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高陽《胡雪巖》 說明

2010/10/12 (1535K) 2016/8/5
2010/10/12 (1534K) 2016/8/5
2015/10/2 (4140K) 2016/8/5
2010/10/12 (970K) 2016/8/5
2014/8/1 (971K) 2016/8/5

高陽《紅頂商人》

2010/10/12 (506K) 2016/10/7
2010/10/12 (522K) 2016/10/7
2016/8/5 (1425K) 2016/10/7
2010/10/12 (334K) 2016/10/7
2013/6/28 (334K) 2016/10/7

高陽《燈火樓台》

2010/10/12 (1055K) 2016/9/2
2010/10/12 (1050K) 2016/9/2
2015/10/2 (2860K) 2016/9/2
2010/10/12 (679K) 2016/9/2
2013/6/28 (680K) 2016/9/2

好讀書櫃《典藏版》。《胡雪巖》描寫胡雪巖白手起家,買空賣空,終成一代巨賈的傳奇經歷。美格騰參照原書再整理校正過。續集《紅頂商人》、《燈火樓台》感謝蔡覓華參照原書再整理校正過。感謝Sai Lee提供掃描檔。感謝蔡如霖、March、guantion、Lin Lee勘誤。感謝ola參照原書再校正《燈火樓台》。感謝A Yung、Gilbert、Paulette Wang、mark、Evon Teng勘誤。感謝黃政維勘誤胡3處紅2處、skandinavian勘誤燈6處、敖先榮勘誤紅31處。

《胡雪巖》名列 世紀百強 第 26。作者 許儒鴻,字晏駢,這個名字默默無聞,但他的筆名「高陽」卻是路人皆知。他自1962年第一次署名「高陽」發表小說《李娃》,到1992年6月6日去世,出版了70多部長篇歷史小說,還有大量散文、詩詞、考據文章,總計3000餘萬字。他的作品在華人中流布之廣、影響之大,或許只有金庸、古龍可以比擬。
  
高陽出身杭州門第顯赫的許氏家族,世代書香。他童年時,家門口懸掛著三塊御賜的匾額,花廳內的巨匾則是慈禧太后親書。抗日戰爭期間,高陽未能完成大學學業,文史知識都靠自修,最終卓然成家。1946年起高陽在國民黨空軍服役,1959年辭去軍職轉入報界,任《中華日報》主筆多年。高陽雖不承認自己的筆名取自「高陽酒徒」,但他一生鍾情美酒佳餚,詩酒自娛,更兼雜學旁道,九流十教,涉獵廣博,大有中國傳統文人的氣質。以高陽著作之豐、銷路之廣,他本應像金庸一樣靠筆耕而成巨富,可他竟然一生債務纏身,去世後還欠著帳。他的稿費總是用來清償高利貸的利息,為了在短時間內湊一筆錢,他動輒將著作版權賣斷給出版社,即使書多次再版,他也得不到任何收益。疏於理財、千金散盡,也算是高陽身上的文人特徵之一。

高陽的歷史小說,上寫帝王將相,下寫才子佳人,讀者面非常之廣。同時,高陽小說具備一定的實用性,類似於「勵志」類圖書,能夠給讀者帶來直接的精神或者物質效益。高陽出身於錢塘旺族,「旺族」一般都是讀書人家,言行舉止有著固定的階級規範。這種規範表現在高陽的歷史小說裡,除了行文的流暢和古文根底的深厚之外,還在於它的不誇張不矯飾,即使是一針一線一言一行,也都有根有據,符合當時的歷史氛圍。另外,他的小說技法,雖是中國傳統小說的套路,卻發展到了一個高度。
 
高陽最擅長的是清史,在他所有的歷史小說中,寫清代的幾乎篇篇精彩絕倫,讀者可以將其作為趣味橫生的斷代史來閱讀。不僅歷史事件、歷史人物、歷史發展脈絡、歷史框架都與歷史的真實面目貼近,而且,故事細節時常都有據可查。清人的筆記、野史、雜著、詩文,高陽爛熟於心,隨時成為小說創作的素材。由此旁涉開來,清代的典章制度、佚聞逸事、地方風俗、民情世態,高陽都能夠根據故事情節的發展,巧妙地結合到小說之中,或者通過小說完整地呈現在讀者眼前。難能可貴的是,高陽不但有史才與史學,而且有史識,對近代的重要歷史人物與事件,都有自己獨到的眼光和判斷,如對慈禧、李鴻章、胡雪巖,或「百日維新」、「義和團之變」等等。其歷史觀是否能夠被接受,讀者可以自己判斷。

小說不是歷史,必須有波瀾起伏、引人入勝的故事情節。高陽便是一位講故事的大家。高陽歷史小說的另一大優勢,就體現在這裡。晚清歷史,頭緒紛繁,變幻莫測,「剪不斷,理還亂」。高陽卻是從容駕御,諸條線索,分別寫來,又交錯相關。在一張一弛的故事敘述過程中,晚清的歷史面貌自然地顯現出來。讀者在急欲瞭解故事的進一步發展的閱讀渴望中,不知不覺也熟悉了那一段史實。

高陽十分敬業,創作歷史小說時,也常常用尺量地圖,在草稿紙上演算書中人物的行程,以及事情發展所需的時間,努力使自己的小說永遠經得起讀者的多方位的檢驗,而從不主觀臆造。高陽的前妻郝天俠說:「高陽先生撰寫歷史小說的技巧,以及他在寫作之前、寫作期間,對於史料鑽研的努力與創見,確有異於他人之處。他在構思新著時,未必像許多人寫文章那般,先擬好工整架構,而往往是身上一張薄紙,記下大綱,然後就像釀酒,假以時日,當這張紙變皺,又寫滿了旁人難以辨識的草字之際,即表示文思成熟,可以動筆了。高陽對於自己擁有的『考據眼』頗為自豪,不過這也是他用工治學的結果。」

高陽不是一個孤芳自賞的「塔裡的作家」,而是類似於從前的說書藝人的人,一個老百姓的代言人。通過高陽筆下的李世民、李後主、乾隆、慈禧、同治、光緒等一個個君王的政治生涯和私生活,我們不僅看到了作為人的本性顯露的宮闈生活,而且,還瞭解了從前就有的民意和今人對他們的看法和評價。

當台灣評論家尉天聰將高陽比作中國的巴爾扎克時,高陽曾詼諧地說:「愧不敢當!我跟巴爾扎克相似的,只有晚婚這一點。」高陽49歲時與22歲的郝天俠小姐結婚。婚後,郝天俠名下的兩幢房子,都借與高陽抵債。債就像影子一樣一直伴隨高陽,他的婚姻失敗了。高陽後來又有了一個紅粉知己,名叫吳菊芬。兩人同居後,他的生活重新變得規律起來。早上6點起床,整個白天全部用於寫稿看書,有時為了趕工,連夜寫作,這時就叫吳菊芬為他準備宵夜。

高陽名士風流,詩酒自娛,與三五知己話舊談掌故,直至夜深以至通宵達旦,是他最大的樂趣。獨坐屋中燈下慢飲,也是他喜歡的意境。

高陽著述宏富,《胡雪巖全傳》《慈禧全傳》《夢斷紅樓》等均已引起廣大讀者的濃厚興趣。1992年,他走完人生最後歷程。友人輓聯云:「文章憎命達,詩酒風流李太白;才學著書多,古今殷鑒羅貫中。」

高陽作品幾大系列
  1. 宮廷系列:有《慈禧全傳》六卷:(1《慈禧前傳》, 2《玉座珠簾》,3《清宮外史》4《母子君臣》,5《胭脂井》,6《瀛台落日》);《乾隆韻事》;《翁同和傳》;《李鴻章傳》;《漢宮春曉》;《王昭君》;《金縷鞋》。
  2. 官場系列:有《清官冊》、《大將曹彬》、《百花洲》、《鐵面御史》、《楊門忠烈傳》、《同光大老》、《水龍吟》、《八大胡同》、《金色曇花》。
  3. 商賈系列:有《胡雪巖全傳》三卷:(1《胡雪巖》, 2《紅頂商人》,3《燈火樓台》);《胡雪巖外傳》二卷:(1《清幫》,2《血紅頂》)。
  4. 「紅曹」系列(即《紅樓夢》與曹雪芹系列):
    1《紅樓夢斷》四卷:《秣陵春》、《茂陵秋》、《五陵游》、《延陵劍》;
    2《曹雪芹別傳》二卷;
    3《三春爭及初春景》三卷;
    4《大野龍蛇》三卷。
  5. 名士、俠士系列:有《風塵三俠》、《少年游》、《緹縈》、《梅丘生死摩耶夢:張大千傳奇》、《鳳尾香羅》。
  6. 青樓系列:有《李娃》、《狀元娘子》、《小鳳仙》等。
  7. 學術代表作:《高陽說曹雪芹》、《高陽說紅樓夢》、《高陽說詩》
其中的《胡雪巖》、《慈禧全傳》、《鐵面御史》、《李娃》等已經改編為影視劇、廣播小說、長篇彈詞。

高陽小傳

1922原名許儒鴻,三月十五日,生於浙江杭州橫河橋地區。父親為許寶樸,母親為黃琬 1930父親許寶樸病逝
1946以優秀成績考入杭州筧橋國民黨空軍軍官學校,錄為文職人員
1948隨校遷至台灣高雄岡山,職銜為空軍少尉,在空軍軍官學校《筧橋報》發表文章
1953長篇小說《猛虎與薔薇》、《霏霏》面世
1957奉調為國民黨空軍司令升任台灣國民黨政府參謀總長王叔銘上將的秘書
1959以上尉銜退役,加入報界
1962以筆名高陽在在《聯合報》副刊連載其首部歷史小說《李娃》,廣受好評
1971與郝天俠結婚
1974誕下一女,取名議今
1981與郝天俠協議離婚
1983結識吳菊芬,其後兩人共同生活達九年,直至高陽謝世
1986自《中華日報》退休
1987應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研究所之邀,演講「《紅樓夢》及作者的背景」;同年亦受日本梅園會邀請,演講「慈禧太后與伊籐博文」
1989一月,因肺病急送榮民總醫院,至3月底出院;同年三月一日,《水龍吟》獲選為《中國時報》開卷一周好書金榜;八月五日,開始在《聯合報》連載其最後一部作品《蘇州格格》1992五月十二日因肺炎等重症送入榮民總醫院搶救,六月六月下午3時45分在醫院病逝,享年七十一歲。

堅執的歷史守望者

高陽的歷史小說,一直是個獨特的存在。它的獨特性,放在現有的中國當代文學史中便一目瞭然。如果某部文學史的史述標準是藝術形式和藝術感覺的現代性、先鋒性,高陽的歷史小說就會因為過於濃重的傳統氣質而被排斥在外;又如果某部文學史的史述標準是作家作品與時代(政治的、思潮的)運程關係,高陽及其歷史小說又會因為同時代洪流的相對疏離而受到無情地冷落。按照高陽歷史小說的傳承而言,它更像是中國古典小說、尤其是近現代「新小說」及通俗小說的嫡裔。然而通常的現當代文學史走的大都是「五四」時期確立的以西方文學為模範的新文學史觀的路,因此,我們便無法看到是否有另一支堅執地在本土的舊文學裡尋生路的隊伍存在,這使得高陽這樣的作家難以得到應有的、及時的學理觀照,這恐怕更多的倒不是作家的損失,而是我們文學研究和文化體量上的遺憾。

為什麼這麼說呢?這自然有我們觀念上更新的原因(更重視從文化的角度來省視問題了),當然,最根本的還是來自於作家作品所賦含的趣味和意義。也就是說,高陽歷史小說的特質不僅使我們感受到了我們同他在歷史文化認識方面有著諸多的交流,還使我們看到了傳統小說(包括史傳、筆記)的一些寫法和氣質在當下可能具有的生命力。對於這些特質的闡發,有助於我們思考諸如:傳統文學與當代繼承、雅文學與俗文學、文化與文學之類的題目。

勘誤表
(紅頂商人 敖先榮 2016/10/7)
五尖五團/五尖五圓 (蟹之公母分) (改了,原書有誤。)
蕭家驟/蕭家驥
第一,任務很危險/第二,任務很危險 (閱文即知)
南門的鳳山門/南面的鳳山門 (改了,原書有誤。)
一排搶過來/一排槍過來 (閱文即知)
這是天色將暮/這時天色將暮 (改了,原書有誤。)
蕭著驥/蕭家驥
固執已見/固執己見
嘴唇吃得不太燙/嘴唇吹得不太燙 (閱文即知)
一千銅元/一干銅元 (閱文即知) (改了,原書有誤。)
王履廉/王履謙
步站得極隱/步站得極穩
抹熬良心/抹煞良心
喊來一回/喊來一問
何見以得/何以見得
拿她推到火炕裏/拿她推到火坑裏 (閱文即知,後文有述)
不相信七阿巧姐/不相信阿巧姐
七姑有奶/七姑奶奶
蕭驥/蕭家驥
將交到他手裏/將書交到他手裏
親威託我/親戚託我
變了封/變了卦
這樣計諾/這樣許諾
窯藏陳釀/窖藏陳釀
大率直了/太率直了
左宗宗/左宗棠
未能促住/未能捉住
持長矛於短之中/持長矛於短巷之中 (前有同句)
嗚炮恭送/鳴炮恭送
要轉而攻端了/要轉而攻瑞了 (瑞麟)
沈荷楨/沈葆楨

(燈火樓台 skandinavian mPDB 2016/9/2)
即沒有讀多少書/既沒有讀多少書
皇天不負苦心上/皇天不負苦心人
但亦有亦通之方/但亦有變通之方
所陳絕瞻顧/所陳絕無瞻顧 (依原書未改)
這兩萬銀可以/這兩萬銀子可以
因窘即時可解/困窘即時可解
照會英國使巨/照會英國使臣

(燈火樓台 mPDB 2016/9/2)
玉蕭/玉簫
加今上諭/如今上諭
先生即然能替/先生既然能替
作了決走/作了決定
裁制夾襖/裁製夾襖
德馨人內/德馨入內
替他嫌錢的幫/替他賺錢的幫
這塊招脾/這塊招牌

(紅頂商人 黃政維 2016/9/2)
左宗堂/左宗棠
阿胖子/張胖子

(胡雪巖 黃政維 2016/8/5)
禁膏/禁臠
古慶春/古應春
姑仍奶/姑奶奶

(紅頂商人 mPDB 2016/8/5)
驚問道﹁人吃/驚問道:﹁人吃
得涼。。﹂/得涼。﹂
這樣轉關念頭/這樣轉著念頭
專心一致/專心一志
屢屢落弟/屢屢落第
下擺吊起/下襬吊起
同冶四年/同治四年
希翼在保/希冀在保
饑卒嘩變/饑卒譁變

(胡雪巖 mPDB 2015/10/2)
兩旁郡是雜貨/兩旁都是雜貨
成實的的了。/成實的了。
不上下下/不上不下
哧哧笑道:/吃吃笑道:
意思他說。/意思地說。
四便隔看煙燈/四便隔著煙燈
可容兩入並坐/可容兩人並坐
忍不往哈哈/忍不住哈哈
裙的芙容/裙的芙蓉
意大利/義大利
究意知道/究竟知道
蹩眉說道/蹙眉說道
被人糟踏的?/被人糟蹋的?
再接再勵/再接再厲
慫勇關切/慫恿關切
再也想下到的,/再也想不到的,
方面穩往/方面穩住

(胡雪巖 Evon Teng 2015/10/2)
粉絲與繖子/粉絲與饊子 (改了,原書有錯。)
花樣的細功夫/花這樣的細功夫 (改了,原書有錯。)
那兩個沒有表示/那兩人沒有表示
紈褲/紈袴
她趕紫搖手阻止/她趕緊搖手阻止
目然莫名其妙/自然莫名其妙
嚇礙跳了起來/嚇得跳了起來
所以他這要稱呼他/所以他這樣稱呼他
寶眷大此/寶眷在此
敞上特地叫小的來迎接/敝上特地叫小的來迎接
無可讚一詞/無可贊一詞
使是上選/便是上選
看得談了些/看得淡了些
新刻的詩槁/新刻的詩稿
不可開支/不可開交
象杭州那小泉的剪刀店一樣/像杭州張小泉的剪刀店一樣
嵇諸史實/稽諸史實
則又何能力何桂清說話/則又何能為何桂清說話
粗米收不到/租米收不到
慢侵聽懂了/慢慢聽懂了
油去跳板/抽去跳板
在沈頭上/在枕頭上
著實有點邱壑/著實有點丘壑 (原也正確。依原書未改)
不等他了再講下去/不等他再講下去
通前澈後/通前徹後
胡家姨太大/胡家姨太太
糾有此心/既有此心 (按原書改成縱有此心)
那末/那麽 (原也正確。依原書未改)
胡才爺/胡老爺
歸縮/歸宿
古才爺/古老爺
已打字/已打定
現在不必會談它/現在不必去談它
主意打走了/主意打定了
還未了嚥/還未下嚥
“於是劉不才不慌不忙地說道:「老伯母的大壽,理當效勞,... 叮囑船家即時趕回松江,送交尤五。” -> 這一大段放錯位置, 應移到 "但辦正事要緊" 與 "這天是壽誕正日" 之間,取代 "※※※" 的位置。 (改了,原書有錯。)
不有讓第三者知道/不能讓第三者知道
然後點過橋面/然後點過橋麵
蓴菜 -> 簡體版印的是 "蒓菜", 我沒有正體版,故不知何者正確。 (未改,原正確。蓴ㄔㄨㄣˊ:植物名。蓴菜科蓴菜屬,多年生水草。葉橢圓形,浮生水面,莖葉背面有黏液,夏日開紅紫色花。嫩葉可作羹湯,味鮮美。多生於池沼中。或稱為「缺盆菜」、「蓴菜」。)

(燈火樓台 mPDB 2015/10/2)
陜西/陝西
陜甘/陝甘
那未明天/那末明天
朱諭/硃諭
歐州/歐洲
高興羅?/高興囉?
姐說;﹁可惜/姐說:﹁可惜
檢便宜/撿便宜
一股攝人的魔力/一股懾人的魔力
終日陪待在側/終日陪侍在側
遠的地力也會/遠的地方也會
拿破侖皇后/拿破崙皇后
撇往上翅的菱/撇往上翹的菱
莫非宮府真的/莫非官府真的
倘苦是老/倘或是老
即非﹁師/既非﹁師
燃後拈起/然後拈起
也越困感/也越困惑
即受藩憲/既受藩憲
落入沉恩/落入沉思
例外.﹂/例外。﹂
回來復命/回來覆命
鍾鳴鼎食/鐘鳴鼎食
真忍不往想放/真忍不住想放
先生部知道胡雪/先生都知道胡雪
帶到棺村裏去/帶到棺材裏去
安分守已/安分守己

(燈火樓台 mark 2015/10/2)
對摺答道/對折答道
相千/相干
就睏在茅檐下面/就困在茅檐下面 (依原書未改)
倒八摺/倒八折
打對摺/打對折
燴炙人口/膾炙人口
你者哥/你老哥
摺衝/折衝
曲曲摺摺/曲曲折折
賠了夫人又摺兵/賠了夫人又折兵
幾摺/幾折
三摺/三折
挫摺/挫折
摺衷/折衷
天天天一起/天天在一起
表朋態度/表明態度
體帖/體貼

(胡雪巖 Paulette Wang 2015/3/6)
黃壽巨/黃壽臣
人家的了弟/人家的子弟
而同、吳是/而周、吳是
種爪得瓜/種瓜得瓜
想嫌洋鬼子/想賺洋鬼子
下方便/不方便
嫌貧受富/嫌貧愛富
爽郎的人/爽朗的人
替你找一定/替你找一家
過意下去/過意不去
胡雪合/胡雪巖
不必再滿/不必再瞞
賠客/陪客
胡大大/胡太太
一起往/一起住
阿巧姐的大夫/阿巧姐的丈夫
油去跳板/抽去跳板
合笑凝睇/含笑凝睇
到松江來往兩天/到松江來住兩天
重薪/重新
三婆姿/三婆婆
情影/倩影
性朱的/姓朱的
寵家/龐家

(胡雪巖 A Yung 2014/10/3)
棟世龍/陳世龍
詩槁/詩稿
沈頭/枕頭
信紂/信封

(紅頂商人 A Yung 2014/10/3)
楂開五指/揸開五指 (改了,原書錯。)
皋司/臬司
許庚皋/許庚身
軸驢/轆轤

(紅頂商人 Gilbert 2014/10/3)
(電子書看到一半聯經版原書入手、故後半部有依原書參校)
他們師弟的感情一向深厚/他們師徒的感情一向深厚 (依原書未改)
亂了槍法/亂了章法 (依原書未改)
服伺/服侍 (依原書未改)
熊熊然的炭盆/熊熊燃的炭盆 (依原書未改)
胡家的至家/胡家的至交 (按原書改成胡家的至親)
便和七姑奶奶的決心無可改變了/使得七姑奶奶的決心無可改變了 (已對照原書)
鷹洋/銀洋 (全書統一用銀洋) (只有一處。依原書未改。鷹洋:墨西哥銀幣,面有鷹形花紋。舊時曾於我國市面流通。)
張胖了不知/張胖子不知
陳巧最愛看他/阿巧最愛看他
幌蕩著/幌盪著 (依原書未改)
沉吟的樣了/沉吟的樣子
一番皇曆/一翻皇曆
少不得不家幾句寒暄/少不得加幾句寒暄 (按原書改成少不得還有幾句寒暄)
照我的活/照我的話
嬌飾/矯飾
決要明年春末夏初/總要明年春末夏初 (已對照原書)
了以閒豫的神態/出以閒豫的神態 (已對照原書)
小炮轟擊以處/小炮轟擊以外 (已對照原書)
會功漳州/會攻漳州 (已對照原書)
郭揚兩軍/郭楊兩軍 (已對照原書)
末受申斥/未受申斥 (已對照原書)
難卸仔肩/難卸肩膀 (已對照原書) (依原書未改)
沈荷楨/沈葆楨

(燈火樓台 A Yung 2014/10/3)
凶,不可以/兇,不可以
藩司、皋ㄍㄠ司不和/藩司、臬司不和 (改了,原書錯。)
查紂/查封

(胡雪巖 Gilbert 2014/9/5)
我勸我不必送銀票/我勸你不必送銀票
奉託了老替子/奉託了老夫子
有也人在望/也有人在望
極本無法/根本無法
見見世在/見見世面
那裏曉得/哪裏曉得 (原也正確,依原書未改。)
戕宮事大/戕官事大
恃才做物/恃才傲物
涵泳性情/涵詠性情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涵泳:陶冶、品味。唐˙韓愈˙禘祫議:「臣生遭聖明,涵泳恩澤。」朱子語類˙卷五˙性情心意等名義:「且涵泳玩索,久之當自有見。」)
百脈僨張/百脈賁張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僨張:張動。如:「他慷慨激昂的陳詞,令人感到血脈僨張。」)
作踐自己/作賤自己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作踐:糟蹋、摧殘。儒林外史˙第四十二回:「你當初不知怎樣作踐了這人,他所以來尋你。」紅樓夢˙第二十回:「我自然不敢管你,只沒有個看著你自己作踐了身子呢。」)
簡截了當/簡潔了當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簡截了當:言語文字簡潔明確,不繁瑣。如:「你就簡截了當的敘述當時的情況,別再支支吾吾的了。」)
教化子/叫化子 (原也正確,依原書未改。)
糊裏糊塗/糊里糊塗 (原也正確,依原書未改。)
敬神而遠之/敬鬼神而遠之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
四外隔絕/世外隔絕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外面四邊)
那裏會做/哪裡會做 (原也正確,依原書未改。)
扳持不賣/堅持不賣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
辦怯/辦法
捉狹/促狹 (原也正確,依原書未改。)
寧境/寧靜
什九/十九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
卸仔肩/卸了肩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仔ㄗ肩:擔負責任。詩經˙周頌˙敬之:「佛時仔肩,示我顯德行。」)
一爿/一片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爿:江蘇方言。量詞:計算店鋪的單位。相當於「家」、「間」等。)
男了漢/男子漢
那爿/那片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
攪七念三/攪七捻三 (改了,但原書是攪七念三)
拉塊媽媽/辣塊媽媽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
阿七,你要替你想想/阿七,你要替我想想 (觀前後文可知需用「我」)
繼絕往來/斷絕往來
捉襟見時/捉襟見肘
關照不是靠得太近/關照不要靠得太近
引尋/引導
而況/何況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而況:何況、況且。)
龔振磷/龔振麟
花彫/花雕
照幹不誤/照乾不誤
委展/委屈
古應人/古應春
寵絡/籠絡
是個啥個官/是個啥官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
爵之無味/嚼之無味
括地皮/刮地皮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
請雲公的示/請雲公明示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
相借回了進去/相偕回了進去
耳環晃蕩不停/耳環晃盪不停 (原也正確,依原書未改。)
十人歲/十來歲 (依原書改成兄弟十八歲)
另爿/另片
嵇諸史實/稽諸史實
則又何能力何桂清說話/則又何能為何桂清說話
皇曆/黃曆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
慢侵聽懂/慢慢聽懂
彷徨/徬徨 (原也正確,依原書未改。彷ㄆㄤˊ徨:徘徊不前。文選˙古詩十九首˙明月何皎皎:「出戶獨彷徨,愁思當告誰。」亦作「旁皇」、「傍偟」、「徬徨」。)
兩個人唱雙簧似他說起死話來/兩個人唱雙簧似地說起死話來
說真的!考古/說真的!老古
忙著眼洋人接頭/忙著跟洋人接頭
一船軍人/一船軍火
四盆一湯/四盤一湯
台愛/抬愛 (改了,原書錯。抬愛:關愛。官話指南˙卷三˙使令通話:「蒙老爺的抬愛,小的願意去,可不知道得去幾年?」)
醒一醒鼻子/擤一擤鼻子 (原也正確,依原書未改。)
炒珠/妙珠
訪煌遊移/徬徨遊移 (按原書改成彷徨遊移)
胡雪巖是見如不見/胡雪巖是視如不見 (原也正確,依原書未改。)
隻要說一句/只要說一句
開爿/開片
米粉乾/乾米粉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
白白作踐/白白作賤 (原正確,依原書未改。)

(胡雪巖 mPDB 2014/9/5)
#第一章
一點薄產過日了/一點薄產過日子
花樣更好,要/州,花樣更多,要
有朵運河的支/有條運河的支
撫檯/撫台
不加不走/不如不走
疏浚/疏濬
只催轎扶加快/只催轎伕加快
與你問冤何仇/與你何冤何仇
於今截回不定/於今截回不走
逼死二品大貝/逼死二品大員
征解尤難/徵解尤難
#第二章
家連深閨內部知道的。/家連深閨內都知道的。
署過一任買缺的也/署過一任實缺的也
尋個說怯/尋個說法
非諳於吏沽的幹/非諳於吏治的幹
都是此粗人/都是些粗人
璃廠榮主齋刻印/璃廠榮寶齋刻印
貧土落第/貧士落第
縣,那問不就了/縣,那何不就了
深知貧土的辛/深知貧士的辛
他門父子從雲/他們父子從雲
如果何大小接見,說/如果何大人接見,說
看決不會有的事/是決不會有的事
衙門派入來請/衙門派人來請
朝廷籌響甚急/朝廷籌餉甚急
問佳清說,/何桂清說,
那兩三十月的用/那兩三個月的用
本年王子恩科/本年壬子恩科
爐人才能發生作用/爐火才能發生作用
人情酬醉之樂/人情酬酢之樂
但已生之種,為/但已生之利,為
掠了幾千艘發船/掠了幾千艘民船
侗庭湖/洞庭湖
征點方略/征戰方略
彷惶不知/彷徨不知
憂心忡仲/憂心忡忡
就不定明天就租/說不定明天就租
一成了缺/一放了缺
例知是個候補/便知是個候補
正眼郁不著他/正眼都不看他
手本遼往裏遞一遞/手本還往裏遞一遞
只開便衣/只穿便衣
起身肅容/起身肅客
一角蓋青紫泥大印/一角蓋著紫泥大印
洪楊軍帶著百姓/洪楊軍裹脅百姓
在他入境內/他人境內
個人琢瞎了半/個人琢磨了半
輿情允階﹂。/輿情允協﹂。
多是祖上的勳績軍功/多是祖上有勳績軍功
盼望麟佳歸來/盼望麟桂歸來
一在把杯小酌/一面把杯小酌,一
﹁延寄﹂/﹁廷寄﹂
個穿墨布夾袍/個穿黑布夾袍
#第三章
轎子部抬不進去的,/轎子都抬不進去的,
一旦出了來/一旦出了事
米是天庚正供/米是天庾正供
嬲往胡雪/嬲住胡雪
阿珠嫣然一筆/阿珠嫣然一笑
我替他計個饒/我替他討個饒
應證實物/應徵實物
這桌萊來請/這桌菜來請
松江潛幫的信/松江漕幫的信
佔了最呼的位/佔了最好的位
#第四章
征辟至朝/徵辟至朝
倡條治時恣留/倡條冶葉恣留
弄點情淡小菜來。/弄點清淡小菜來。
看一著,笑一/看一看,笑一
消退的紅暈/消褪的紅暈
吃虧的心是錢莊/吃虧的必是錢莊
良燿說的地真話/良燿說的是真話
不敢據買奏覆/不敢據實奏覆
得新勻過脂粉/重新勻過脂粉
反例壞了/反倒壞了

(胡雪巖 A Yung 2014/8/1)
最後指令」該藩司/最後指令「該藩司
「還有誰?/」還有誰?
聽你老人家/「聽你老人家
『人敬我一尺/「『人敬我一尺
就要嫌阿珠了。」/就要嫌阿珠了。
他掉了句文,『供/他掉了句文,「供
終於開口了:「雪巖!」/終於開口了:「雪巖!
與銀一律」,如果票子/與銀一律』,如果票子
真是難得!」/真是難得!
「不」他曉得/「不!他曉得
脫口說道:『老驥伏櫪/脫口說道:「『老驥伏櫪
「不是,不是!」用不/「不是,不是!用不
其餘都是冒牌?」/其餘都是冒牌?
有『千總」/有「千總」
要當面拆穿/「要當面拆穿
多則慢,少則快。/多則慢,少則快。」
「指省分發,便可有/「指省分發」,便可有
你真正是『鯉魚跳龍門』了。/你真正是『鯉魚跳龍門』了。」
』,只怕不見得。』/』,只怕不見得。」
帶了到湖州去。/帶了到湖州去。」
「後膛七響』/『後膛七響』
「死鬼!她在帳子/「死鬼!」她在帳子
不會投到這裏來了。/不會投到這裏來了。」
只開三十四門。/只開三十四門。」 (未改,同一個人繼續說話。)
本命星就是一條龍。/本命星就是一條龍。」 (未改,同一個人繼續說話。)
「扒字調』/『扒字調』
『三大,願意幫忙/『三大』願意幫忙
便矜持地笑道:「讀書/便矜持地笑道:「『讀書
我們要合『十全大補丸,了/我們要合『十全大補丸』了

(紅頂商人 A Yung 2014/8/1)
跟雪巖夫人說:「要逃得遠/跟雪巖夫人說:要逃得遠
「部照』/「部照」
閉口「小爺叔」/閉口『小爺叔』
出入的門戶。」/出入的門戶。
敝上又說:「請胡大人一到就會個面,有好些事等著商量。」/敝上又說:請胡大人一到就會個面,有好些事等著商量。」
『五荒六月」/『五荒六月』
故弄狡猾:『臣因軍/故弄狡猾:「臣因軍

(燈火樓台 A Yung 2014/8/1)
「你不相信?她問。/「你不相信?」她問。
胡雪巖問:要帶啥回來?」/胡雪巖問:「要帶啥回來?」
只剩下一件事:「挑日子。」/只剩下一件事:挑日子。」
我倒想起來了。古應春問/我倒想起來了。」古應春問
竭力維持,無從說起。/竭力維持,無從說起。」(未改,同一個人繼續說話。)
現在年關滿餉/「現在年關滿餉
「是啊!古應春/「是啊!」古應春
決不會錯。螺螄太太/決不會錯。」螺螄太太
「馬太太的想法/馬太太的想法
「真正婦人之見。他說/「真正婦人之見。」他說
「滿腹牢騷,出以/滿腹牢騷,出以
上海去一趟。/上海去一趟。」
「所謂「帶麵」/所謂「帶麵」
「「不過,/「不過,
補知縣馬,。/補知縣馬』。
現在有『幾尺水,還不曉得/現在有『幾尺水』還不曉得
我說:『為啥?/我說:『為啥?』

(燈火樓台 mPDB 2013/6/28)
袍下擺/袍下襬
感慨系之/感慨係之
意大利/義大利
就要穩秘/就要隱秘
做小。,我越/做小。我越
即然如此/既然如此
決竅/訣竅
姑母,,很想/姑母,很想七
答復/答覆
哪里肯承/哪裡肯承
毛賊那里花八/毛賊那裡花八
杭州城里市井/杭州城裡市井
快地複歸於/快地復歸於
連聲他說:/連聲地說:
客氣他說:/客氣地說:
袍子下擺/袍子下襬
只伯大戶/只怕大戶
一疊連聲/一迭連聲
急促他說:/急促地說:
吃力他說:/吃力地說:
憐惜他說:/憐惜地說:
高興他說:/高興地說:
嘻嘻他說:/嘻嘻地說:
興奮他說:/興奮地說:
木』,,就算/木』,就算
卻很但然,說/卻很坦然,說
連聲他說:/連聲地說:
讓他自已把財/讓他自己把財
玩笑他說:/玩笑地說:
在乎他說:/在乎地說:
哀求他說:/哀求地說:
欣慰他說,/欣慰地說,
一壇花雕/一罈花雕
一壇好花/有一罈好花
實話羅!」 /實話囉!」
這話羅!/這話囉!
干兒子/乾兒子
印像/印象

(燈火樓台 Fong 2013/6/28)
修正參考:高陽作品集胡雪巖系列5、燈火樓台(上)6、燈火樓台(下)臺北市經 聯2004年3月二版七刷
」神「」財」/」財神」
外洋火要/外洋火器
江南有什麼新聞」/「江南有甚麼新聞」
軍響/軍餉
有錢可錯/有錢可借
哪裏還有,哪裏還有活下去的味道/哪裡還有活下去的味道
直隸總督國藩/直隸總督曾國藩
大可必/大可不必
賢勞/操勞
有有一句/有一句
晉景/晉京
耳姓名/真姓名
一這關/這一關
廷擱/延擱
歸並/歸併
暢能無阻/暢通無阻
姓候補道/姓胡的候補道
日夕暫欲/日夕,暫欲
擺好好/擺好了
如何我不做/如果我不做
慶崇/應崇
的的空地/的空地
飯碗大約/飯碗大的
確這有用/確實有用
醬酒/醬油
唐子答應著/唐子韶答應著
握著好的手/握著她的手
簽說/答說
李鴻拿他們/李鴻章拿他們
叩阜/叩謁
謁豐/阜康
太先生/大先生
古雪巖首座,一張八仙桌/胡雪巖首座;一張八仙桌
一個其舊/一仍其舊
去身起/起身去
羅四腳/羅四姐
即好/既好
後面後面/後面
羅天姐/羅四姐
即方便/既方便
請治公/請洽公
供春/供奉
延觀/延真觀
那麼我告訴/那麼我告訴你
七故/七姑 (有兩處)
兩間客房具擺設藏傢具擺飾/兩間客房家具擺飾
撞法哪天/撞到那天
鼻了/鼻子
即便心裏/即使心裡
台面上說過去/枱面上說得過去
是的這話很實在/是的。這話很實在
贊成人的很多/贊成他的人很多
減妻/滅妻
也常也想/也常在想
羅四小姐,買現在/羅四小姐買,現在
根擾地/根據地
遷讓,。/遷讓。 (即只有句號),
一天「官客」,一天「堂客」, 一天「堂客」/一天「官客」,一天「堂客」
監時/臨時
等你來看 /等你來看 (即沒有空格)
兩個辰/兩個時辰
茶木/花木
古應春門見山/古應春開門見山
浙江嘉/浙江嘉興
重整鼓/重整旗鼓
三鑲烏木筷/三寶鑲烏木筷
討債的的/討債的
邵小面前/邵小村面前
吳下防蒙/吳下阿蒙
這些密使/這個密使
李罡應/李昰應
︵曰正︶/昰
文選句/文選司
文選人司/文選司
相間/相同
後累。/後累。」
」所謂/所謂
沒不/沒有
好了一會/好一會
當面她明說/當面跟她明說
朝遷/朝廷
大臻/大致
不送之數/不足之數
「古稀/「古稀」
「八個罈子/『八個罈子
算珠珠/算盤珠
聽人你/聽你
翕顯得/越顯得
都了下來/都靜下來
遂予/遂授予
越南有失/越南若失
分為為戰/分為主戰
「建福王。/「建福王」。
老太大/老太太
知道是"/知道是「
來惜/來借
小人輪/小火輪
「主婦」“/「主婦」
桌司/臬司 (有兩處)
中心未免/心中未免
小爺爺叔/小爺叔
?豐/匯豐 (有兩處)
放下成/放不成
踉阜康/跟阜康
無影無?/無影無蹤
有話老古話/有句老古話
收下到/收不到
私底下管他叫「胡大哥/私底下管他叫「胡大哥」
連邊點頭/連連點頭
「大人,「/「大人,」 (應該是閂括號)?
銀栗/銀票
旱康/阜康
銀了/銀子
存款。「/存款。」
我派'出店送到/我派『出店』送到
卓康/阜康
幾個在火盆/幾個大火盆
但因此使他想到/但也因此使他想到
寧彼/寧波 (有兩處)
拆爛污/拆爛汙 (有三處)
倒閒/倒閉
量人為出/量入為出
劉秉漳/劉秉璋 (有三處)
這裏候/這時候
恩量/思量
情茶/清茶
三品眼色/三品服色
靠迎/靠近
一竊不通/一竅不通
一麵點頭/一面點頭 (有兩處)
馬逢時間/馬逢時問
一個大老/一個大毛
找個地方去間/找個地方去問
聲明在行先/聲明在先
旁人來打攪。/旁人來打攪。」
上讓/上計
上海市場/上海洋場 (有兩處)
人口處/入口處
同少棠/周少棠 (有三處)
故障隱瞞/故意隱瞞
兩三夭/兩三天
間到唐子韶/問到唐子韶
微州/徽州 (有五處)
書主/書生
想了一下間道/想了一下問道
月如間道/月如問道
鏡定/鑑定
來眼他/來跟他
問到這活/問到這話
庸子昭/唐子昭
準備離去。」/準備離去。(即沒有括號)
管閒事了。/管閒事了。」
」滿腹牢騷/滿腹牢騷
好一陳/好一陣
不都不成/都不成
嘴裏的話。/他嘴裡的話。」
人各我還/人和,我還
我說:我不說/我說:你不說
房了翻造/房子翻造
幫阿得/幫阿利
恬然人夢/恬然入夢
言人/害人
澈查/徹查
其問/其間
曉礙/曉得
運到這前/運到之前
你的款了/你的款子
喪明/喪子
也不光是年大將軍/「也不光是年大將軍
髮問/發問
朱室如/朱寶如
老大爺/老太爺 (有兩處)
摺乾/折乾
幹乾淨淨/乾乾淨淨
聲間/聲音
聽差領人/聽差領入
林子樣/林子祥
拎著著一個皮包/拎著一個皮鞄
」算了/「算了

(紅頂商人 mPDB 2013/6/28)
喝得酪酊大醉/喝得酩酊大醉
情,不能自己,無/情,不能自已,無
語意噯昧地說/語意曖昧地說
黃梁一夢/黃粱一夢
三萬,,目前/三萬,目前
道;﹁/道:﹁

(紅頂商人 Lin Lee 2013/6/28)
曾國藩平主修養/曾國藩平生修養
記得『一統誌』一說/記得『一統誌』上說
綴成詩成/綴成詩句
如興知府廖宗元/紹興知府廖宗元
張蔭矩/張蔭榘
移兵出扎/移兵出紮
老羽婦孺/老弱婦孺
相形出絀/相形見絀
有點菲蒲的意味/有點菲薄的意味
滿臉暗笑地寒暄/滿臉陪笑地寒暄
打他個落流水/打他個落花流水
死一下撫恤一千/死一個撫恤一千
需要當然就單獨交談/需要當時就單獨交談
華爾僅自搖頭/華爾儘自搖頭
事實上上也只有/事實上也只有
人情熟透熟透/人情熟透、熟透
果然出倉場侍郎/果然由倉場侍郎
朝雪巖/胡雪巖
常言的道的是/常言道的是
由濟河出長江/由瀏河出長江
擬定行定計劃/擬定行軍計劃
越發集躁/越發焦躁
癡漢等老婆一船/癡漢等老婆一般
後面的話越加難所/後面的話越加難聽
種種細了/種種細節
衣袋破了個沿/衣袋破了個洞
「怎麼害我?」/「怎麼害你?」
還沒有因來/還沒有回來
遭到一條河/遇到一條河
脾經受克,肺氣不好/脾經受剋,肺氣不好
設防堵御/設防堵禦
橘雲/矞雲(3處)
仁義義盡/仁至義盡
維持市百/維持市面
一張匟兒/一張匟几
意有未厭/意有未饜
不知睡到我裏床來/不如睡到我裏床來
垂用恭王/重用恭王
姬妝亦都遣散/姬妾亦都遣散
變得最明顯的是全體態/變得最明顯的是體態
雙眼中的情竟/雙眼中的情意
「做市」/「做市面」
腋下的鄉花手絹/腋下的繡花手絹
合撲著打/闔撲著打
滿不住人/瞞不住人
發功攻勢/發動攻勢
曉勇善戰/驍勇善戰
才能稍舟彌補/才能稍稍彌補
花個千把銀子,把歸他去/花個千把銀子,都歸他出
風塵中受慕虛榮的多/風塵中愛慕虛榮的多
東轅門彭亭左側/東轅門鼓亭左側
舖上水板/舖上木板
屍臭不可向邇/屍臭不可嚮邇
知則先要問他/然則先要問他
萬事莫如守在急/萬事莫如守城急
從包埠趕糧食/從外埠趕糧食
宦囊所識/宦囊所積
害他家破亡/害他家破人亡
十點多種/十點多鐘
古應春例勸他/古應春便勸他
存在昆明錢莊是生息/存在昆明錢莊裏生息
有啥機機密文件/有啥機密文件
憬然覺悟/憬然有悟
「兩崽」/「西崽」
一俱上床睡下/一個人上床睡下
八個擦得雪高的/八個擦得雪亮的
這天的雲氣很好/這天的天氣很好
吳枕軟語/吳儂軟語
銅鉀銀子上不在乎/銅鈿銀子上不在乎
說個道理我聽所/說個道理我聽聽
應該充分的款子/應該充公的款子
風籐鐲子/風藤鐲子(3處)
順理成間的事/順理成章的事
再落火炕/再落火坑
為啥要搬到五少來?/為啥要搬出五少來?
無詞以對。默然泫然/無詞以對。黯然泫然
落發做尼姑/落髮做尼姑
風懷孫綽扇區我/風懷孫綽覺偏多
群花榜上笑良多,梓裏雲房此日過/群花榜上笑痕多,梓里雲房此日過
君自憐才留好然/君自憐才留好句
昆山/崑山(2處)
白慶庵/白衣庵(2處)
我姑胡/我姓胡
不願見和向交好/不願見一向交好
一定不相信;行過/一定不相信;不過
書房中閉門深淺/書房中閉門深談
隱住七姑奶奶/穩住七姑奶奶
由於胡、蕭十分是/由於胡、蕭二人是
主要慇勤/主人慇勤
好在巧姐的下落明瞭/好在阿巧姐的下落有了
你今在歇在哪裏/你今天歇在哪裏
欠還應該問詳細點/你還應該問詳細點
由此虎過/由此處過
沿七里瀧湖江北上/沿七里瀧溯江北上
在不欠以前/在不久以前
這一片活土/這一片沃土
紮調常捷軍/札調常捷軍
道理隔阻/道路隔阻
那少年問家/那少年問莊家
好好跟人去磨煉/好好跟人去磨鍊
圍爐小炊/圍爐小飲
夜深入倦/夜深人倦
一見胡雪巖的服氣/一見胡雪巖的服色
宮軍有功/官軍有功
文情到此/交情到此
努嘴/呶嘴
騷遞/驛遞(2處) 
泥金仿細明體/泥金仿宋體
道光十二年壬奪辰科/道光十二年壬辰科
一個矯胖老頭/一個矮胖老頭
兩浙主靈倒懸/兩浙生靈倒懸
一軍在衙州/一軍在衢州
為本鄉本土盡幾力/為本鄉本土盡幾分力
我兼攝無篆/我兼攝撫篆
因而厚意替他/因而願意替他
如火旱之望雲霓/如大旱之望雲霓
市面就會浴量/市面就會興旺
個人要見王文韶/個個要見王文韶
這倭相輥蒙古人/這倭相國是蒙古人
路秉章/駱秉章(4處)
身敗名烈/身敗名裂
四月初六十復/四月初六克復
不如孚泗/不如蕭孚泗
帶幼主沖/帶幼主衝
群丑就殲/群醜就殲(2處)
洪福真/洪福瑱(5處)
洪仁干/洪仁玕(2處)
大人這一首高/大人這一著高
逋光藪/逋逃藪
處處可以設仗邀擊/處處可以設伏邀擊
朱鴻章/李鴻章
東南軍務地穴於湖州克復/東南軍務結穴於湖州克復
交卸篆/交卸撫篆
軍務業經藏事/軍務業經蕆事
以靜制靜/以靜制動
從路糧臺/後路糧臺
大家之道,在明明德/大學之道,在明明德
冒昧一關/冒昧一問
冠冤群倫/冠冕群倫
署理阜司/署理臬司
就是人工費/就是人工貴
保楊昌為浙江阜司/保楊昌濬為浙江臬司
蔣楊二分/蔣楊二公
辯出味外之味/辨出味外之味
被指定為「蒙明」/被指定為「掌鑰」
縱橫有百廢待舉/縱不能有百廢俱舉
文祥等入會銜/文祥等人會銜
兩江督巨曾國藩復奏/兩江督臣曾國藩覆奏
查前後廷旨/查前年廷旨
攻克九水伏州/攻克九洑洲
趨避不汲/趨避不及
徐宗干/徐宗幹(3處)
離松林凰帶所部兩營/郭松林抽帶所部兩營
以裘發協/以求妥協
高連升/高連陞(18處)
高連長/高連陞
瑞鹿/瑞麟
膺膺茲閫寄的曾國藩/膺專閫之寄的曾國藩
熟諳韌略/熟諳韜略
勉輕大義/勉以大義
不慣食科/不慣食麥
已糴接濟船廠經費/已改接濟船廠經費
不能不買我的面子/不能不賣我的面子

(燈火樓台 ola 2012/7/31) (sue1289修正:ola 校得不錯,只有一兩個原書就錯的詞。)
前言 第一章第二章
「神」「財」之稱/「財神」之稱
水路災荒/水陸災荒
巡輔得品秩/巡撫的品秩
慶餘堂/胡慶餘堂
神(麥曲)/神麯
打算的個甚麼獎勵/打算得個甚麼獎勵
輿論大嘩/輿論大譁
如開御前會議/召開御前會議
崇厚便免了革職拿問/崇厚便免不了革職拿問
李鴻間策動/李鴻章策動
曾經澤/曾紀澤
禮絕百傣/禮絕百僚
人言藉藉/人言籍籍 (未改,原也正確。藉藉:眾多雜亂的樣子。南齊書卷五十五˙孝義傳˙樂頤傳:「外傳藉藉,似有伊周之事,君蒙武帝殊常之恩,荷託付之重,恐不得同人此舉。」)
皇上本身父/皇上本生父
還有顧虛/還有顧慮
摺舊之例/折舊之例
將功摺罪/將功折罪
視力畏途/視為畏途
本作貸/本作貨
利部主事/刑部主事
借重民息/借重息
堂書照例要轉到吏部才會公協辦/尚書照例要轉到吏部才會升協辦
謚號/諡號
一間頭室/一間斗室
就不以空手而回/即不能空手而回
你要倒仔細看看/你老倒仔細看看
陜甘督的關防/陜甘總督的關防
奏摺上的上特為/奏摺上特為
劉毅齊/劉毅齋
毅齊、石泉/毅齋、石泉
現有還不知道/現在還不知道
留下方作開銷/留一萬作開銷
地特殊/地位特殊
借挽扶的機會/借攙扶的機會
用來補甘平之法/用溫補甘平之法
姊妹同心協力互為拭淚誅除權臣/姊妹同心協力誅除權臣
姊妹倆相對流涕/姊妹倆相對流涕互為拭淚
小白菜謀殺新夫/小白菜謀殺親夫
老爺死了沒有抬/老爺死了沒人抬
官聲政績究如何/官聲政績究竟如何
口頭上就不能有軟/口頭上就不能不軟

第三章 元寶街
掐穩兩端/捏穩兩端 
巡撫有是流動性的/巡撫是有流動性的
去錄總督/去當總督
冀盼一邀/冀邀一盼 (未改,原書錯,「冀盼一邀」較恰當。)
視力畏途/視為畏途
浙北農村/浙西農村
同的樣價錢/同樣的價錢
大早出貨/大量出貨
如何不做/如果不做
無法想勝/無法想像
六橋三竺到之間/六橋三竺之間
將曾笑請了來/將曾笑蘇請了來
春漿五天/舂漿五天
舂將的法子/舂漿的法子
齊腰的丁字鐘/齊腰的丁字錘
鐘身是/錘身是
半圓形的鐵鐘/半圓形的鐵錘
順勢將丁字鐘/順勢將丁字錘
鐘頭重重/錘頭重重
盜暮之風/盜墓之風
宣匯勞苦/宣洩勞苦
言論紛紛/議論紛紛
理為荒唐/更為荒唐
飯碗大約白麵饅頭/飯碗大的白麵饅頭
料有這麼一個規矩/料不到有這麼一個規矩

第四章美人計
進貸帳/進貨帳
滿當貸/滿當貨(兩處)
這張再在杭州混了/這張臉再在杭州混了
積到三十萬千文不多/積到三十萬千文之多
不鍋/下鍋
下停手/不停手
屋子時仍舊雪亮/屋子裏仍舊雪亮
篿菜湯/燉菜湯
專用的小房/專用的小廚房
火腿悄冬菇悄/火腿屑冬菇屑
看濃淡的酌量/看濃淡酌量
我美中不足/你美中不足
止岸到總督衙門/上岸到總督衙門
要老唐去/要跟老唐去
儘管支調動/儘管去調動
艾脫禮/艾禮脫
翰林潘祖說/翰林潘祖蔭說
上了上摺子/上了個摺子
郭嵩燾的胞弟郭燾寫給老兄/郭嵩燾的胞弟郭崑燾寫信給老兄
兩廣總督官文/湖廣總督官文
釀成事端之外/釀成事端之處
如居今然/如今居然
好此/好些
中朝/朝中
辦爭的結果/力爭的結果
姨太太趙貢/姨太太趙英
大門口下橋/大門口下轎
當著好比湖南/當著好些湖南
防缺軍額/防軍缺額
黷貨無套/黷貨無厭
由李大先生的部屬變為李在先生/由李二先生的部屬變為李大先生
規之這以正/規之以正
經赴江寧/逕赴江寧
先命使將 後招募/先命將 後招募
另再沒法查報/另再設法查報

第五章 螺螄太太 (上)
首一張八仙桌/首座, 一張八仙桌
周癙作畫的一幅美人圖/周昉作畫的一幅美人圖
也就只她大大方方好/也就只好大大方方地
趁此轉圈/趁此轉圜
要兩情願/要兩廂情願
我話還有的/我話還是有的
你多少有面子/你多有面子
極其爽郎/極其爽朗
交貨領貸的人/交貨領貨的人
吃紅蠶/吃紅蛋
穿上在身上/穿在身上
須先請台/須先請旨
繼弦未娶/斷絃未許 (按原書改為「斷絃未娶」)
這何的爺爺/這何廚的爺爺

第六章 螺螄太太 (下)
關照轎案/關照轎伕
不忙不忙我儘管請治公/不忙不忙你儘管請治公
比時聽得招呼/此時聽得招呼
後面後面賞鴨蛋/後面賞鴨蛋
供舂/供奉
腳步錢嫌得辛苦/腳步錢賺得辛苦
明天就吃杯喜酒/明天就吃這杯喜酒
纖道路/縴道路 (兩處 )
纖路/縴路
兩座古庫房子打通/兩座石庫房子打通
巳巳/己巳
壞不壞在/壞就壞在
緊靠著我的那個字/緊靠著你的那個子 (改為緊靠著你的那個字)
巳土是幫手/己土是幫手
食神生巳未兩土之財/食神生己未兩土之財
哪種命的人最好/哪種命跟我合得來
我又好意思多要/我又不好意思多要
保證嬸娘說實話/保證跟嬸娘說實話
發料發線/發料發錢
也會樣想不開/也會這樣想不開
早就想好子/早就想好了

七 曲折情關
她正是這個道理/也正是這個道理
何防再欠一回/何妨再欠一回
老宓是阜康的工夥/老宓是阜康的二夥
你搬家了/你搬家是搬定了
具擺設藏傢俱擺飾/傢俱擺飾
不必提心買不起/不必擔心買不起
這那班客戶呢/我那班客戶呢
撞法那天是那天/撞到那天是那天
捨車會轎/捨車坐轎
妾待/妾侍
便叫羅四姑娘/便叫羅姑娘
只讓她掌權/又讓她掌權
說話也不放便/說話也不方便
不等他許完/不等他說完
總歸要讓我面子上看得過去/總歸要讓你面子上看得過去
雙方自己原意/雙方自己願意
是州府錢塘縣的弄房書辦/是杭州府錢塘縣的刑房書辦
烏先生的長子承襲/烏先生的長兄承襲
大清律便是他的家學/大清律例是他的家學
既稱胡大先生就是胡二先生/既稱胡大先生就有胡二先生
好比合服李家/好比合肥李家
這叫寵妾減妻/這叫寵妾滅妻
羅四姐以後帶好做人/羅四姐以後還好做人
去先定了/去選定了
我老闆將她領入/李老闆將她領入
用的伙徒弟/用的伙計徒弟
講定八百兩很子/講定八百兩銀子

第八章 幫夫運
水漲般高/水漲船高
寧夏將寫/寧夏將軍
就中在隔離/就在隔離
湖汀子弟滿天下/湖湘子弟滿天下
左宗堂治軍/左宗棠治軍
不用左宗堂關照/不用左宗棠關照
都道侯父如此/都道侯爺如此
形漸衰頹/漸形衰頹 (原書錯,「形漸衰頹」較恰當)
那裏個什麼所在/那是個甚麼所在
老敗百姓/老百姓
聽以聽得這話/聽得這話
捻匪亦郁打敗了/捻匪亦都打敗了

第二冊 第一章 壽域宏開
浩治桃觴/潔治桃觴
布政使銜東西/布政使銜江西
李合服是首輔/李合肥是首輔
吹毛疵/吹毛求疵
中國掛一幅/中間掛一幅
使胡雪不安/使胡雪巖不安
到影入池/倒影入池
很尊重表示/很尊重的表示
老公祖步/老公祖勞步
便作戲班子/便是戲班子
更為喧赫/更為?赫
胡雪巖的班/胡雪巖的轎班
轎於起步/轎子起步
胡雪巖在忙/胡雪巖有事
絲絨椅/絲絨安樂椅
我想你來看/我想大概不是洋行裏的人,是個洋官,所以叫他們送到書房裏等你來看
教遇弟/教愚弟
我馬我會丟掉/我馬上會丟掉
倒不防/倒不妨
飯罷茶時/飯罷喝茶時
巖胡雪/胡雪巖
池畔重楊/池畔垂楊
重生於有鏡/重生於鏡
巧珠不在/巧珠巧珍不在
雙膝跑倒/雙膝跪倒
梅籐更/梅藤更
物製/特製
曾文正分/曾文正公
兼作管家/兼作治家幫手
向來是這樣/向來是怎樣
倒不防/倒不妨
她佔了三個/她貼了三個 (未改)
於是好替/於是她替
我再來一點/吃剩有餘
雜條要料理/雜務要料理
也得很高興/也裝得很高興
面席/麵席
因人入席/因為入席
古應春春有/古應春有
細昌隆/繼昌隆
一型的/小型的
做絲人/做絲的人
得不通/行不通
意利造新機器/意大利造新機器 (改為義大利造新機器)
馬達一向/馬達一響

第二章千絲萬縷
進煉染煉染/進煉染房煉染
恰和洋行/怡和洋行
但仍能體諒/但他能體諒
有他則才/有他剛才
貴外杭州/貴處杭州
這座家庭/這座家庵
幫著船案/幫著船家
怎麼會倒在其次/撲空倒在其次
一人個睡/一個人睡
左宗堂精神/左宗棠精神
左宗常西征/左宗棠西征
在床空著急/在床上空著急
纖路/縴路
紅葉烏紅/紅葉烏桕
睡在船上不妥當了/睡在船上不妥當
以論傳論/以訛傳訛
車案船老大店小二腳案/車伕船老大店小二腳伕
怎麼跟我說的/聽他怎麼跟我說
明爭暗頭/明爭暗鬥
朝遷認為/朝廷認為
享密/亨密
張振仙/張振聲
車案悄悄/車伕悄悄
還清得來/還請得來
有麼一個/有這麼一個
一家局書寓/一家書寓
太穀打/太古燈
大煙光/大煙泡
然後拋過來/然後側過來
妨賢妨能/妨賢妒能
那裏江淮/那時江淮

第三章 力爭上游
原來是稟生/原來是廩生
一縣之主/一縣之中只有幾個,在
向以資深/所以資深
劉六麻子是直隸總督/劉六麻子是直隸提督
其廣東的/其中廣東的
上文張佩綸/上交張佩綸
盛吳/盛昱
封拜相/封侯拜相
要左宗棠/要陪左宗棠
天前宮後轅/天后宮行轅
可見張振仙/可見張振軒
拍姚務的身後/拍姚司務的身後
兩千五面枝槍/兩千五百枝槍
福七克/福克
徇新戚/徇親戚
議為言之有理/認為言之有理
即負北洋重任/既負北洋重任
吳開慶次子/吳長慶次子
子午犯酉/子午卯酉
李癵應已有勾結/李罡應已有勾結
辭行既華/辭行既畢
慰了一番/慰勉了一番

第四章 移花接木
謂這甘結/謂之甘結
柯紹半/柯紹(上文下心) (改為柯紹忞)
不是如回家讀書/是不如回家讀書
不知道在在京/不知道在不在京
往返磋商定議/往返磋商終於定議
合併三百五十萬兩/合共三百五十萬兩
協餉一千八百十萬以上/協餉一千八百八十萬以上
機圓法話/機圓法活
策動棘德陰撓/策動赫德阻撓
不防指責/不妨指責

第五章 蕭瑟洋場
胡雪巖一嚇跳/胡雪巖嚇一跳
大分司/大公司
開個單了給我/開個單子給我
要劃匯/耍劃匯
說冷活/說冷話

第六章 改弦易轍
分家借有扣頭/公家借有扣頭
司行中的消息很靈通/同行中的消息很靈通
忽然看出這麼一句話/忽然冒出這麼一句話
你不領益/你不領盆 (未改)
紡絲收繭子/買絲收繭子
山東鬧小災/山東鬧水災

第七章 家有喜事
資質遇魯/資質愚魯
即無妯娌/既無妯娌
這不相信/我不相信
才各外遷就/才格外遷就
到於對我們老太太/至於對我們老太太
要你吃飯/要請你吃飯
加一幾條火腿/加上幾條火腿
在阜康有情形/在阜康的情形
你自己都沒有握/你自己都沒有把握
用你這笑錢/用你這筆錢
老宓勒住銀不放/老宓勒住銀子不放
便催瑞香瑞得出門/便催瑞香出門
做一個不茅庵的住持/做一個小茅庵的住持
加收得快/回收得快
十時洋場/十里洋場
淫治異常/淫冶異常
嫁婦兒/嫁女兒
一帽大紅緞子/一幅大紅緞子
正式結裏/正式結褵
七姑奶有與/七姑奶奶與
異顯得年輕了/越顯得年輕了
打開匣了/打開匣子
右手九名指上/右手無名指上

第三冊 第一章 甲申之變
分為為戰主和兩派/分為主戰主和兩派
恭王子和戰之際/恭王於和戰之際
這是李李鴻章/這是連李鴻章
好?報本縣大老爺/好稟報本縣大老爺
他踉高樂山一樣/他跟高樂山一樣
虛銜領了六八年/虛銜領了七八年
晉京人軍機/晉京入軍機
看重懂書面的命令/看得懂書面的命令
到江南官來惜/到江南關來借
禦將如何恩威並用/御將如何恩威並用
藩司桌司以及/藩司皋司以及
引人簽押房/引入簽押房
言過其言終無大用/言過其實終無大用
備省尚未匯到/各省尚未匯到
陰借陽差/陰錯陽差
請?豐展期/請匯豐展期
你們不會叫私人來墊的/他們不會叫私人來墊的
亦馬結上了/亦巴結上了
師夷之長以製夷/師夷之長以制夷
譬如山東火災助賑/譬如山東水災助賑

第二章 變起不測
平時處享有決斷/平時處事有決斷
毫無溫色/毫無慍色
老何媽賠笑說道/老何媽陪笑說道
收得到收下到/收得到收不到
自語似他說/自語似地說
象崇侍郎/像崇侍郎

第三章 仗義執言
裝傻賣乘 /裝傻賣乖
就是謝雲青/你就是謝雲青
銀很大緊/銀根太緊
不怕銀栗兌現只伯大戶提存/不怕銀票兌現只怕大戶提存
懾入的力量/懾人的力量
笑聲咯停/笑聲略停
等旱康老闆回來/等阜康老闆回來
二十八個人元寶/二十八個大元寶
卑康暫停營業/阜康暫停營業

第四章 夜訪藩司
在註視他的行蹤/在注視他的行蹤
遇事掣時/遇事掣肘
這就重就拜託了/這就重重拜託了
我也聽到了這一點兒/我也聽到了一點兒
真是盛情難地/真是盛情難卻
德馨台很幫忙/德藩台很幫忙
正談到裏/正談到這裏
管他後荒馬亂/管他兵荒馬亂

第五章 迴光返照
興致勃勃地註視著/興致勃勃地注視著
排出去兩三裏路/排出去兩三里路
差得十萬八千裏都不止/差得十萬八千里都不止
這裏受了阜康福的影響/這時受了阜康福的影響
八個壇子七個蓋/八個罈子七個蓋
前五十字加計/前五十字加廿
左宗棠這坐靠山/左宗棠這座靠山
精神疲力竭/精疲力竭
包先生義不容辭/烏先生義不容辭
等過足了痛就來/等過足了癮就來
素不好譁眾取寵者/素好譁眾取寵者
趁現在我不能作主的時候/趁現在我還能作主的時候
當好說道/當即說道
哀傷他說/哀傷地說

第六章  探驪得珠
四月已/四月巳
只怕不見得效/只怕不見得有效
溯富春江而入上閩/溯富春江而上入閩
吃著黃連彈琴/黃蓮樹底下彈琴
雙腿得無法忍受/雙腿痠得無法忍受
看了他一眼間道/看了他一眼問道
責成黃當管事/責成典當管事
未未申初/未末伸初 (改為未末申初)
她興高彩烈他說/她興高彩烈地說 (改為她興高采烈地說)
其實華燈初上/其時華燈初上
驗資不如看貨/驗資不如驗貨
紂了門/封了門
首行要貼出一張告示/首先要貼出一張告示
然後分頭查村/然後分頭查封
從早康出事以後/從阜康出事以後

第七章 大封典鋪
孫子娘的乾女兒/孫乾娘的乾女兒
孫子娘轉臉問/孫乾娘轉臉問
跟孫千娘勾搭/跟孫乾娘勾搭
大力賺錢/大為賺錢
孫子娘瞟眼過來/孫乾娘瞟眼過來
不願但然承認/不願坦然承認
他跟馬逢對/他跟馬逢時
當然不會比者馬少/當然不會比老馬少
自己作了虧諾/自己作了承諾
三十六計走為上讓/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上生上長三十年/土生土長三十年
昨天早晚就來看我/昨天晚上就來看我
每條線的未端/每條線的末端
但頗為人味/但頗為入味
的然可見/灼然可見
那隻要看三堂會審/那只要看三堂會審
你要不要來看著/你要不要來看看
一盤鬆子糖/一盤松子糖
該然欲泣/泫然欲泣
擊老爺你想想/周老爺你想想
月如方如擱下/月如方始擱下
坐在周少棠的大腳上/坐在周少棠的大腿上

第八章 贈妾酬友
能藉一筆大款子/能夠借到一筆大款子
照便應該開發賞錢/照例應該開發賞錢
心裏心上八下/心裏七上八下
決走到元寶街/決定到元寶街
一時沒有合便宜的人/一時沒有合適的人
朝廷就不會聽片面之詞/朝廷應不會聽片面之詞
一面流淚一麵點頭/一面流淚一面點頭
拿來拉還公款/拿來抵還公款
一手只如意/一隻手如意
馬上打外電報給他/馬上打個電報給他

第九章 少年旖事
那有飯館的金字招牌/那家飯館的金字招牌
這種欲又雙止/這種欲言又止
正落入沉恩中/正落入沉思中
我說我不說我也要打死你/我說你不說我也要打死你
去皮輕面/去皮輕麵
幫阿得來老店新開/幫阿利來老店新開
剛剛坐走/剛剛坐定
太不可恩議了/太不可思議了
三千兩銀子部花不起/三千兩銀子都花不起
不是一個小數日/不是一個小數目

第十章
德藩台的複電/德藩台的覆電
如果德藩台復電來了/如果德藩台覆電來了
卻不不甚習慣/卻還不甚習慣
一個人直的不想活了/一個人真的不想活了
一切尊旨辦理/一切遵旨辦理
太太亨過福/太太享過福
恍如鍛羽/恍如鎩羽
就是悲翠/就是翡翠
不在我跟羅四姐/不枉我跟羅四姐
每值於金/每值千金
看以這裏/看到這裏
胡嚐過一成衣鋪/胡嘗過一成衣鋪
皎然可見/皎然如見
倒不如下說/倒不如不說
的時候再會請她/的時候再去請她
去叫個銅匠夾/去叫個銅匠來
鎖住的箱了/鎖住的箱子

第十一章 人去樓空
有人在註意了/有人在注意了
藉你的書房一用/借你的書房一用
正在倒媚的人/正在倒楣的人
不忘記者朋友/不忘記老朋友
從何下著/從何下箸
細細最嘗/細細品嘗

第十二章 城狐社鼠
交來的原因/交來的原圖
亦歸朱玉如/亦歸朱寶如
要看那半張國/要看那半張圖
以筆懦染/以筆濡染
將地國覆置地上/將地圖覆置地上
問孫者四/問孫老四
目前正在擴充營業的打備向阜康/目前正有擴充營業的打算準備向阜康
即無法如阜康錢莊知道/即無法抵押但如阜康錢莊知道

第十三章 煙消雲散
已由防巡隊/已由巡防隊
有空再變/有空再談
開門見山他說/開門見山地說
不是帶東西出去/是不是帶東西出去

五月切七/五月初七 (胡雪巖 guantion 2012/3/29)
這就是張胖子老練圓滑之外,/這就是張胖子老練圓滑之處,
秦、楊兩家的眷屬,住在那裏,/{是否應是哪裏?未確} (未改,原書不用「哪」字。)
撫台衙門的門上的劉二爺/{是否多了個「的」字?未確認} (是,按原書改成撫台衙門的門上劉二爺)
我們另外再找一定/我們另外再找一家
彷彿是剛從泥上裡掘出/彷彿是剛從泥土裡掘出

胡作鎮靜/故作鎮靜 (紅頂商人 sikun 2011/11/19)
一冒一冒險/冒一冒險
請你出面請個客拿老大手/請你出面請個客讓老大手 (未改,按原書。)
方台停了下來/方才停了下來
如果不速作鼾/如果不速作打算 (按原書,改成如果不速作處置)
洩潛心機密/洩漏機密
均經王履廉/均經王履謙
古應不能不/古應春不能不
我們這位小爺,/我們這位小爺叔,
三天竺/上天竺
也是類/又是一類 (按原書,改成也是一類)
開藥店的開行/開藥店的同行
特為又請張醫生/特又請張醫生 (未改,按原書。)
賭祭/賜祭
七三奶奶/七姑奶奶
花梨木機智椅/花梨木几椅
小爺/小爺叔
對不對你/對不住你
阿巧且/阿巧姐
文給蕭家驥/交給蕭家驥
事不幹己/事不干己
北去是要/此去是要
甦州/蘇州
無怕不至/無微不至
睹底下/暗底下
雷翁/雪翁
自然顯的的才幹/自然顯的了才幹 (按原書,改成自然顯他的才幹)
受了樊燮的賭/受了樊燮的賄
奏九帥之命/奉九帥之命
目貴目貴不明/目瞶不明 (按原書,改成瞶瞶不明)
我再你講講/我再和你講講
市政使/布政使
三萬金銀子/三萬兩銀子
火器的糧良/火器的精良
而且必是大官/而且又是大官
算他一百二十兩銀子一匹/算他十二兩銀子一匹 (改了,原書錯。)
挾天下以令諸侯/挾天子以令諸侯
已萌退之意/已有萌退之意 (按原書,改成有萌退之意)
拔月按本,分六期拔還/撥月按本,分六期撥還 (未改,按原書。)
各少藩司/各省藩司
每月拔本/每月撥本 (未改,按原書。)

按原書調整段落 (紅頂商人 美格騰 2011/11/19)
全書不用哪字,未改
裡/裏 (按原書)
歎/嘆 (按原書)
感慨交並/感慨交併
講過學的秀才/進過學的秀才
數妖氛驚乍逼/數妖氛驚乍偪
饑民爭啖/饑民爭噉
苟刻/苛刻
悲翠/翡翠
畜生/畜牲

﹁長生毆﹂/﹁長生殿﹂ (胡雪巖 March 2011/9/21)
已人中年/已入中年
但然接受/坦然接受
人生如歡/人生如戲
三有齡/王有齡
恩到這裏/想到這裏
烏程。歸安、德清三縣/烏程、歸安、德清三縣

於不釋卷/手不釋卷 (胡雪巖 蔡如霖 2011/9/21)
此此/此地
酒列半酣/酒到半酣
守上有責/守土有責
音問不通/音聞不通 (未改,原正確。音問:音信。晉˙陶淵明˙贈長沙公詩:「襟或遼,音問其先。」儒林外史˙第三十九回:「老友與我相別二十年,不通音問;他今做官適意,可喜!可喜!」)
兩外/內外 (參照原書改成兩處)
力宗旨/為宗旨
字漢/宗漢
老人爺/老大爺 (參照原書改成老太爺)
講爽氣/講義氣 (未改,原正確。江湖上講爽氣,你直說好了。)
這麼大的人/這麼大的火
山面/出面
海永/海水
吝戶/客戶
力通商口岸/為通商口岸
何學使/何學政 (未改,原書是何學使)
決下會/決不會
這一向/這一問
爽然若失/悵然若失 (未改,原正確。爽然若失:失意茫然,不知所從。如:「原本到手的勝利又飛了,大家不覺爽然若失。」亦作「爽然自失」。)
可造之村/可造之材
劉慶主/劉慶生
步屬/步履
海動局/海運局
雙刃棄世/雙雙棄世
這名話/這句話
老百生/老百姓
求之下得/求之不得
個八年/十八年
起起來/想起來
一萬西/一萬兩
不伯麻煩/不怕麻煩
看春天色/看看天色
簡你/簡稱
力大家/為大家
得新考慮/重新考慮
兩年事/兩件事
弟二件/第二件
知通/知道
實請/實情 (改成實話。原書:說句實話)
張大太/張太太
力自己/為自己
何心/何必
文了/交了
掣時/掣肘
歉仄/歉疚 (未改,原正確。歉仄:對不起、抱歉。紅樓夢˙第九十九回:「祇因調任海疆,未敢造次奉求,衷懷歉仄,自歎無緣。」)
銀了/銀子
一定要走/一走要走 (未改,原正確。)
沒有入/沒有人
交清/交情
東兩/東西
胡雪宕/胡雪巖
推重/推崇 (未改,原正確。原書:「他對你老兄特別推重」推重:推崇尊重。宋書˙卷九十一˙孝義傳˙賈恩傳:「少有志行,為鄉曲所推重。」紅樓夢˙第六十三回:「原來他推重姐姐,竟知姐姐不是我們一流的俗人。」)
郡為了/都為了
伯貪小/怕貪小
不久分文/不差分文 (參照原書改成不欠分文)
牽制大多/牽制太多
很痛快他/很痛快地
銀漢/銀河 (未改,原正確。原書:「一面望著迢迢銀漢。」銀漢:天空聯亙如帶的星群。南朝宋˙鮑照˙夜聽妓詩二首之一:「夜來坐幾時,銀漢傾露落。」宋˙秦觀˙鵲橋仙˙纖雲弄巧詞:「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亦稱為「銀河」。)
活是說得/話是說得
加此/加些
劉莊生/劉慶生
先在這/放在這 (改成丟在這。原書:把你一個人丟在這裏)
小房了/小房子
畫盾/畫眉
察言辨包/察言辨色
梅意/悔意
越器/越哭
一杯結/一杯給
享管點事/多管點事
扭子/擔子
嵇鶴哈/嵇鶴齡
志在心得/志在必得
尤王/尤五
汪蘇/江蘇
人座/入座
不善同令/不善詞令
比他老了/比他老子
有面了/有面子
地不響/他不響
望青/望著
亂六八糟/亂七八糟
陳肚龍/陳世龍
看實/著實
襲豐言/裘豐言
這什事/這件事
人地個宜/人地相宜
要言不煩他/要言不煩地
這件享/這件事
阿巧姊的大夫/阿巧姊的丈夫
什玄難/什麼難
枯坐無卿/枯坐無聊
下提此事/不提此事
店它/店內
顯礙/顯得
校到/接到
寄會/寄去
不可不妨/不可不防
要盲不煩/要言不煩
蹺腳長很/蹺腳長根
有哈話/有啥話
劉水才/劉不才
部有些/都有些
妹珠/妙珠
無知地知/天知地知
寵二/龐二

細恩往事/細思往事 (mPDB 2011/9/21)
骨骼清奇/骨格清奇 (骨格:人的風格、氣度。三國演義˙第二十九回:「惟仲謀形貌奇偉,骨格非常,乃大貴之表。」)
悅他上人/說他主人
這也下去管他/這也不去管他
這你政心/這你放心
再間你一句/再問你一句
一問客室/一間客室
坐在冰害裏/坐在冰窖裏
各人自已/各人自己
搖看頭/搖著頭
脹紅了臉/漲紅了臉
櫓聲款乃/櫓聲欸乃
道;﹁/道:﹁
席問只聽/席間只聽
揣惻/揣測
楊州/揚州
和坤跌倒/和珅跌倒
拍看大腿/拍著大腿
酪酊大醉/酩酊大醉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好讀專欄
黃河渡
薛中鼎專欄
丁智原專欄
喻琳食譜
牛哥/費蒙專欄
孟絲作品選
王華容專欄
伏羲氏專欄
龍行者專欄
五四咖啡俱樂部
趙之楚專欄
小小米詩畫
廖玉燕專欄
算術人生
雷洵專欄
秋陽專欄
好讀服務
好讀使用說明
好讀閱讀軟體
好讀製書程式
好讀 epub 檔
好讀 prc/mobi 檔
Kindle 2/DX中文化
好讀感言
好讀想法
電子書怎來的
怎樣看待簡體字
「繁」體字真煩
好讀我的最愛圖示
專欄作家需知
徵求掃描檔
聯絡好讀
最新消息
6/3 新增《秋陽專欄》
5/17 好讀遷居,網頁編碼由Big5改成UTF-8。
4/15 新增《雷洵專欄》
4/1 新增專欄
周劍輝《算術人生》
12/18 新增兒童有聲書
《兒童園》Kate錄音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