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溫瑞安《四大名捕會京師》 說明

2011/8/20 (725K) 2017/5/5
2011/8/20 (700K) 2017/5/5
2017/5/5 (1924K)
2011/8/20 (460K) 2017/5/5
2012/12/21 (460K) 2017/5/5

好讀書櫃《經典版》,美格騰製作。感謝mirage勘誤:「書名可否改為《四大名捕會京師》,這是四大名捕系列第一部,之後還有《四大名捕大對決》、《四大名捕超新派》、《四大名捕打老虎》、《四大名捕震關東》、《四大名捕戰天王》及《逆水寒》。」感謝yannling、林佩華勘誤。感謝張徳溥提供原書。感謝Erving Zhao勘誤15處。

溫瑞安這本包括了五個短篇的經典之作,對武俠文壇的影響力,到今天仍驚雷處處,方興未艾。在他之前,武俠小說不管寫「俠」與「盜」,都人才輩出,但對「俠」「盜」之間維持世間法理正義的「明捕」,卻要自溫瑞安始,才一筆奪了天工,並開了「武俠推理」之先河。

溫瑞安的出生就充滿了「傳奇」。他出生於一九五四年的第一天,地點是馬來西亞霹靂州美羅埠火車頭(一個小山鎮)。但他不忘根本,署名時常愛用「廣東梅縣溫瑞安」。

據一家媒體替他編的《年表》說,他四歲就喜歡「塗鴉」,五歲就喜閱家中藏書;雖未進學校,但六歲就可以寫日記、信函,十歲就以同學為中心寫長篇小說《龍虎風雲錄》,還自作插圖。也在這個年歲,就喜愛和人「義結金蘭」,隨後還成立了「剛擊道集團」,並且還影響了美羅小鎮的文風。

《溫瑞安 — 後記 逐一點亮七色的燈華》

「四大名捕會京師」總共有五個故事,即是:兇手、血手、毒手、玉手和會京師。這五個故事,都是我在一九七四年稍初到台灣,至一九七六年創辦詩社期間寫成的。這五個故事在香港《武俠世界》雜誌發表,很受讀者喜愛,後在台灣出版成書,也很受歡迎,奠定了我繼續寫武俠小說的基礎。七四至七六年間我首次離鄉別井,到台灣奮鬥創業,在羅斯福路三段和五段的居處,「四大名捕」故事開展在四方格裏愛恨情仇,殺戮溫柔,陪伴了我一段漫長的歲月。巧合的是,我在八一年初於台受到極大的創傷和委屈,輾轉到香港,再度投身到一個陌生的地方紮根、發展,「四大名捕」故事再一次伴我從英麗閣十樓至十五樓:向風望海,看陽光如何把銀光洒在蔚藍的海上,看夜晚來時城市如何遂一亮起七色的燈華。這兩年多的日子裏,我寫了四大名捕故事的「碎夢刀」、「大陣仗」、「開謝花」、「談亭會」、「骷髏畫」、「逆水寒」等篇。

「四大名捕會京師」的五篇小說,大致上是我廿三年前的作品,八一年的時候,香港《明報》連載,之後星馬各地報章都刊登過。的確,「四大名捕」的故事,已變成了我武俠小說的代表性作品,不管溫瑞安、舒俠舞、溫涼玉或任何筆名發表都一樣。

我在香港武俠雜誌第一個系列發表的作品是「會京師」。在台灣第一次推出我的武俠小說單行本,是「會京師」。在武俠小說史中第一次以「武俠文學」名義出書的也是「會京師」。我在香港、大馬、新加坡第一部在報紙上連載的作品,也是「會京師」。在大陸第一本「登陸」且十分暢銷的武俠小說,也是「會京師」。第一部給香港及台灣電視臺改編成武俠劇集的,也是「會京師」。

到目前為止,手上有的「會京師」版本,至少有三十二種,其他風聞而手上未有實據者,則不計其數。

勘誤表
(mPDB 2017/5/5)
汨汨/汩汩
閱曆/閱歷
阿隬陀佛/阿彌陀佛
電光火石/電光石火
火熠子/火摺子
竟已博殺了復/竟已搏殺了復
絕無幸理/絕無倖理
目不轉晴/目不轉睛
淵停嶽峙/淵渟嶽峙
鼓擊鍾鳴/鼓擊鐘鳴
下沈/下沉
沈下/沉下
徒然色變/陡然色變
一箭雙雕/一箭雙鵰
定晴一看/定睛一看
叮叮噹當/叮叮噹噹
垂簾漫慢掀開/垂簾慢慢掀開
鬢髮淩亂/鬢髮凌亂
老頭柱杖大喝/老頭拄杖大喝
青年一征/青年一怔
依然吃立在黑/依然屹立在黑
竟似遊魚一般/竟似游魚一般
斷無幸理/斷無倖理
都是淩亂的腳/都是凌亂的腳
門在西沈的月/門在西沉的月
搖花一征/搖花一怔
灰飛湮滅/灰飛煙滅
閃人另一/閃入另一
前幅下擺的一/前幅下襬的一
箭尾系著長/箭尾繫著長
索牽系著,/索牽繫著,

(Erving Zhao 2017/5/5)
煉子/鍊子
心感欣慰/必感欣慰
怎樣我聽不見/怎麼我聽不見
被切了半/被切了一半
綁巾的巾兒被割了一截/綁巾的巾兒被劈了一截
公冶/公治 (按原書改成公冶)
老爹們過不得河/老爺們過不得河
一錠銀元/一錠銀子 (原書有誤)
發繩/髮繩
背風翻飛/北風翻飛
氣穴/氣海穴 (原書有誤)
痛苦刃絞/痛若刀絞
插羅神針/搜羅神針
再以大俠之名重出江湖石/再以大俠之名重出江湖,石
幽明恍然珍而惜之的突道:/幽明恍然,珍而惜之的突道: (按原書改成石幽明恍然笑道:)

(林佩華 2012/12/21)
那末冤/那麼冤 (未改,原也正確。)
煉/鏈 (有多處) (改成鍊)
標出/飄出 (未改,原也正確。)
洒淚/灑淚
互併/互拼
布制/佈置
那末好/那麼好 (未改,原也正確。)
兩爿/兩片 (未改,原也正確。)
標了/飄了 (未改,原也正確。)
著名鏢/這名鏢

(yannling 2011/11/26)
沖了出去/衝了出去
系指/係指
奈不得/奈何不得
戳人而歿/戳入而歿
系於鴿子/繫於鴿子
所制的獨門箭/所製的獨門箭
垂發如瀑/垂髮如瀑
這幹/這干
豪氣幹雲/? (改成豪氣干雲)
武功高極/武功極高
跟大家同一目的/跟大爺同一目的
一口烏氣/一口鳥氣
贊了一贊/讚了一讚
那幹兒/那干兒
若語傷眾人/? (未改。)
用發繩上吊/用髮繩上吊
自不免無及前後照應/? (未改,原正確。)
發色/髮色
這麼一贊/這麼一讚
發如垂瀑/髮如垂瀑
撫發之際/撫髮之際
勿用擔心/不用擔心 (未改,原也正確。)
不可以道裏計/? (改成不可以道里計)
沖出/衝出
「湘妃』/『湘妃』
長情一一相告/詳情一一相告
才能望平息/才有望平息
『不錯!』/「不錯!」
『連雲寨』是滄州一帶/「連雲寨」是滄州一帶
狼只/狼隻
『連雲寨』本來只有/「連雲寨」本來只有
調劃/籌劃 (?) (未改。)
『落地分金』/「落地分金」
逃之迭/逃之夭夭
勝負未蔔/勝負未卜
那幹/那干
足不夠高的人/? (改成身材不夠高的人)
昇官/升官
御劍之術/馭劍之術 (未改,原也正確。)
踔蠣/踔厲 (?)
薛丈二隻抓住/? (改成薛丈二只抓住)
一剔眉毛/? (未改,原正確。柳眉剔豎)
為他做事/為她做事
持劫/劫持
半裏外/半里外
人留壩縣/入留壩縣
禦園/御園
治病殺||/治病殺人||
幹你屁事/干你屁事
莫防你大爺/莫妨你大爺
慶倖/慶幸
非同不可/非同小可
拔刀欲插--刺穿/? (未改。)
機括肌裏/? (改成機括裏)
駕禦/駕馭 (改成駕御)
駕御/駕馭 (未改,原也正確。)
我底真面目/我的真面目
斬釘戳鐵/斬釘截鐵
喂他們/餵他們
鑣師/鏢師
歐陽大大乾笑道/歐陽大乾笑道

(mirage 2011/11/10)
容貌十分清,/容貌十分清癯,

(mirage 2011/11/1) (參考了04年台版原書)
沈錯骨雙一攤,/沈錯骨雙手一攤,
請諸位勿擅自離席,違者死!/請諸位勿擅自離席,違者格殺!
歎一/嘆一
一歎/一嘆
長歎/長嘆
歎了/嘆了
歎息/嘆息
歎口氣/嘆口氣
輕歎/輕嘆
歎道/嘆道

(mirage 2011/8/29)
完全沒人臧其克/完全沒入臧其克
李開山的心口i/李開山的心口!
殺手澗(同:金間),/殺手鐧,
﹁這十三名兇手現今死了薛狐悲、武勝西二人,尚勝十一人,/,尚剩十一人,
不知先了斷了這捕快,/不如先了斷了這捕快,
可是善惡到頭終到報,/可是善惡到頭終有報,
敵一動,我不動。敵欲動,我先動。/敵不動,我不動。敵欲動,我先動。
這時濃昇起,/這時濃霧昇起,
他把(音:渣)成一團/他把揸成一團

(mirage 2011/8/28)
日大錯朗聲道/田大錯朗聲道
以前文有空行無全形空格他倒在血泊中,一地都是血,/柳雁平沉吟了一陣子,道:﹁他倒在血泊中,一地都是血,

(mPDB 2011/8/20)
沈/沉 (多處)
莫名奇妙/莫名其妙
倡狂/猖狂
撤手/撒手
飛檐走壁/飛簷走壁
詩雲:/詩云:
蜿蜿蜓蜓/蜿蜿蜒蜓
清瞿飄逸/清臞飄逸
肮肮髒髒/肮骯髒髒
大刺刺/大剌剌
大好大惡之徒/大奸大惡之徒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