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我與歌手《羽泉》(完)》2017/2/17

在我擔任滾石中國總經理期間,我有一個構想,就是在 「滾石唱片」的品牌之下,再建立一個子品牌。這個母品牌與子品牌的概念,在國外很普遍。滾石唱片公司在中國,在我之前也有一個子品牌,叫做「中國火」,由滾石旗下魔岩公司的張培仁先生負責創立。

「中國火」的定位是推動中國大陸的搖滾樂,旗下的歌手有唐朝樂隊、竇唯、張楚、何勇等。滾石的子品牌「中國火」,在90年代初,在中國大陸紅極一時,標誌著中國搖滾樂最勁爆的時代。

我在北京那段時間,與竇唯也稍有往來。那段時間,竇唯喜歡在後海地區的一家咖啡吧盤桓,我們在那家咖啡吧聊過二次。

一般關心流行音樂的人,都知道竇唯是王菲的前夫。事實上,竇唯是一位很優秀的音樂創作人。我對竇唯作品的喜好程度,遠高於王菲。王菲的作品格局,都限於男女愛情。竇唯的作品風格,更加的寬闊深刻。

竇唯的作品,《Don't Break My Heart》,寫得非常好,明亮而深情,似乎就是在敘述他與王菲的那段情緣。竇唯的《別去糟蹋》,有很強烈的搖滾樂的精神。我覺得「別去糟蹋」這首歌,與英國的傳奇樂團 Pink Floyd 的作品風格很神似。我十分喜歡 Pink Floyd 的作品,我也很喜歡竇唯的 「別去糟蹋」。

在我的心目中,竇唯不是「歌手」,是個藝術家(Artist)。竇唯的基本人格特質,與一意追求名利的《羽泉》等,是大不相同的。

在建立滾石子品牌這個問題上,我的構想是以《羽泉》為開始,建立一個純粹大陸本土歌手的品牌,這個品牌的名稱,叫做「戰國音樂」。這個構想,得到了滾石段老闆的認可。於是在《羽泉》的專輯上,我們貼印了「戰國音樂」的商標。我也在國家商標局,完成了「戰國音樂」商標的注冊登記。

在《羽泉》與滾石的合約依舊有效的情況下,歌手《羽泉》在袁濤的攛掇下,為利慾所驅使,背信忘義,投靠了北京的華誼兄弟公司。同時,《羽泉》與袁濤還幹了一件很沒有格調的事,就是在投靠華誼兄弟之後,還公開使用滾石的品牌「戰國音樂」。

簡單來說,袁濤的行為,就是個吃裏扒外的內賊,偷了公司的財產,還在外極其放肆的公開盜用,原來老東家的公司招牌。

我實在很訝異,《羽泉》與袁濤所違約非法投靠的新主子,華誼兄弟公司,作為一個知名的中國股票上市公司,竟然會接受與容忍,這一夥雞賊這樣的毫無道德水平的做法。

對於《羽泉》違約行為,滾石公司提請法院訴訟。境外人士在中國大陸打官司,十分的辛苦。譬如說,最簡單的原告身份的認證,就很繁瑣。臺灣的滾石公司是原告,就要經過海峽兩岸的海基會與海協會,共同協調做出認證,才能證明原告確實具有雙方認可的合法法人身份。有了合法法人身份,才具備原告的資格。單單這個海基海協兩會的認證過程,就要耗時一個多月。

法院審理訴訟案件,要看證據。很不幸的是,歌手違約演出,吃黑單的證據,很難取得。在北京街頭看到公交車體上有《羽泉》幫通用公司,明目張膽的做違約廣告,是個明顯的事實。但是要把這個明顯的事實,轉化成可以拿到法院,做為法院可以接受的有效證據,困難度就很高了。

《羽泉》對於滾石提請法院訴訟的對策,就是胡纏狡賴到底。境外人士在國內打官司,成本高,舉證困難,完全不具備任何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所以,被告《羽泉》採用胡纏狡賴到底的對策,就是要讓原告不堪折磨,師老兵疲,最後知難而退。

滾石與《羽泉》訴訟案,從2003年開始,一路折騰,三審三判,耗時七年。一直到2009年,經由中國最高人民法院最終以 (2009高民終字第2019號) 民事判決書裁定滾石公司勝訴。

法官的判決書上寫道, 「當事人間的契約應得到尊重, 信守和履行」。

法官判決書上的諍言,從《羽泉》他們倆後來的表現來看,應該是沒有帶給他們任何的警惕或是悔悟之心。

法院的判決,伸張了社會公義。實際上,公司投入了高昂的律師費,耗費了巨大的時間與精力,在經濟層面,公司並沒有因為勝訴,而得到足夠的回報,來補償公司的巨大損失。

不過,無論如何,我們還是很欣慰,中國大陸的法院,畢竟是做出了合乎公義的判決,沒有特別偏袒中國境內的知名歌手《羽泉》,與上市公司華誼兄弟。

至於袁濤一邊吃黑單,一邊跟我哭窮,又藉口他姐姐在德國經濟困窘,跟我借錢,後來耍賴不還。袁濤的無賴行為令我深感憎惡,我也決定對袁濤的借款不還,在北京法院提請民事訴訟。

袁濤面對訴訟的做法,讓我開了眼界。袁濤找了一家 「北京華夏物證鑒定中心」出具了一份《司法鑒定書》,鑒定書中說,袁濤當著我的面的親筆簽名,不是他本人的簽名。

「北京華夏物證鑒定中心」出具鑒定書,幫袁濤作偽證,令我深感駭異。在我的認知中,中國政府在各方面的規範性都很強。一個公司,能獲准使用「華夏」兩個字,做為公司的正式名稱,應該是得到中央政府的支持的。這家公司,不會是一般的公司,應該是有中央政府背景的公司。

「北京華夏物證鑒定中心」的法定代表人是王錫烈,機構負責人是楊春松。我推想,王錫烈可能有不錯的背景,具備了某種興風作浪的能量,才能申請到以「華夏」為名稱的營業執照。楊春松大約是王錫烈屬下的打手。但是,楊春松也有可能是瞞著王錫烈,狐假虎威,整天幹著些沒有臉皮的事。

「北京華夏物證鑒定中心」的王錫烈與楊春松,會幫袁濤做偽證,再度說明了中國大陸的「混子騙子王八羔子」,確實是到處都是,上下摸黑,防不勝防。而袁濤是混子騙子王八羔子中,集其大成的精粹版代表性人物。

在法庭上,我對於楊春松的偽證,提出了抗辯。於是,北京人民法院另行委請信譽良好的「北京市法庭科學技術鑒定研究所」,對於袁濤的簽名重做鑒定。鑒定結果,明確駁回「華夏物證鑒定中心」所做的偽證。

袁濤很無恥,繼續上訴,要一味狡賴胡纏到底。最後,經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的判決書(2004二中民終字第03989號)裁定,我得到勝訴,袁濤必須償還借款。

這個小小的借款賴賬訴訟案,折騰了兩年之久。法院的判決,畢竟還是維護了社會法治的公義性。

中國大陸的法院,每天要應付這麼多混子騙子王八羔子的胡攪蠻纏,實在是很辛苦。

《羽泉》與袁濤非法盜用公司「戰國音樂」品牌商標,我也向法院提請訴訟。《羽泉》與袁濤的反應,依舊是明知理虧,硬要胡攪蠻纏到底。

這個盜用商標案,先是經由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09二中民初字第15369號)判決,宣告我方控告華誼公司侵權勝訴。被告不服上訴,再經過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2010高民終字第1831號)再度判決我方勝訴。對方仍要繼續扯皮,申請更審,被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駁回,支持原判定讞(2011 民申字第1319號)。

這個《羽泉》與袁濤同夥,毫無格調的盜用滾石商標案,在法院折騰了三年之久,一直到2011年10月底,才完全結案落幕。

我與歌手《羽泉》以及在旁攛掇的袁濤,一共打了三場官司。一是歌手的違約官司;二是袁濤借錢賴賬的官司;三是盜用公司商標權的官司。這三場官司,自2003年開始,至2011年底結束,前後有八年之久。從整個過程來看,對方從來就沒有任何歉疚與悔悟之心,只知道要一味的胡攪蠻纏到底。

在北京打官司,對境外人士十分不利,證據的收集,困難重重。我們所能獲得的法院認可的黑單證據,可能只是歌手所接黑單的百分之一。這三場官司,最終都是我方勝訴,可見確實是證據確鑿,對方無從狡賴。

所有的證據與辯證過程,在北京法院的判決書中,都有清楚說明。如果有人對於歌手《羽泉》以及袁濤的違法行為有所質疑,認為我在誇大其詞,可以調閱法院的檔案來做查證與核實。

我要在此順便說一句,我絕非好訟之徒。我在北京打官司,是我人生的首度步上法庭。我認為打官司勞民傷財,我一點都不喜歡打官司。孟子說「予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我要說「予豈好訟哉,予不得已也」。我在北京打官司,事關原則問題,也是被這些混子騙子王八羔子所逼,不容再做退讓。

一個人的一生中,常常會有些不太愉快的回憶,就好像是一個美人臉上的一塊難看的黑痣。黑痣的主人,實在是不想面對黑痣的存在,可是又沒有辦法讓這塊黑痣徹底消失。

中國大陸有兩個主要的百科網站,一個是百度百科,一個是互動百科。在這兩個百科網站上,對於《羽泉》,都充滿了溢美之詞。

《羽泉》如何發跡,如何背信忘義,如何與滾石打官司,在這些網站上,完全沒有任何實事求是的報導。

我認為,如果在百科網站上,所呈現的全是偏頗的溢美之詞,很容易誤導社會公眾對於一些事情的正確認知。所以,在我與《羽泉》的官司結束之後,我企圖在百度百科與互動百科,發佈一些關於《羽泉》早期經歷的實情報導。

我做為當年滾石中國的總經理,代表公司簽下了歌手《羽泉》,並且把《羽泉》捧紅,成為國內的一線歌手。我寫下了以下的這段事跡,提交給百度百科與互動百科,請予公佈在歌手《羽泉》的個人資訊中:

****************************************

《羽.泉》與滾石公司合約期間,多次在公司不知情之下,違反公司的合約,私下接演出活動。後來在企宣部袁濤的攛掇帶引下,私自脫離公司,並將滾石公司的品牌 「戰國音樂」,公開違法使用。

滾石公司對於《羽.泉》違約行為提起訴訟,華誼也成為被告。最終法院判決,滾石公司對於《羽.泉》與華誼公司的控告勝訴。

法官的判決書上寫道, 「當事人間的契約應得到尊重, 信守和履行」。

關於 《羽.泉》的違約判決,見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09高民終字第2019號)的民事判決書。

關於違法使用滾石品牌 「戰國音樂」,見北京二中院(2009 二中民初字第15369號)、北京高院 (2010高民終字第1831號) 的民事判決書。

參考連結:
http://ent.qq.com/a/20100129/000166.htm
http://www.zwszzz.com/DCFB/bkview.asp?bkid=189918&cid=575922

****************************************

百度百科的回應,是百度上關於《羽泉》的資訊,已經飽和。百度不再接受任何其他有關《羽泉》的資訊。

互動百科先是公佈了我所提供的資訊,大約在三個星期之後,就「鏟除」了我所提供的資訊。我做出了投訴,表示不理解互動百科為何會有「鏟除」資訊的動作,互動百科沒有回應。

同樣的資訊,我也提供給了谷歌(Google)。也許因為谷歌在中國大陸是被封鎖的,我放在谷歌上的資訊,沒有被鏟除,完整存留至今。

這個經驗讓我認識到,大陸的百度百科,互動百科,有比較高的偏頗性、選擇性、與人為的操控性。谷歌的資訊,相對來說,有比較高的完整性與可靠性。

最後,我要說,我在寫這篇文章的同時,是心存感激之心的。我的感激之心,在於兩個方面。

第一,我感激中國大陸司法系統的公正判決。大陸司法系統沒有特別偏袒內地的被告群。如果大陸司法判決我方敗訴,我想我對於中國政權,會存有截然不同的評價的。

第二,我感激網路的興起,使得我們在網路上,可以暢所欲言,不會受到媒體公司的鉗制。更具體來說,我很感激《好讀》能夠提供這個平臺,讓我有機會娓娓道來,我與歌手《羽泉》的這一段,類似「美人臉上的一塊難看的黑痣」的故事。

(完)

後記:
我希望能將這段故事,以及我的其他文章,加以整理在中國大陸出書。有意向者,請與我聯絡。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