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廖玉燕《極品》2016/6/3

我是盲人機構的志工,來自新莊。協會派我協助一位盲友,逛街、購物並辦理其他事務。我對台北市的路線並不熟,美玲卻成了我的好嚮導。她雖然看不見,但台北市的路,她幾乎熟透了。

因為盲人外出比較不方便,所以只要用走路就可以到達的地方,我都會陪他們用走路,盡量不搭車,辦事兼運動、健身也不錯。

那天我們從南京東路五段,走過復興南路,走過建國北路,走過松江路,走過吉林路,再走到新生北路,又走到中山北路,再到民生西路,繼續走到……!走了好久好久,走了好遠好遠。我覺得自己有點吃不消了,卻見美玲還興致勃勃,好想再走,我只好說改天再走吧!我投降了。

在這路途中,哪兒有她要去的銀行,哪兒有她要去的彩卷行,哪兒有她要去的服飾店,哪兒有她要去的食品店,沒有一處她說不準,說的很正確!好厲害!我好佩服她的方向感,和記憶力,更佩服她的體力,能走的這麼遠。

我帶她去某銀行辦事,刷好存摺,我大約偷翻了一下她的本子,她的賬目好清楚,不得不讓我感到自慚形穢。她把所有的水費、電費、瓦斯費、電話費、保費,和所有幾乎銀行能代繳的帳目,都歸在同一本存摺裡,整理的一清二楚,好的不得了。我在心裡默默的佩服,不自主的向她豎起大拇指。

我的存摺帳目,和日常生活一樣凌亂。我現在才知道,我經常感到心累,其實是因為自己想的太多。我總覺得生活繁瑣,枯燥乏味,其實是自己不懂的品味。我常覺得業務繁忙,忙的喘不過氣來,其實是因為自己一直得不到滿足感。我總是爭強好勝,其實是虛榮心所致。看她與世無爭,卻比好爭之人還有福。

我們邊走路,邊聊天。她說去凱達格蘭大道,參加公民運動聽到的笑話給我聽。

兩個農夫在聊天,阿明問阿乾:「你近來種些什麼?」阿乾說:「我種橘子,希望到過年的時候,剛好可以採收。唉!希望台灣人可以大吉大利,唉!台灣好像越來越不像台灣了。」

阿乾問阿明:「那你種什麼?」

阿明回答:「我種蘋果,希望台灣人,每天都能平平安安的過日子,台灣不能再壞下去了,不然,小老百姓們,怎麼過活啊!物價越來越高漲,薪水卻越來越低,甚至都找不到工作。日子,真是難過呀!下一代的年輕人,有苦可受了,是台灣的悲哀。」

阿明問阿乾:「給你猜,馬英九種什麼?」

阿乾嚴肅的用閩南語回答:「惡魔只會眾人罵啦!」

阿明說:「危機就是轉機,台灣的年輕人,會意識到:台灣不能沒有我呀!自己的國家自己救。」

阿乾說:「我的希望是悲觀的,但願,我的心願是樂觀的。」

想不到,盲人對政治、經濟、社會現況,還這麼關心與狂熱。瞎眼不是殘廢。思想偏激、行為怪癖、不負責任、才是真正的殘廢。

我也說了一個超級不好笑的笑話給她聽:「現在的年輕人最怕沒有網友;老人最怕的也是失去亡友。」

她愣了愣,然後會意的笑笑:「年輕人有年輕人的世界;老人有老人的無奈!確實,人間值得百般凝視,萬般留戀。」

我說:「我曾一度失業,找不到工作,小孩要學費,大人要生活費,壓的我喘不過氣來,好想把小孩一起帶走算了。幸好想到賴活總比逮活好,覺得活著未來還有無限的希望,重新燃起了活下去的勇氣,撿回幾條命。」

她說:「別人再好也是別人,自己在不堪也是自己,獨一無二的自己。只要努力去做好自己,受點苦,又算得了什麼呢?」

是啊!我應該要做個單純的人,走快樂的路。我的生命,不該在為愁苦所消耗,我的年歲,更不該為嘆息所荒廢。

我好喜歡跟她聊天,她的話,總值得讓人深思。她滔滔不絕的說:「我曾在一篇文章裡看到這樣的一段話:「世界上最大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大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大的是人的心。我從不跟人比,總覺得幸福無所不在。」

「我的幸福是唸大學的兒子,拉我的手,摸他剛剪過,並且染好的頭髮。調皮的說:「亮晶晶的很炫喔!可是也好好玩!」

「我的幸福是,唸高中的女兒,牽我的手,數她臉上的小痘痘。可愛的說:「好煩喔!一天沒睡好,就長出這麼多的小痘痘」

「我的幸福是:「朋友帶我上市場,會一攤攤的介紹給我聽,讓我知道哪一攤賣什麼,需要的時候就能買。我朋友常會把蔬果一樣一樣,拿給我摸摸看,有多重。耐心的朋友說:「這蘋果一顆才30塊,這小白菜三把五十塊,便宜吧?因為看不見,更讓我覺得處處有溫情,同時也讓我變的好喜歡,常常說「感恩。」

我順著她的意思:妳的幸福是,上美髮院,會有貼心的助理,帶妳到沖水區,並先牽妳的手,碰觸躺椅,再讓妳慢慢的躺下來。嘿嘿!還有我們志工會帶你逛街呢!」

氣密窗是隔音極品,靈魂之窗是生活極品,人間的幸福極品,是知足與感恩。她能打破框框,讓生命發光。而我呢?縱然不是一個發光體,也該向她學習,做個人見人愛的小天使,有機會能幫助別人,並助自己一臂之力,推開天窗,看見世界的美。她說她是不明原因,突然看不見的。失明也許只在一瞬間,重建卻是一輩子。

認識她真好,我的憂愁和煩惱,都沒了。出門前,我還跟家人為了一件小事,吵了一架。看到她陽光滿懷,自信滿滿,我的世界,瞬間亮了起來。我用力的、用力的連吸了好幾口氣,再用力的、用力的把過去心中所脹滿的廢氣,都一股腦兒的吐了出去。

前些日子,心情常常感到很悶,還好遇見她,現在孤獨、貧窮再也不是我的煩惱了。她說得太好了:「能解決的問題,不必煩惱;不能解決的問題,煩惱也沒用。」是的,快樂是一天,痛苦也是一天,不如就快快樂樂過一輩子吧!

回家的路上,耳邊美玲的聲音,仍然在我耳邊想著:「如果我看得見,我要當一個畫家。我要畫太陽,太陽下有一個花園,種滿了各式各樣的花。花園裡有園丁在整理花圃;圓鍬旁邊有一堆土,土裡有幾隻鑽來鑽去的小蚯蚓。還要畫山頭的日出、海邊的日落、躺在花瓣上的露珠、站在樹梢上的蟬、掛在美少女頭上的滿天星星、當然也要畫自己,走在耀眼的陽光裡。」

哇!跟她在一起,我不覺得她是一位盲人,心中沒有任何的感慨,只有無限的感動。淡淡的情,是淡淡的愛。淡淡的笑,是淡淡的美。淡淡的友誼,是甜甜的蜜。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廖玉燕專欄
開場白
廖玉燕的書
可愛的我1:心情小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