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廖玉燕《距離》2015/5/8

玉亭敬佩父親的勤勞和謙虛;喜歡母親的慈祥和灑脫,她是一個孝順的好小孩。

記得她在外讀書時,父母曾寫信給她,其中有一段話是這樣:「我們希望能把我們的孩子,帶向平坦、光明的大道。希望妳面對困難和挑戰的時候,懂得努力奮鬥,並且能在暴風雨中勇敢前進。以後我們才可以自豪的說:我們沒有虛度人生。」

她一想到父母,就會感動到流淚:「父母把我帶到這個世界上,把我扶養成人,而且給我這麼多的關愛。父母是我的太陽,是我的一切,我卻常常讓他們擔心,自己是不是很不孝順呢?」

這天她忽然想起了一段話,不記得是在那一本書上看到的:「父母的手就像一雙放風箏的手,風箏飛不起來時,他們盡全力的想讓風箏飛在天空;風箏飛起來了,又擔心風箏飛得太高太遠而斷了線,每一對父母就像放風箏的手,忙碌於放線與收線之中,而忘了自己。」

可悲的是:她真的有些同學和朋友,在國外求學畢業;找到好工作;成家立業之後,和家人的感情,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從此不再聯絡,甚至有的親人還斷了音訊。難怪有人的父母感嘆的說:「愈優秀的小孩,離的愈遠。」

地球村的世界,心中有愛天涯不覺遠;心中無愛處處眼中釘。天下的父母都是一樣好,一樣的想念在遠方的子女。希望所有在外地的朋友們,都能了解父母親的辛勞,更能明白〈遊子吟〉這首古詩的含意:「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科技帶來便利,縮短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只要懂得善加利用,其實沒什麼不好。有一支智慧型手機,不僅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就是bumbler不出門,也能知天下事,懶人不出門,更能逛遍天下街。現在她常和父母用line和fb來聯絡,距離就不再感到這麼遙遠了。

剛開始父母告訴她:「聽朋友說有一種「非死不可」可以連絡很方便,還可以傳照片,走到哪裡還可以報備、打卡。」

起先她還聽不懂什麼是「非死不可?」後來才想到原來是「臉書」的意思,她笑翻了。

母親的叮嚀,她始終牢記著:「不管別人是否摸魚,妳一定要捕魚!人員是最好的養老基金,不是得到,就是學到。有些人一場演講、演一場戲、畫一幅畫,能賺進好多錢。然而,那是他們平日,辛勤努力打下的基礎,也是他們辛勤爭取來的!讓我們,多多學習別人,年輕時要多為明天存些本錢。」

父親的話,她也始終沒忘過:「趕快設定目標,主動出擊,只有勇敢踏出,才有機會。許多人活了一輩子,卻一直沒有目標!很多人早上起床後,糊里糊塗地過了一天,不知道生活的目標是什麼?這多悲哀啊!努力奮鬥的人,沒有抱怨的權利!我們不能一直抱怨出身卑微、家境不好、學歷不佳、同儕歧視。其實機會是創造出來的,也是主動爭取來的!假如每個人,每天隨便混日子,不主動積極爭取客源,怎麼會成功呢?」

有天父母親見她懊惱的低頭沉思,心情彷若未語淚先流,往肚子裡流。父親說:「你最大的障礙,是妳自己。凡事太悲觀,不夠積極主動。」

玉亭想父母親能開口直斷,一語道破,讓她佩服得五體投地之餘,就毫無顧忌的把他們當作「心情垃圾桶」,一吐為快。

以前剛到外地求學的第一個月,她的功課尚未進入狀況、人生地不熟,自己唯一的感覺就是想家。

她想到當要離開家時,眼睛不好又不善表達的父母,在送自己出門前告訴她:「如果不習慣就打電話回家、不然就請假回家休息,不要委屈了自己。」走下了樓,抬頭又見父母在窗口勞苦的身影,和對她的不捨,讓她幾乎無法走出巷口。

記得她第一次從學校回家,來去匆匆,星期五的晚上近十二點才到家。想不到平日早睡的父母,坐在客廳裡等她,門一開就看到父母,不知道他們已等了多久,抬頭看見他們,忽然覺得出門在外的委屈都一起湧上了心頭。

後來,結婚、生子之後,工作也逐漸的步上軌道,時常有機會全國來回出差,卻更沒有回家的時間,每次經過台北,想到家中年邁的雙親,心中有種難言的不捨。這一天當她坐在往台北回家的車上,看到旁邊坐著一個老人,回想起父母白髮顯得蒼老時,眼淚就忍不住落了下來,幸好父母住台北,生活機能比較好,少了很多煩心事。

以前有許多次的晚歸,讓父母等門,而曾經不懂事的她,總是滿心的不耐。但是,現在她已為人父母,在高雄生活了一段時間,看到父母的這一刻,才能體會出父母對子女的牽掛,才發現自己有多幸福。

她了解父母對子女的愛,也終於懂了成功的秘訣。原來:「成功的秘訣,是自己要設立目標,勇往直前。」

有些人閒閒沒事,每天混吃、閒聊、串門子,見老闆不知情,就在外兼差猛賺錢。看同事、老闆賺很多錢,心裡就很不平衡,很生氣!然而,我們為什麼要生氣?只要我們堅持、執著,把做苦差事當成千金難買的經驗,也是累積自己實力的機會,老天爺的眼睛是雪亮的,有一天我們一定可以嚐到成功的喜悅!

父親和母親從小就眼睛不好,再盲啞學校讀書長大的,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閒聊。

母親說:「正常人說如果問盲人你要當盲人還是當啞子?通常盲人都會說我要當盲人!如果問啞子你要當啞子還是當盲人?啞子會說我要當啞子!那是因為每個人都習慣於平日的生活,害怕改變週遭的環境。」

父親說:「以前盲啞學校,還沒分開的時候,趣事可多著呢!小時候,盲人一天到晚摸來摸去,啞子看了就覺得好笑。有時還會遇到比較調皮的啞子,會欺負盲人。有一回啞子要搶盲人的便當,就伸手把便當一拍,便當變掉了下去,啞子很快的就撿去了,害的盲人怎麼摸都摸不到。一個弱視的盲人走過來,小華請他找找看,找了半天沒看到。小華說:『可能便當被拿去了吧!』小民:『應該是啦!』三、四十年以前,大家都很窮,沒有豐富的菜飯可吃,也沒有漂亮的衣服可穿,所以才會這麼傷腦筋。」

母親說:「盲人認為:啞子有口難言,有苦說不出,很可憐。啞子可能也認為:盲人看不見,不方便外出,也很可憐。」

父親說:「啞子有時鞋子壞了,沒錢買,就偷拿盲人的去穿,衣服破了,就拿盲人的去穿,反正他們也不知道,即使啞子穿著他們的衣服和鞋子,在他們身邊經過,他們也不知道。」

聊著聊著,他們換話題。別人的家裡是母親做飯菜,做家事,而他們的家事因為父親眼睛看得到,所以也幫忙做飯菜,做家事。

父親說:「今天白忙了一個晚上。」

母親問:「為什麼?」

「你猜猜看。」

「燒焦了嗎?」

「不是。」

「買到壞掉的菜。」

「也不是。你一定猜不著,我告訴妳好了。煮好了,才發現鍋裡好多蟲,那花椰菜,好多蟲,嚇死我了,花椰菜本來就很會長蟲,又好細,很難洗。

「不灑農藥會長蟲,沒蟲卻要灑農藥,真是麻煩。這樣到底是農藥可怕,還是蟲子可怕?

「農藥吃進肚裡,雖然一點點一點點,但日積月累,就不得了。蟲子吃到肚裡,萬一還有沒死的蟲卵,竄到腦部或其他器官內,不也是會致命?叫人好難選擇。」

父親一面煮菜,一面跟母親聊天。每煮好一道菜,就會用手或碗筷裝幾片放在她嘴裡。

父親開心的說:「吃吃看,很甜喔!你看真的好甜喔!什麼都沒放,連鹽巴都還沒放,就這麼甜了,這是原味,好吃吧?」

「眼睛看得見,知道有蟲不能吃,要是我眼睛看不見,什麼蟲都吃吃進去,哦!想到就覺得噁心。」

父親開玩笑的說:「不乾不淨,吃了沒病。」

聽著父母親快樂的聊天,她好奇問母親:「如果是你煮菜,你怎麼知道,火有著沒著?」

母親笑笑的回答:「火沒著瓦斯會漏氣,臭臭的,還有是手舉在鍋子旁邊,會有熱熱的感覺。」

「那你怎麼知道菜熟了沒?」

「反正七分熟、八分熟、九分熟,跟十分熟,都一樣好吃。快煮好的時候,就先弄一點起來嚐嚐看。如果吃到七分熟,就再煮一會兒,不就得了。」

父親一邊整理廚房用具,一邊說:「很多人不捨得扔掉炸過的油,還用來高溫炒菜或反覆油炸,比菜有煮熟沒煮熟更傷腦筋。這種做法真的非常不可取,因為油經過高溫加熱會產生反式脂肪酸,和有毒的油脂氧化產物,當繼續使用這種油高溫烹調時,致癌物產量會急劇增加,吃進肚裡,不易排出體外,容易導致癌症。」

從小玉婷就喜歡站在廚房門口,父母一面做菜,她就一面跟他們聊天,覺得很愉快。

她突然想起母親說的故事:「我朋友彩霞是啞子,她聽不見聲音,也不會說話。她有三姐妹,大姊和二姊是正常人,因為容易交談,方便互動,所以感情比較好。有一次她的二姐跟我說:『有一回我跟大姊去逛街,路過三妹家,想上去坐坐,可是電鈴按半天,沒人反應,電話打半天,也沒人接。其實三妹應該是在家裡,只是聽不到有人打電話,或按電鈴,沒能接聽,所以聯絡不上,只好搖搖頭就走了!』」

玉亭憐憫的想,還好現在有智慧型手機,都有銀幕顯示,可以用line聯絡,無論走到哪裡就可以通到哪哩,甚至走到她家們口,再line一下,還沒請她開門,她的門便會開了吧?智慧型手機,對她來說實在太方便了,解決了她和一般人溝通上的障礙。現在她和大家一樣,只要有一支智慧型手機,語言和聲音,在也不會成為她和一般人交談的問題了。

每一個人都一樣,有一支智慧型手機,無論在生活上、工作上或學習上,都是一項特殊境界的大突破。感謝科技人才的金頭腦,研發了這項萬能工具,滿足了人類一切的所需。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廖玉燕專欄
開場白
廖玉燕的書
可愛的我1:心情小語
2017
2016
2015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