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廖玉燕《歲月的眼睛》2016/2/12

我知道,用心,用愛,用人格去面對生活,人生就會精彩。可是我真的越來越老了,老到幾乎都完全沒體力了,其實活得有點辛苦。

媽媽拍拍我:「老人也有老人的可愛!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妳沒聽過嗎?自己不能看不起自己,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看不起妳,妳一定要相信妳自己。只要妳喜歡自己,就會有更多的人喜歡妳。」

如果還有明天,我想要像從前一樣可愛。我知道,縱然我可能沒有明天,大家都還會一樣愛我。謝謝每一個愛我的人!我好幸運,能來到這個溫暖的家,除了感謝還是感謝!

給狗一根骨頭,不算是善心,而是跟狗一樣餓的時候,能跟別人一起分享一根骨頭,才是真正的愛心。如同幫老人推輪椅,皮笑肉不笑,肉笑心不笑,不算是孝心,而是每天能給他們噓寒問暖,能照料他們的生活起居,不讓他們受到被遺棄的恐懼與莫名的不安,才算是真正的盡了孝道。

爸爸說:「公園裡的老人輪椅,比娃娃車還多,但是每個老人都好孤獨。」

我們的阿嬤八十幾歲了,還常常一個人住在山上的老家。爸爸和叔叔們都說要請外勞來照顧她,順便跟她作伴,但總是被她給拒絕了。那天因為半夜起來上廁所,跌倒之後,暫時不便於行,走路成了問題,大家商討要怎麼照顧阿嬤。

媽媽說:「生命的真諦,以愛相扶持,以寬容為尊重。」

我很想邀她來跟我們一起住,如果家裡的房間不夠,媽媽可以睡沙發;哥哥可以睡地板!何況我的狗籠好大喔!雖然我不會照顧她,用飯給她吃,但我可以陪她,跟她作伴也很好吧?

阿嬤每次都說:「城市裡的房子,又小又窄,走過來碰壁,走過去也碰壁。鄰居見了面,不點頭也不會笑,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欠他幾百萬一樣。我住在山上,空氣好,自由又自在。」

經過長時間的你一言我一語之後,還是沒結果。

姑姑說:「年輕人都要上班,忙事業,實在不方便,看要不要去找一家好一點的老人院?」

阿嬤聽了大怒:「幹!我有這麼多兒子,我有自己的房子,我為什麼要去老人院?要去妳自己不會去呀?有這麼不孝的小孩嗎?…。」

她羞得無地自容,含著眼淚:「我只是想那裏有人照顧,吃喝都沒問題,我以後老了,為了減輕小孩的負擔,我願意去。」她用很小聲的聲音:「人人都怕自己不清醒,希望自己能清明如水。雖然住在老人院裡,有許多的無奈,但若不接受又如何?」

媽媽對著我笑笑:「我們沒有不喜歡妳,只是實在不方便。」

我知道不喜歡我的人,讓我反省與成長;而我喜歡的人,也能教會我知足與感恩。

媽媽看我逃出牢籠,有時間陪我玩的時候,就替我說:「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可見自由多麼重要啊!

我被爸爸不得已關起來,我好害怕被關在籠子裡的感覺。我老了,不知不覺就老了,曾幾何時開始變的耳聾,眼又瞎。家裡的人說些什麼,我都不知道。他們說什麼,叫我做什麼,我都用猜的。

我體力不足,連尿尿、大號,都沒力氣,有時尿到一半,腳就軟了,我想用力撐住,但無奈的我還是體力不支,倒了下去,全身沾滿了尿,和大便。

有時爸爸回來,看到我一身都是沾滿了糞便,知道麻煩又來了,他就氣到全身發抖。他好害怕我全身的毛都這麼髒,每天洗澡不方便,要他拿濕紙巾慢慢擦,我又因為犯了老狗癡呆症,會恐懼有人來碰我的身體,我忍不住就會發狂地咬他。

有些人遇到困難的時候,就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本來可以很好解決的問題,卻因為情緒的不安,讓簡單的事情複雜化,讓複雜的事情變得更難。只要把握好事情的關鍵,細節處理的得宜,就會遊刃有餘了。

媽媽說:「舉手的事情,冷靜做,才能把它做好,越往好處想,心就越開,越往壞處想,心就越窄。雖然小狗老了,但還算健康,沒有一天到晚生病,還要常常看醫生,花大筆的醫藥費,想到這就該謝天謝地了。珍惜身邊的人,不做出傷害他的事,遇到你不喜歡的人,也要儘量暫時離開現場,這樣才不會讓自己心情不好,也能讓場面不會變得更尷尬。」

爸爸同意:「珍惜現在身邊的一切,每天都要吸收新的養料,每天都要有好的思維。多學會換位思考,盡量找新的事物,滿足對世界的新奇,自然就能把生老病死的問題看淡了。」

今天天氣很好,陽光把我從睡夢中喚醒。我先眨眨眼睛,再伸了伸懶腰,然後才開始回憶剛剛小花在夢裡跟我說的話。小花跟我一樣是小狗,她是我的好朋友,我認識她至少16、7年了。

聽說人的壽命1年,等於是狗的7年,那麼,我們已經活了100多歲了,豈不成了人瑞?唉!難怪她說:「爸爸說我得了一種不會死的病,害我們家花了好多錢。每次醫生都說我這次真的要掛了,可是營養針一打下去,不久我又忽然活了起來,爸爸搖搖頭,還是無奈的把我帶回家。鬼門關不給我進去,我有什麼辦法?」

我急著想找姊姊帶我去安慰她,順便告訴她:「關在籠子裡,不管有多麼不習慣,都不能亂叫,吵到鄰居,鄰居會更生氣。唉!坦白說:我自己也做不到!有時身體不舒服,痛到受不了,也會唉唉唉的大哭起來。」

姊姊不在房間,我走到書房門口,被媽媽不小心一碰,就倒了下去;走到廚房門口,又被碰倒;走到陽台門口,還是被媽媽碰倒了。我想站在客廳中央,這裡地方比較寬,應該不會被碰倒,結果電話鈴聲一響,她跑得好快,這次不但把我碰倒,她自己也趴了下去。我尷尬地,用盡全身的力氣撐著,把頭抬起來,舔舔她:「抱歉!抱歉!抱歉!」

媽媽把我抱在懷裡,摸摸我的頭,又摸摸我的背,還摸了我每一隻腳。「應該沒受傷!傻Candy!姊姊約會去了,妳當然找不到她呀!明天我有空,再帶妳去看小花,她不會有事的啦!」

再有耐心的爸爸,照顧我久了,偶而不得已也會生氣。他邊整理邊動怒,因為我的抗拒,帶給他更多的麻煩,所以他會打我、罵我。他既疼我,但又氣我,我多麼希望這樣睡著睡著,就安然的離去。

姊姊看我活得好辛苦,很像了解我的心事,她忍痛的問爸爸:「要不要帶Candy去安樂死?」

「不不不!」爸爸好心疼,說給媽媽聽,媽媽更生氣!

他們在討論:「姊姊怎麼了?怎麼會這樣想,誰捨得呀?」

我聽了就覺得立刻有一根針,從我身上扎了進去,然後有一股冷流,同時又像有一股暖流,流過我的全身,然後我頭就昏昏的睡去了。我覺得奇怪,睡著了,怎麼還會覺得到處亮亮的,彷彿有很多天使來接我。我的心臟還噗通噗通地跳著,我應該還沒死吧?

每次我不小心尿在地上,只要沒有馬上被人發現,我就會趕快跑去躲起來,因為我害怕被大家笑。有一次全家人都在找我,每一間的床下、椅子下、桌子下,到處找都找不到我,最後是在哥哥的床底下,在很裡面很裡面,被一個大箱子擋住了,所以他們怎麼找也找不到我。有人說:「小狗要走的時候,會知道自己快不行了,他會躲起來,不想讓人看到。」

又隔了好久,我還是活著。媽媽去上班的時候,我常沉靜地躺在地板上,享受全然的寧靜。如果媽媽在家裡,就不方便了。平常我走到哪裡,就睡到哪裡。媽媽眼睛看不見,以前我會讓路給她過,可是,現在的我,真的很糟糕!媽媽走到哪哩,就踢到我,我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我也沒力氣能像以前可以自如的挪動身體,更無法像以前那麼輕快地跑來跑去。他們不會因為這樣,就要把我關起來,媽媽不方便,我不會讓路,就換媽媽閃著路走,碰到我再轉個彎。

爸爸為了保護我,不要一直把大小便沾的一身,想了很久,最後才想到了一個好方法。買狗籠把我關起來,這樣大小便會從底下溜下去,萬一我起不來大小號,也不會這麼傷腦筋。常常在籠子裡呆半天,我又尿不出來,也大不出來,偶爾只有尿,又沒上大號,放出來一下,不是又尿下去了,就是又大下去了,大家看我這樣,都傻了眼。

和藹可親的爸爸,因為心疼我,捨不得讓我在狗籠裡呆太久,所以無論他有多疲倦,還是會把我放出來。雖然他每天都很忙,但是照顧我卻一點也不馬虎。

他天天都幫我洗臉、擦眼屎、擦嘴巴、清理狗籠…,決不亞於照顧自己的小孩,我心理好感激。很多事情,我覺得我的思想和他很接近:「因為看輕,所以快樂,因為看淡,所以幸福。我們都是天地的過客,不必太在意。」

我覺得爸爸好辛苦,但他從不說累,每天一大早就起來做早餐,又切好多種水果,又蒸饅頭、煮豆漿,又準備白煮蛋,還預備鹽巴給大家沾。每天還幫每個人泡製一杯養生茶,養生茶裡放的是三顆紅棗、四到五片的黃旗、一小把枸杞、兩片人蔘。他實在很顧家,為了家人的健康,他什麼都願意做。

他的觀念:「再長的路,一步一步慢慢走,總有一天也能走完;再短的路,不邁開雙腳永遠也無法到達」。他每天走四公里的路去上班,又走四公里的路回家,睡前還要做完仰臥起坐和伏地挺身各一百下,還要抬腿兩百下,才要洗澡睡覺。媽媽每天都擔心他的睡眠不足,又擔心他太忙,會影響到健康。可是爸爸是一個很執著、很有毅力的人,怎麼講也沒用。與其每天碎碎唸,不如放寬心地讓他去吧!

爸爸每天都躺在電視前面的地板上,邊看電視邊做運動,我就躺在他旁邊看,偶爾我還面對著他的頭,他瞄我一下,我也瞄他一下。跟他躺在一起,我覺得很舒服,又很有安全感。他叫媽媽來摸我:「她躺得好自在,像妳躺在沙發上一樣,好享受喔!」

媽媽摸著我,拍拍我,開玩笑地說:「哇!還好妳是狗,不是人,不然一腳就會被我踢出去。」

如果我是人,你們一家人都對我這麼好,我也不忍心傷害你們。真有下輩子,還能跟你們聚在一起,過著這樣幸福的日子,我還是願意做一隻忠心的小狗,依偎在你們的身邊,跟你們一起享受天倫之樂。

與其問:「愛上不該愛的人,有沒有錯?」不如問:「跟不該和他上床的人一起上床,有沒有罪?」愛可以昇華,是我想的,也是我願意做的。如果一起上了不該上的床,又何必強調蓋棉被純聊天呢?有人會創造機會;有人會順勢而為;有人會知道怎麼避嫌。

叔叔的小三,為了逃避良心的責罰,她說:「萬般都是命,半點不由人。」這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總之,懂得糊塗的人,容易幸福;活得清醒的人,容易煩惱。清醒的人看得太真切,所以放不下。我認為糊塗的人,不是計較得少,而是明白裝蒜。雖然活得隨便,卻因此得到了漫活的人生。

想想應該不要過分在乎身邊的人,也不要刻意去在意他人的事。在這世上,總會有人讓你悲傷,讓你氣到咬牙切齒,讓你恨之入骨。其實,並不是他們有多壞,而是因為你很在乎。想讓自己心安,除了不要傷害人、忌妒人之外,也不要什麼都太在乎。你對事不在乎,他就傷害不到你,對人不在乎,他就不會令你生氣,在乎就輸了,無敵的人什麼都不在乎。

媽媽拿一串葡萄,摘一顆給自己吃,又摘一顆想要塞在爸爸的嘴哩,因為她看不見,有時塞在他的鼻子旁,有時又塞在他的臉頰旁,我看了就覺得很好笑。其實,有時媽媽測量爸爸的嘴巴位置是對的,爸爸有時會故意把臉朝旁邊一點點,讓媽媽找不到他的嘴巴,才又笑一笑。偶爾爸爸他自己拿東西給媽媽吃,也會故意塞錯位置,媽媽說:「你沒看到喔?」兩人就默契十足的笑了。

很多事,我們都做不了主,如離去的時間,如走散的人。往往你越想抓牢的,就是離開你最快的。人生,看淡多少,痛苦就離開你多少。人生就像一張有去無回的單程車票,沒有彩排,每一場都是現場直播。

面對死亡,媽媽不知道是真灑脫,還是不忍心看大家難過?她說:「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可是,她又常常抱著我,偷偷的流淚。媽媽說:「Candy乖,別害怕!萬一妳去了!那個新地方,還會有許多新的朋友歡迎妳。」

我學她不恐懼:「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

爸爸眼眶紅紅的,看的最透徹,也最捨不得:「人死了,就像一棵倒下去的樹,什麼都沒了。塵歸塵,土歸土,還給大自然。」

哥哥和姊姊異口同聲:「你們在說什麼?耶穌說『信我者,得永生。』以後我們還是會在天堂見面啊!」

客廳裡大螢幕的電視,呈現著我們全家福的照片,每個人都笑的好開心。爸爸和媽媽的笑容,是冬天的太陽;姐姐與哥哥的笑容,像似春天的花,又像夏天的冰淇淋;阿嬤的笑容,如同秋天的月亮;而我的笑容,則是一家人的愛。

生命中,總有不同階段的親人、朋友來來去去,但大多數的人們只用回憶來懷念舊親人和舊朋友,一旦沒聯絡,時間久了,親情、友誼慢慢就淡了!不論多深厚的感情,終究敵不過歲月的沖刷。必須有人願意用心經營,我們也要珍惜每一個願意花時間在我們身上的親人與好朋友!如果一封簡訊,一聲問安,能滋潤別人的生命,也讓自己的心靈生活更豐厚,何樂而不為?

最近天氣越來越冷,爸爸幫我在狗籠裡面,裝了一個電燈泡,又亮又溫暖,好舒服喔!她還給我買了兩件新外套,一件粉紅色,一件則是黑色,我好高興。

他把衣服拿給媽媽摸,媽媽很仔細的一摸再摸:「Candy遇到你真好,一天到晚有人把她抱來抱去,知道她老了,咬不動、吃不下,還有人會把她的飼料,拿來泡開水。」爸爸知道媽媽假裝吃醋,就順勢將她攬在懷裡,他們臉貼臉,表示心連心。

姊姊是長髮飄逸的少女,情竇初開,愛買小東西裝扮自己,也愛買便宜的漂亮衣服滿足自己。

現在的衣服怎麼穿都不會破,甚至也不容易舊,所以媽媽已經很久沒有買新衣服了。她總是對姐姐說:「人長得漂亮,穿什麼都漂亮。氣質是最好的名牌,一個人若有氣質,遠比穿一身名牌更美,更受人肯定。想要漂亮,想要擁有氣質,根本不必花什麼錢,只需注意自己的脾氣,淨化自己的思想,充實自己的內在,無形之中,妳的談吐與氣質都會烙印上一股清新脫俗的標籤。像Candy氣質多好、多可愛!」

哥哥是從澳洲打工剛回來的有為青年,他手裡拿著一大疊房屋仲介的廣告單:「我可能要先去學賣房子,我知道做人不能浮躁,不能懶惰,不能做什麼都只有三分鐘的熱度,必須靜下心來,好好做該做的事。我想去跑業務,薪水比較高。」

媽媽有點擔心他找工作的事:「現在工作不好找,房子更不好賣,房子實在漲得太離譜了。你要放空經不住誘惑的大腦,要避開你容易被事物吸引的眼睛。安心做好本分的角色,認真做好手頭上的事情,不為名利而爭鬥,不為錢財而糾結。能知所進退,才能成大氣,大氣之人,才能讓自己的世界海闊天空。我們不求你賺大錢,只要順順利利能養活自己就好了。」

體貼的老爸,雖然不認為男人有錢就會作怪,但是,為了讓媽媽安心,更有安全感,所以他把所有的財產都交給媽媽管理,這是他愛媽媽的表現。他說:「幫助別人,善待自己,是一種幸福。煩躁的時候,喝一杯白開水,聽一曲舒緩的音樂,回味身邊的人與事,對新的未來可以慢慢的梳理,何嘗不是一種休息與前進的方式?」

我好喜歡好喜歡,媽媽日記本裡的一段話:「歲月總是偷偷的急逝,歷史總會默默的紀錄。每一個人都是一本書,每一本書都是一段人生路。我們平日讀的是書,走的是路,看的是世界。」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廖玉燕專欄
開場白
廖玉燕的書
可愛的我1:心情小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