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廖玉燕《走出憂鬱》2015/5/22

靜娟在黑暗裡偷偷的流淚,她胡思亂想的以為文俊有了新歡。她重複想著往昔甜蜜的一切,心中充溢著無法言喻的傷感。文俊會不會對她變心呢?她心裡隱隱有一些失落和擔憂。他們確實也有過快樂的時光,誰又能否認呢?她想文俊即使是鐵石心腸的人,應該也會被她不忍放棄的愛所打動吧?她又想:愛情就像一輛汽車,跑長了路總有拋錨的時候,只要維修好了還可以繼續奔跑,不是嗎?

文俊總認為靜娟是他最好的伴侶,而靜娟確實也是從來就沒有愛過任何一個男人。文俊無論做什麼事都喜歡跟靜娟分享,連玩手機都在一起。

靜娟看不見,也沒有學滑智慧型手機,他就牽著靜娟的手,摸著智慧型手機,唸道:「長得美長的帥,自己不知道,是氣質;有錢有勢,別人不知道,是修養。不要把今天的幸福拖到明天再享受,否則它將一去不復返。不要讓今天的心動拖到明天再行動,否則它無法帶來精彩。」

靜娟好像生病了,腦子裡常常會出現一些奇怪的連結,她很苦惱,周邊的人更苦惱。

今天晚上,文俊超有耐心的又牽著靜娟的手,跳躍似的摸到:「美好是屬於自信者的,機會是屬於開拓者的,奇蹟是屬於執著者的!讓解決問題的人高升,讓製造問題的人讓位,讓抱怨問題的人下台。你的責任就是你的方向,你的經歷就是你的資本,你的性格就是你的命運。」

聽到文俊唸到從手機裡顯示出來的話,靜娟聽了更害怕。每一句話都像針一樣,刺進靜娟的心裡,她總以為她將要被文俊拋棄了,她總想是不是文俊不要她了?她的腦袋好奇怪,總會把不相關的事情連結在一起,惹的文俊大怒,無中生有的謬論,實在使他受不了。

靜娟沒來由的說:「詐騙集團真是可惡,畢生積蓄全被騙光。」

文俊:「複雜的事情簡單做,妳就是專家;簡單的事情重複做,妳就是行家;重複的事情用心做,妳就是贏家。詐騙集團的騙術,也不例外,必須重複再重複的做,才能做的好,要騙到一個人上鉤,當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靜娟搖搖頭:「失去的東西,有必要去追討嗎?」

文俊:「失去的東西,可能從未真正的屬於妳,不必惋惜,更不必追討。人無法控制自己,有什麼特別不安的感覺,但卻可以決定接下來要怎麼做,若要避免陷入情緒漩渦失了分寸,可在心裡設定一盞「紅綠燈」提醒自己。」

靜娟雖然看不見,但是她知道文俊說的:「紅綠燈」是什麼!她說:「開始感到煩悶時,就馬上亮起紅燈!要停下來,冷靜的告訴自己,能夠讓情況好轉。接著在進入黃燈!開始思考能做些什麼?分別會有什麼後果?最後在做出最好的選擇,也就是可以開始行動的綠燈!」

文俊:「妳若不知道怎麼辦?也許可以模仿同路人,看周遭誰有和妳類似的經歷,試試他們的方法,是否能幫妳?總之「心」不快時,選擇看淡;「路」不通時,選擇拐彎;「情」漸遠時,選擇隨意。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不順的事,自己要對自己說一聲,今天會過去,明天會到來,新的一天開始,放下所有一切讓妳累的事情,每天都是新的一天。人生如行路,一路艱辛,一路風景。走過一些路,才知道辛苦;登過一些山,才知道艱難。」

每當靜娟感到排山倒海的情緒壓力來時,就會找個地方深呼吸,順便寫下身體感覺,接著再檢視自己記錄了什麼,從各種情緒感受的相互作用中,歸納出自己的情緒反應,而利用這個反應猜解情緒。有時候她知道調解情緒,有時又會莫名其妙的陷入困境,好像走在迷宮裡繞來繞去,繞不出所以然來,實在很痛苦。

文俊不厭其煩的安慰她:「我們會感到失望,是因為抱著期待,但卻得不到想要的。當然,為了降低失望,就放棄人生美好的期望,這也不對。妳一定要相信我是愛妳的。」

冬天的太陽溫暖而多情,他們在一起也好像總有說不完的話題。靜娟能獲得文俊的真愛,是很難得的,這是上帝所賜的恩惠與祝福,文俊確實是上帝賜給靜娟最好的禮物。不然靜娟眼睛看不見,要找一個願意又適合照顧她一輩子的人,是很不容易的。他不但是她的眼睛,也是她的整個世界,他帶她去接觸和感受外界所有的一切,現在他們卻常常吵架。靜娟眼睛看不見,並不是他們相愛的障礙,而是越來越不能理性溝通的鴻溝。

不管心情好不好,文俊總會哼著聖經上提到的愛:「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

每當唱過愛的真諦之後,他便會對靜娟說:「人需要善於接受外界世界,善於接受嶄新的事物,善於發現和學習新東西,並且不斷去接受它,這在現代社會是很重要的一種能力,也是個人與社會進步的重要表現。唯有這類的人,才懂得彼此尊重,懂得自我反省。」

文俊喜歡跟靜娟聊天,她笑笑的說:「有一位大師說過:趨勢就像一匹馬,如果在馬後面追,你永遠都追不上,你只有騎在馬上面,才能和馬一樣的快,這就叫馬上成功!」

靜娟每聽到一句話或接到一封Mail就以為是文俊在戲弄她,暗示她,他已經不愛她了,所以一直很傷心。靜娟無緣無故的哭著:「如果她愛你,你也愛她,我可以放棄,我不能接受一夫多妻制,嚇死人。」

文俊實在是很有愛心又有責任感的人,被靜娟吵到受不了,難免會怒吼幾聲:「妳不要再說啦!我揍死妳,妳再說說看!以前沒有放棄妳,現在就不可能會放棄妳,妳到底是怎麼了?」

每次靜娟聽文俊這樣說的那一刻,哪怕是在冬夜裡,儘管天寒地凍,她心裡卻會升起一片溫暖。

文俊滑著手機,想了想說:「任何一次機遇的到來,都必將經歷三個階段,看不見、看不懂、來不及。當摩托羅拉還沉醉在V8088的時候,不知道諾基亞已迎頭趕上。當諾基亞還注重低端機市場時,賈伯斯的蘋果已經潛入。當蘋果成為滿街都是人手一機的時候,三星已經傲視天下。當中國移動沾沾自喜為中國最大的通訊商時,渾然不覺微信客戶已突破4個億。然而,曾經傲視天下的三星,一不留神,就被其他科技業蓋過了,由此可知,不進則退的道理,說得多麼真切。」

靜娟不耐煩的歇斯底里道:「我聽不懂,也看不懂啦!你不要再玩手機,不要再說了。」

文俊繼續說:當很多人還在想租個小店面做個小生意時,光棍節一天已經在中國互聯網上創造天價成交額了。當中國銀行業賺得滿懷高歌時,阿里巴巴已經推出網路虛擬信用卡了。靜娟把文俊手裡的手機一揮,手機重重的跌在地上,文俊想發脾氣,又忍了下來。

文俊:「現在的人,不要說停止學習,就是慢一點學習,都有可能被淘汰出局。資源整合很重要!你能整合多少資源,多少管道,你將來就會得到多少財富!」

靜娟:「我知道你還要說,富不學富不長,窮不學窮不盡!造船過河不如借船過河。今天的企業家,贏在學習,勝在改變!柯達、諾基亞、李寧、索尼都輸在了不學習、不改變。什麼跟什麼?我要捉狂了。」

文俊:「要想改變口袋,先要改變腦袋!這個社會一直在淘汰有學歷的人,但是不會淘汰有學習力的人!」

靜娟:「你是不是要這樣說?你的腦袋,決定你的口袋;你的口袋,決定你的下一代!」

文俊常常重複的說:「是啊!你的責任就是你的方向,你的經歷就是你的資本,你的性格就是你的命運。」

靜娟沒來由的說:「可是我愛你呀,我愛你……!如果有一天我無言的死,或許也是無限的活,你不要覺得遺憾。」她似乎帶著最後一點點希望,她無緣無故的哭了起來。文俊苦惱的蓄了許久的淚,這一刻也終於流了下來。

文俊問自己也是問靜娟:」怎麼辦呢?我們的愛情該如何修復呢?」

靜娟突然鎮定的說:「我們要透過廣大資訊問一問;也要透過自己的內心世界問一問:科技有必要用那麼快的速度發展嗎?有必要讓動物和植物長得那麼快嗎?其實,科技進步太快,會帶給人不安,動物和植物長快了就不好吃、不營養,甚至含有毒素。」

文俊想緩一緩氣氛,就忍著心中的苦,幽默的說了一個網路笑話給她聽。

他說有一個朋友問老太太:「你覺得老公有缺點嗎?」

老太太回答:「多如天上繁星!數都數不清!」

朋友又問:「那你老公優點多嗎?」

老太太:「很少!少的就像天上的太陽!」

朋友繼續問:「那妳為什麼可以與他結婚半世紀,竟然如此恩愛?」

老太太:「因為太陽一出來,星星就看不見了!」

文俊抬頭,剛好看到電視正播放大人物因貪污被起訴的新聞,就感慨的說:「風光的背後不是滄桑,就是骯髒。」

可不是,無論什麼事都該了然,有些事,挺一挺就過去了,有些苦,笑一笑就過去了。今天再大的事,到了明天就是小事;今年再大的事,到了明年就是故事,我們都是故事中的人,總有一天也會曲終人散,何必太執著呢?」

那天她又發飆了。靜娟收到一封〈把爸爸捐出去吧〉的Mail,自己就在腦海裡創造一個故事,想像著自己有多可憐。

「站在寒冬的冷風中,雷雨無情的灑在這顆寒冷的心上。想著逝去了的那份真摯的無價情義,她忍不住愴然淚下,嗚嗚嗚的大哭了起來。靜娟哭著想,我受不了他們一起開車出去玩,而我一個人在工作,我也受不了如果是真的,我該怎麼辦呢?哭累了就告訴自己,雖然會心痛,但也知道應該要放手,讓他自由的去遊山玩水,亦或是自己要離開這個地方,會不會好些?」

靜娟莫名其妙的聯想:「那個朋友說最近她都常吃麵。剛好文俊最近可能太忙了,也一直煮麵,雖然也不會不好吃,只是一直覺得有好多相同的地方,卻要把它當成巧合。靜娟懷疑自己難道真的生病了嗎?」自從靜娟常常感到不安以後,家裡所有的大小事情,都落到了文俊的肩上,也真是難為他,要上班還要顧家,蠟燭長期兩頭燒,不垮也難!

靜娟又想:「更巧的事,剛好我用mail傳給李玲訊息,問一些關於家庭的事情,結果什麼事情她都知道,害我理不清,實在好困擾。到底是我亂想?還是她……?」

靜娟的腦子始終無法停下來休息一下,始終是亂轉著。她現在又想到:「文俊吃飯吃一吃,就到後面去好久,出來的時候,卻帶著近乎呻吟的歎息聲,我以為他哪裡不舒服。他回答『好舒服喔!上完廁所好舒服!』隔了幾秒鐘,他講了一個笑話『爸爸和哥哥在客廳裡看電視,媽媽和姊姊在廚房裡洗碗,發出打破碗的聲音,爸爸對哥哥說,給你猜這個碗是誰打破的,哥哥說一定是媽媽打破的,因為沒有人被罵。』剛好我又把它視為我就是姐姐,弄破會被罵;他是媽媽,打破碗的人是媽媽,就不會被罵。好多奇奇怪怪的事,都對的上來,可是他又不承認。」

靜娟奇怪:自己沒有幻因,也沒有幻覺,卻有許多奇怪的事情相呼應。但文俊愛家,顧家,幾乎把所有的精力和心力,都放在家裡了。如果這樣冤枉他,就太沒良心了。但是,自己又無法否定那樣的事件。這婚姻到底是死亡還是失蹤?沒有可釐清的徵象,如果是真的,她願意放手。就像死亡跟失蹤不一樣,死亡沒有就是沒有了,而失蹤是不知去向,飄渺無助,叫人傷透腦筋。

靜娟腦袋亂烘烘的,竟想些無聊的事。她向朋友哭訴內心世界:「李玲說她有一個朋友,一隻眼睛瞇瞇地,一隻是比較正常,年齡都幾乎講的跟文俊一模一樣。家裡近期發生的事件,幾乎完全跟他說的一樣,如兄弟爭房產,把家裡鬧的雞犬不寧的事。又例如買智慧型手機,不會用,一定要問到會用為止,讓旁邊等的人就要失去耐心了。他講的那個人的個性,豈不是跟文俊的個性一模一樣嗎?她又這麼了解我更年期,一直冒冷汗的問題。而且李玲來找我的時候,都故意弄的嬌滴滴的,她說她開車去台中,拿了好多東西回來,剛好文俊之前去市場,買什麼都會講,最近都沒聽他說買菜的事,卻又有菜好吃。那不是她給的菜,不然怎麼會有菜可以吃呢?」

朋友好心的說:「妳不要太累了,應該多一點時間去郊外走一走。我們總是在壓力下工作,累壞了自己。忘了身體是一切,沒有了健康,無法享用人生所有的樂趣,以為能救命的只有醫生,其實也要靠我們自己,養生重於救命。好好的工作,也要好好的休息,好好愛惜自己與身邊的人!」

靜娟無憑無據亂懷疑,她向朋友透漏心中的不安:「他們用智慧型手機互通訊息,而我卻坐在旁邊,渾然不知。因為看不見,即使他們在樓下喝咖啡,我也不知道,我不能跟人家共有一個男人。如果非要選擇不可的話,我會選擇割捨。不然我們家,會不斷的上演外遇事件的家庭暴力,這樣家裡的每一個人,都會一直杵在傷痛中。」

文俊聽到靜娟說把房子過戶給她,不然會被人騙光,就大怒:「我把頭給妳,妳也會要我的手,我把手給妳,妳也會要我的腳,妳到底要什麼?我通通都給妳!」

靜娟像瘋子一樣,胡言亂語:「與其長期的受苦還不如短痛。她以為文俊跟朋友買保單,故意不讓她知道,所以她就這樣想:也或許是跟相關的人買保單,外遇的對象不同人,而跟同一個人買儲蓄保單,是文俊買保險給別人,要保人是文俊,受益人是別人,不然怎麼是這樣呢?」

靜娟常常亂發脾氣,不是吵架就是吵離婚,偶爾也會安慰自己:「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不接受又如何?如果是真的離婚了,文俊什麼都不給我,我也只能認了。殘忍和不殘忍沒有分男人、女人,只有分善良與邪惡,如同只有天使或魔鬼。唉!被恨的人沒有痛苦,恨人的人卻終將遍體鱗傷,因此,寧肯被人恨,絕不去恨人。我不知道自己會有多堅強,直到別無選擇!我就不得不堅強了!」

今天李玲穿得很漂亮,她到靜娟家裡來作客,自我陶醉的說:「我的愛情回來了,讓我好開心。早上有睡回籠覺,下午也睡了一覺,所以很舒服,不會累,現在才有精神來找你們。」

靜娟嗤之以鼻:「有錢要懂得假裝,沒錢要懂得包裝,這就是她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緣故,她是否真的生活如此好呢?」

李玲走了之後,靜娟難過的寫了一封信給文俊。

「每次回到家,卻看到你累到不行,希望你是真的不舒服。不管怎麼樣,我都不能活在虛擬的世界裡,我永遠相信,不管什麼東西,如果不是我的,即使得到了,也會從別的地方失去。如果是我的,即使失去了,也會從別的地方得到。」

「我知道,李玲是來向我炫燿的,她擁有了你,雖然我會心痛,但是我知道應該要放手。我要的是全部的愛,我的愛不想與人分享。我知道你一定會這樣說,一味索取,不懂付出,一味任性,不知讓步,到最後,必然輸得金光。哼!什麼共同成長才是生存之道?我不喜歡聽大道理,我只要完整的愛。」

「你的條件很好,除了薪水高之外,最大的資產是善良和單純。因為愛你,我不會影響你的工作。因為愛小孩,我可以放棄。因為愛自己,我會選擇修復。瞭解自己,確定什麼都沒有了,唉!……。忙了一輩子,到頭來,還是一場空。不忙也罷!人生有太多的意外,本來所有的一切人事物,都會塵歸塵,土歸土,只是提早來臨吧了,我有什麼好傷心?」

文俊看了這封信的片片斷斷,更不知如何是好:「我是要幫助妳走出憂鬱的人,妳不要一字一句都在傷害我,每一次都像刀、像箭刺我,叫我怎麼幫助妳?妳讓我太難過了,不要讓我這麼難過,這麼累,這麼困擾好嗎?」

靜娟:「家還要,我知道再這樣下去,你會失去耐心,共有的家也會沒有了。請你不要用憂鬱症的框架把我框上去,世界上最可憐的人,就是自己欺騙自己的人。」

文俊生氣的嘆了一口氣!無可奈何的捉住靜娟的手,用力的搖晃著:「妳怎麼這樣說我?我不明白,也不了解妳在說什麼?精神病的人,簡直是完全不可理喻。醫生說妳再不吃藥治療,一旦陷入到被害妄想症之後,不但會很難治療,而且可能家裡的電視、門窗……都會被你砸了。」

靜娟:「我是怕你被人騙了,現在的人,尤其是做業務的人很賊,最會想辦法陪睡。」

文俊:「我又不是小孩子。」

靜娟的腦子有時清醒,有時又亂亂的,說出來的話總是讓人感到模糊不清:「要是小孩就好了,因為他們只會被騙,不會騙人,也不會騙自己。其實我也很害怕,萬一你被我冤枉了,於心何忍,去看精神科醫生,是想看看我到底有沒有精神異常。」

文俊:「我不會什麼都不給你,家裡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們共有的。我也決不跟你離婚,除非是忍無可忍,真的豁出去了。」

靜娟不理性的喋喋不休:「我知道如果你不承認,答案是解與無解。人性太脆弱了,經不起誘惑是很正常的。我也知道對方是來傳訊息給我,是故意來亂我們家的,不然這種是誰敢說出來。除了恨不得趕快讓我們家亂,好稱機會介入我們家庭以外,誰能說出口?」

文俊氣到搥胸頓足:「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要不要我對天發誓?無中生有、莫名其妙,妳是不是要把家弄垮才甘心?李玲是妳的好朋友,我跟她又不熟,我不知道妳是怎麼想的?妳的頭殼壞掉了啦!」

靜娟諷刺的說:「拒絕一份誘惑,不要拖到明天,否則它會造成你的傷害。抓住一次機會,不要拖到明天,否則失去了就不會再來。」

文俊不了解靜娟腦袋到底在想什麼?說什麼?他惱怒道:「不同傻子爭辯,否則就搞不清誰是傻子了。」

那天傍晚,他們出去散步,來到海邊。坐在海邊的石凳上,靜娟長久的沉默著,文俊講著一個笑話,她心不在焉地聽著,笑不起來。他又說了句什麼,她只是隨意的應著。

文俊轉過頭來認真的看靜娟,他從來就沒有把她當盲人看,所以他很自然的問:「我剛才在問妳,我像海面上的漁火,還是港裡的探照燈?」

其實靜娟雖然眼睛看不見,但是她應該知道漁火和探照燈有什麼不同?「啊!」她對著暗夜的海面,驚覺地轉過頭來對他尷尬的笑笑:「你說什麼?」

鹹濕的海風拂面而來,文俊的眼底閃過一絲落寞。過了一會兒,他輕輕的把她攬在懷裡,又輕輕的問:「怎麼,妳還沒有想通?我還不夠愛妳嗎?」

她好像一下驚醒了,她說:「我現在才知道你一直在深深的愛著我,從來就沒有嫌棄過我,也從來就沒有離開過我。」

靜娟心理還有一點亂亂的,自言自語:「mail裡那封情書是什麼?我的答案是:那是一份最美好的禮物。」

文俊幫她洗好腳,小心翼翼的帶他上岸。他從背包裡拿出毛巾,幫她把腳擦乾,又幫她穿好襪子,再幫她把鞋子穿好。他照顧她,就像照顧一個兩、三歲的小朋友一樣,讓人看了感覺又溫馨,又感動。

最近靜娟心情好多了,她滿足的躺在文俊的懷裡,聽文俊用手機唸唐詩給她聽:「【紅豆】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采擷,此物最相思。」文俊忙了一整天,看到靜娟很快樂的樣子,就高興的繼續唸:「【春曉】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靜娟瞇著眼睛,露出皓齒的笑:「【漁歌子】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青若笠,綠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

文俊開心的說:「上星期天我們去了海邊,這星期天我們就去河邊泡泡水,怎麼樣?」靜娟當然不會拒絕。

靜娟聽文俊的話,去看了醫生,知道房間裡沒有香水味,而自己卻以為有聞到香水味;家裡沒事,而聽到消防車或救護車,就以為家裡出事了;電話鈴響就以為有人會監聽,而害怕到不敢接電話;想到睡覺的時候,會有人要謀殺她,而嚇到不敢睡覺……,那些都是幻覺、不安和焦慮的情緒反應現象,也正是憂鬱症患者常見的困擾問題。靜娟開始聽醫生的話吃藥,又懂得正面思考之後,隔了一段時間,他們終於找到了重新好好生活的方式。靜娟心情好很多,她安慰自己:「不管文俊有沒有騙她,反正得不到就不要,想不開就不要想。為有淡然的接受一個人的出線,淡然的接受一個人的從此不見,才能讓自己的心境獲得舒坦。

春天真的來了,當街面上的鮮花開始繽紛時,她心裡好像也有了一點破土而出的綠意。忽然靜娟感覺像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線光明,睜開朦朧的睡眼問:「你說吧,我們的愛情該怎麼維修?」

文俊笑了,他要靜娟不要像個憂鬱的灰姑娘,更不要像個受害者。文俊帶她去了時裝店和美容院,將她從頭到腳打扮得像個公主。終於她憂悶的心情隨之明朗起來了,青春也好像真正地煥發了亮麗的光彩。

人的幸與不幸由自己的想法來決定,我們依據自己的思維模式來思考,如果想獲得永遠的幸福,就必須努力保持幸福的思考。如果允許自己去挑剔、去恨,允許自己採取與善意和寬容無緣的心態,就會變成不幸的人。

緣分是本書,翻得不經意會錯過,讀得太認真會流淚。沒有一件事回得去,卻沒有一件事過不去。人生經典!獻給天下所有的愛人。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廖玉燕專欄
開場白
廖玉燕的書
可愛的我1:心情小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