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廖玉燕《老伴》2015/6/5

喜歡看連續劇的郭媽媽,說了一個連續劇常出現的一個情景,也是發生在她身邊一個朋友的親身經歷。

郭媽媽說:「我有一個孤獨的老鄰居。60年前,她是如花似玉,人見人愛的妙齡女子;而現在80歲的她,是風中殘燭,人見人厭的老人。我不知道要怎麼描述她的一生。簡單的說,她很沒腦筋,為了死後不會被政府扣錢,也為了走了以後,不會讓小孩子吵吵鬧鬧,所以兩年前先生過世以後,就把所有的財產分了,而且沒留一份起來給自己用,只用口頭讓孩子們承諾要負責贍養她。她雖然有三個兒子,但是她卻居無定所,沒有一個兒子的家,是真正屬於她的家。因為她是讓兒子輪流照顧的,一個兒子照顧一個月,三個兒子一起輪。」

我說:「現在養兒已無法養老,為人父母的也只能自立自強,老本一定要保得好,不進棺材前一定不分家產,否則就麻煩了。」

郭媽媽說:「那天她哭著向我說『今天要來老二這邊,昨天結果等了好晚好晚老二才去接我,害我在老大那裡坐立難安的等了好久。有一次在老三那裡,要回老大那裡的時候,我害怕打擾老三,只好把行李背到外面公園裡等老大。天氣又冷又暗,結果老大半夜才來接我,我難過的留了淚,竟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說:「住三十坪的房子和三百坪的房子,孤獨是一樣的。與其過度恐懼孤獨,一定要和兒孫同住,過著忍氣吞聲的生活,不如獨自享受單身之樂,無論城市或郊區,住最適合自己的地方,如果有一方已經去了,那麼,老朋友就是我們的老伴。人生真實結局,最後就是一個人。結婚也好,不結婚也罷,無論是誰,最後都是一個人。」

郭媽媽像放不完的鞭炮,停不了口:「即使跟子女們住,也是不能期待他們會有多孝順。我們年輕的時候,每天忙到三更半夜,還不得眠。一大早起來忙完早餐,要上班之前,要先送小孩子去上學,下班以後,還要趕著去學校接孩子去彈鋼琴、學畫畫、學心算、學跳舞等才藝,回來還得做晚飯。週末要洗全家一個禮拜的衣服,去超市買一個禮拜的菜。每個禮拜,從頭再輪一次,週而復始。請問如何抽出時間來孝敬父母?當我們老的時候,又怎能要求孩子們多孝順自己呢?」

我說:「五六十歲的我們,這是另一個黃金時段,小孩們都長大了,也有一點積蓄了,不再像從前這麼窮困。現在想去哪裡玩就去哪裡玩。不用再為家人和工作而煩惱,能好好享受人生的階段。但一定要有三寶,如老友、老伴、最重要的還要有老本,俗話說的好『有理財就不窮、有計畫就不亂、有準備就不怕!』即將身為老人的朋友們,是否做好準備了?只要事先做好準備,日後就無須憂心老後生活。」

家庭富裕的郭媽媽,沒有覺得錢有什麼特別重要:「如果身邊沒有幾千萬或幾百萬,也不必焦慮過度,而是把物質慾望降低,夠用就好。因為,戴三百塊的錶和三百萬的錶,時間是一樣的;喝白開水和喝果汁,一樣可以止渴。不過,一定要有醫療保險,突然生病住院,才不必擔心醫療費用沒著落。」

我說:「平常要多與人接觸,建立良好人際關係,友好的人際關係,才不會時常感到孤獨。」

郭媽媽很聰明:「評估個人社會資源,有哪些可運用?把這些資源累積起來,可以成為自己的良師益友,譬如泡湯、唱歌、旅行,就不會找不到伴了。」

我說:「伴侶、兄弟姐妹、親戚、同學、同事、鄰居,就是最好的玩伴。適度的參加宗教信仰、公益組織、才藝社團、寵物家族等,也可以增進許多樂趣。」

郭媽媽不懼怕:「人生的句點是死亡,一個人離開這個世界後,還能留下什麼?自己又想以什麼方法離開人世?想清楚是很重要的。平常多與人接觸,建立良好人際關係,以便往生後能及早被發現。」

我說:「關於遺體遺骨的處理,最好選擇不會讓活著的人,感到困擾的處理方式,並且讓活著的人充分瞭解自己的意思。準備好一切身後事的費用及謝禮,千萬別認為別人的幫助是出於義務或理所當然。無論有結婚沒結婚,若能抱著這種想法享受人生,便能安心的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常常跟先生吵架的郭媽媽:「好朋友比伴侶重要,好朋友,有時也比兄弟姐妹還好。平時要廣結善緣,多認識各類朋友,這是退休以後的老人和單身貴族們享受生活的一項祕訣。總之,不管你是長壽的歐吉桑或歐巴桑,到最後都是一個人,這句話一點也不悲涼,也不可怕,全看你有沒有成熟的心理安排好自己的生活?」

我說:「在這個複雜的時代,多留意身邊的朋友,多一些理解,少一點算計,學會感恩,別把對你好的人忘掉。凡事悲觀使不幸加倍,樂觀使不幸減半,只要面向陽光,你就永遠看不到黑暗,也會有很多好朋友。」

多才多藝的郭媽媽說:「活著的時候,就要盡量讓自己開心,平安、健康就是福。要給自己多安排一些嗜好,上館子、看報紙、打麻將、玩電動、看電視、逛百貨公司、當志工或是含飴弄孫也行。」

我說:「甚至偶爾幫家裡做點家事也行。像我先生很喜歡做菜,常常幫家裡燉雞湯、魯豬腳、烤魚烤蝦之類的。雖然老猴子耍不出新把戲,再做也是那幾樣。但是,孩子們給他幾句稱讚,他就會高興的不得了,畢竟老人還是很喜歡受人哄的。」

郭媽媽突然說:「我已經找好房子了。」

我問:「妳不是已經有很多房子了嗎?為什麼還要找房子?」

郭媽媽笑笑的:「我是說老家,以後要回去的老家啊!」

我說:「哦!原來,我剛剛沒聽懂妳的意思!現在我懂了啦!妳先生的老家,有沒有跟妳買在一起?」

郭媽媽生氣的說:「死了以後,我才不要跟他埋在一起呢!」

我說:「我們夫妻常常吵架,但是也會想說死了一定還要放在一起。」

郭媽媽提高嗓音:「我們從年輕吵到老,死了還要在一起,未免太辛苦了。妳是因為眼睛看不見,需要他牽妳,所以才會希望死了還要在一起。我不需要他牽呀!我自己可以來去自如,幹嘛還要有牽絆,累死了!」

我說:「有人說靈魂是正常的,看不見的眼睛是屬於肉體的,死了以後一切都歸於正常狀態。我想我們會想要生生世世的在一起,不是因為看得見或看不見的問題,而是互相了解的關係。」

郭媽媽嚴肅的說:「一般人常指望夫妻的功能之一,就是老了一起作伴。但根據社會心理分析,這個迷思與事實相去甚遠,配偶不見得是最好的人生伴侶,如果一廂情願把配偶當成理想的老伴,恐怕會失望。很多性格不相投的夫妻,愈老愈不肯妥協,貌合神離,假情假意,相敬如冰,退休後分床、分房、分居、分手的例子,比比皆是。」

我向她表示:「一份情,因為真誠而存在;一顆心,因為疼惜而從未離開。感情需要的是理解,相處需要的是默契,陪伴需要的是耐心。日子如蓮般淡然,許自己長年春暖花開,時時讓心燦爛如陽光。不是順心如意讓人歡喜,而是歡喜讓人順心如意。」

我說:「我先生曾開玩笑的說『死了燒一燒灑在海裡就好了。』我嚇死了!我擔心的說不要、不要把我灑在海哩,海這麼大,茫茫藐藐,無邊無際,深不見底,寬不見邊,我會很害怕。我先生就說『開玩笑的啦!我會尊重妳的意思啦!』我想要樹葬,比較乾淨,不會污染環境。有樹有山可以靠,這樣多好?」

郭媽媽什麼都不在乎:「死了就死了,還想這麼多幹嘛?怎麼埋葬還不是一樣?活著的時候,吃好點、穿好點、用好點就好了。」

我跟郭媽媽說:「總有一天你會知道,你內心真正的快樂,是物質世界永遠給予不了的。喝30塊的咖啡和150塊的咖啡幸福是一樣的,坐頭等艙和坐經濟艙失聯了一樣都回不來。想明白了,能有老朋友或老伴,聊聊天,在一起胡說八道,就是幸福!」

郭媽媽很不以為然:「妳不知道啦!我們家不是沒錢,也不是他對我不好,總之,就是無緣有份,說不清講不明的。我也從不寄望他能跟我做伴,我認為寄望配偶能解除寂寞,基本上是神話。」

我說:「郭媽媽有一句開玩笑的話,不知道妳聽了如何?有人認為退休以後的老男人,像廢棄的大型家具。推都推不動,想丟又丟不掉!」

笑到彎腰駝背的郭媽媽,忙著猛點頭:「退休以後的男人真的比較不愛出門,難怪下午茶的餐廳,坐滿的都是女人,談的也是三姑六婆的八卦。」

朋友們,你有沒有老伴?如果你單身、失婚或者老年喪偶,該怎麼辦?別把老伴的定義縮小,其實老伴不是指婚姻關係裡的配偶而已,而是泛指老來一起作伴的親朋好友。

人一旦步入暮年,生活會面臨誰來照顧自己的問題?雖說現實社會的照護系統日漸完善,但接受照護的仍需無比的勇氣與智慧。此時,需仔細傾聽自己的聲音,誠實面對自己的身體,一旦成為受照護者,也可以坦然以對。

與其老到懶得自己洗澡換衣服,全身臭口水味和發霉味;不如到老人安養中心去,那裡有人天天照顧,吃喝玩樂都不用煩惱,會比較實在。

我們一定要知道,水滿了會溢出來,人累了再撐會垮下來。別把自己逼得太緊,凡事盡力就好!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廖玉燕專欄
開場白
廖玉燕的書
可愛的我1:心情小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