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廖玉燕《Candy》2016/2/5

何謂今夕是何夕?何謂明日復明日?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但,我知道,因為人間有愛,所以我有溫暖。

偌大的公園裡,有我孤獨的身影。陌生人說:「那是誰家的狗?怎麼亂丟呢?好多天了,應該叫捕狗隊來把它捉去。不然,在這裡準會破壞環境。」

姊姊用手擦擦眼淚,又擤擤鼻涕,擔心、焦急的哭著問爸爸:「怎麼辦?被捕狗隊捉去,不就會被火焚了嗎?」

爸爸不加思索的回答:「先帶回家,幫她洗澡,再送她去獸醫院,打預防針、植入晶片,再放出去,表示有人養的狗,就不會被捕了,而且這樣也比較不會生病。」

沒想到,還有好多關愛與不捨。哥哥問:「這麼小,去那兒找食物」

媽媽接著問:「這麼冷,公園風這麼大,不會被凍死啊!」

我被留下來了,一家人都好愛、好愛我。

爸爸說:「Candy最乖,不會到外面亂跑,最忠實,最聽話,最辛苦,還幫我們看家,又陪我們玩。」

媽媽說:「小狗最好命,不用工作,就有飯吃,有衣穿。不像我們要在外面打拼,才有飯吃,有衣穿,好羨慕啊!」

姊姊說:「Candy最可愛,不會吵,不會鬧,只會靜靜的觀察或接受。」她總是摸摸我的頭,又摸摸我的背,她好親切,好溫柔,我好喜歡她。

哥哥說:「小狗要常洗澡,整天在地上爬來爬去,不能一直摸她,不然也要洗手,才不會弄的全身髒兮兮。」給他這樣說,我覺得自己好像很髒。可是我又不會自己洗。

主人給我吃什麼,我就吃什麼,給我過什麼生活,我就跟著怎麼過。每個人對好的定義有所不同。當主人的生活跟我不一樣時,我就該客隨主便。何況我已經不是外人了,我也是這個家庭的一份子。我慶幸自己:「有一個溫暖的家。」希望大家都能和樂融融。

我知道,除了自己的世界,還有別人的世界。因為,我常聽人說:「你不是我,怎麼會知道這是對我好的。有時你認為對對方好的,恰巧相反。不要以自己的標準,來衡量或要求別人也要跟你一樣。你的世界,不是我的世界。」

我尿尿、大號,都會在報紙上,不太會滴出來。我總是小心翼翼的,可是如果報紙上面已經有了一些大、小便,我都怕會踩到或沾到,因此,我會站的很邊邊,自然就會不小心的流出來一滴滴。只有滴出來一點點,爸爸不生氣,還不斷的誇讚我:「Candy好棒!好棒!還知道一份報紙是尿尿用的;一份是大號用的。」爸爸都用兩份淘汰的報紙並排在一起,我確實做好他的交代。

人們總說:「廢物利用,是一種美德」報紙上有寫好多字,又有好多漂亮的圖案。雖然我看不懂,但是總覺得怪怪的。尤其是我的大小便,灑在那些俊男美女身上,實在很不好意思呢!如果是灑在那些惡魔惡樣的撒旦身上,還差不多,甚至令人高興。想歸這樣想,我不能做主。我只能向那些帥哥正妹們說:「抱歉!抱歉了!」

唉!這麼多人的頭、臉、身子,從頭到腳都沾滿了我的廢棄物,超可怕,超噁心的。無法選擇,就是無能為力。為了減少主人的麻煩,只好跟著這樣做了。像一般小朋友,和一般的基層人員一樣,無法選擇。父母或老闆,要他們做什麼,他們就得做什麼,沒有抗拒的權利。

爸爸說:「Candy等一下,還沒鋪報紙。」有時我實在等的好急。可是也不能不等,不然會弄的到處髒兮兮的,真的很糟糕!

記得有一次,我實在忍不住,一顆屎掉在客廳裡,不知道被誰踩了,弄的滿屋子臭氣沖天,加上滿地都是狗毛,沒人清理。又因為家裡有我之後,哥哥和媽媽的鼻子過敏更嚴重了,他們常常連打了好幾個噴嚏。他們好像在打對台一樣。東一個哈啾;西一個哈啾。連連哈啾、哈啾、哈啾個不完,吵死了!爸爸氣炸了!姐姐忙翻了!

她拿了一小疊衛生紙,把狗屎撿起來,丟到馬桶沖掉了。她又拿了一小疊沾溼的衛生紙,把狗屎痕跡擦乾淨。然後大家再合力把整個房子用漂白水清理一遍,總算可以把味道完全消除了。

我身上還有另一顆屎,一節露在外面,一節還夾在屁縫裡。我好怕被人修理,躲在陽台的角落裡,動都不敢動,好久、好久都不敢抬頭看他們一眼,吭也不敢吭一聲,羞死了!

靠在媽媽的膝蓋上,跟她撒撒嬌,磨蹭磨蹭。媽媽會給我吃糖果、餅乾、水果、肉片。媽媽給我偷吃,只要一點點,我就心滿意足了,高興到不是尾巴都快要搖斷了,就是忘了搖尾巴呢!還要爸爸提醒我:「Candy沒有跟媽媽說謝謝!」

姊姊常常大聲喊,有時還接著連喊好幾聲:「愛她就不要餵她。咖哩不能給她吃!海鮮類,如魚啦!蝦啦!貝殼啦!都不能給她吃。」

當他們快樂的吃海鮮時,我也好想吃喔!口水都快要掉出來了。眼巴巴的看了半天,期盼再期盼,等待再等待,最後還是落了一個空。

今天哥哥幫我洗澡,我好高興。他先用冷水、熱水、調成溫水,在我身上沖一沖,再倒好多沐浴乳,輕輕柔柔的從頭幫我洗到腳,連耳朵、鼻子、眼睛都洗了,每一根腳指頭,都洗的乾乾淨淨,好舒服喔!

他一邊洗,一邊跟我聊天。洗好了又幫我用吹風機把濕濕的毛吹乾。以前我以為他不喜歡我,因為他很少接近我,又不太愛理我。沒想到其實他也好喜歡我喔!

他說:「洗一洗,比較乾淨,你不要亂動。乖、乖,等一下我拿骨頭給你啃。」

我笑著對自己說:「很好吧!看!他也知道我喜歡啃骨頭。」那是姊姊和爸爸去大賣場買來的。每次我做對事的時候,他們總會給我一跟骨頭,當成我的獎賞。

「Candy要聽話,到別人家要有禮貌,看到人要問好,不能胡鬧。」天氣好冷,姊姊幫我穿新衣,還帶我到朋友家玩。好高興!好高興!我看到她拿鍊子,我就興奮的跳呀跳的,跳呀跳的,高興!高興!出去不管坐車或是走路,我都喜歡。只要能出去走走,就是一種幸福。

到姊姊朋友家,看到一隻小狗跟我一樣,守在大門口,汪汪汪的叫個不停,還會想爬到人家身上,嚇的人只好往後退。沒有經過家人的同意,誰都別想往裡走,誰都別想往前一步。她好像很傻,不會說話,只有知道主人喜歡她,她好高興。

她穿的好漂亮、好時髦,除了穿紅新衣、戴紅帽,還有穿紅鞋子呢!鞋子上面又綁了蝴蝶結。她寸步不離的跟著主人,忙進忙出,好不快活。

我把兩隻前腳,搭在她背上,頭湊在她耳邊悄悄對他說:「我把別人跟我開玩笑的話,送給你:「跟屁蟲!好狗命!」

我無所事事的時候,不是坐在大門口發呆,就是淘氣的東跑跑西跑跑,撞倒一堆東西。媽媽知道我無聊,她會輕輕的摸摸我的頭、摸摸我的耳朵、又輕輕的拍拍我的背。然後就很認真的講故事給我聽;我也很專心的聽。

「淘氣狗,別亂跑,我講故事給你聽。糖糖很聰明,叫她站起來,她就站起來,叫她坐下,她就坐下,不敢亂耍招。還會跟我們玩尋寶遊戲。我把小骨頭,放在手裡,兩手握緊,她會用鼻子聞聞左手,又聞聞右手,大多時候,猜的很準,偶爾也會猜錯,每當猜錯的時候,他總是用她的鼻子,往我另一手的拳頭指縫鑽啊鑽的!實在可愛極了。」

媽媽繼續說:「糖糖還喜歡皮球,用鼻子去碰皮球,碰到皮球,皮球就亂滾,實在有趣。」媽媽又說:「那隻小狗又聰明又聽話,遇到生人,會叫個不停。遇到朋友,會搖尾巴。用舌頭舔人家的褲管,腳踝,害的人家哇哇叫。」

我猜我就是媽媽口中,那隻淘氣、可愛的小狗。大家都知道,我舔人、吻人是想跟他們做朋友。就像主人要出門,我會搖尾巴,表示跟他們說:bye bye ;主人回家,我也會搖尾巴,表示歡迎。好多人喜歡我,我心裡知道。我不會說話,但是,我聽的懂,也會以搖尾巴、打噴嚏、咳嗽,來表示許多各種不同的意思。

爸爸拿骨頭逗我,他拿的好高、好遠,我根本就拿不到。每當我快拿到的時候,他又把位子移走了。任我怎麼跳、怎麼跑,都要不到、得不到!有點奇怪!我不像他心裡想的這麼厲害!不生氣,可是有點急。我淘氣的亂跑亂跳一番,終於啣到了一根骨頭,趕快找一個好地方躲起來,慢慢啃,希望不要有人來打擾。我笑笑的,向姊姊看到我的時候,那種歡喜的表情。沒有什麼肉,但我也啃的津津有味,好吃、好吃!好甜!好開心啊!

每次我跟大家一起去公園散步,總喜歡快速的衝到草邊,先撒一泡尿,然後,偷瞄爸爸一下。再拉一顆屎、兩顆屎、三顆屎,然後,歪頭、斜眼,看姊姊,等著迎接她給我的笑聲和掌聲「哈哈!大好多呀!」再拔一棵幸運草,塞在媽媽的手心裡。轉個身,驕傲的對著那些陌生的小狗,汪汪汪……的叫幾聲。」再轉個身,對著爸爸和哥哥,搖搖尾巴、踱踱步,露出一個勝利的微笑,邀請他們:「「來、來跟我賽跑啊!」

我正想著:「外面的天地好大呀!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井底之蛙?」剛好聽到路上的行人說:「算了!別想這麼多!比較不會這麼累」

東逛逛,西逛逛,心裡真得意。我會在許多大樹和小樹旁,找一些特別的指標,灑幾滴尿,當成回家的路標。旁人看了就說:「小狗在路旁尿尿,是為了佔地盤啦!」我沒有貪念,別人不知道,不要理他們,愛我的人知道就好了。

悠哉悠哉的走著,走著,我看到電線桿,抬頭想摘那個像星星的電燈泡。哦!不!不是!我想要摘的是……!我想要摘一顆星星,送給姊姊當生日禮物;又想要摘月亮,送給媽媽當築夢禮物;又想摘太陽,送給爸爸當健康禮物。哇!差點忘了,還想要摘一朵花給哥哥,當情人禮物,獻給那個長髮飄逸,笑口常開的姐姐。摘不到!就是摘不到!急的汪汪叫。最後,只好把所有的心願,都化成永恆的真愛與祝福。送給我們這個冬暖夏涼,甜蜜可愛的家庭。

我跟爸爸玩丟皮球遊戲。都是爸爸丟;我接、我撿。他用力的扔出去,我明明看準了,和他一起數,一二三,跳、跳、跳起來,沒接到。爸爸笑著說:「漏氣!再一次吧!」

他比了比手勢,要丟沒丟,要丟又不丟,忙的我團團轉!害的我又急又慌!後來玩熟了,我超喜歡這個遊戲。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好多、好多再一次。我看準了,和他一起數,一二三,跳起來,就接到了。向電視裡的阿娟姐和憲哥們,做股票,快、狠、準。好興奮!好棒啊!

媽媽會讀書、朗詩給我聽,像爸爸唸文章和她分享一樣。「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我知道農夫很辛苦。所以,我吃飯一定不亂灑,哪怕是一粒小飯粒,也不捨得浪費。吃完東西,還把盤子舔的乾乾淨淨。一點都不敢怠惰。

我不能像鄰家的小狗,可以躺在媽媽的床上、沙發上,或是坐在餐桌前,跟著大家一起用餐。我也不能進哥哥和媽媽的房間。但是,我還有好多可以活動的空間。如陽台、客廳、書房,還有廚房。總之,不是哥哥和媽媽的房間,我都可以自由的進出了啦!我知道越懂分寸,日子越好過。尊重別人的生活習慣,就等於是尊重自己的生活習慣。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即使是最好的朋友,或是最親密的愛人,也不該超過越線才好。

我習慣懶洋洋的坐在陽台上,或是四腳朝天的躺在落地窗下。睜著大眼睛,吐著舌頭看星星、看月亮。太高、太遠,好想摘又摘不到。還不如太陽來的實在,摸得到,抱的到,好真實。

有客人來,我都這樣自我介紹:「我是豺犬,毛是漸層的土黃色,因為我很健康,所以鼻子總是溼溼的。」我搖搖耳朵又搖搖尾巴,問他們「是不是喜歡跟我做朋友?」媽媽有一個朋友,不喜歡小狗。踢到我,沒跟我說:「對不起」還倒踢了我一腳!

他苦惱的說:「踹死妳!疼死妳!誰叫妳不走開?我沒長眼睛,難道你也沒長眼睛嗎?」他不喜歡我沒關係,講清楚,說明白就好。我喜歡坦白、率直的人。我覺得他有點自卑感太重了,如果不要怨天尤人,會比較快樂。媽媽眼睛也看不到,可是她從來就沒有嫌棄過自己,反而樂觀進取,不斷的學習新知,又交了好多朋友。自憐自愛,除了自己的心情不好之外,還會遷怒他人更可怕。

我不會像別人家的雞、鴨、鵝會下蛋,也不像別人家的牛、羊、豬,長大可以賣錢。我的優點是,不愁眉苦臉,不亂發脾氣。哥哥說:「Candy像懶人,不梳毛,不整裝。」我也不生氣。

不知道人有沒有盲點?我有許多費解的事。媽媽眼睛看不見,但是,她知道鏡子裡的人,就是她自己。可是,她怎麼又說:「Candy得隆又望屬。明明嘴裡有骨頭,還想要鏡子裡的骨頭。」我不知道,那是要不到的,還是那根骨頭,我本來就有了,反正我都不生氣。

還好我會用舌頭刷牙、用前腳當手洗臉。我用兩隻前腳,當手交替著洗臉。我用左手洗左臉,用右手洗右臉。只要把手舉起來,刮一刮還是由上往下刷一刷,只要重複幾次,就好乾靜了。

哥哥驚訝的說:「哇!Candy好厲害!怎麼會知道把兩端的軟骨吃掉,留下中間那段硬骨頭呀?」終於被他發現了,我也有聰明的時候。

姊姊接著說:「Candy嘴饞,不怕牙齒掉光,遇到硬骨頭,還想吃,拼命咬、拼命啃啊!傻呼呼的。她不會笑我,只會逗我笑。

有時姊姊會幫我掏耳朵,還會像爸爸一樣,拿棉花棒,幫我擦眼屎,又拿指甲刀,幫我剪指甲。偶爾剪太短、太深了,還流了好多血!姊姊嚇呆了!嚇死了!趕快拿來醫藥百寶箱,翻來翻去、找來找去,後來她說:「只要棉花和酒精就可以了啦!」我不會說話,但,我知道感激,心裡好踏實。

每個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天地,和一個大家共有的大世界。我是一隻流浪狗。不說我流浪的往事,只願記起在我心靈深處,撥下愛的人。不再重視被了解,不求受安慰,只想學習如何愛與被愛。冬眠的娃娃以逢春。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廖玉燕專欄
開場白
廖玉燕的書
可愛的我1:心情小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