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林滿足《清涼地裡的熱情》2014/8/1


鳳凰花


清涼地裡的熱情

我該如何回答你:這鳳凰花用了多少時間完成?

如妳所見,我似乎僅花了兩個半天就「長」出那一幅完整的圖。然而你並不知道,鳳凰花放在我心裡,是從我還是小女孩的時候就開始。

無數的夏日,我們在小學的校園裡,大綠傘似的鳳凰木濃蔭下嬉戲,在盤踞突起的老樹根間挖土找蟋蟀金龜子、看螞蟻奔走忙碌、辦家家酒…,撿拾落在地上的新鮮花瓣,把玩飽滿的綠色花苞,在那個許多野草都能吃的年代,我們也吃過鳳凰花!若有那特別完整美麗、色澤可愛的花瓣,就會帶回家,拼成一隻隻蝴蝶,夾在書頁裡。

玩累了,躺在樹下,瞇起眼睛,追逐葉隙間閃亮如水波的光點──那層層疊疊的二回羽狀複葉再密也總篩得下陽光,於是那綠便有了無數的層次,深濃之處有如茶凍,稀薄處如輕煙、似羅紗,我便想,為什麼沒有人拿這樣的圖案、色澤來做布呢?若有這樣的布做衣裳,穿在身上必定清涼又舒爽,而且飄逸出塵…。

小時候,愛那葉子勝過愛花。可能也因為花總是落得滿地盡是,一點也不稀奇,而葉子當然也隨手可採,卻好玩多了──那細細小小的卵形葉子,用食指姆指掐住葉脈,順勢一抹,葉子全掉光,就將那成排的葉脈收束起來綁住,便成了一個小小網子,可以用來捕蟲子或者變化各種造型。

冬天的時候,樹上的長長豆莢變硬變黑了,像把彎刀,摘下來,就可以拿來作為打仗的武器,通常這是男生的遊戲。

對那火紅的花比較有感覺,要等到上了高中,每到畢業季驪歌唱起,蟬鳴淒切,才有恁深的離別感受,上了大學,更不免傷春悲秋,每每在不經意間驚見滿樹如煙霞如烈火的熾紅,有時竟彷彿被燙著一般:年歲就如此一次一次地輾轉而去了。看見滿地豔紅猶如地毯,卻是落在柏油路上,而不是化作春泥更護花,便清楚地意識到,童年的鳳凰花已經越來越遙遠了。

可不是嗎?後來,當年我在樹下做夢的那一整排老鳳凰木,已經被以「美化校園」為由,砍得只剩幾株了,在樹下闢了園圃,圍起來種些不同的草花灌木,立上「名牌」,號稱為教學花園,我想,是不會有任何孩子在那樹下做夢了。

然而,那鳳凰花卻早已如鑲嵌似地,成為我生命拼圖的一部份了。火紅的花如狂烈的熱情在清涼地中毫無保留地綻放,濃密的葉片永遠有空隙好讓陽光、空氣流盪,蝶形的花瓣美麗優雅而盈巧,如夢的羽翼,儼然一放手果真就會飛翔起來…。

這是我心中的鳳凰花,始終相隨。因此,你若問我「妳花多少時間畫出來?」我只能微笑以對。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小小米詩畫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