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廖玉燕《回憶》2015/5/29

每個人都有值得分享的回憶,看看人們如何以獨特的方式,不斷的為這世界上演的故事,呈現愛的篇章?

窗外的雨,淅淅瀝瀝的下著,那不知道是春天的第幾場雨?唉!春天的雨向寡婦的淚,綿綿細細的,叫人不得安寧。

益櫻是交友中心0204的小姐,她此刻的心情複雜而難以描繪。她哭著向麗琴說:「那個帥哥說,我的聲音很好聽,我就告訴她我二十歲。他常常打電話給我,放假的時候,幾乎一天五通以上,每一通電話,都可以聊上一至二個小時,有時熬夜聊到天亮,整夜沒睡覺明明很累,但我們倆也不覺得辛苦。那時候我正懷孕,我說我還沒準備好跟他見面。」

益櫻擦擦眼淚繼續說:「我懷孕要生小孩沒錢,我騙他我生病了,需要很多錢來治療,為了怕他起疑心而防備我,我說,不過我自己還有一點積蓄,不會有困難。我說如果你真的愛我,就請你把九十九朵玫瑰,在我生日的時候送到櫃檯。我生日那天,他真的送我九十九朵玫瑰花,同時還包了十萬塊的大紅包給我。玫瑰花上的牌子,寫到〈祝你生日快樂,並祝早日康復〉;紅包裡還放著一封長信,字字句句都充滿了濃情蜜語,叫人不得不心動。我滿心歡喜,高興到說不出話來。隔了一陣子,我生完小孩,藏不住內心的喜悅,急著答應跟他見面。」

他是電子業的工程師,工作繁忙,自從有人陪他說話之後,他每天都窩心的工作。每次一想到遠方有個女孩,正等著與他相見,就覺得再累也值得。他從未見過她,但在過去幾個月裡,她在他心理佔有最重要的地位。

約會的那天,匆忙的旅客到處走來走去,武雄盡量靠近旅客走出來的地方,希望能夠一眼就認出,那個他心目中的大美女。

一個女子,走過他的面前,短短的頭髮,酷酷的墨鏡,粗俗的別針別在胸前,他盯著她看,不是他想約好的女孩,她太老了,她已經是個很成熟、很老的女人了,因此他沒有理她,就往旁邊看。

武雄想那個年輕女孩,一定雙腿修長、身材高眺,無論身穿什麼樣顏色的衣服,都好看,會像世界上最美好的春光。可是找來找去,找不到他心目中的美少女。他一眨眼!沒想到,見了面竟是這樣的情況,他簡直傻了眼。

前面走來的女人,少說也有三、四十歲。她不僅豐腴甚至稱的上肥胖,哦!應該說是臃腫吧!皺折的衣服,凌亂的頭髮,兩根粗腿,還穿著一雙老氣的高跟鞋,完全看不出年輕時髦的樣子,倒挺像剛生過孩子的媽。

武雄不敢認她,他看到她的那一剎那,其實是有點害怕的,他先瞪大眼睛,然後再瞇起眼睛,狠狠的抓抓頭,心理默默的想來想去:「怎麼會這樣呢?怎麼會這樣呢?old woman!是我要的嗎?」

女人看到他,開懷的笑了起來:雙眉揚起,嘴角輕輕嘟起,做了一個挑逗而吃驚的俏皮表情,就像一個年輕的少女模樣。「一起看電影怎樣?」

他搖搖頭,輕聲說:「噁心!」他看到她的那一剎那,似乎想大笑,卻又假裝根本不認識這個人,她確實不像是他想要見的人。有人說,女人二十如羊、三十如虎、四十如狼、五十如巫婆。他怎麼能接受他心裡的小綿羊,一下突然變成老巫婆呢?

益櫻被喜悅沖昏了頭,自信滿滿,興高采烈的,似乎沒注意他奇怪的表情,就伸手拉著他的手:「好高興見到你。」

武雄很不禮貌的將她的手一甩,就兩步併做一步的飛快的跑走了。

益櫻想到在電話裡的甜言蜜語,見了面就忍不住想牽他的手,又想到他每天都打電話給她,每天都寄一包巧克力給她,三個月多來,從不間斷,至少有一百包以上了吧!她因此覺得全世界人只有他最好,就跟他說:「等我康復後,一定要嫁給你。」

武雄:「謝謝你答應我的要求,我一定會好好愛你。放心啦!」他笑了笑,卻又馬上說:「等妳康復後,妳真的要嫁我嗎?」

「嗯!不嫁你,嫁給誰?」益櫻:「我想了一個晚上才終於做出的回答!」

武雄:「我早就做好準備了,等著迎接妳對我示愛。我就知道,上帝一定會特別疼愛善良的人。」

武雄這段時間每次放下電話,都哼著歌:「愛人我永遠祝福你,愛人我永遠祝福你,祝福你健康、祝福你快樂,愛人我永遠祝福你。」

剛開始交往的時候,武雄曾經為了寫信給她,常常寫寫撕撕用了一大本信紙,因為不知道該寫什麼,最後他只好大方的在抬頭寫上:「親愛的!」像叫校園裡親密的情人。現在他的美夢破碎了,他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調適自己的心情。

麗琴心不在焉,不管益櫻跟她說了多少心事,她總是每隔一小段時間,就規律的給她回應:「嗯!嗯!嗯!」

這時麗琴腦海裡出現的是另一個美少男說的話。那個少年跟她說:「今年夏天,我終於決定做了一件大膽的事。是她來開的門,我把手裡的紅玫瑰一伸〈生日快樂〉。當時她看到我,疑惑的握起我的手,她細細的打量我,良久道〈帥哥!〉她忽然深吸一口氣〈真是不巧,我正有事要出去!〉」

那個少年還說:「聽我朋友說最近她要出嫁了,我心好慌。那天我去看她,但我到了門口就停住了。她的門半開著,可以看見她正坐在窗邊,那晚的月亮沒有很圓,朦朧的月光下,她微微憂傷的臉容,彷彿若有所思,她所想的東西,我無從知道。再沒有一刻,我這樣強烈的感覺到我與她之間的距離,她是美女,我是大笨牛。我想了很久,遲遲不敢向她表白,心裡明明有好多好多的話想說,確又始終開不了口。」

那個少年又說:「那天她看到我,吃了一驚,臉色泛紅,眼裡含著淚。深秋的月亮,像滿懷心事地駐足在半空中。她從房裡走出來,我在她膝前跪了下去,妳愛那個人嗎?她緩緩地搖頭『這種年紀,還說什麼愛不愛?』我說既然妳不愛他,那麼給我時間,給我三年時間,三年以後我就大學畢業了,我就有能力可以賺錢、娶妳了!我、我的聲音突然哽住了,我說〈我喜歡妳。」

那個少年忽然淚水傾瀉而下。他哭著說:「她不相信我的愛。她說『我怎麼能拿我的幸福來賭一個少年的諾言,小弟,回去吧。』我輕輕的,無限絕望的問妳真的喜歡我嗎?她點了點頭『是,我喜歡你,可是!可是!又能怎麼樣呢?』。」

那天,那個客人早就走了,麗琴還久久坐在飯廳裡,什麼也沒吃,只能不斷的搖頭,似乎在拒絕回憶,心中某些被那個帥哥聊起的情話。她自言自語:「沒有開始,怎麼會有結束呢?」

當時麗琴一面很認真的幫客人按摩,一面很認真的聽那個年輕人說話,她點了點頭:「我知道。也許不是她要拒絕你,也許她有苦難言。」

麗琴想到過去的種種不如意,就這樣暗示自己:「當有一天,你不如意了,千萬不要去硬撐場面。那樣做,你累,別人也累;身體累,心更累。如果有一天,碰到老朋友,妳也不要躲避。你可以坦白說出自己的處境,我輸了,玩不起了。不管輸在情場上,還是商場上,要輸得有志氣,輸得不畏怯。」

一個改變需要從自己篤定的決定開始,清楚誠實的分析自己處在的狀況,設定自己預期的目標是什麼?然後檢視現在的行為或環境是否能讓自己達成?如果不能的話,就必須發自內心決定改變,希望有機會讓自己變的更好。

毫無目標,僅為了每一個月領薪水而起床的生活,麗琴也曾體驗過,她覺得那種日子是枯燥無味的。如果目前的環境不是我們現在所期待的,那就必須警惕自己,不要讓未來的幾年後還對自己說:「早知道,早就不該如此散漫。」

麗琴有時候也會想退休,但是想到自己的工作蠻有意義的,就不在這麼在意退休的問題了,何況每個客人都這麼優秀、這麼好,自己還沒老到不能動的情況下,怎麼能放棄照顧客人的健康呢?

人類在世界上跟其他生物相較起來,最特別的是超越本能行為的思考能力,能保護其他動物植物。助人為快樂之本,如果我們的工作或使命不是為了幫助更多的人,那我們的工作價值感及成就感不會非常的高。

幫助別人,是學習的好機會,這是透過別人的優點與缺點,檢視自己的行為及想法。所謂「物以類聚」其實就是「吸引力原則,如果自己熱愛協助別人,身邊所吸引的人,很有可能也是喜歡幫助人的人。樂於助人的環境能創造更多的機會,幫助身邊的人就是幫助自己。

麗琴是一個認真、專業的按摩師。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瞌睡蟲一直來找她,怎麼趕都趕不走。她覺得今天好睏,好想睡覺。也許是剛剛按了一個虛弱的,又臭又髒的老女人,元氣被吸走了;也或許是她自己昨天晚上,沒睡好覺才會這樣。

平常她按摩一個客人,只需要看二至三次手錶就行了,看第一次是「開始」;第二次是準備快「結束」;偶爾不自信的時候,才會看第三次時間,來衡量「結束」的時間是否過長或過短。今天按一個客人一個半小時,她竟然至少看了十次以上的手錶,她覺得很愧疚,心想下次一定要好好補償那個客人。她又想:可是,那個客人一直聽到手錶「噹、噹、噹」的聲音,不知道有沒有覺得很煩,那個客人下次不知道會不會再來?

下午按摩的時候,她一隻手的手肘,壓著客人的背,用手掌撐著額頭,她心裡想只要一、兩秒鐘就好了。沒想到她一恍神,差一點趴在客人身上,嚇了一跳,不知道睡了多久,趕快醒過來。以前她聽到隔壁房的按摩老師,一直按手錶顯示時間,隔壁房的按摩老師,不會不好意思,她反而替人家覺得不好意思。

沒想到今天她也每隔不到十分鐘,就按一次手錶,每按一次,手錶就會發出一聲:「噹!現在時刻,下午三點十五分;噹!現在時刻,下午三點二十四分;噹!現在時刻,下午三點三十二分;……。」她想時間怎麼過的這麼慢,她實在快要撐不下去了。

終於好不容易按好了,麗琴很不好意思的回神過來,對益櫻說:「自己的人生,自己掌控。俗語說:姻緣天注定!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可是我們能做好準備迎接最好或最壞的結果,就是做好準備的主動生活。今天已經過去了,希望妳能把焦點放在未來的目標。」

益櫻:「他不再接我的電話,我一天至少打了幾百次電話給他,我快氣死了。電話那頭傳過來的訊息都是〈您所撥的電話無法接聽,請稍後再撥。〉接下來就是一串,我聽不懂的英文字句。」

麗琴笑笑:「能擁有掌控權,主動的生活,第一步就是自己計劃、安排每一天的行程,依據自己的安排一一去完成。被動的生活,就是活在被迫改變的環境,會不斷覺得自己是受害者,自己沒辦法擁有主導權利;換個心態主動改變、主動行動。想掌握生活主導權的人,生活的節奏最好是能快一拍,事情還沒開始或結束就能預先做好充分的準備。」

益櫻:「他自己也不想想看,都已經四十歲的人了,還要怎麼樣?」

麗琴不知道有沒有辭不達意?她安慰益櫻:「老朋友發了,不見了,要想:他忙。老朋友垮了,避不見面,要想:他難。一個失意人,能在一群得意人間談笑風生,面無慚色,才是有骨氣;一個得意人,能在一群失意的朋友間,讓人想不到他的得意,才是會做人。今天的妳,也許是自己十年前或是五年前的決定及行動所造成的,同樣今天的決定及行為就會造就十年或是五年後的妳。」

不知道是諷刺的時代?還是變態的時代?二十歲的小男生,要娶二十歲的小女生為妻;四十歲的熟男,也要娶二十歲的太太來撐場面;八十歲的老頭子,還想娶二十歲的小妹妹來作伴。那麼三、四十歲的熟女呢?難道只能嫁個沒人要的老怪物嗎?

「那個長秀髮紮馬尾的美少女呢?那個明亮雙眸的美少女呢?那有著彎彎眉毛、溫柔的雙唇、美麗鵝蛋臉的美少女呢?」武雄心中有好多好多的疑問。

以前武雄他儘管不斷向她要照片,總是一次又一次的被拒絕,感覺實在令他很不舒服,原來、原來是這樣,現在他終於知道原因了。

那時候益櫻解釋:「假如你對我的感情是真的,我長得如何並不重要。假使我長得漂亮,我會以為你因外貌而愛我,那樣的愛,當然我不想要。假如我長得不怎麼樣,你必須承認我長的不好看還愛我,那樣的愛才是真愛。」

武雄用手機傳訊息:「妳會害怕我只是滑手機無聊,別無選擇才跟妳通信媽?」

益櫻回應:「是也好,不是也好,總之先不要要求看我的照片,將來有機會我會去找你,到時你可以自己決定見面之後,自由選擇我們還要不要繼續交往下去?」

益櫻還清楚的記得,武雄說:「體重不是壓力;年齡不是問題;身高不是距離。熱戀會讓人忘記限制,只要放下條件,從心出發,愛出信念,就沒有什麼遺憾了。她疑惑的想那、那、那些甜言蜜語啊!都到哪兒去了呢?」

我們的一生,也許不僅只有愛過一個人,但往往會有一個人,讓你笑的最甜;也往往會有一個人傷你最深。在甜蜜的笑,都有可能過往雲煙,在痛的記憶,即使無法癒合,留下的或許也是一道美麗的傷痕。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廖玉燕專欄
開場白
廖玉燕的書
可愛的我1:心情小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