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林滿足《夢中見佛》2015/10/23



夢中見佛

那一年,三四月間,接連兩次夢中見佛。

第一次夢見的是一間不大的寺廟,橘紅色調十分溫暖,我從寺廟裡的窗口再向內望入,見到窗框裡似乎是影片在播映般,有不斷變化的影像。

我轉身,從寺裡往外望,看見牆垣之上無盡的蒼穹,天空中有極其碩大莊嚴的佛像,垂目微笑,無限微妙。再細看,那像是由數不盡的白雲所組成的…。我忍不住拿起相機拍攝,希望拍到那慈藹微笑,然而入相時卻是肅穆端嚴的樣貌。

第二次夢中見佛。夢中與一群人(家人?朋友?)出遊,在河堤上欣賞夕陽美景,滿天金紅的彩霞,美得令人難以置信。

霎時間,我發現那橫臥山巔的彩雲其實是一尊佛像,不是立像,也不是臥姿,而是橫向的站像,無比碩大而莊嚴,挺直而高聳,手中有法器,雖然我認不出是什麼,很明顯地與上次夢中所見的是不同一尊──是大勢至菩薩嗎???

我心中無比驚喜,大聲呼著:「看哪,佛像!」我希望大家都能見到這難得的奇景。然而就在我開口出聲的剎那,佛像的面容變了,原本的莊嚴圓滿變成愁容,如同凡人那般──我震驚到難以自持,不明白為何如此,也感到極度懊惱,於是便醒了。

為什麼?為什麼會如此?我思索著,這其中必有深意。

第一個夢中,當我拿起相機企圖拍照時,剎那間就起了變化,而佛像是雲朵所組成,雲本來就是聚散不定,象徵了「變化」的本質。這是最簡淺明白的顯義了。第二個夢中,我的驚呼是心的大動盪,原本如明鏡的心生出波瀾,於是起了「變化」。也許我必須深觀的是當我「見佛」時的反應。拍照的動機是什麼?昭告他人的動機是什麼?在夢中,我的反應是那般地「世俗」,動機是那樣地受到外境、俗境的牽制呵。

見了佛,我應當全心全意、至誠深深禮拜,把身心敞開,以清淨的意識與佛相應才是啊。見了佛,是自己心開,不必唯恐人不知,也不必以分享的心急著引人來見,因為人要見佛,必由自心見之,而非由他人的指示;我所見的,他人未必能見得同樣,所以要人來見其實是徒勞。引他人自見才是究竟。

再參……。

關於「禮佛」,增一阿含經云:「若欲禮佛者,過去及當來,現在及諸佛,當計於無我。」若不能修得清淨心(無我),無由見佛,因此,若能依佛陀所證所說的用功修證,才是真正的「禮敬諸佛」。

至於「見佛」,金剛經云:「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不應以三十二相觀如來,爾時世尊而說偈言,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見佛像心生歡喜,當下一念了知就好,不應執取,也無可執取。大乘稻經說:「若見因緣,即能見法;若見於法,則能見佛。」

持世經(法印品經)第一卷:「我說諸佛即是法身。 以見法故則為見佛。 佛不應以色身見。 若人信法聽法。 是人則為信佛亦聽佛語。若人於此法中。 能如說修行。 是人則為見佛。 」

啊,是的,『見法即見佛』,法寶資糧具足,自然就見佛了。原來,老實修行才是根本之道呵!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小小米詩畫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