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他奶奶的(3)》2009/11/21

話說溫文儒雅的悟哥,與嬌艷美麗的空妹倆,才子佳人,乘祥雲飄落天安門廣場。悟哥把天安門的發展緣由細細道來,空妹聽得津津有味,格外顯得秀外慧中、性感迷人。悟個講到全國古跡的虛偽造假,不禁激動的露出猴兒本性,大聲的說了句「他奶奶的,真沒勁!」,引起路人側目。不過,悟哥雖然有點口不擇言,空妹似乎依舊以悟哥為傲。空妹熱情的牽著悟哥的手,加入了前方長長的排隊的隊伍。這段故事,口說無憑,有順口溜為証也:

「來來來,三錘打倒真古跡,管它唐宋元明清,威風拍板還有黨書記;
快快快,泥水趕造假古跡,管它滑稽不滑稽,招徠遊客創造好商機!」



隊伍在慢慢的移動。經常會有幾個人,裝作漫不經心的擠入了排隊的隊伍。偶爾在長長的隊伍中,會有這樣的對話:

「咦,你們怎麼插隊插到我們的前面呢?」一個看來像是從國外來大陸旅遊的人,問插隊的人說。
「我們剛才一直都是在這兒的啊!」插隊的人說,聲音洪亮。

提問的人,搖了搖頭,沒話可說。
插隊的人,搖頭晃腦的觀望一陣,又裝作漫不經心的樣子,插入了更前面的隊伍。

「這些插隊的人是怎麼一回事啊?」空妹嗲嗲的問。
「據說是先進的積極分子,見多了就不奇怪了。」悟哥說。

排隊的隊伍不斷推移,悟哥與空妹跟著隊伍移動,很多人似乎也搞不清楚排隊在幹嘛,反正就跟著排隊吧。空妹就是其中之一,雖然也不知道要去看什麼,但是看到這麼多的人,場面好熱鬧,心情總是很愉快的。

「哎喲,我們排隊排了半天,到底會看到什麼好東西啊?」空妹排隊排了半個小時了, 忍不住嗲嗲的問悟哥。
「不看怎麼會知道?所以我們才要排隊啊。」悟哥稀里糊塗的說。

又過了一陣,兩人隨著隊伍進了一個大廳,大廳中有一個漢白玉的人物高大座像。背景是一幅江山大地的絨繡,這個絨繡看起來確實是十分的壯觀。

「哎喲,這個漢白玉石像的人物是誰啊?」空妹嬌嬌的問,聲音小小的,怕吵到了別人。

「且慢,讓我開開天眼。」悟哥說。接著,悟哥眼睛一眯,眼珠子一陣左右滴溜溜轉動, 快速利用心靈 Google的搜尋引擎,上天入地的搜尋一番,取得了相關的有價資訊。悟哥眼睛再一翻,靈臺清澈,很多事理湧入了腦海的記憶體;於是,悟哥的知識水平大為提高了。

「哎喲好啊,我也來開開天眼。」空妹與悟哥的心意相通,馬上也如法炮製。空妹的天眼一開,快速從藍天白雲之中,搜尋兼下載了一籮筐的相關知識。雖然不能說是一通百通,至少也算一知半解了。

不過,悟哥與空妹還是有本質上的差異。悟哥是左腦資優,所以是知識與分析性強;空妹是右腦資優,所以是圖感與藝術性強。據說是龍生九子,各個不同。悟哥與空妹,雖然都是猴兒崽子出身、也都競相開了天眼,但是看事情的角度、觀點、甚至是興趣,還是大大的不同。

簡單來說,空妹還是喜歡嗲嗲的問問題,悟哥還是喜歡隨著本能回答問題。好在哥倆資質都不錯,所以在一問一答之間,經常能夠穿越迷障、撥雲見日。

「哎喲,這個漢白玉座像,原來是老共王朝的開國皇帝“共高祖”。中國嘛,漢朝有開國的漢高祖、唐朝有開國的唐高祖、老共王朝也有老共開國的“共高祖”啦。」空妹嗲嗲的說,十分的可愛。

「噓,小聲點,這兒可不是喜馬拉雅山。」悟哥把食指放在嘴前,對空妹示意。

「哎喲,俺們老爸悟空佛陀,當年的大唐王朝的唐高祖、唐太宗,可有紀念堂這玩意兒?」空妹用了一招「傳音入密」跟悟哥說話,悟哥聽的是字字清晰,別人卻是都聽不到。

「沒有,好像也用不著。俺們老爸當年的唐高祖、唐太宗都是入土為安的。太宗倒是蓋了個淩煙閣。淩煙閣裏,有二十四位文臣武將的畫像。太宗常常上淩煙閣,去緬懷這些與他一起打天下、治理國家的老友們。」悟哥說,聳了聳肩。

兩個人邊說邊彎過了大廳,才一轉過了大廳,空妹就嚇了一大跳。

「哎喲,怎麼這個樣子啊。一個水晶棺材放在這兒,嚇死我了!」空妹嚇的直摸著心坎,好一會兒都喘不過氣來。

悟哥看著水晶棺,也是很不解。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中國人不都是講究“入土為安”嗎?他怎麼這麼特別呢?哎呀,真是不好,真是不好。」空妹慢慢的恢復了神志,問悟哥說。

「他本來就很特別嘛。」悟哥順著空妹的口氣回答。

「哎喲,他不是唯物論嗎?唯物論幹嘛這樣啊?」空妹又問。
「嗯,這個…」悟哥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哎喲,他不是要為人民服務嗎?怎麼又搞得人民一窮二白?光是三年困難時期,就餓死人民五千萬呀?」

「哎喲,他不是作詩填詞,怎麼又到處搗毀古跡呢?如果他真的反封建,幹嘛自己又要讀那麼多古書呢?」空妹嗲嗲的說。

「嗯,這個… 你問得很好。說實話,中國歷史上這麼多的皇帝,還真沒有一個,是把棺材放在京城大城門前面的大廣場上的。」悟哥也覺得這事有點蹊蹺,莫非背後還隱藏了什麼志慮深遠的陰謀?

「哎喲,這墻上寫的什麼來著,《偉大的領袖和導師毛澤東主席永垂不朽》,看得我好沉重啊、好沉重!如果大家都還要跟他學,那可了不得。」空妹嗲嗲的說,明眸皓齒的嬌媚樣子,跟這個沉重的廳堂,確實是有點不協調。

「空妹,走吧。」悟哥忽然很想出去看看藍天白雲。

「哎喲,據說另外還有五位偉人的紀念室在二樓。他們的大體是不是也在樓上呢?如果都在,那可真是熱鬧極了。但是,這五位偉人,恐怕也不喜歡死後還要跟這位“共高祖”每天共處一堂吧。」空妹不愧是右腦資優,圖感藝術性強。她的眼前,已經想像到了這一夥偉人在天上地下嚴酷鬥爭的畫面,真是讓人心神不寧。

「哎喲,不得了。我們趕快出去吧,別再看了。」空妹皺了皺眉頭,忽然覺得有點暈眩,想趕快離開這個沉緬緬的廳堂。

兩人轉過了廳堂,到了出口的南大廳。外面一片陽光燦爛,悟哥與空妹都有如釋重負的感覺。

「哎喲,陽光燦爛真美好。」空妹開懷的對悟哥說。

「空妹,等我一下,讓我再開開天眼,好好的再想一想。」悟哥輕輕拍了三下腦門,嘰里咕嚕的念念有詞。念了半晌,悟哥忽然一拍手說:

「有了!」

「哎喲,趕快說吧。」

「老共王朝的繼任者,實在是沒有辦法處理開國皇帝“共高祖”遺留的一籮筐問題。」悟哥說。

「嗯?」空妹把嗲嗲的尾音拉得很長,對悟哥的答案充滿了期待。

「所以暫且把“共高祖”放在這,等待一百年之後,看該由誰來處理, 就由誰來處理吧。」悟哥很睿智的笑了笑說。

「哦,我懂了。一百年嘛,忽溜溜的很快也就過去了,暫且就這麼擱著吧。」空妹嫣然一笑,姿色迷人。

空妹挽著悟哥的手,走出了紀念堂的南大廳。再往前走,就是北京的正陽門。悟哥空妹倆抬頭看向穹蒼,白雲蒼狗,變來變去。哥倆忽然一陣興奮,騰空而起,只見一片彩雲翻飛,光華絢麗。哥倆畢竟是童心未泯,幾個筋斗,登上了九重天。人間的事,已經拋到了九霄雲外。

「他奶奶的,好爽!」假悟與真空倆又回到了猴兒本相,無牽無掛、舒服極了。

在絢麗的彩雲中,偶爾往下看去,那個紀念堂變得越來越渺小,形象越來越模糊、也越來越微不足道了。

^_^ 2009/11/21

寓言:對於有些問題的公正處理,由於牽扯的利害層面太廣,恐怕真是需要點時間。呵呵。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