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金庸《連城訣》 說明

2010/10/13 (479K) 2015/6/5
2010/10/13 (494K) 2015/6/5
2015/6/5 (1348K)
2010/10/13 (318K) 2015/6/5
2015/6/5 (318K)

好讀書櫃【典藏版】,美格騰參照原書再校正過。感謝周府之獬提供(明河版)掃描檔。感謝sky依掃描檔勘誤。

本書描述了農家子弟狄雲因為生性質樸,屢被冤枉欺騙,在歷經磨難之後,終於看穿人世險惡,回歸自然的故事。

本部書初發行是以「素心劍」為名,是金庸先生以小時候一段回憶為主而發展出來的故事,疼愛他的家中長工因為冤獄鬱鬱一生,心中的委屈至垂死才吐露於他。「連城訣」以一部劍訣及其中的寶藏秘密揭露了人性貪婪的一面,寫人的“壞“這本書可說是第一把交椅,狼心郎心的丈夫,心機深疑心重的師父,還有逼死自己女兒的父親…,憨直的鄉下小子狄雲,落入一個個圈套,失去了心愛的師妹,還有對人心的信賴。但是從這本書看來,當壞人也不是都很好過的,像有人半夜夢中爬起來堆屍砌牆,有人為了金銀財寶發了狂…。撇開這些可厭的事,丁典和凌霜華短暫的綠菊之戀,雖然淡淡如一陣幽香,卻是全書最悽美的一段。

本書為金庸早期作品,是他為紀念小時候家裡一個被人冤枉終生不幸的老長工寫的。語言質樸生動,情節緊湊,故事感人,全書充滿了一股悲憤之氣,讀來令人如鯁在喉。雖然在文化底蘊上遠不及作者的其它一些長篇巨著,但寫世態,寫人心,寫至情至愛,動人心魄,遠遠超出了一般武俠小說的表現範疇,甚至亦非「性情」二字所能概括,可說是金庸作品中的奇特之作。

勘誤表:
(mPDB 2015/6/5)
傾刻間便/頃刻間便
道;﹁/道:﹁
盡管說好/儘管說好
歸並成為/歸併成為
袍子下擺/袍子下襬

(sky 2015/6/5)
依照掃描檔進行校對
其中有兩處還有去書局特別確認過,的確就是這麼寫的。
1. 道:「阿雲,阿芳/道:「阿芳,阿芳
****(原書與掃描版都是寫兩個"阿芳", 另外去書局翻 "世紀新修版" 來確認, 也是這樣寫)****
2. 街上噹、噹、噹的鑼聲/街上嘡、嘡、嘡的鑼聲 ****(原書與掃描版都是寫"嘡", 另外去書局翻 "世紀新修版" 來確認也是這樣寫, 教育部辭典查不到"嘡", 參考漢典: "嘡" 象聲詞,形容打鐘、敲鑼一類的聲音)****
***********************
的麻溪鄉下,/的麻溪鋪鄉下,
,曬谷場上,/,曬穀場上,
短的旱煙管,/短的旱煙袋,
,長臉黝黑,/,長身黝黑,
,撲的一聲,/,噗的一聲,
道:「阿雲,阿芳/道:「阿芳,阿芳
戚長發謝了,/戚長發謝了一聲,
到河南、江南/到河朔、江南
勢必兜頭潑在/勢須兜頭潑在
竟敢到江陵來/竟敢到江陵府來
最愛惜物力,/最是愛惜物力,
讓人給糟踏了/讓人給糟蹋了
你又不認賬,/你又不認帳
左手拿隻破碗/左手拿著隻破碗
這一件趣事來,/這一件趣事,
也不免讚狄雲/也不免稱讚狄雲
眾賓這一稱讚/眾賓客這一稱讚
敬狄師兄一杯/敬狄師兄一大杯
長劍,跳出窗去/長劍,躍出窗去
這一劍是虛招/這一劍乃是虛招
把他右手衣袖/在他右手衣袖
劍招綿綿不絕/劍招的綿綿不絕
得意洋洋,笑道/得意洋洋的笑道
料你這膿包定要/料你這膿包貨定要
當即迴劍入鞘/當即回劍入鞘
站不住身子。/站不直身子。
隻字音偶有差異/只字音偶有差異
還沒傻到家。/還沒傻得到家。
狄雲橫劍擋路/狄雲橫劍擋格
戚芳問他道:/戚芳問說道:
不說那老伯的事/不說那老伯伯的事
或綴鈕扣之時/或釘綴鈕扣之時
突然哼了一聲/突然哼的一聲
萬戶搗衣聲』/萬戶擣衣聲』
將狄雲圍在核心/將狄雲圍在垓心
讓我先領教領教狄師哥/讓我先領教狄師哥
折了萬門的銳氣/折了萬門銳氣
乃是極具禮的/乃是極具禮敬的
,毫不甘示弱。/,毫不示弱。
萬門弟子齊聲驚呼/萬門羣弟子齊聲驚呼
聽得錚錚錚數聲/聽得錚錚錚錚數聲
萬門弟子齊聲喝采/萬門羣弟子齊聲喝采
還吹甚麼大氣?/還吹大氣打八個麼?
萬門弟子齊聲呼喝/萬門羣弟子齊聲呼喝
而萬圭坐倒在地上/而萬圭坐在地下
*******************************
一柄柄跌入了人叢/一柄跌入了人叢
師兄弟並肩走/師兄弟倆並肩走
街上噹、噹、噹的鑼聲/街上嘡、嘡、嘡的鑼聲
鮮血如泉水一般/鮮血如泉水般
又有兩個包裹/又是兩個包裹
珠寶頂鍊、金鐲/珠花頂鍊、金鐲
噴出一大口鮮血來/噴出一大口血來
不知自己身在何地/不知自己身處何地
閃過了一叢微笑/閃過了一絲微笑
慢慢轉過頭,/慢慢轉過頭來,
第四天也沒來/第四天也沒有
囚徒一倒在地上/囚徒一倒在地下
除了月圓之外/除了月圓之夕
心中驀的一酸/心中驀地一酸
每天早晨都看這/每天早晨都偷看這
,到得次日午間/,但到得次日午間
居然沒去求援軍/居然沒去頒求援軍
打了個活結,/打一個活結,
甚麼神照不神照經/甚麼神照經不神照經
便伏在丁典懷中/更伏在丁典懷中
初時只道他們派你/初時我只道他們派你
此後數日,丁典/此後數日之中,丁典
單刀,擁身而入/單刀,湧身而入
你想瞞得過我去?去你的罷!/休想瞞得過我。去你的罷!
丁典霎間空手連斃/丁典霎息間空手連斃
狄雲不由得瞧呆了/狄雲不由得瞧得呆了
我見這妞兒便動/我見到這妞兒便動
*********************
真是難上加難,/直是難上加難,
倒要跟他們鬥鬥/倒要跟他鬥鬥
相助,這才痊癒。/相助,這才痊可。
甚感歉疚,待要說幾句話分辯/甚感歉仄,待要說幾句什麼話分解
竟一刻也沒坐下/竟一息也沒坐下
又拜了兩位師父。後來/又拜了兩位師父。年輕時愛打抱不平,居然也闖出了一點兒小小名頭。後來
的江水有多急?只一霎間/的江水可有多急?只一霎眼間
府上有幾盆名種的/府上有幾本名種的
我總到凌府的後園/我總是到凌府的後園
仍是沒有半點頭緒/仍是沒半點頭緒
千方百計的謀求來/千方百計的謀幹來
為甚麼不去瞧瞧好/為甚麼不去瞧瞧她
才害得得你這樣/才害得你這樣
永遠望遠不會走的/永遠永遠不會走的
可以用來拯救天下/可以用來打救天下
狄雲打起精神,/狄雲打疊精神,
*********************
咱兄弟乖乖回去/咱兄弟們乖乖的回去
三掌仍然挺立不倒/三掌仍能挺立不倒
周圻不肯放他丁大哥/周圻不放他丁大哥
抱住了周圻的背心/抱住了周圻背心
長劍不再刺進/長劍竟不再刺進
卻覺到了丁典的肌膚/卻覺到丁典的肌膚
細細的腰,高而微瘦/細細的腰身,高而微瘦
穿大紅衫的女孩/穿大紅衣衫的女孩
媽到處找不著。/媽到處找你不著。
幾年前豐滿子些/幾年前豐滿了些
做了萬家的少奶奶/做萬家的少奶奶
捉小孩做甚麼/捉小孩子做甚麼
壞人到這裏,/壞人到了這裏,
那女孩卻甚是執拗/那女孩卻甚執拗
生怕發出些聲響/生怕發出些微聲響
自己的蹤跡立時會給/自己蹤跡立時便會給
餘下的地方不過/餘下的地位不過
栗六不定,忽聽得/栗六不安,忽聽得
「大哥,丁大哥!」/「丁大哥,丁大哥!」
**********************
寶像已十分饑餓/寶象已十分饑餓
寶像在長江北岸追趕/寶象在長江北岸追趕
寶像已望不過來/寶象已望不過來
寶像那惡僧總是不能/寶象那惡僧總是不能
寶像是在刀砍丁典/寶象是在刀砍丁典
寶像一刀砍中丁典/寶象一刀砍中丁典
寶像已從土地廟/寶象已從土地廟
寶像讚到:「好極/寶象讚到:「好極
急於和寶像一決生死/急於和寶象一決生死
陳舊已極的黃紙符籤/陳舊已極的黃紙籤
寶像已然驚覺,/寶象已然驚覺,
寶像是個大懶人,/寶象是個大懶人,
他自幼生於江濱/他自幼生於水濱
寶像人又高大,/寶象人又高大,
只見寶像一動不動/只見寶象一動不動
鉤鼻深目,曲髮高額/鉤鼻深目,曲髮高顴
傷了幾十條人命/傷了十幾條人命
**********************
那也是無法可想/那也無法可想
突覺腰上又是/突覺後腰上又是
叮玲玲、叮當叮噹/叮玲玲、叮噹叮噹
後果真是不堪設想/後果直是不堪設想
這和尚顯然跟寶像是/這和尚顯然跟寶象是
寶像那本小冊之中/寶象那本小冊之中
可總不能見水笙/可總不忍見水笙
當下打了手勢/當下打個手勢
兩淫僧的魔手/兩個淫僧的魔手
只是她不明點穴/只是他不明點穴
除瞭解她穴道之外/除了解她穴道之外
將他提起來,走遠/將他提了起來,走遠
寶像一定很喜歡你/寶象一定很喜歡你
僧衣也賜給了你/僧衣也賜了給你
有沒有傳給你/有沒傳給你
你師父也會來齊/你師父也來會齊
這老的更凶暴/這老的更是凶暴
覺得白馬的呼吸/覺得到白馬的呼吸
生出來一股力氣/生出一股力氣
而同地大的起來/而同地大叫起來
狄雲乖兒,快逃/狄雲乖孩兒,快逃
呼叫,卻是字清晰/呼叫,卻是字字清晰
更有的乘人不備/更有的乘人不覺
************************
血刀僧向西南一指/血刀僧向西首一指
狄雲料得血刀僧/狄雲料知血刀僧
給我表哥踏斷/給我和表哥踏斷
憑虛臨風,離地至少說/憑虛臨空,離地少說
山坡後大聲叫/山坡後又大聲叫
誅殺了血刀僧/誅了血刀僧
這真是也不對/這真是太也不對
迴刀,向後招架/迴刀,向後擋架
揮劍擋開雪團/揮劍擊開雪團
只聽砰彭、砰彭之聲/只聽砰嘭、砰嘭之聲
花上個把時辰/但花上個把時辰
大兜圈子逃/大兜圈子的逃
半分抵禦不得。/半分抗禦不得。
大椎、亞門、風府/大椎、瘂門、風府
非找出口不可,/非找尋出口不可,
***********************
當真是舉世無雙/當真是並世無雙
打從心底裏欽佩/打從心底裏欽佩出來
花鐵乾笑道:「小師父/花鐵幹笑道:「小師父
花鐵乾笑道:「妙極/花鐵幹笑道:「妙極
一切跟他不相干/一切跟他毫不相干
尋得,只得罷了。/尋得,只索罷了。
向花鐵乾瞪了一眼/向花鐵幹瞪了一眼
千萬不能睡著,/千萬不能睡著,千萬不能睡著,
這小惡僧壞得很/這小惡僧壞得緊
花鐵乾似乎變成了/花鐵幹似乎變成了
屈指數月將盡,/屈指臘月將盡,
花鐵乾笑嘻嘻地道/花鐵幹笑嘻嘻地道
花鐵乾笑道:「我就/花鐵幹笑道:「我就
水笙伏在一聲石頭上/水笙伏在一塊石頭上
表哥一定也來,/表哥一定也來了,
我怎能抵擋。」/我怎能抵擋?」
***********************
谷中耽了半個月/谷中又耽了半個月
是個泥水匠的頭兒/是個泥水木匠的頭兒
經過一塊菜塊地/經過一塊菜地
只是積滿了灰塵/只是積滿了塵土
若是下田地做莊稼/若是下田下地做莊稼
在那邊山洞裏,/你在那邊山洞裏,
丁丁噹噹地跌出幾兩銀子/叮叮噹噹地跌出幾兩碎銀子
只聽得叮叮叮之聲/只聽得叮叮叮叮之聲
言師伯卻為甚麼/言師伯卻又為甚麼
何不直接了當/何不直捷了當
腦海中掠過一幕/腦海中又掠過一幕
我不依規矩使劍/我不照規矩使劍
拚命想殺對方/拚命想殺死對方
狄雲心想:「當年/狄雲心道:「當年
不會捏造假名/不會捏造假姓名
撫摸三處傷口/撫摸三處劍傷
他好好死的嗎/他是好好死的嗎
果然如此,何不/果真如此,何不
走遠去開門窗/走遠去開門開窗
奇怪,真奇怪/奇怪,真是奇怪
若不是恩公出手/若不是恩公出手相救
言達平微微笑道/言達平微笑道
非同小可,妙在/非同小可,都是西域回疆傳來的異種,妙在
空空蕩蕩的再/空蕩蕩的再
再也不會回來的/再也不會來的
***********************
只見荒草如故/只見遍地荒草如故
幾前有兩個人跪著/几前有兩個人跪著
他也是空心菜,/他是空心菜,
赤練蛇、金腳蛇、鐵鏟蛇/赤練蛇、金腳帶、鐵鏟頭
人似乎不在家/人似乎都不在家
又坐在椅上。/又坐到椅上。
為甚麼要和他私奔/為甚麼要和他私逃
狄雲的確是約她/狄雲當時確是約她
我牢牢抱住了那/我牢牢抱住那
反而有些感激她/反而有些感謝她
腦筋也不太清楚/腦筋也不大清楚
早是顛顛蠢蠢/早就顛顛蠢蠢
取藥瓶、拔塞/取藥瓶、拔瓶塞
這幾行上,濺著/這幾行字上,濺著
盤回出壁籮/盤回出壁蘿
***********************
既不能捉姦成雙/既不能捉姦捉雙
萬震山到廳外大聲/萬震山走到廳外大聲
你拿支筆來,/你拿枝筆來,
,熊羆寧翠微/,熊羆守翠微
,鐘罄雜笙歌/,鐘磬雜笙歌
成了兩個圓珠/成了兩個圓球
房中傢具砰彭翻倒/房中傢具砰嘭翻倒
定她不說出去/定她不說出來
找吳坎的屍身/找吳坎的屍首
吳坎的身子向前一撲,倒在/吳坎身子向前一撲,伏在
長窗有瑟瑟作聲/長窗內瑟瑟作聲
***********************
在漢口趕著捎來/在漢口趕著梢來 (改了,原書有錯。)
你爺台合不合式/你爺台不合式
的名種菊花!/的名種綠菊花!
三行用石灰泥書寫/三行用石灰水書寫
並沒有甚麼好看/並沒甚麼好看
萬震山老先生/萬震山萬老先生
卻是易如反掌/卻是易過反掌
但見金光閃閃/但見閃閃發光
舉燭一照,只見/舉燭火一照,只見
受了傷了野獸在曠野中吼叫/受了傷的野獸在曠野中嘷叫
斬削佛像上的泥土/斬剝佛像上的泥土
喂得有極厲害的毒藥/餵得有極厲害的毒藥
*********************
此前和我二伯父/以前和我二伯父
*********************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好讀專欄
黃河渡
薛中鼎專欄
丁智原專欄
喻琳食譜
牛哥/費蒙專欄
孟絲作品選
王華容專欄
伏羲氏專欄
龍行者專欄
五四咖啡俱樂部
趙之楚專欄
小小米詩畫
廖玉燕專欄
算術人生
雷洵專欄
秋陽專欄
好讀服務
好讀使用說明
好讀閱讀軟體
好讀製書程式
好讀 epub 檔
好讀 prc/mobi 檔
Kindle 2/DX中文化
好讀感言
好讀想法
電子書怎來的
怎樣看待簡體字
「繁」體字真煩
好讀我的最愛圖示
專欄作家需知
徵求掃描檔
聯絡好讀
最新消息
2/6 線上閱讀支援5碼中文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