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林滿足《夢裡峨眉》2014/7/4


夢裡峨眉

夢裡峨眉

2007年八月大陸山西之旅認識了好些生命奇特秀異的人,他們在歷史的洪流中追求無私的理想並努力實踐自己的理念,縱使遭逢坎坷,際遇跌宕起伏,始終無悔。周本初教授是其一。數年前他從美國休士頓大學退休後,回到大陸東北長春的吉林大學電子科學與工程學院擔任客座教授。

與我同行的恆心在旅程中與周老師相談甚歡。周老師說他在大學剛畢業時,曾經在峨眉的初中任教過,很喜歡那裡的一切。恆心邀請他如果到臺灣,歡迎來新竹,樂意帶他舊地重遊。而他2008年將到台北妹妹家中過舊曆年,於是恆心(她在小學任教)特地打電話給現任的峨眉國中及北埔國中校長,請問當年的初中(或分校)還在否?當年的學生或老師還在否?希望能有機會可以敘敘舊。所謂的「當年」是四十好幾將近五十年了呢!

周老師來新竹了,我自然是陪客。晚餐時,他說起自己的身世。他的祖籍是大陸江西省,父親是黃埔軍校一期的畢業生,留在大陸,後來被共產黨殺害了,兄弟姐妹六人隨母親來台居住。他大學畢業後曾在峨眉教書一個學期,後來去了美國讀書。當一九七O年代釣魚台事件發生時,他和好些愛國的留學生(大多來自臺灣)憑著滿腔熱血投入捍衛國土的行動,而他們卻也因此被列入「親中」的黑名單,後來這批人(有的其實是土生土長的本省人)或留在美國,或去了日本、歐洲,也有的學成之後去了中國大陸,命運開展各自不同,唯一相同的是與臺灣的隔絕:雖然他們始終心繫故鄉及家人,但很長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回來台灣。解禁之後再踏上這塊自幼成長的土地,卻是人事已非,山河也未必依舊了。

他給我們看一篇2007年9月30日聯合報的一篇報導:

『一九七O年代在海外風起雲湧的保釣運動,改變許多台灣留學生的命運。原美國休士頓大學教授、七O年代美國保釣運動重要成員周本初,將個人珍藏一批當年在美國發動保釣運動的重要紀錄和手稿、文件、宣傳品等,捐贈給北京清華大學。

清華大學圖書館將為保釣運動建立數據庫,保存保釣運動重要歷史紀錄的同時,也為研究者提供重要參考文獻資料。

捐贈儀式昨天上午在清大舉行,中共全國政協副主席張克輝到場剪綵,幾位當年在美國參加保釣運動的台灣學生也出席,作為歷史的見證者,回憶當年運動的點點滴滴。

一九七O年美國總統尼克森宣布,要把釣魚台連同琉球群島交給日本管轄,激起在美國留學的台灣學生極大不滿,在美國各大校園成立「保衛釣魚台行動委員會」,並蔓延到歐洲、日本和香港、台灣等地,掀起保釣運動。

保釣運動不久發生內部左右分裂,後來演變成「認同北京的中國」或「台北的中國」的「認同運動」。

保釣運動影響許多當時台灣留學生對兩岸分合和發展的想法,一些具大中國理想的保釣人士,後來紛紛返回大陸。 』

周老師待在美國長達三十餘年,因為參與政治活動,影響了周老師的求學經歷。70年代及80年代期間,他經常參加所在學校學生組織的反對帝國主義的抵抗活動,導致被開除的命運。一時找不到工作,有人幫忙讓他在原學校擔任清潔工,長達六年。掃地之餘,他滿腦子仍是電子、原子、分子…,甚至上友司馬遷,下與李杜、羅貫中、曹雪芹為伴…….。後來,該校電機系數位教授發現他對電子材料的研究有獨特的見解,一起聯名要求學校恢復他的研究生資格。取得物理碩士後,又於1990年取得電機博士學位,那時他已54歲了。1989年他在電子材料的製作及處理上,突破傳統的熱處理方法,提出了『光處理優勢理論』,不但引起騷動,其影響延續至今。1991 年,他應聘至休士頓大學任教。周老師是優秀卓越的理工科教授,而他的人文素養也極豐厚,我讀大學時所知的許多文史方面的傑出學者,他在美時都與他們互有往來。他對書法也投入甚深,有自己獨到的墨韻風格。這樣的人生,對我們這生長在臺灣最富足年代的人而言真的難以想像,似乎是歷史中的英雄豪傑走了出來。「英雄豪傑」未必是檯面上呼風喚語的人,而是誠懇面對自己的良知並堅持生命中無私的理想、為國家民族的公義及進步貢獻一生的人。他們付出了極高的代價,有著令人敬仰的寬闊氣度與高潔的風範。

周老師說,當年教書他有兩個選擇,一是留在臺北,一是到峨眉,而他一到了峨眉,見了峨眉的山水美得像夢,於是便決定來新竹了。但自從離開後,就再沒有去過,恆心幫忙做了這樣的安排,他滿心期待。

淅瀝瀝的雨中,天氣又濕又冷,恆心開著車,我們陪周老師前往峨眉,問了幾次路才抵達峨眉國中。樓梯口,赫然見到一個歡迎周教授來訪的立牌,一位小姐笑盈盈地帶我們上樓進了校長室。陳校帶著滿臉熱忱的笑容長迎上來,她親切而溫暖的接待,令人頓覺賓至如歸般自在。因著她努力費心地連繫,陸陸續續一直有人過來,有當時初中分校的教職員及第一二三屆的學生或是學生的家人…,甚至鄉長來了,前任鄉長也來了。由於年代實在太久遠,而且周老師待的時間也太短,他們對周老師其實並沒有什麼太深刻的印象,但還是興致高昂地談起當年的往事。

都是超過半百以上的人了,不是頭頂微禿就是髮蒼蒼然,臉上刻劃著各自不同的生命痕跡,然而見了面,說起往事,那股熱絡勁兒,儼然回到當年的時空,興高采烈好像在開同學會呢。北埔國中的彭校長來了,他也是當年的學生,他指著高他一屆的學長說:「你們知道嗎?他當年個子小小的、腿短短的,卻好會跑,運動會的時候,穿著短褲,女生都盯著他的腿看!」「你怎麼知道?!」「我怎麼不知道?那時候好多人迷你,你還有女朋友咧…」呵呵~『不能說的秘密』都被公諸於世了。…這廂敘舊,皺紋裡跳躍著頑皮活潑的恣意,歡笑不斷,那廂周老師也有人跟他說著當年往事及如今現況,我們這些陪客完全搭不上腔,就微笑著看一齣好戲般地覺得有趣又感動。呵呵~其實我們也沒閒著,邊看著他們的歡喜敘舊,邊享用陳校長特地準備的美食:高山的有機草莓及葡萄、點心配上峨眉的東方美人茶,也感到十分滿足!後來有人向周老師求索墨寶,備了筆硯紙墨,周老師慷慨地當場揮毫,或詩或詞,讓大家大飽眼福。

中午聚餐,吃客家菜。又陸續來了些人,有位縣議員也來了。「難得周教授這樣懷舊念情,大老遠從東北回到峨眉,今天我們就算是提早吃團圓飯吧!來,敬周教授!請把峨眉當作自己的家,隨時歡迎回來!」周老師也十分感動地說,歡迎大家去長春找他,一定盡力招待。於是有人起鬨著:「對,組個團一起去長春吧!」杯觥交錯,幾杯高梁下肚,有的人已經紅了臉。周老師說,當年他在教書時,常有學生家長邀請到家裡吃飯,有三次他喝醉了,被學生扛回了宿舍。…恆心見他們喝得酒酣耳熱,趕忙提醒周老師別喝多,「我跟滿足可扛不動您呢!」然而,這話就像空氣般,沒有人理會。

兩小時過去,有事的人陸續離席,最後只剩一位當年的學生彭先生及曾先生─他是當年體育老師曾蘭香的弟弟,還有峨眉國中的陳校長。曾先生一直勸酒,兩人對飲,醉意漸濃,曾先生已經醉言酒語,High到難以自制了;而周老師從他與峨眉的緣份談到對往昔師道高風亮節的尊崇,又說到兩岸難解的隔閡以及對和平的殷切盼望,竟淌下了兩行熱淚,他不停喃喃地說著,陳校長則始終專注而耐心地傾聽他的肺腑之言,很自然地為他輕輕拭淚……。我們在一旁也禁不住動容。這一刻,半世紀的時空、生命的經歷與情感同時壓縮,悲欣交集,除了淚水與瞭解,還能有什麼?

最後,真正與周老師共事過且彼此都有印象的曾蘭香老師終於趕來了。當年她的標槍是全國第一,與紀政並列所謂的「三點皇后」之一,曾經蒙蔣經國先生召見過,周老師說當年他還幫過她一起練習擲標槍喔。見了面,她還認得周老師,但周老師已經醉得惺忪,後來竟然就趴在桌上了,他的酒品甚佳,就是安安靜靜地睡熟了。這一睡,原本預計舊地重遊的行程再也走不下去─至少這一趟是不可能了。啊,或許此刻他正在醉夢中神遊峨眉呢。

讓他安心醉倒的,或許不是那38度高梁,而是那濃濃的峨眉人情和那千里相繫的無盡連結……。

回來之後,我感觸極深,忍不住寫了一首小詩,如下:


【夢裡峨眉】

生命的卷帙 翻飛…

前頁 青絲如雲 年少意興風發 萬丈豪情
峨眉的山水如夢

中頁飄零 沙鷗佇立異鄉他方 自飲孤獨 誰怕?

後頁
睽違四十餘載 青絲已成殘雪 舊識漸老
再訪峨眉 雨中把酒言歡
峨眉的濃濃人情醉了一干人
往事歷歷如新 亦彷彿隔世夢影
夢裡知身是客 淚眼婆娑 更與誰說?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小小米詩畫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