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不一定能解釋》王華容錄音 2012/12/7

今天我要讀的這篇文章標題是:有時有理由,卻不一定要解釋

我們常常以自己的眼光去看事情的表面,卻往往不一定是正確的。

有一位在台北某大學當講師的朋友,她自己碰上了兩段印象深刻的小故事,想與大家共同分享。

暑假過完了,學校剛開了學,有一位新的老師宣布了她的結婚的喜訊,全校的老師們紛紛向她賀喜之外,也準備了紅包,至於禮金的多少呢,這完全是憑著彼此之間的交情,當然嘍!也是個人的自由。

但是依照慣例很少有人不包紅包的。可是這次因為有一位資深的老師,她並沒有和大家一起送禮,雖然表面上同事大家都不說,可是呢!在私下大家常常議論紛紛。

有些年輕的老師認為,這位老資格的老師早就結過婚,小孩也生過了,當然賠本的生意自然不肯做;也有些老師認為這位資深的老師,平常就很節省,甚至有點小氣,她的算盤打的可精明啊!不想花錢包紅包,在同事的眼裡看來一點也不意外,而且還不忘挖苦諷刺幾句:「什麼老師嘛!真是摳門!」但是這個時候的我,卻持著與這些年輕的老師們不同的想法。因為我認為這位資深的老師,一定有她的難言之隱,只是不方便說出來而已。

我還有一次深刻的經歷,就是我帶著學生搭捷運從台北到淡水,因為假日人很多,很多人只好用站的。在車門邊的位子坐著一位長髮的女孩,她微微的低著頭,清秀的臉龐,一襲淡綠色的長洋裝,她的外表看起來十分的年輕漂亮。

到了劍潭站,有位阿婆背了兩大包的東西上車,滿頭大汗的東張西望要找位子,正巧就站在這女孩的面前,而這個女孩她只是抬起頭來看了阿婆一眼,馬上又低下了頭玩弄她手上的皮包帶子,似乎沒有要讓位的意思。看到這個此情景,我的情緒有點按耐不住了!心裡好想叫這個女孩站起來,但是我忍了下來,卻故意用高八度的嗓音,我轉身大聲的問學生:「在車上遇見老弱婦孺時你們該如何?」學生們馬上回答:「要讓座!」

就是因為我是老師,所以我很自信的認為,此時的機會教育是很有用的,於是我就用我的眼角餘光偷瞄向這個女孩,發現她不為所動的繼續玩弄她的皮包帶子,只是她的頭卻低的更低,還是沒有想讓位的跡象。

這個情景,反而引起了我對她的好奇心,看著她一副害羞又帶著有些緊張的神情,就像是作錯事的小孩,被爸媽責罵,害怕的低著頭,又固執不肯認錯的表情。

當捷運的車子到了紅樹林站,這個女孩她起身準備下車,這一幕終於讓我瞧見了!我當時楞住了!但是也讓我終身難忘。

車門打開後,她跨出了右腳,左腳卻在離地後向外畫一個弧,才勉強跟得上右腳,這個女孩她沒有回頭,只是低著頭,努力的使勁讓左腳跟得上右腳。

啊!我內心馬上產生了內疚感,因為我誤解她了!這個時候我能做的僅用我道歉的眼光,溫柔的看著她下車……朋友的這兩則故事雖然看似很簡單,但是我認為它卻重重的提醒了我們,不該用自己的眼光和框架,來看待周圍的人與事。很多時候,我們沒有辦法對每一個人,對每一件發生的事,說明理由,解釋情況。尤其是對不認識的人,或許我們可能會受到人們的誤解,更多的可能是會遭受到他人的譏笑與批評。

在我們的周邊有些事其實是非常的單純,而並非我們僅用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耳朵所聽到的就判定了結論,是我們將事實複雜化了。大家常會講的一句話,做人做事只要對得住自己的良心就好。但是,真的只問良心就足夠了嗎?每一次看到一些朋友彼此之間產生了誤會,看到一些朋友之間的爭執,我都在想這個問題。或許,好朋友之間的信任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相信,好朋友之間的體諒心也是同等的重要!這樣子的體諒,讓彼此之間的相信不是盲目的相信,而是全心全意的信任。

有一句肥皂劇裡的常見的對白就是:「我相信你不會是這樣的人,我相信你一定有好的理由!」這簡單的對白,卻也反映出一些人生的道理。我的朋友曾經對我說,她與手帕交因為誤會而結怨,她很難過的對好朋友說道:「我相信你有理由,我正等著你的解釋。」

也因此緣故,平常和一些朋友閒聊的時候,談到我們也會常說些不經意無心的話,也可能讓朋友之間產生誤會,我也會在事後主動解釋了事實的原委,而避免了傷害了彼此之間的交情。每當與朋友發生問題的時候,有些理由,我會解釋,我也會道歉。但是有些事情,我卻無法解釋和道歉的,我僅以笑容來代替。我相信真正的朋友會瞭解這個笑容背後的意義,然後等待著我的解釋。

真的很想提醒大家,別讓真正的朋友在你的身旁錯身而過,因為沒有幾個人能夠真正懂你心裡在想什麼。適時地解釋,是對朋友的體諒,適時地信任和等待也是同樣的道理。用包容的心去對待身邊的人,因為世間之事本來就沒有一定的常理,有些理由該解釋或不該解釋,都是由妳我的內心自然來做定奪而已。

前面所談到的兩則小故事,我就思考著,公車上沒有讓位的女孩,在面對他人眼光的指責時,怎麼能跟陌生人解釋她的情況呢!她是位身體上有殘缺的女孩,但是卻又難以啟齒,會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夠理直氣壯的對那些給予異樣眼光的人說:「我是殘障人」,並展示自己的殘缺的腳供大家查看。

那將心比心,我相信沒有包紅包的同事,他也是同樣有他的苦衷,卻不一定要向我們解釋。

我相信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痛處是無法對人開口的,當他人碰觸到這塊傷口的時候,內心也只有默默的承受這種苦,這樣的情況,我深信大家多多少少都曾經會有經歷過。

在我錄完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心中突然的想到,這篇文章的標題:「有時有理由,卻不一定要解釋」其中一個「要」字,我覺得不妨改成「能」,而變成文章的標題是:「有時有理由,卻不一定能解釋」。朋友們!你們是否會覺得這樣小小的改變,會更恰當一些呢!

這樣的文章只是在提醒著我們,不要只用我們的窗口看世界的一角,若能多抱持體諒之心,相信能避免許多的衝突與傷害。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王華容專欄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