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廖玉燕《山悟》2015/6/19

國慶挽著雅筠的手,快樂的走出大門。國慶高歌:「藍藍的天,白白的雲。」雅筠唱的更起勁:「藍天白雲好時光,我們手拉手,走向大自然。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他們坐公車到天母東路口下車,去陽明山爬山。走半嶺產業道路,從中山北路7段219巷直上,沿著「陽光瓦舍」的指標走,到紗帽路到陽明公園總站,搭乘公車轉捷運回家。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閑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一路上他們你一句,我一句的背誦著,在萬華熱海餐廳看到的好句子。不知不覺走到了翠峰橋,橋下有一條小河,走幾個階梯下去,發現小河旁有一張小長條的椅子,給遊客休息用的。

他們走累了,停下來休息,國慶拿出準備好的水果、餅乾。雅筠咬一口,國慶咬一口,兩人津津有味的吃著。河水唱著嘩啦嘩啦的歌,美麗的漣漪打著幸福的拍子,一切都是上帝最好的安排。忽然左耳傳來蟬叫的聲音,不久右耳也傳來蟬鳴的聲音,原來蟬與蟬之間,也會互相回應,好像在親切的與他們打招呼,好神奇呀!

雅筠想:「人之所以為人,有別於其他的動物,或是其他爬蟲類。是因為,人有較高的靈性與有思想的延續性,還有創造無限可能的智慧。不知道其他動物和其他爬蟲類,將來會不會有這樣神奇奧秘的能力?」正前方飛來一對蝴蝶,國慶拉起雅筠的手,要去抓,卻撲了一個空沒抓著。國慶放下雅筠的手,自己往前追去,結果好不容易抓到了一隻蝴蝶。要放在雅筠手裡的時候,卻又飛走了。雅筠輕聲說:「讓牠快樂的去找自己的同伴吧!」

路上種了許多樟樹,國慶折了一小段下來。雅筠摘了一片葉子。她拿來搓一磋,再拿來聞聞看。他也學她搓一搓拿來聞聞看。他拿給她聞,她也拿給他聞。他們都說是樟腦油的味道,好香喔!他們一直聞,一直聞。雅筠多聞了幾下,點點頭:「好香喔!」兩人像小孩一樣的玩著、笑著,很快樂。

偶爾遇到幾棵其他不知名的樹,他也會牽她的手去摸摸看,這棵樹幹長的怎麼樣,樹葉又長的怎麼樣。每一棵花草樹木,長出來的葉子都不一樣。新葉子摸起來好嫩,摸到新發出來的小樹芽,讓人好興奮。有時也會摸到枯黃的葉片,或是掉落的花瓣,難免會有些許淡淡的傷感。

國慶說:「就像一個人的人生一樣,有出生,就有死亡,那是宇宙萬事萬物的變化,生生不息。枯乾的花草樹葉,也可以堆肥。聖經說:凡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你該相信有神了吧!?」

雅筠說:「你怎麼不說「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國慶用力握緊她的手,又再她臉上親了一下說:「我沒妳那麼詩情畫意。」

途中遇到野生的金針花,他們把它採下來,帶回家,加在菜餚裡,備感甜蜜與可口,好新鮮。又配上從山中帶回來的,用樟樹燒烤的桶仔雞,肉質特別滑嫩,說有多鮮美就有多鮮美,說有多香甜,就有多香甜,好滿足喔!改天有時間,還要專程去店裡現烤現吃,順便教幾道野菜,一定一級棒!能跟心愛的人白頭偕老,走遍天下,吃盡人間美食,何等幸福。希望天下所有的愛人,都能甜甜蜜蜜的過一生。

一路上都有台灣的五色鳥,領著他們往上爬。熱情的山友們,都跟他們說:「加油加油加油。」

走著走著,往羊圈裡望去,裡面養了好多羊。國慶帶著雅筠大大方方的走進去。羊兒們看到他們來,可愛的向他們打招呼,又像是肚子餓了,想跟他們要東西吃,舌頭伸的長長的,舔來舔去,有時還舔到他們的手臂,雅筠嚇死了,國慶卻哈哈的大笑了起來。雅筠不知道要跟著他笑,還是要罵他。她說:「你怎麼這樣?」於是又跟著笑了出來。

突然,一位歐巴桑走出來問:「有什麼事嗎?」

他們說:「沒有!沒有!打擾您了,我們是路過,好奇進來看看。」

她笑笑的說:「我和我先生,養了七八十隻乳羊,是養來擠羊奶的。可以用手擠,也可以用機器擠,你們住那兒,如果不是太遠,我們可以幫你們送去,你們每天都有新鮮的羊乳可以喝。外面的羊乳,大部分都是用羊奶粉泡的啦!我們養了這麼多羊,一天大約只擠出五十公斤左右的羊乳而已。我們本來是要養給自己的小孩喝的,沒想到還能供應給別人,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國慶問:「擠出來的羊奶,馬上就可以喝了嗎?」

她說:「不不不!最好要殺菌喔!要經過高溫或低溫的消毒。」說完便轉個身往屋裡走去:「我看看,這裡還有沒有小瓶的,可以給你們喝喝看。」一會兒,她手裡拿了兩瓶羊乳出來,給他們一人一瓶,他們走的正熱,一下子就喝完了。

她看他們倆意猶未盡的樣子,接著說:「我這裡也有用羊奶製作的冰淇淋,是用沒送完剩下來的羊奶製成的。要不要吃吃看?」她在冰箱裡搬出幾個冰淇淋,她說:「有原味,也有鳳梨味,因為有人怕會有羊騷味,不敢吃,所以要加鳳梨汁去去腥味。」

他們一人拿原味,一人拿鳳梨口味,可以交換吃。一瓶羊奶三十塊,兩瓶六十塊,一個冰淇淋,四十塊,兩個八十塊。共花了一百四十元。

歐巴桑也就是老闆娘,指著山上的方向:「再上去一點有涼亭,你們可以去那裡,坐著慢慢吃,現在從冰箱裡剛拿出來,比較硬,不好挖,等一下就會比較軟了啦!比較好挖。」

雅筠因為看不見,必須勾著他的手才能走,可是又恨不得馬上可以吃,於是,他把杯口往嘴裡塞,用前牙刮了幾口,實在好吃極了。他真厲害,一手勾著她的手,另一手還能挖出幾口冰淇淋,送到她的嘴裡。

坐在涼亭吃冰淇淋的時候,他們想起之前爬七星山的時候,有遇到一個好心的山友,遞給他們一大把荔枝,他說等上了山你們再拿出來吃,你們會發現超級好吃,彷彿身在仙境般。果然,就像現在他們一大口一大口把冰淇淋含在嘴裡,吞進肚裡,那種透心涼的,舒服的感覺,好不痛快!

曾經她抱怨:「我看不到山的綠,看不到樹的綠,看不到草的綠,看不到花的紅,感受不到有什麼快樂。幹嘛要汗流浹背,頂著大太陽,氣喘吁吁的來爬山,又熱又累,神經病。」

後來漸漸的發現,山有一股無可抗拒的神祕力量,讓人不得不愛它,只要接觸它,感覺全身的細胞都活起來了。樹會呼吸,草會說話,花會傳情、溪水會歌唱,蟲鳴蛙鼓會伴奏,這裡有太多跳躍的音符,在山中譜成生命的樂章。

以前爬山的情景,不斷地在她腦海裡重現。山路窄而陡,好幾次要翻過大岩石,才能到達另一個較好走的山路。眼前兩道山壁聳然直立,由下往上看,只見青翠的樹木和藍天。山似乎高不可測,人走在山裡,聽著風聲,給人一種渺小、空虛的感覺。

腳下山路陡峻,他們汗流浹背吃力的走著。國慶站在山上,往下看去,眼前是一片綠,綠的山,綠的樹,綠的草。

山峰迎面吹來,雅筠的頭髮,全被風吹起來了,她深呼吸了一下說:「大自然使人陶醉。站這麼高,迎著風,給人舒服安逸的感覺,我從不知道世界如此神奇,我有什麼好抱怨,這山峰和城市裡的風截然不同,況且連泥土都是香的。」

國慶新奇迷惑的環顧四周,像位剛甦醒的娃娃:「從山的最高峰看下去,好像全世界都在我們腳底下,爬到山頂,天和我們簡直沒有距離,彷彿一身手,就可以摘到星星了,那種感覺,使人透不過氣來。」他的臉頰發熱,眼裡煥發著光輝。

雅筠天真的說:「那你帶我去摘星星!」

他說:「傻瓜,那是我形容的啦!怎麼可能。」

雅筠說:「我想我能了解這種感覺了。」幸福的火花,在她心裡燃燒,喜悅的淚珠,在她臉上發光。

還記得上回爬山的時候,她埋怨:「天氣這麼熱,後悔來爬山。」她又埋怨:「沒帶扇子來,又沒穿布鞋來,真不好走,沒風的時候,實在熱死了。」

他說:「忍耐點吧!以前沒經驗,現在我已經幫妳買了漂亮的登山情侶鞋了呀!等會兒風吹起來,你就知道有多涼快了。」國慶知道雅雲看不見,所以總是會習慣的向她描述周邊的情景,這時他又說:「前面有人穿高跟鞋,穿裙子,沒帶水,也來爬山。」

她撒嬌似的說:「山下多好,可以在家裡坐在沙發上,喝可樂,在餐廳裡吃海鮮,在咖啡館裡喝咖啡聊天,多麼悠閒愜意。」

他忍耐的說:「可惜這裡沒有冰店、飯館、咖啡廳,不然我就帶你去坐坐。」

有一天她運氣不好,被蜜蜂螫到,又被其他蚊蟲咬到,害的她脖子痛,手又癢。雅筠氣呼呼的哭著:「都是你叫我來的,我本來就不想來,討厭!」

國慶有點心疼,又有點惱怒:「別抱怨了,還要走好遠呢!要打退堂鼓,趁早說,現在還來得及。」

她大聲嚷:「回頭就回頭,神氣什麼。」她一跺腳,就要往回走。

他拉住她:「年紀不小了,火氣還這麼大,大家出來玩,吵吵鬧鬧多煞風景。」

國慶握緊拳頭,想一手揮出去:「妳也太作怪了,妳存心來搗蛋的,不是來爬山的。我早就想要修理妳了。」

一個小孩、兩個小孩、好多小孩,在他們身邊快速的跑過去。

台灣的山上,沒有兇猛的野獸,頂多有幾隻松鼠,或猴子,偶爾也會遇到幾隻不知名的小動物。要注意的是蛇和螞蝗,給毒蛇咬到,可不是玩的,有些毒蛇真的很毒,會咬死人的,螞蝗那玩意兒也很討厭,一碰到肉,就往裡鑽,扯都扯不出來,可要小心。

國慶說:「我有一個朋友的腳,曾被螞蝗咬到,翻開褲管看了兩三回,螞蝗還繼續吸著他的血,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直到第五次翻開褲管來看的時候,螞蝗才脫落下來。據說螞蝗在人身上,吸滿了血之後,就會自動的掉下來,他們吸足了一次血,就可以活一年了。」

現在夏天的時候,汗水從頭上,額頭上、背上、手臂上,滲了出來,衣服都濕透了,雅筠也不生氣了。反而高高興興的笑著、玩著。他們鼓勵自己說:「努力、努力向前跑,我們頭也不回,汗也不擦,要拼命的爬上山去。」

然而冬天的時候,即始微微細雨,白霧濛濛,冷風吹來叫人直打哆嗦,冷的牙齒咯咯咯的響不停,他們都不在乎。有一天去溪頭,為了要挑戰攻頂抱神木。明明已經烏雲密佈,起風、打雷、下雨了,大家都往回走,只有他們繼續往前跑,結果終於抱到了神木,卻也成了落湯雞。

這次路很狹窄,但並不十分難走,前幾天下過雨,路很滑,他們折斷樹枝,來當手杖,一人拿一支,有時轉身向後倒著走,聽說這樣比較不會傷膝蓋,他們一路咯咯的笑不停。

他問:「累不累呀?今天妳很棒,走這麼遠,都沒生氣,希望以後爬山,都不要生氣了。」

她笑笑說:「才開始就累,那怎麼行。」他們真是天造地設,可愛的一對。

國慶說:「已經半山腰了,還有二點九公里,就到了。」這條路比較好走,不像前一次爬的那座山那麼難走,階梯太多,又不規則,有時一階一步,有時還要一階兩步呢!偶爾上面路很窄,他們手攀著石上的樹枝,腳尖頂著石縫裡的小樹,一步一步的爬上山去。有時不免也會跌倒,或是扭到腳,痛的哇哇大叫。

他們常常爬山,山上往往多處設有觀景台,把山下的景緻,取到最好的角度,讓遊客們欣賞,每一個觀景台,都讓人驚喜與讚嘆,真是美不勝收。

每到一個目的地,或路上遇到特別美的風景區,他們就會停下來,拿相機或手機出來照相,回家放在電腦上整理。相片簿裡的照片,大多數是國慶幫雅筠照的獨照,少數是他們請旁人幫忙照的合影,因為雅筠看不見,所以不會幫國慶照。哈哈!也是有少數幾張是國慶自己先取好的角度,教雅筠怎麼按下快門,然後再跑到前面去對準鏡頭照的,又有一部份,是他們肩並肩,國慶手伸的長長的,自拍的合影。

迎著陽光,微風拂面。在綠意盎然,鳥語花香的樹下,嗅著多種花草樹木的濃濃芳香;時而又踩在鬆鬆、軟軟、厚厚,會發出脆脆聲響的落葉上,那種感覺實在好特殊。

他說:「這有很多芬多精,用力的多吸一點,這就是幸福。無拘無束的遨遊在大自然裡,怎麼樣?好吧!」

坐在碧草如茵的山坡上,國慶耐心地把黏在雅筠身上,許多不知名的落葉一一摘掉。雅筠想起放在抽屜裡,她久久便會拿出來摸摸看的幸運草,是國慶送給她的。那片奇異的幸運草,跟著他們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有餘了,竟然也不會腐爛。這是一種極普通的植物,由三片心型合成的一片葉子,心尖都向裡連在葉梗上,但這片葉子,卻由四個心型合成的葉片。據說十萬片葉子,才有可能遇到一片,所以人們便稱他為幸運草。

多少貪婪的女人,想要那種如火如荼的浪漫愛情,更想要那種細水長流的平和愛情。曾經他有一段很長時間,不敢碰觸這愛的火花,始終默默的忙碌著,有人對他好,他不可能不動心,只是害怕這燙手的愛情,會如同海市蜃樓,一樣來去匆匆,害怕太狂熱的感情,會像曇花一樣,在最美的時候凋零。雅筠感謝上帝,賜給他一個簡單而美滿的婚姻,一個有兒有女的幸福家庭。

春天來了,櫻花綻放,百花盛開,許多遊客,在花前來回穿梭。

國慶盯著手機裡的照片,一幕幕的往下看。他開心的對雅筠說:「妳像一顆會開花的樹,長在我必經的途中,陽光下熱情的開滿了花。這花就是你的笑,甜美的笑,你的每一抹燦爛的笑,都是我前世的盼望,今生的心願,也是來生沒有休止符的情緣。有一天死了,我們也要埋在一起,不然妳看不見,誰來牽妳?」

雅筠感動的含著淚:「你真好,謝謝你愛我。」他們雖然年過半百,但深情依舊,熱情如火,愛情如蜜。

人生是一列必定開往終點的列車,每一站都會有人上車、下車。如果有一天,坐在你身邊,那個最親密最愛你的人先下了車,也不要太悲傷。無聲的陪伴,永恆的守候,就是天長地久的愛與被愛,永無止息的彼此占有。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廖玉燕專欄
開場白
廖玉燕的書
可愛的我1:心情小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