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廖玉燕《花花世界》2015/2/6

在這物慾橫流,肉慾氾濫的時代,忙裡偷情,似乎是習以為常的事,何況一個有內在美的大哥大,發生在他身上各種奇怪的情慾事件,自然就多到不在話下了。

陳董有一個好習慣,每次到飯店叫小姐,作完那檔事之後,就一定會叫按摩師來按摩。剛好可以藉機會休息,又可以順便思考還未解決的難題,而且可以疏鬆筋骨,養身補氣,一舉數得,何樂不為?

我見陳董今天特別高興,好奇的說:「你平常這麼忙,還能玩遍天下的女人,實在不簡單。說來聽聽看,哪個淑女,在你心中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陳董道:「別說了,有一次櫃檯小姐,幫我找了一個說是剛下海的小姐。他說剛出來的小姐比較新鮮,還沒有被社會污染過,應該比較單純。結果做完了那檔事,才知道她原來是尼姑。」

我問:「你怎麼知道她是尼姑?」

陳董道:「因為,為了證明她昨天剛出來,她把頭上的假髮一掀,露出一個光頭。我、我嚇死了。我平常這麼重慾的人,竟然嚇到半年都不敢叫小姐,只好去買充氣娃娃!有些做的好真實,讓你一點都不覺得它是假的,還會發出甜甜美美的呻吟聲呢!說有多像就有多像,那聲音聽起來,甜甜軟軟的,像極了那大家都喜歡的模特兒呢!」

我說:「你不要亂說,破壞人家的名譽。」

陳董道:「我又沒說誰。其實我也很想認識那個人人稱讚的美女。又隔了好久,我終於鼓起了勇氣,請林小姐再幫我叫小姐。結果等得有夠久才來。我門一開,連忙倒退了三大步,應該說是五、六大步吧!害我撞到椅子,又撞到牆壁,倒在地上,有多久都不敢喘氣,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當時只記得碰的一聲,我把門用力的關上,還記得有跟她說:妳妳妳走錯間了。她不認得我,我卻認得她。她已經沒戴假髮了,頭髮長長了一點,那個怪怪的眼神,還有從她身上發出來的特殊怪味,我想我一輩子都忘不了吧!害的我一直想吐,蹲在馬桶旁,站都站不起來。那種噁心的感覺,我實在不會形容。十幾年了,現在想到,都還會想吐。真糟糕!哎呀!不會講啦!你就不知道,多恐怖!別的女人,即使沒有髮香味,至少還有香水味呢!」

我笑笑的說:「她不是剛下海的小姐,而是剛下山的小白兔,就被你逮個正著。」

陳董道:「不要再說啦!我又想吐了。」他說完就一陣陣ㄜㄜㄜ的從心裡、嘴裡發出聲來。」

我突然心事重重的說:「你相信不相信,有盲人欠了一屁股債,為了還錢,還很願意認真的工作?」

陳董道:「當然相信,世界上的事,本來就無奇不有」。

我問:「你一天到晚幫人家討債,遇到這種事,通常一般人都怎麼處理?」

陳董道:「只有三條路。一是落跑,二跳樓,三說清楚然後慢慢還。畢竟會被人欠到的人,基本上都是還過的去的人。只是欠,不是不還!安啦!萬一是你,如果自己不會處理,我會幫妳的忙。」

我轉個話題:「有時候客人給我很多小費,我就有一種想哭的感覺。」

陳董道:「我平常不是也給妳很多錢,為什麼妳沒有一種想哭的感覺?」

我說:「你是大哥大,多照顧一下小妹小,應該是理所當然的呀!你有能力多幫助人,是一種福氣,不然你罪惡多端,又開酒店,又開討債公司,不積一點德怎麼行?」

陳董道:「幹!他媽的!妳怎麼這樣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妳不知道嗎?」

我說:「你已經夠有錢了,雖然不必洗手作羹湯,至少也該洗手圖個清靜吧!放下屠刀,立定成佛,不是嘛!」

陳董道:「我只要開口罵人,就有錢賺了。只要我一開口,個個欠債的人,嚇都嚇死了,誰還敢不還?賺錢多快呀!哪像妳還要一個一個客人,一吋一吋慢慢按摩,要按到什麼時候,才有錢?」

我說:「鐵杵可以磨成繡花針,萬丈高樓平地起,靠我不屈不撓的雙手,總有一天會讓你刮目相看。」我吸了一口氣又說:「你最近越來越瘦了,跟我一樣。」

陳董道:「哼!我才沒妳那麼衰,妳窮到快要被鬼捉去了,我那麼有錢,怎麼比?」

我說:「你的口袋太深,江湖味太重,說的話太嗆了,讓人聽了好不舒服。不習慣,不喜歡。欸!心臟是有兩間臥室的房子,一間住著痛苦,一間住著快樂。人高興的時候,不能笑的太大聲,否則會吵到住在隔壁的痛苦。人生夠苦了,不要說話傷人,是一種美德。最好能做一個讓自己愉快,又讓別人愉快的人。」

陳董道:「我管妳聽的習慣,還是聽不習慣。妳是妳,我是我。」

我心理當然明白:「你是你,我是我。人得意的時候,講出來的話,難免讓人不中聽。」

一個小弟進來問:「大哥你中午要吃什麼?」

陳董道:「就一個乾麵好了。」

我說:「你就吃這麼少啊!不切黑白切嗎?隨便豆乾還是豬肝連之類的嗎?」

陳董道:「我膽割掉了,油膩的東西不太能吃。」

我在心裡暗想:「你這麼有錢,還不是吃這麼簡單,有什麼好神氣的。我中午除了要吃一碗蚵仔麵線以外,我還要切一些小菜呢!再有錢也是住一間房子,睡一張床,吃一個便當!家財萬貫又怎麼樣?人只要活著,不可能會一無所有,至少有陽光,有水,有空氣,還有志氣呢!這是所有生物共有的資產。誰也不可能完全霸占。」

陳董道:「前不久新認識一個空中小姐,有一次搭飛機,還遇到她呢!我問她妳住在哪裡?她說:我住在你心裡。我聽了,高興死了。雖然我四十有餘,聽這小女生的話,心裡還是會咚咚咚的越跳越快。聲音好溫柔,細細軟軟的,叫人不得不心動。她每次過來,都會給我帶一杯咖啡來。

我問:「好不好喝?一定是甜在心裡吧!咖啡甜不甜,不在於攪拌,而在於是否有放糖。愛心咖啡,加了特別多的貼心糖。」

陳董道:「我不知道啦!反正喝到嘴裡的口感是苦苦的,心裡的感覺是甜甜的,心意勝過一切的價值啦!想到她白裡透紅的臉頰,細緻的脖子,雪白的雙峰,櫻桃般的乳頭,平坦的腹部,修長的雙腳,滑溜溜的手臂,我的小弟弟就忍不住的抬頭,舉的半天高。」

我說:「你全身都把人摸透了啊?改天我幫你寫一篇文章,小弟弟不會抬頭的窘境,看你臉往哪裡擺!」

陳董道:「她一絲不掛,我一目瞭然,哪像你們瞎子,還要用摸的。喂!好的不寫,寫這幹嘛?我曾一個下午,連叫了三個小姐呢!那次腰就真的受不了了,三天都站不直,好像就快要倒了。」

我說:「你不應該把精力一次用完,應該留著慢慢用。酒是穿腸毒藥,色乃刮骨鋼刀,你不知道嗎?青春的肉體,陳董你怎麼可能不摸。我看摸到女人QQ軟軟的乳房,那種興奮的樣子,就想一口把她吞進去了吧!」

陳董道:「老了就老了,我不在乎,該玩的我已經玩過了。很少人能體會到,我們都老的太快,聰明的太遲。人們都很願意犧牲當下,去換未知的等待,犧牲今生今世的辛苦錢,去購買死後的安逸,我喜歡活在當下,玩在當下。」

我接道:「反正大家都知道,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渺渺在其中。金也空,銀也空,死後何曾在手中。權也空,名也空,轉眼荒郊土一封。還不是來去匆匆一場空?」

陳董道:「我只留情,從不留種。我要對得起我那個住在美國的兒子,還有內在美的妻子,她這麼辛苦的幫我照顧小孩,總得給她一個良心的交代吧!我不希望自己將來死了,還有一堆莫名其妙的孩子來認親。所以,只要我發現對哪個女人快要產生感情時,或是哪個女人快要愛上我時,我就會斷然拒絕跟她往來。即使她再好,我都能克制自己,不跟她來往,就不跟她來往。思想不能控制,行為可以約束。妳知道嗎?失戀是小孩子或是年輕人的專利,我已經這把年紀了。他們的思維是,寧願放棄眼前的整片森林,也不願放棄一朵天邊的雲。我啊!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朵花?我的世界多開闊!」

我在他背上用力的捶了幾下:「好硬喔!好像鐵板!怎麼捏都捏不下去。」

陳董道:「不硬怎麼行?我是鐵人呀!我以前剛混進黑道,被警察追的時候,會跑到墳墓場裡去躲。客家人的墳墓最好睡,蓋的真的像房子,睡在裡頭,絕對不會被發現。」

我說:「生命有限,價值無限。你這麼有錢,怎麼不走正道,多幫助一些弱小,不是很好嗎?」

陳董道:「心力無限,時間有限,體力更有限。難道我不想多做好事嗎?你不知道啦!有時白比黑更黑呢!」

我說:「每個人都規規矩矩,安安分分的過日子,社會就不會這麼亂了。追求利益,不該是做生意的唯一目的。開闊視野,摒除銅臭味,以誠待人,努力工作,有機會貢獻社會,才是賺錢的最終目的。每一個生意人都想賺錢,是天經地義的事。可是,如果滿腦子都是生意經,這就是犯了一般人的通病了。」

陳董道:「我從心裡佩服你們,你們不但不會成為社會的負擔,而且還能幫助需要幫助的人。聽說有的盲人還要養家,非常孝順,比一般明眼的兄弟姐妹還有用呢!」

我說:「照顧自己,是我們自己的責任,能照顧到整個家庭,是我們的驕傲。其實在工作上,我們也難免會忽略一些小事。有些師傅,枕頭隨便一擺,枕巾一鋪,床單隨便拉一拉,就以為床已經整理好了。其實枕頭放的歪歪的,床單皺皺的,他們也不知道。要是我都會用手去摸摸看,用手從床兩邊測一測就行了。我們每個盲人工作都很認真,據我所知,懶惰的盲人真的很少。只是電腦會當機,偶而天使也會出錯。」

按摩按好的時候,陳董像往常一樣,多塞了500元給我,就匆匆忙忙的趕著去罵人了。

花花世界,人生百態,何等有趣。留長鬍子的人,不一定都是藝術家,被狗咬的人,也不一定都是賊。看人最好不要有偏見,才不會把人看扁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廖玉燕專欄
開場白
廖玉燕的書
可愛的我1:心情小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