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急驚風碰上慢郎中》王華容錄音 2012/6/26

太太說:「家裡的門窗都關好了嗎?」先生回答說:「親愛的,除了你的話匣子外,該關的都關了。」

相對的,太太話多先生就沒講話機會。饒舌的妻子對寡言的丈夫說:「老公,你近來老是說夢話,要不我陪你去醫院檢查一下身體?」丈夫驚慌地答道:「不用,如果醫生給我治好了這毛病,那麼我在家裡的這一點點發言權都沒有了。」

在台灣,許多人都騎摩托車上班辦事。有一位先生被交通警察追上說:「你的太太早在後面一里多處跌下去了,你怎麼一點兒都沒感覺?」車主說:「天啊!我還在奇怪,還以為我突然變成聾子了呢!」耳根清靜時原來是意外發生。

結婚前兩人是好有話說,太太的每一句話都可愛,婚後的話怎麼都變了味?婚前不知道必須一輩子聽同一個人講講講是這樣的滋味。有一次在飛機上坐在一對慈祥的老夫婦身旁,太太滔滔不絕地講她的孩子孫子,我對老先生說:「你太太很有趣。」他卻嚴肅地望著我,小聲地說:「偶爾跟她談談可以,可是千萬別跟她一起生活。」

急驚風與慢郎中

上天在配對時總喜歡開玩笑,怕冷的配一個怕熱的,愛乾淨的配一個邋遢的,話多的配一個安靜的,小氣的配一個大方的,穩重的配一個活潑的,急驚風配一個慢郎中,怪不得多少夫妻都稱對方為冤家。不是冤家不聚頭,個性差距太大了又要日日相處,就是看不慣對方的作為,所帶來的麻煩、摩擦,每天都有層出不窮的新發現。光說每天早上起床到出門上班這段短短的時間,兩人之間天南地北的差異與摩擦就數不清。

其實我家就是這樣的配對,最常聽到我媽媽急死人的話:「快點,快點,來不及了。」只見我爸爸慢條斯理地說:「急什麼?」說話快,走路快,事情無分大小,不論緩急,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要怎麼做才可以快一點。

美國幽默作家安迪‧魯尼把人分為兩種,說一種是A型的人,急性子事事緊張講求速度,開會每次都早到。另一種是Z型的人,總是慢半拍講求品質,天塌下來還要想想再行動。就是不知道為什麼A型的人總和Z型的人結婚。

何凡、林海音夫婦曾是台灣文壇重要的人物,往生時女婿莊因寫的一篇紀念文章上提及,這一對夫婦一快一慢很是有趣,常常聽到太太急急地說:「你剛才說什麼我沒聽清楚?」只見先生慢吞吞地回說:「我還沒說呢!」熟識他們的人都說這一段描述很傳神。

急性子的看到動作慢的人,天天要抓狂,真被折騰死!有一位太太的形容是:「為什麼上帝要我牽一隻蝸牛去散步。」她是個急性子,偏偏老公是個慢郎中,什麼事情慢慢拖,說什麼慢工出細活。可是她跟他說:「現在時間最寶貴,沒有什麼慢工出細活,趕快做完事還有時間趕快發現錯誤,一切都還來得及補救。做事情做太慢,連可以補救的機會都沒有。」

有一位太太說她最感激先生的是:以她喜歡的方式愛她。知道她性子急,趕火車搭飛機的時候,總是配合她的個性早點到,即使到了發現的確要多等很久很久,也不囉唆碎碎念說:「我早告訴您,不必這樣早到。」就隨著她的意思一次又一次,有時早到她自己都不好意思,但覺得很安心。這種安心就叫做遷就,你容許我的快,不成為吵架的借口,就是難得的體諒之愛。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王華容專欄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