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廖玉燕《一刀兩刃》2015/6/12

我和梅娟漫步在捷運公園,涼爽的黃昏,太陽已經西下,微風四面應該一片清爽才對。但是想到近日社會殺殺打打的事件頻傳,加上梅娟前男友長期糾纏不清,而惹的她不太好的心情,感覺空氣中含帶的雜質特別多,沒有讓人有舒服感。

梅娟說:「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早熟?結婚時,我年紀在同學中算是年輕的,但心理上總覺得自己已經歷盡滄桑。初戀男友在我結婚前夕,又再度回頭找我,我永遠記得當我告訴他『不可能了!我明天就要結婚了!』他在電話那頭靜默了彷彿一世紀之久!接著,我聽到他如同野獸般的嘶吼『我詛咒妳!我一輩子詛咒妳!』接著我接到他的長信,懇求、威脅,他將我所有的信件、來往物品全數退回。我知道他恨我入骨。」

我說:「這不是電視上常見的場景嗎?有恨、有氣,會說出來還不錯,總比暗中做壞事還好。不過我們也要記得一般人應該注意的人生常規。幫過你的人不要忘,愛過你的人不要恨,信任你的人不要騙。妳有承諾嫁給他嗎?」

梅娟說:「往日情懷,當下的字字句句都是真的,哪知道時間總是會改變一些事、一些情、一些愛?妳沒聽過光陰的故事這首歌嗎?光陰確實是會改變許多事的。唉!感情隨著時間沉澱,感覺隨著時間消失,漸漸的我已不再愛他了。」

我說:「很多事情都不是我們意料中的事,以前的人都說:英雄難過美人關,不然就說英雄救美人;而現代的人無論男人或女人,發怒起來都六親不認,不是罵就是打,不是恨就是殺,可怕到了極點。」

梅娟說:「現代人很奇怪,無論有仇沒仇,想打人就打人,想殺人就殺人,想偷就偷,想搶救搶,真是變態。近日台北市北投區發生小二女童,在校內遭歹徒割喉死亡案。女童父親在一張寫給往生女兒的卡片上寫道:『妳要再當我們的寶貝。』旁人看到無不鼻酸。」

我說:「發生在台北的校園割喉案,震驚全台。我們除了為不幸逝去的生命感到惋惜外,也強烈譴責這種泯滅人性的暴行。可是,除了同情被害者和痛恨加害者以外,我們還能盡什麼力呢?」

梅娟說:「為了避免憾事再度重演,市府團隊召集有關單位召開會議,擬定強化護童專案,以快速打擊部隊,配合校方執行,繪製危險熱點地圖,並與社區巡守隊結合。期望藉由我們主動出擊,來達到有效遏止犯罪可能,更有效維護學童的安全。」

台灣社會生病了,而且病的很嚴重,食安不好、治安不好,笑貧不笑娼,好吃懶做的人越來越多,遊民更是越來越年輕化。

媒體不斷的在討論是否廢除死刑?死刑真能解決一切問題嗎?寬恕是不是縱容惡人猖狂的因素?我不知道該怎麼解決人心險惡的問題,我只知道上樑不振下樑歪,是永遠不變的真裡。

我回到家,打開窗戶喧鬧的台北市,仍然感覺有一股緊張的氣息傳來,黃昏了大家都想著家,家是最美的地方也是最讓人安心的地方。照說回到家什麼事都可以拋開,暫時忘掉所有的煩惱,但是往往電視一打開,就是一些驚悚的畫面,遙控器按來按去,找不到溫馨的畫面可讓人喘息。

時代的轉變,現代人每天都忙碌著,為的是生活,說更貼切一點,應該是餵了活口。多少人每天早出晚歸?忙忙忙,忙忙忙,為的就是賺錢養小孩、養父母,為了養家不是過勞死,就是忙的苟延殘喘。

回想小時候,鄉村的田園生活,優閒而自在,只要有收割農民們就會很快樂,孩子們也會跟著一同唱出快樂的兒歌,表示為豐收喝彩。

奇怪為什麼那時候的人只有吃得飽足就夠了?而現在的人卻大不同,有些人有了錢還想要更多錢,有些人窮了再努力,竟然還變的更窮,難道這就是文明嗎?

如何定義文明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小時候確實是很苦,但是小偷強盜和精神異常的人沒那麼多,可能是大家都一樣吧!所以社會比較安定。

那時候,天真的我們什麼也不知道,也不敢追求什麼,只希望過年有新衣服穿。左盼右盼希望新年趕快來,雖然,我們所盼到的卻是哥哥姐姐們不能穿的衣服,或著是新衣服穿了幾次又要留到下一年過年才能穿,但是那時候的我們還是天天都很快樂。

想起昨日歷歷往事,我清楚感覺現在人很幸福,但是卻又覺得或許說很辛苦吧!每天拼命再拼命都是為了生活,哀!這該怎麼說呢?一個人在電視旁想著想著,實在心有千千結。我就不像那些大人物們,吃的下、睡得著!彷彿社會一片寧靜,好像國運昌榮似的,好奇怪!

誰都會說不順利才能體會無常,不如意才能學會謙虛,但是,有幾個人做得到呢?世間的善與惡,有時錯綜複雜,難以分辨,凡事不要只看表面,不可輕易論斷。

我認為:犯罪者可遮掩臉龐,這是對善良百姓的殘酷。精神異常就能免責,這是對身心健康者的侮辱。

我們社會真要想有點反省,是該想想看:媒體一天到晚報導有錢人住多豪華的房子,吃多貴的一餐,穿多名牌的衣服,不然就是酒駕撞人逃逸……,這樣到底對社會的未來有多大意義呢?

我覺得,鼓勵一位警察忠於職守。鼓勵一位老師,春風化雨。鼓勵一位作家,為靈魂寫作。都要比報導一位嫁入豪門的藝人穿多少錢的鞋,提多少錢的包,駕多少錢的車,要有價值得多。

我們沒有資格談廢死刑,因為我們不是加害者,不能耗費唇舌;我們更沒有理由談原諒,原諒不是我們的權力,因為我們不是被害者,不能隨便的慷他人之慨。

不是當事人,不知道傷的有多深,痛的有多難受?多殘忍的一句話啊?「痛苦就是修行的開始!」替代被害者廢除刑罰,不是慈悲,而是越矩,賞罰不分,天下必亂。

嚴刑峻法造就了新加坡的平靜,而在平靜中顯揚國際,創造奇蹟。

先進的人權氾濫,造成了歐美的各種喪失病狂的殺人魔不斷創紀錄。媒體的爭相報導重複播放,恐怖的行徑,犯罪心態,行凶細節,獨缺了真正合理的懲罰,這無非鼓勵犯罪的創意。殺人不必死,是對殺人者的鼓勵。結局只有更糟。殺人則死的觀念,到那兒去了呢?

台灣人呀!人權和自由相等,是以不傷人不害人為原則,請勿濫用。一個人無論處於順境還是逆境,都能尊重別人的人權,才是真君子。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廖玉燕專欄
開場白
廖玉燕的書
可愛的我1:心情小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