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虎兔相逢大夢歸》2015/2/27

十九

中華人民共和國把“完成統一祖國的大業,是中國人民的神聖職責”寫入了國家憲法。在理論上來說,除非修改憲法,否則,不論台灣政黨如何輪替,台灣政局如何顛簸;中美關係如何波濤起伏;國際關係如何詭譎多變;中國大陸無論何人當家,也不論是對台灣在溫情喊話,還是嚴詞以對,中共中央都不可能動搖、改變、或是捨棄,這個“統一祖國”為其“神聖職責”的基本立場。

換句話說,民進黨蔡英文,期望她在2016年當選台灣總統之後,中國大陸會大幅改變國家對台政策,給予台灣更多朝向台獨發展的空間,是一個完全不切實際的說法。

蔡英文學者出身,歷經黨政要職,並非無知之徒,應該很清楚實際狀況。既然清楚實際狀況,而又做出這種不切實際的說法,只有一個解釋,就是蔡英文企圖以謊言換取選票。簡單來說,就是為了勝選,選擇了以愚弄人民為手段。

中國共產黨為了實現“統一祖國大業”,在黨中央,設立了一個“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負責有關對台決策。這個“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的級別很高。自1989年起,小組的組長,一直由中共中央總書記,也就是國家最高領導人兼任。小組成員,都是來自於黨政軍的高級幹部。小組成員的成分,隨著兩岸關係的變化而機動調整。

當兩岸關係比較緊張的時候,“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的軍方成分就會提高,小組會探討各類軍事處理方案;當關係比較和緩的時候,小組的經濟與商業成分就會提高。

譬如說,2000年陳水扁選上了總統,兩岸關係緊張,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張萬年加入領導小組,解放軍現役少將王在希出任國台辦副主任,小組的軍方成分大幅提高;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兩岸關係緩和,商務部長陳德銘加入小組成員,小組的經貿成分提高。

當然,“對台工作領導小組”在2015年的現任組長,是國家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此外,現任小組祕書長楊潔篪,曾任外交部長與駐美大使,前後在中國駐美國大使館工作過12年,與美國的淵源極深;現任外交部長王毅,曾任駐日大使,與日本淵源極深,也是小組重要成員之一。

從「組織管理」的角度來看,就十分的清楚,“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的級別很高,代表對台工作,是中國國家工作重點。小組成員,包含了二任外交部長,分別是對美國與對日本的第一號職業外交專家。由此可見,中共對台工作的一個很大重點,就是處理中美與中日的關係。

中國大陸是共產黨一黨專政的中央集權體制。就像是大清帝國康熙大帝一樣,只要是經過“廷議”決定出兵攻取台灣,就可以有效而積極的採取行動。

康熙決定攻取台灣,有時機上的因素。1681年,康熙平定了東南半壁的三藩之亂。剛巧台灣鄭氏王朝的鄭經逝世,分屬鄭經二個兒子鄭克臧與鄭克塽的二個集團,發生了嚴重的內鬥。於是,康熙掌握了時機,任施琅為將,研擬攻台方案,“相機進取”。

二年之後,施琅完成了康熙委派的任務,攻占台灣,被康熙封為“靖海侯”。

有趣的是,在今天台南孔廟的一間祠堂裡,依舊供奉著靖海侯施琅的牌位。

習近平對於康熙的事蹟,很有興趣。趙國慶曾經請了個歷史學者,針對康熙的有關事蹟,寫了個報告,呈請習近平參考。

“兩岸問題,不能無限期的拖下去。”習近平跟趙國慶說。

“康熙是在1681年決定攻取台灣。二年之後,才真正出兵。用兵二個月,就克奏膚功了。”趙國慶說。

“康熙對台採取行動,不存在國際因素。我們對台採取行動,有比較複雜的國際因素要考慮。”習近平說。

“康熙在不存在國際因素的條件下,花費了二年的時間,才完成對台行動部署。我們必須考慮國際因素,尤其是美國因素,肯定需要更長的時間。我們在軍事與國防科技方面,必須有良好的準備,要能頂的住來自於美國的軍事壓力。”習近平繼續說。

趙國慶點了點頭。趙國慶知道近年來,國家在大力發展軍事與國防科技力量,包含了「天波雷達」偵測系統,彈道導彈,無人飛機,航空母艦及其艦載飛機,潛水艇,還有北斗衛星導航系統。

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目前已經可以覆蓋整個亞洲地區,預訂目標是在2020年覆蓋全球。一旦可以覆蓋全球,就可以打破美國「全球定位系統」(GPS)的獨霸地位。

北斗衛星導航系統有重要的軍事與國防科技指標性的意義。在2020年,中國的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可以在全球穩定運作的時候,美國就必須接受一個事實,就是在「力量的談判」上,中美雙方所各自擁有的籌碼,將逐漸對等。

對於康熙收復台灣的歷史經驗,習近平十分看重。習近平也很直接的與美國總統歐巴馬,分享了這個經驗。

2014年11月,習近平在北京主持「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會議」(APEC Economic Leaders'Meeting),美國總統歐巴馬應邀參加會議。在11月11日的晚上,習近平邀請歐巴馬在中南海夜遊瀛台。

當晚皓月當空,瀛台涵元殿在皎潔的月光下,顯得愈發輝煌。習近平與歐巴馬兩人,在瀛台涵元殿前,先合影留念。

之後,兩人漫步而行,邊走邊聊。信步遊走到香扆殿晚宴,宴後漫步到迎薰亭茶敘。習近平對歐巴馬介紹了瀛台的故事。

“瀛台建於明朝,在清朝是皇帝批文、避暑和宴客的地方,康熙皇帝曾經在這裡研究制訂平定內亂、收復台灣的國家方略。”習近平跟歐巴馬說。

“中國的歷史悠久,有很多歷史經驗可以做參考,這是件好事。”歐巴馬笑了笑說。

“後來國家衰敗了,在光緒皇帝時,搞百日維新,失敗後被慈禧太后關在這裡。”

習近平說,輕輕的搖了搖頭。

“中美歷史上這一點是相似的,改革總會遇到阻力,這是不變的規律,需要我們拿出勇氣。”歐巴馬說。

“我們中國文明,很講究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中國的國家觀念是很重的。我們的歷史多次證明,只要中國維持大一統的局面,國家就能夠強盛、安寧、穩定,人民就會幸福安康。一旦國家混亂,就會陷入分裂,老百姓的災難最慘重。”

初冬的夜風,寒意逼人。中南海水波蕩漾,岸邊柳條隨風起舞。習近平與歐巴馬兩人的興致都很高。在瀛台漫步過程中,隨行人員曾建議乘坐電瓶車,免受風寒之苦,兩人都拒絕了。邊走邊聊,似乎更能放鬆心情,開敞胸懷。

“我們對主權看得更重些,原因就在於中國歷史上曾多次遭受外敵入侵。中國人民對國家主權和安全面臨的外部威脅往往最為敏感。這是中國長期面臨歷史憂患所造成的。”習近平繼續的說。

“我現在更加理解中國人民為何珍惜國家統一和穩定。美國支持中國改革開放,無意遏制或圍堵中國,因為這樣做不符合美國的利益。美方願意和中方坦誠溝通對話,增進相互瞭解,相互借鑑經驗,有效管控分歧,避免誤解和誤判。”歐巴馬說。

“嗯。”習近平點了點頭。

“中國是美國的合作夥伴。在多極化時代,美方歡迎中國在國際事務中發揮建設性作用,願意和中方加強交流合作,攜手應對各種全球性挑戰,共同促進亞太和世界和平與安全。”歐巴馬停頓了一下,又繼續的說。

習近平與歐巴馬的瀛台會,延續了將近5個小時。一直到午夜時分,二國元首才揮手道別。

習近平選擇了在瀛台與歐巴馬會晤,也算是回應了2013年6月,習近平訪美時,歐巴馬邀請習近平在美國加州安納伯格莊園,彼此都“不打領帶,不拘形式”的會晤方式。

中國的對美外交關係,是中國國際外交關係的重中之重。中國對美外交關係的定位策略,簡單來說,就是要把中美關係發展成為《新型大國關係》。所謂的《新型大國關係》,主要含意如下;

《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

這個《新型大國關係》的內涵,有他邏輯上引申的意義。如果美國同意要《相互尊重》,就意味著要尊重中國主權的完整;如果美國尊重中國的主權完整,又接受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在邏輯上,美國就不應該介入任何與台灣有關的事務,更不應該軍售台灣與協防台灣。

在習近平與歐巴馬瀛台會這段期間,習近平對於“新型中美關係”,做出了這樣的闡述:

“現在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戰略目標是清楚的,我們不能讓它停留在概念上,也不能滿足於早期收穫,還要繼續向前走。我們要堅持從戰略高度和長遠角度出發,以積水成淵、積土成山的精神,不斷推進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建設。”

所以,在2014年末的這次習歐會,習近平很清楚的暗示,他要效法康熙,收復台灣。習近平同時強調了,他追求改革與追求主權統一的意願。

時間會對於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關係,慢慢的產生變化。中國在2012年,就正式提出了中美之間構建《新型大國關係》的構想,中國國內媒體也大幅報導。

但是美國政府的官方文件,一直沒有使用《中美新型大國關係》這個詞彙,也就是說,美國政府不願意接受,美國與中國的關係是對等的。

不過,隨著雙方國際影響力的差距逐漸拉近,美國對於《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看法,從“實質否定”演變為“表面應付”,再演變為“開始注意落實”。從2012年5月中方提出這個構思,美國不予理會;到了2014年11月,《新型大國關係》逐漸成為雙方元首瀛台會的主題,其間的變化,十分明顯。

在《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博弈過程中,所謂的《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台灣的位置在哪裡?台灣的前途又能如何發展?

台灣是不是會在中美雙方《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關係架構中,成為一個籌碼,被端上了中美二個大國,掛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旗幟的談判桌上?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