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鄧克保《異域》 說明

2010/12/22 (196K) 2016/10/7
2010/12/22 (213K) 2016/10/7
2016/8/5 (598K) 2016/10/7
2010/12/22 (141K) 2016/10/7
2010/12/22 (141K) 2016/10/7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Lin Lee參照1982年星光版校正,並提供掃描檔。感謝Read2016勘誤3處、敖先榮勘誤1處。

好讀書櫃《經典版》,感謝Yang整理製作。

名列 世紀百強 第 35。原以《血戰異域十一年》連載於民國五十年的《自立晚報》,署名「鄧克保」。如今世人皆已知鄧克保是柏楊的化名,他以第一人稱「我」敘述,像是自傳體,但柏楊並未參與其事,而是一種「代言」,不過發表及初版的當時,人們都信其為親身經歷者的報告,

《異域》記載一九四九年底從雲南往 緬甸撤退的孤軍之奮戰及其艱難險阻 ,孤軍腹背受敵(共軍、緬軍),又 得不著政府之支援,在複雜情勢中的 戰略擬定及戰術運用,以及袍澤、親 子的關係等情節,交織成一部感人肺 腑的戰爭文學作品。

勘誤表
(敖先榮 2016/8/5)
安安國岱/安國安岱 (二子,請查原文)
博得/搏得 (二處)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博得:取得、獲得。如:「他的表演博得熱烈的掌聲。」《儒林外史》第三九回:「將來到疆場,一刀一鎗,博得個封妻蔭子,也不枉了一個青史留名。」)

(mPDB 2016/8/5)
驀的/驀地
充份/充分
虐疾/瘧疾
兄們搯住脖/兄們掐住脖
屍苜/屍首
佈署/部署
饒勇善戰/驍勇善戰
萬頭鑽動/萬頭攢動

(Read2016 2016/8/5)
匐匍/匍匐
痛若/痛苦
答復/答覆
眼珠已被鳥鼠啄去了?? (依原書未改)
孤軍弟兄們爬下/孤軍弟兄們扒下?? (依原書未改)
附錄一應調到書後 (依原書未改)

(Lin Lee 2012/5/25)
(依1982年星光版校正)
寒風冽冽/寒風凜冽
書呆子,使他/書呆子,天生的,使他
存糧,快快的/存糧,快快去拿出來,快快的
朱司令獨立/朱司令員獨立
李國輝也從不到/李國輝將軍也從不到
越境,送到/越境,統統被法國繳械,送到
桃源,也沒有土共/桃源,沒有叛軍,也沒有土共
輕輕走到身傍/輕輕走到孩子身傍
沿途擄獲的武器/沿途擄獲的匪軍的武器
二百多個伙伴/二百多個伙伴們
公里/里
低落,負傷/低落,人心散渙,負傷
人間親切/人間最親切
我們如此決定/我們決定如此
戒備,眷屬/孤軍立刻進入戒備,眷屬
趕譚忠/我們追趕譚忠
台灣島面積/台灣寶島面積
她們會唱著/她們唱著
危險越來越嚴重/危險越來越重
,卻是真的啊!/,卻是真的,啊!
西南,卻想/西南,再折向西,卻想
指揮,向敵人/指揮,沒有班長的各自為戰,向敵人
就在這一仗之後/就是在這一仗之後
已矣,死亦/已矣,盼兄等堅定,死亦
水果沒有了/水果也沒有了
統統渡過河/統統渡河
當地白夷/當地的白夷
一直到半年/一直住到半年
集中在曼谷/集中曼谷
李彌將軍也是老朋友的關係/李彌將軍是老朋友了。呂國銓將軍在抗戰時便任九十三師師長,
他打算到緬甸做生意的,因為和李彌將軍也是老朋友的關係
我們不能不提到/我不能不提到
已經通過/已通過
指揮行動/指揮軍事行動
已經化裝/已化裝
派出了陳顯魁/派出陳顯魁
他全部隨員/他的全部隨員
四十華里地方/四十華里的地方
三月二十四日的那一天/三月二十四日那一天
痊癒的女兒/痊癒了的女兒
那樣在曼谷/那樣的在曼谷
再分兵為二/再分為二
期望的一鼓/期望的,一鼓
我們悲壯行列/我們的悲壯行列
實在太渴了/實在是太渴了
翻譯熟卡滿面/翻譯熟卡人滿面
下邊走著的弟兄們/下邊走的弟兄們
便可以決定/便可決定
國軍不是/國軍而不是
寤寐都思的祖國/寤寐都思之的祖國
沉淪時候/沉淪的時候
簞食壺漿以迎王師/簞食壺漿,以迎王師
而是共產黨/而是頑強的共產黨
那種天涯遊子/那種像天涯遊子
看得更清楚/看得更為清楚
始終舉帽子/始終舉著帽子
便簡直和一個/簡直和一個
一分鐘也不停/一分鐘也不停止
後者很快便把/後者很快的便把
才知道最享福/才知道,最享福
同時原來計劃/同時,原來計劃
迅速的退回向岩帥/迅速的退向岩帥
報告說,共軍約/報告說共軍約
石洞走來走去/石洞中走來走去
而我真正的/而我是真正的
下場將會有很大/下場將有很大
三位長官/三位官長
全折斷/全部折斷
一位是一位一表人才/是一位一表人才
一鞭子/一鞭
共軍們在穀場/共軍們在穀場
我對最敬愛/我對我最敬愛
我們兩人/我們兩個人
荒謬的場面/荒謬場面
為十一縱隊/為第十一縱隊
進入臘戍為目標/進入臘戍一帶叢山,以保山臘戍為目標
繩綑索綁到景楝大牢/繩綑索綁到景楝大牢時
可惜的是他們/可惜的是在他們
先生可看出/先生可以看出
和當時的師長/和他當時的師長
一掬荒墳/一抔荒墳
那位哲人說過/那一位哲人說過
他恢宏氣度/他的恢宏氣度
談李國輝談/談李國輝將軍談
陷入牛角尖/他的陷入牛角尖
敬祝撰安/敬祝 撰安 (分行)
兩萬餘大軍/兩萬餘人大軍
留在我的腦海裡/留在我腦海裡
緊勒韁繩/緊勒住韁繩
退伍下來,在開封/退伍下來後,在開封
抖成一團死在/抖成一團的死在
窮苦的老百姓/窮苦老百姓
不能靈活/不能再靈活
五千美金/五千元美金
將軍來看過/將軍夫人來看過
將軍一起回去/將軍一齊回去
孩子屍體/孩子的屍體
舌頭舔她/舌頭舐她
一萬人的緬甸軍中/一萬人的緬軍中
身負輕機槍/身背輕機槍
三千到四千人/三千人到四千人
慘無人道/殘無人道
明天再說/明天再說明天吧
一部份的兵力/一部份兵力
說起來使人扼腕/說起來徒使人扼腕
給皇家飯店/給曼谷皇家飯店
駐守的孤軍/駐防的孤軍
我只能咬緊/我只有咬緊
帶領之下/帶領下
入夜以後/入夜之後
二十四華里/二十華里
當一團敵人/當那一團敵人
彭少安立刻/彭少安連立刻
他們焦黃/他們那焦黃
上一次大戰要/上一次大戰的緬軍要
加以殺傷力強/加上殺傷力強
推一下/推了一下
死也瞑目/我死也瞑目
好像向大家/好像在向大家
劉占營長/劉占副營長
我們再度用和跑/我們再度的用和跑步
弟兄們的眼睛/弟兄們眼睛
缺乏水分/缺少水份
已經浮腫/已開始浮腫
腳趾上和腳趾/腳趾上和腳趾甲
要求太奢侈了/要求是太奢侈了
或每人一雙/或是每人一雙
等我開口/等到我開口
不能殺自己弟兄,我們如果被俘/不能殺自己弟兄,不能殺自己弟兄,我們如果被俘
就是靠著/就靠著
這場大戰/這一場大戰
脊椎骨幾乎/脊椎骨都幾乎
起的早/起身的早
摧朽拉枯的在掃蕩/摧朽拉枯的掃蕩
營地所在/營部所在
一瞬功夫/一瞬工夫
山頭碉堡裡/山頭碉壘裡
開始部署/開始佈署
那是民國/那是在民國
雙眼卻是開的/雙眼卻是張開的
或許已不在/或許也不在
緬軍第一線/緬軍的第一線
榮總醫院/總醫院
民族一分人格/民族一份人格
可敬老人/可敬的老人
她很少說話/她便很少說話
嚴厲處份/嚴厲處分
築成不可破/築成牢不可破
叩門一次/扣門一次
主張的澈底/主張撤的澈底
香鬢舞影/香檳鬢影
一片冰冷/一片冰涼
見到闊別/見到了闊別
沒沒無聞/默默無聞
短短一周/短短一週
應該停止了/應該停住了
世界多麼/世界上多麼
撿起來/揀起來
己耳親歷/己身親歷
而且哽生生/而且把他哽生生
需要祖國了/需要祖國的了
一樣需要/一樣的需要
徬徨只有/徬徨,只有
李將軍敬禮/李彌將軍敬禮
把門強從外面/把門從外邊
將軍和盧漢/將軍在和盧漢
衛士的腳步/衛士們的腳步
我雖一直/我雖然一直
討乞?/乞討?
自己的創傷/自己的創傷外
什麼事情/什麼事情的
工作人員已潛伏/工作人員早已潛伏
他們也和盧漢/他們像盧漢
被扣的當天/被扣後的當天
如獲至寶的語氣/如獲至寶的興奮的語氣
已經洩漏/已經洩露
站在同一條線/站在一條線
是十二月十一日/是十二月十三日
在我們黨裡/在我們的黨裡
只問能力/只問能力的
碰過面/碰過頭
看出他是誰/看出來他是誰
那副狂熱/那付狂熱
自己淒慘的聲音/自己的悽慘聲音
軍長沒問題/軍長沒有問題
拒絕他們送/拒絕換他們送
媽媽撫揉/媽媽揉撫
部隊分別/部隊只分別
真的要投降/真正的要投降
飛奔著那輛/飛奔著駛回的那輛
被鞭打的創痕/被鞭打的創傷
戰士看來/戰士看起來
總有-天/總有那-天
那個孩子/那兩個孩子
悄悄的率/悄悄的率領
其中有什麼/和其中有什麼
孤兒嗎?民國/孤兒嗎?是的,民國
很多進步和變化/很多的變化和進步
踐踏/踏踐
到了台灣來了無數/在臺灣來了無數
曾經議論紛/曾議論紛紛
拖邐著進入/迤邐著進入
不斷浮著鐵橋的影子/不斷浮著水的影子,和浮著鐵橋的影子
我抱起國安/我抱起安國
嘴唇,我覺得/嘴唇,他們也沒有知覺,我覺得
八天八夜/八天七夜
我向左環顧/我向左右環顧
亂石上摩擦/亂石上磨擦
有的緊攀著懸岩/一手緊攀著懸岩
基督徒/基督教徒
那副不知道逢迎的個性/那付不知道逢迎的性格
北上,就在元江/北上,尾追而至,就在元江
士兵和婦孺/士兵和老弱婦孺
貿貿然/冒冒然
地勢熟爛/地勢爛熟
陳司令會師/陳司令員會師
七○九團和四二八團/七○九團和四八二團
百花湧出/百花中湧出
全付之一炬/全付一炬
可能可以找/我們可以找
抗拒/拒抗
一顆老松/一棵老松
如法砲製/如法泡製
僅是雲南方言/全是雲南方言
自告奮勇/自抱奮勇
緬軍的重要包圍/緬軍的重重包圍
史蹟/史跡
利害/厲害
台 → 臺
姊 → 姐
曬 → 晒
徹 → 澈
癡 → 痴
倉皇 → 倉惶
水果 → 水菓
悽苦 → 淒苦
答覆 → 答復
詛咒 → 咀咒
貿然 → 冒然
功夫 → 工夫
鞭砲 → 鞭炮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