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林滿足《囚與不囚》2015/2/13



囚與不囚

這幅油畫的取景來自捷克之旅,在布拉格「卡夫卡之家」的房間窗景。法蘭茲·卡夫卡(德文:Franz Kafka,1883年7月3日-1924年6月3日),20世紀奧地利德語小說家,猶太人。在陰暗的房間窗台上有幾個陶罐、陶壺,陽光灑入窗戶,窗外繁花似錦,誘得陶罐與陶壺忍不住對話起來:「出去走走好嗎?」2004年我創作的熱情難歇,卻由於必須上班之故,只能在假日畫畫,擋不住顏彩的召喚,有時卻也捨不得朋友相約出遊的邀請,心中難免掙扎,但還是得作出抉擇──而創作回報我的,不是眼前的勝景,是無盡燦爛的靈性的花朵…。於是我寫了「甘心被囚」。

這樣的拉扯一直存在,到了2007年,我的心境改變了,畫畫時,我已經可以不急不躁,也就是儘量安住所緣了。我漸漸擺脫形象的如實再現,而是以主觀的歡喜為主導。聽過禪修老師開示,他說禪修時要用心在過程中所遇到的障礙,而不是期待能得到的果報,因為太強的需求心會生起恐懼,反而造成禪修的障礙。

畫畫不也是如此?我不預設要畫出什麼樣子,而是順著心意,安住於心,讓色彩自然流出。畫畫不能像完成一件「事」那樣,先設定了目標,以精準的步驟與程序,有效率地完成,而是讓身心安住,安守在「一境」中,再確切地說,是靜待那「一境」漸漸明朗、漸漸呈現,不能急更不能躁,如同等待花兒綻放,不能催促、驅趕,像陽光月光由弱漸轉為強,並不是如電燈開闢「啪~」一聲就光明普現。

心可以安穩地守住,不黏不脫,這樣畫畫順利多了,也舒服多了,我更歡喜地願意往內心深入觀照而後自然展現,於是有更令人驚喜的效果。

至於現在,又是另一種況味了,如今面對畫布,不再是「甘心被囚」,是連所謂的「囚」都沒有了,心不分別,就沒有所謂的「囚」與「不囚」,一切的界限便不存在,海闊天空無不逍遙,這樣的輕鬆就更加安然自在了。

甘心被囚

是不得不呵
但我寧願是甘心
是的我甘心被囚
在這亮燦燦爛漫的春日晴陽裡
我如乖順的羔羊
安守在圈欄中
在顏彩的世界
把自己與外在的美麗春光隔絕
一如靜坐冥思的修行人
默默之中
心底開出一朵朵、千萬朵微笑…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小小米詩畫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