇到了創作的瓶頸,無限挫折窘蹇,儼然是以生命的局促困頓激發出那樣的璀璨,如同貝多芬那不屈的意志,造就無限激勵的樂章─那段期間,我最常聽的正是馬勒與貝多芬…。

是啊,淚水伴隨著不捨不棄的堅持,堅持追隨、守護那幽暗世界裡的亮光,但願記憶中的美好可以是提振的力量,而現實中的打擊、挫折也能轉化成為長養生命的珍貴資糧。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小小米詩畫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