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古龍《浣花洗劍錄一》 說明

2011/7/1 (381K) 2017/4/7
2011/7/1 (379K) 2017/4/7
2017/3/3 (1050K) 2017/4/7
2011/7/1 (250K) 2017/4/7
2014/4/4 (250K) 2017/4/7

古龍《浣花洗劍錄二》

2011/7/1 (314K) 2017/4/7
2011/7/1 (316K) 2017/4/7
2017/3/3 (884K) 2017/4/7
2011/7/1 (213K) 2017/4/7
2014/4/4 (213K) 2017/4/7

古龍《浣花洗劍錄三》

2011/7/1 (276K) 2017/4/7
2011/7/1 (263K) 2017/4/7
2017/3/3 (743K) 2017/4/7
2011/7/1 (178K) 2017/4/7
2014/4/4 (178K) 2017/4/7

古龍《浣花洗劍錄四》

2011/7/1 (250K) 2017/5/5
2011/7/1 (227K) 2017/5/5
2017/3/3 (647K) 2017/5/5
2011/7/1 (155K) 2017/5/5
2014/4/4 (155K) 2017/5/5

好讀書櫃【典藏版】,美格騰參照原書整理校對過。感謝大頭、幻然、敖先榮、林佩華、James勘誤。感謝賴光亮參照原書(真善美出版社1995年6月版)再校正 (2014/11/7)。感謝大漢皇族勘誤一14處二9處三4處四10處、Erving Zhao勘誤一5處二17處三20處四2處。

求證武道、殉於武道,這是《浣花洗劍錄》貫徹全書的主要意旨。全書的武林風波源自一名日本劍客前來中原會試所有使劍名家,求敗於更高的武學,而後先是在紫衣侯口中聽聞了「無招勝有招」的武學至理,最後終於殉死在紫衣侯與錦衣侯一派武學傳人方寶玉的劍下。這其中當然也還牽扯出了許多的武林風波與方寶玉的父、祖,白三空和方師俠以及白水宮之間的身世之謎與恩怨情仇。由方寶玉的江湖歷鍊而衍生出的學武求道過程,切入整部書籍。由比武議論武學的精要,情節發展多線進行。最後雖然由方寶玉打敗了白衣劍客,但其實是集合了中原武林的各方精萃於其一身才完成了這樣的使命。

關於本書中一再強調的武學精神與所闡述的武學思想,武俠名評論家葉洪生先生有一段精闢的解說:「古龍汲取了日本名作家吉川英治《宮本武藏》所彰顯的『以劍道參悟人生真諦』、戰前氣氛及一刀而決;會通了金庸 《神鵰俠侶》的『無劍勝有劍』之說,而發為『無招破有招』!於焉寫《浣花洗劍錄》便與眾不同,境界自高。此一所謂『無招破有招』,較金庸《笑傲江湖》寫華山祖師風清揚傳授令狐沖『獨孤九劍』之無上心法者,足足早了三年!」此後古龍筆下武林人物的比武決戰場面便越來越不重招式的描寫,而特別突出決鬥之時的環境氛圍與人物心理狀態,最後竟演成了一幕幕驚心動魄的心理戰了。因此雖然日本的武道精神頗不合為中國武俠小說中的俠義精神與傳統思想,但日本的武學觀卻被求新求變的古龍所汲取,成了他後來武俠小說的一大特色。同樣在這樣一種無招破有招的武學精神底下,其它武林人物爭奪紫衣侯死後所留下的武林秘笈(即使學會了秘笈裏的全部武功也還不是日本劍客的對手)的舉動就顯得那麼愚蠢而見識狹小了。

雖然由日本渡海前來中原求敗的白衣劍客是《浣花洗劍錄 》全書的精神指標,但白衣劍客的行事風格與價值標準卻不是中國人的本性,因此難以成為全書中的主要人物。誠如古龍在全書之末所感嘆的:「這白衣人雖是人間的魔鬼,卻是武道中的神聖,他的人就似乎為『武道』而生,此刻終於也因『武道』而死,他究竟是善?是惡?誰能說?誰敢說?」這樣一位善惡難評、殉身武道的劍客,雖然有令人敬佩之處,卻絕不是強調以武行俠,以俠治武的中國武俠小說所推崇的人物。因此全書的情節發展仍不得不落在方寶玉和紫衣侯等人身上,當然,在小說中,紫衣侯與其師兄所悟得的武學真理也確有高於白衣劍客、令白衣劍客佩服之處。也因為情節的發展由一個小孩方寶玉而推衍,所以隨著他歷鍊江湖而遭遇各種危難,種種武林人物與鬥爭才端上場面,全書才不因嚴肅的武道精神而失去了閱讀趣味。

再從小說的描寫來看,既是比劍,即使強調無招破有 招,在勝負之間也必然還是有痕跡可尋,所以紫衣侯拼死勝了白衣劍客半招,用的是「伏魔劍法」而方寶玉在與白衣劍客決戰前也得高人傳授絕命三招。只是其中的武學思想從紫衣侯口中帶著禪宗意味的無招破有招,到方寶玉與白水宮主對話時所領悟到的「強即是弱,弱即是強,有餘即不足,不足即有餘,彼此間看來雖然不同,其實卻有著牢不可分的關係。」武學至理,卻已經又有些接近老子的思想了。道理一層層推展,武學思想與人生哲理逐漸合而為一,《浣花洗劍錄》雖然在些許段落中難免有一點說教的毛病,卻也因此開闢了武俠小說中難得 一見的高遠境界。

勘誤表
(浣花洗劍錄四 Erving Zhao 2017/5/5)
竟似真防充滿/竟似充滿
白衣人的敵人/白衣人的敵手

(浣花洗劍錄一 Erving Zhao 2017/4/7)
他不知自那中戲曲上讀來/他不知自那中戲曲上讀來 (改成他不知自那齣戲曲上讀來)
古人還說道一句話麼/古人還說過一句話麼
允稱巨室/堪稱巨室
但却如姐姐們如此/但如姐姐們如此
那本是再也容易不過的事,/那本是再也容易不過的事。

(浣花洗劍錄二 Erving Zhao 2017/4/7)
那/哪 (數處) (通用,依原書未改)
花木非花/花本非花
這種情況了/這種情況下
不想今日這場熱鬧/可想今日這場熱鬧
蛾媚/峨嵋
技葉/枝葉
青衣少中/青衣少年
可怕——可怕/恐怕——恐怕
削壁/峭壁 (未改,原正確。削壁:峻峭陡直的山壁。如:「這山南面盡是懸崖削壁,地勢險峻。」《西遊記》第八○回:「削壁懸崖峻,薜蘿草木穠。」)
玉兒此刻之武功/寶兒此刻之武功
著要在兩個月中/若要在兩個月中
場主之門弟子/場主之門下弟子
瞬出不瞬/瞬也不瞬
鐵脾/鐵牌
慓悍/剽悍 (未改,原正確。慓悍:輕疾驍勇。《漢書.卷一.高帝紀上》:「項羽為人慓悍禍賊。」也作「剽悍」、「驃悍」。)
鹹昧/鹹味
英雄輩出沒/英雄輩出
無數春色/無邊春色
身子中搖晃得/身子搖晃得 (改成身子本搖晃得)
無上飛花/天上飛花

(浣花洗劍錄三 Erving Zhao 2017/4/7)
揚七叔/楊七叔
總算全擒來了/總算全抬來了
隻還抬不到/隻怕還抬不到
無上飛花/天上飛花
水仙姬/水天姬
她正在參考/她正在考慮 這些人出規/這些人出現
梅嫌/梅謙 雙掌懼已/雙掌俱已
破殘,/破綻,
中生夢寐以求/終生夢寐以求
卻已為是/卻以為是
呆然乖乖站任/竟然乖乖站住
再知群豪/要知群豪
淮南/淮陽 (門派)
你們指容/你們能容
你也敢說假?/你也敢說假話?
再度譁然/再度嘩然 (未改,原正確。譁然:人多聲音嘈雜的樣子。唐.柳宗元〈捕蛇者說〉:「叫囂乎東西,隳突乎南北,譁然而駭者,雖雞狗不得寧焉。」)
突如神仙/宛如神仙
幾乎已忘去/幾乎已忘卻
亦非敵友/亦非故友
金刀嘲聲道/金刀嘶聲道
一試之下,卻成功了/一字前面沒有引號,缺半個引號
卻顯有韻致/卻頗有韻致
行所無事/行若無事 (未改,原也正確。行所無事:行為舉止從容,不慌不忙,好像沒有發生事情般。《中國現在記.第二回》:「見面之後,朱侍郎尚是行所無事,不料這黃仲文面下頓時露出一副羞慚之色。」也作「行若無事」。)

(浣花洗劍錄一 mPDB 2017/3/3)
緩笑道﹁大頭/緩笑道:﹁大頭
明的跟珠子轉/明的眼珠子轉
瞧得目弦神迷/瞧得目眩神迷
眼晴瞪得/眼睛瞪得
子裡鳴鳴的啼/子裡嗚嗚的啼
簌蔌直抖/簌簌直抖
撤腿就跑/撒腿就跑
慚愧慚傀/慚愧慚愧
﹁嗆瑯﹂一/﹁嗆啷﹂一
力拙而意/力絀而意

(浣花洗劍錄一 大漢皇族 2017/3/3)
巧幫/丐幫
損、/損。
中輕力壯/年輕力壯
娶雞隨鴉/娶雞隨雞
平乎穩穩/平平穩穩
使足銷魂/便足銷魂
這樣子、/這樣子,
要打找/要打我
帶定/帶走
你著要求/你若要求
忍中住/忍不住
但我都要問你/但我卻要問你
武學之土/武學之士
稍等與人動手/稍後與人動手

(浣花洗劍錄二 mPDB 2017/3/3)
正在磕著瓜子/正在嗑著瓜子
其至不惜/甚至不惜
這種慄悍凌厲/這種慓悍凌厲
暮藹蒼茫/暮靄蒼茫
朦隴的星/朦朧的星
低低咀咒一聲/低低詛咒一聲
珍若拱壁的少/珍若拱璧的少
鬚髮,己將他/鬚髮,已將他
你的神衹,只/你的神祇,只
人外,己無人/人外,已無人

(浣花洗劍錄二 大漢皇族 2017/3/3)
就會稱英雄/就會逞英雄
判宮筆/判官筆
瞧找/瞧我
不要伯/不要怕
衒耀/炫耀
漸慚/漸漸
—我老人家/——我老人家
響噹噹為/響噹噹的
我—/我——

(浣花洗劍錄三 mPDB 2017/3/3)
削、剌、點/削、刺、點
舌燦蓮花/舌粲蓮花
錦鍛織花/錦緞織花
多項尖高手/頂尖高手
大師尋恩半晌/大師尋思半晌
微帶倔傲之態/微帶倨傲之態
推門而人/推門而入
暮藹蒼茫/暮靄蒼茫
笑,道﹁在下/笑,道:﹁在下
公主道﹁這鴿/公主道:﹁這鴿
倒也真象。/倒也真像。
矢矯變化/夭矯變化
小弟做證,是/小弟作證,是

(浣花洗劍錄三 大漢皇族 2017/3/3)
冤曲/冤屈
沉冤/沉重
輕丹/輕舟
,」/。」

(浣花洗劍錄四 mPDB 2017/3/3)
夫人道﹁誰?/夫人道:﹁誰?
有股懊熱之氣/有股燠熱之氣
力所賦與的。/力所賦予的。
寶玉道﹁我並/寶玉道:﹁我並
水重複平滑/水重復平滑
冷冷道﹁是我/冷冷道:﹁是我
滋昧/滋味
夫人道﹁這︱/夫人道:﹁這︱
慢地喂著胡/慢地餵著胡

(浣花洗劍錄四 大漢皇族 2017/3/3)
他兩手出手/他兩人出手
五尺銀鍵/五尺銀鏈
寶道玉/寶玉道
走得極漫/走得極慢
鹹內/鹹肉
笑容,得/笑容,顯得
永遠出說/永遠說
痛若/痛苦
陳陣/陣陣
談淡道/淡淡道

(浣花洗劍錄一 賴光亮 2014/11/7)
參照真善美版修改多處標點、斷句及場景分隔。
土聾子/土龍子 (全面變更)
擋的一聲/噹的一聲 (狀聲詞 改用 口 部的字)
呼呼呼幾拳/呼呼幾拳
飛鶴弟子驚極駭極/飛鶴弟子驚駭至極
拿去給你師傅瞧!/拿去給你師傅瞧瞧!
寄養在外祖家裡/寄養在外祖父家裡
如是別的童子/若是別的童子
魏老婆子能坐下烤烤火麼/我老婆子能坐下烤烤火麼
不覺暗為她擔心/不覺暗暗為她擔心
他回答實在太快/他回答得實在太快

不是風某不講交情,但風某即使殺了兩位,也不敢得罪神木令主人!/(就語意, 似乎 即使 兩字不當)
不是風某不講交情,但風某寧可殺了兩位,也不敢得罪神木令主人! (真善美版 亦作 即使, 竊以為 寧可 較佳)

溫柔慈樣/溫柔慈祥
方老夫人輕輕撫摸著/萬老夫人輕輕撫摸著
便再也瞧不見/便再也瞧不見了。
跛丐展額笑道/跛丐展顏笑道
跛丐身法竟然最快,當先搶到/跛丐身法最快,當先搶到
再也不會相信她心腸是那般狠毒!/也不會相信她心腸是那般狠毒! (前後語意, 不應有 "再")
撲地跌倒/噗地跌倒
更是件奇異已極,霸道已極的外門兵刃/更是件奇異已極、霸道已極的外門兵刃
口中不絕發生刺耳的冷笑聲/口中不絕發出刺耳的冷笑聲
雖然著著進攻/雖然節節進攻
木郎君突又撒手/木郎君突又撤手
若不撒手拋下兵刃/若不撤手拋下兵刃
身子跟著倒翻起/身子跟著倒翻而起
卻是莫非是瞎了/卻莫非是瞎了
騎花馬的大鏢容/騎花馬的大鏢客
他那冰冷的聲音/他那冰冷生硬的聲音
畢直衝出窗去/筆直衝出窗去
你嘴裡說不難受,心裡越是難受的/你嘴裡說不難受,心裡卻是難受的
可莫要逃走呀1」/可莫要逃走呀!」
忍不住俯下身子親了親/忍不住俯下身子親了又親
兩人嘀嘀咕咕,越說越高興/兩人咭咭咕咕,越說越高興 (真善美作 咭咭, 另後面亦有 鈴兒咭咭笑道, 建議就改作 "咭咭", 嘀咕可有猜疑抱怨之意, 而 咭咕 大約就是 低聲說話)
他實是不相信自己眼睛/他實是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她耳墜上接著雙金鈴/她耳墜上掛著雙金鈴
華麗精緻已極1/華麗精緻已極!
但卻知姐姐們如此清麗脫俗/但卻如姐姐們如此清麗脫俗
說話時耳垂上的鈴鐺「叮鈴鈴」的.../說話時耳垂上的鈴鐺便「叮鈴鈴」的...
要是反悔你是什麼?/要是反悔,你是什麼?
撤刁撤潑/放刁撒潑
似越是高深複雜的事/但越是高深複雜的事
與信陽蟠龍鉤一門同時崛起武林/與信陽蟠龍鉤兩門同時崛起武林
隨──唉──唉──/嗨──唉──唉── (隨不知何意, 真善美版作 嗨)
縱然聚集了十餘位人的/縱然聚集了十餘人的
絲亳破綻/絲毫破綻
滿艙俱是黃金色的刀光,耀人眼目。/(後面缺了一段話如下:)
  突聽一聲輕喊:「好刀!」 (然後才接下一段的: 方寶兒心頭一動...)
週身骨格/周身骨格
再仔細一礁/再仔細一瞧
我求有用,求可/我送有用,求可
怪異己極/怪異已極
你來歷我知道/你的來歷我知道
決定是否答應吾等請求之質/決定是否答應吾等請求之後
這幅地氈部是吾國大君/這幅地氈卻是吾國大君
服晴瞪得滾圓/眼睛瞪得滾圓
鈴兒面色一統/鈴兒面色一沉
全身骨肉勻稱/全身骨肉勻亭
做夢也未願到/做夢也未想到
紫衣侯嘆了口氣,道:「好,說吧!」/(後面缺了一段話)
  胡不愁道:「晚輩來得匆忙,並無禮物帶來。」
胡不愁道:「那晚輩真無法形容/胡不愁道:「那人劍法究竟如何高法,晚輩當真無法形容
不就──就──就/不然就──就──就
焉有不道禮教之理/焉有不遵禮教之理
水天姬咯咯笑道:「哎喲,你罵得好兇呀!」/(後面缺兩段對話如下:)
  方寶兒理也不理她,轉身面對紫衣侯,道:「這樣無禮、無信、無恥的人,是不是該重重地罰她?」
  紫衣侯含笑道:「你待如何罰她?」
紫衣侯道:好!「水天姬呆了一呆/(建議換行並修正錯誤如下:)
  紫衣侯道:「好!」
  水天姬呆了一呆...
取道一柄長劍/取過一柄長劍
同回大苑/同回大宛
擊向你」肩井「以下/擊向你「肩井」穴以下
」乳泉「/「乳泉」
都告知了找/都告知了我
還怕躲不過」/還怕躲不過?」
在濃霞中看來/在濃霧中看來
否則這」連雲莊「中/否則這「連雲莊」中
耀眼紅花/耀眼生花
鋼鍊劃地,叮噹作響/銅鍊劃地,叮噹作響
但若要想以往那般一劍得手/但若要想像以往那般一劍得手
又是四條大漢奔入,以白布裹起喬飛屍身/又見四條大漢奔入,以白布裹起喬飛屍身
越是急緊關頭/越是緊要關頭
中原九大高手中/中州九大高手中 (前文中也作 州)
銀光卍字奪/銀光萬字奪 (真善美作 萬, 網路上查到的也多作 萬 字, 不知是否原始版本印的是 卍)
兼具卍字奪/兼具萬字奪
嘶息著倚在牆上/喘息著倚在牆上
撲地坐了下去/噗地坐了下去 (應是狀聲詞, 真善美版作 )
什麼事都不成在心上/什麼事都不放在心上
遮陽大笠/范陽大笠 (真善美作范陽, 查網路上 古代確有 范陽笠, 還看到 電玩的畫面 裝備有 范陽笠一物)
(另發現好讀上 武林外史 的勘誤 中 敖先榮 2013/5/31 的 范陽氈笠/遮陽氈笠, 可能原來的 范陽 並沒有錯)
一招也還不出乎/一招也還不出手
那甘孫武功卻怪異己極/那甘孫武功卻怪異已極
俠些將那馬臉搬到/快些將那馬臉搬到
白麻衣衫映得一片黃金/白麻衣衫映得一片金黃
那麼他便定必要在這種/那麼他便必定要在這種
打了個手式/打了個手勢
但條件非只此一樣而已/但條件並非只此一樣而已
無人能發覺。/無人能發覺。」
已給它吃了不少苦頭/已給他吃了不少苦頭
揮臂一搶/揮臂一掄
王半俠含笑藏口道/王半俠含笑截口道
飯後闊步路上/飯後閒步路上
連家人都未打招呼,田家庭「臥虎」田通/連家人都未打招呼。田家庵「臥虎」田通
仍是無地可居/仍是無屋可居
造隨於他/追隨於他
白衣人仰望空蒼/白衣人仰望穹蒼
也不知他心裡想些什麼/也不知他心裡在想些什麼
縮淡的灰色/黯淡的灰色
似覺話也說得太多/似覺話已說得太多
熏染/薰染
水天姬坐在他側對面/水天姬坐在她側對面
你們放心吧1」/你們放心吧!」
似乎也有許多人立在岸邊/似乎已有許多人立在岸邊
不知多少神奇,魔力/不知多少神奇的魔力
魁力/魅力
造成了神跡的人物/造成了神蹟的人物 (蹟比跡感覺上層次更高, 真善美亦蹟)
串領手下/率領手下
倒底/到底
筆直定向海岸/筆直走向海岸
白衣人凝目不說話/白衣人凝目瞧了他兩眼,再不說話
零亂的足印/凌亂的足印 (真善美作 凌, 兩詞意思相近,但覺 零散比較是 具體物品到處散落之意, 較狹隘, 凌亂 感覺也較廣義)
語聲樣和平柔/語聲祥和平柔
輕舟劃了過來/輕舟划了過來
胡不愁划起雙漿/胡不愁划起雙槳
胡不愁雙手操漿/胡不愁雙手操槳
上下三十四處大穴/上下三四十處大穴
「雲霞初生」有此相似/「雲霞幻生」有些相似
河南洛陽李家慶/河南洛陽李家莊 (真善美為莊, 應是 莊,庄, ? 訛變成了 慶字)
頗有功侯/頗有功候
操漿之雙手一鬆/操槳之雙手一鬆
他手下已忘了操漿/他手下已忘了操槳
萬丈會波上/萬丈金波上

※ (? 不改) 掌中劍已各各急攻三十餘次之多 (? 不改 真善美作 二十餘次, 很難判定, 改不改大概也不太重要)

在下平生難忘/在下畢生難忘
幽靈般撩上了左面之海船/幽靈般掠上了左面之海船
小丹/小舟
向五色船湧去,/向五色船湧去。
便不顧一切,躍入海中,/便不顧一切,躍入海中。
拼命想攀上小舟,/拼命想攀上小舟。
海亡黑壓壓一片/海上黑壓壓一片
發出瘋狂般的歡呼。/發出瘋狂般的歡呼!
傀不敢當/愧不敢當
慘然淚下/潸然淚下
手中拈著棋子,竟始終放不下去。/手中拈著粒棋子,竟始終放不下去。
棋路中來簡單/棋路本來簡單
你且──」/你且拿去吧!」
我方纔若非見他神情/我方纔若非見了他神情
:死大頭!「/:「死大頭!」
眾人有些已聽過他曾說過一次/眾人有些已曾聽過他說過一次
縈擾/縈繞
江湖中也許發生過千百次/江湖中也許曾發生過千百次
我既然說過要作/我既然說過要做
咀嚼著這兩種話/咀嚼著這兩句話
我生前死後/不論我生前死後
一世英雄──下場如此,嘆,/一世英雄──下場如此,唉,
只是痴瘋地/只是痴痴地
都捏地碎了/都捏得碎了
冷冷戳口道/冷冷截口道
部變得更是光榮/卻變得更是光榮
王半俠雖立在岸邊,他並未注意/王半俠雖立在岸邊,但並未注意
目光凝住船影/目光凝住著船影
終無半絲聲息/絕無半絲聲息
確實是要令人/卻實是要令人
肩頭兩處關節,已被水天姬抖斷。/肩頭兩處關節,已被水天姬扭斷。 (真善美雖亦作 抖斷, 但此詞彙蠻奇怪的)
鑽出了二十餘條身穿黑衣的人影。/鑽出了二十餘條身穿黑衣的人影,身穿著緊身水靠的黑衣人影。
管他是的什麼地方/管他是什麼地方
只見水屑四下紛飛/只見木屑四下紛飛
「追魂奪命二十四怪」/『追魂奪命二十四怪』
不由得倒退兩步/不由得倒退了兩步
金鎖匙/金鑰匙
小寶貝,輕功/小寶貝兒,輕功
撲地跌倒,只有/撲地跌倒。只有
便點了他穴道/便點了他的穴道
還不乖乖住手/還不乖乖的住手
似鬼域,似幽靈/似鬼魅,似幽靈
媚冶的魁力/媚冶的魅力
也不招架,誘人的異香,/也不招架,那誘人的胴體,誘人的異香,
激火如焚/慾火如焚
嬌聲應邀/嬌聲應道
咯,咯,咯,略──/咯,咯,咯,咯──
一齊扭碎/一齊拗碎
全──金老前輩/金──金老前輩
他頷下鬍鬚/他頷下一部鬍鬚
逼真已極、/逼真已極。
降降作響/咚咚作響
見著他1」/見著他!」
紫衣人怎會不令人/紫衣侯怎會不令人
無上瑤池落凡塵/天上瑤池落凡塵
也未見多麼疼痛、/也未見多麼疼痛。
得意己極/得意已極
不停的摸鬍子/不停的摸著鬍子
師兄之隱處/師兄隱居之處
情不自緊/情不自禁
笑聲不禁起來越是/笑聲不禁越來越是
別人雖想不到她對「聖水宮」.../別人雖想不到如此兇狠毒辣的金河王,會對那「聖水宮」...
螯你一口/螫你一口
道:氣煞我也!「/道:「氣煞我也!」
又過半晌,只聽」咯「地/又過了半晌,只聽「咚」地
現出了驚恐之色、/現出了驚恐之色。
眾人觀戰忘情/眾人觀戰心情
眾人瞧得又驚又奇、/眾人瞧得又驚又奇,
又是一陣風捲來/又是一陣龍捲風捲來
船身一倒/船身一側
打個水濕/打個濕透
幪幢巨艇/(不解也查不到此詞, 真善美亦幪幢, 而網路另有檬幢應該也沒特別對, 私下猜測是否為 幢幢巨艇, 因風雨中的飄搖晃動可用 幢幢, 類似鬼影幢幢一般的晃動)
孤零與恐怖/孤獨與恐怖
竟又緊緊關上、/竟又緊緊關上。
便一日心狠不下來下手/便一日狠不下心來下手
撤了一地/撒了一地
豈非笑死了麼/豈非笑死人了麼
強盜的東西,我都要搶的/強盜的東西,我卻要搶的
這才使毛賊們氣瘋了/這才將毛賊們氣瘋了
抓注了花槍/抓住了花槍
霎眼間便跪滿一地/霎眼間便跪滿了一地
大人不見小人過/大人不記小人過
鐵娃就──就是──/鐵娃就──就要── (真善美作 "要", 且接著的文字是 到底就要怎麼樣...)
金谷園時序/金谷園詩序
與牛鐵娃似是熟悉/與牛鐵娃甚是熟悉
船上操漿的/船上操槳的
瞪上他半晌/瞧上他半晌 (後面吃驚 則用了瞪字, 真善美此作 瞧, 較好)
自從大哥定後/自從大哥走後
比你問的還快,但她縱是對答如流,毫無破綻。/比你問的還快。但她縱是對答如流,毫無破綻, (標點問題)
我聽他們回去說起過你/我聽他們回去說起遇著你
我代替你去找吧/我帶你去找吧
你既知道本將軍身份,便該乖聽話。/你既已知道本將軍身份,便該乖乖聽話。
將船方自蕩開。/方自將船蕩開。
怎變成如此模樣/怎會變成如此模樣
也突有一道銀光急射而出/也突然有一道銀光急射而出
幸好未曾傷著,/幸好未曾傷著李兄,
劍拔駑張/劍拔弩張
擠個你死我活/拚個你死我活
他實在也想。/他實在也想瞧瞧這場熱鬧。
已不約而同放了腳步/已不約而同放慢了腳步
周方拍掌道/周方拊掌道
高吭/高亢
有如一條長龍,/有如一條長龍。
第一船輕舟船頭/第一艘船輕舟船頭
長漿齊下/長槳齊下
僅只沒及他們的胸膛,/僅只沒及他們的胸膛。
瞧不見他面目、/瞧不見他面目,
這「入幕之賓」四字用得/這「入幕之賓」四字,用得
比牛鐵娃多了多少倍,/比牛鐵娃多了多少倍。
深持聯絡/保持聯絡
領教領!/領教領教!
急射而出:/急射而出,
便生將那輕舟拉了過來/硬生生將那輕舟拉了過來
大漢舉漿/大漢舉槳
大步走去、/大步走去。
鐵娃點首應了/鐵娃點頭應了
這廝與姓李的/這廝與那姓李的
姜風忽道:「這正是/姜風怒道:「這正是
此刻一人撒手/此刻一人撤手
摸了個糖梅子出來/摸了個冰糖梅子出來
怎會有如許多/怎會有如此許多
沒有一人瞧見,/沒有一人瞧見。
「齊眉五行棍」/「齊眉五行棍」,
撤出一片光影/撒出一片光影
戟頭「卍字奪」/戟頭「萬字奪」 (是否都改用 萬)
暴怒之一下/暴怒之下
銀鍊帶著卍字奪/銀鍊帶著萬字奪 (是否改用 萬)
挫腕回收/挫腕收回
凌空墮下/凌空墜下
黃衫容/黃衫客

齊聲脫口道:「土聾子!」/(疑問? 真善美皆作 土龍子。除了接下來說明這人是個「聾」子之外, 應稱號作 土龍子)

撲了上去,/撲了上去。
周方等四人神情/鐵溫侯等四人神情
烏爪般的手掌/鳥爪般的手掌
衝入了簾幕,/衝入了簾幕。
哎喲!「脖子上/哎喲!」脖子上
淨分四十四/淨重四十四
已死了數個人/已死了數十人
不死不活/半死不活
伸出二根指頭/伸出三根指頭
向艙中點了點、/向艙中點了點。
便直、/便宜。
左右拍出、/左右拍出。
從來未見、/從來未見。
蹦得筆直、/蹦得筆直。
鍊子槍再也不會出手/鍊子槍再也不會傷手
霧眼間/霎眼間
中截銀鍊/半截銀鍊
又自鞭般直揮而下/又如鞭般直揮而下
更是動人心魄,/更是動人心魄。
燒──燒/燒──燒──
在此「傳音入密」之術,在暗中招點於他/在此以「傳音入密」之術,在暗中指點於他
外艙中的少女/內艙中的少女
情不自緊/情不自禁
反手便擊了下去!/反手便向鐵溫侯頭顱擊了下去!
那少女嘶喊道:「放下我──放下我──」/那少女嘶喊道:「放下她──放下她──」
(萬老夫人 先要抱走小公主, 所以其他的一個少女喊的是 放下 她, 不是小公主自己說放下我)

接注了/接住了
久久都不能動彈/久久不能動彈
我怕死,也不怕死!/我怕死,也不願死!
好!想我今日竟能/好!不想我今日竟能
你忍心拋了我老頭子/你忍心拋下我老頭子
在跌跌衝衝/正跌跌衝衝
鐵大叔雙肩俱碎/鐵大叔雙臂俱碎
覆蓋著眼瞼/覆蓋著眼簾
若大氣力/偌大氣力
投天風幫/投入天風幫
令神不知鬼不覺/令人神不知鬼不覺
還是四險/還是兇險
寶兒慄然忖道/寶兒悚然忖道
以必定難免片片粉碎/也必定難免片片粉碎
連聲安慰於她,/連聲安慰於她。
寶兒駭然道:「你要做什麼?」/(後面文字換新的段落)
一句話說出,姜風竟已/一句話未說出,姜風竟已 (此指姜風未說先笑)
亦是絕無血跡傷痕,/亦是絕無血跡的傷痕。
除了他兩人還有誰/除了他兩人還會有誰
歇段時期──/歇段時期──」
便又將她手也抓住/便又將她手抓住
也是一樣無法招架,/也是一樣無法招架。
吵吵鬧闊/吵吵鬧鬧
周方微微笑道:「你受得了流浪之苦?」/(後面缺了一段話如下:)
  寶兒毫不遲疑,大聲道:「受得了。」

牛鐵雄學招(人物錯)居然不慢,/(?, 不知(人物錯)是否前人校對時的暫時註解, 但就前後文看來, 此處是牛鐵雄沒有錯, 真善美的內容只差一個字如下:)
  牛鐵雄學的居然不慢,
但在不知不覺間與琴音配合起來/卻在不知不覺間與琴音配合起來
竟呆呆地出神/竟呆呆地出起神來
琴韻聲清悅/琴韻聲清越 (有清越這詞彙, 且前文亦有 "琴音越來越是清越")
綿若清悅之音/綿若清越之音
動手麼?真連我老人家/動手麼?怪哉!怪哉!這件事真連我老人家
寶兒,笑道:/寶兒伸了伸舌頭,笑道:
寶兒道,「為什麼?」/寶兒道:「為什麼?」
看來氣派仍是不小、/看來氣派仍是不小。
似乎烏篷運米船上/似乎自烏篷運米船上
亂七八槽/亂七八糟
長短不齊的船桅,/長短不齊的船桅。
接著一條床單/掛著一條床單
笑也笑不出的東西、/笑也笑不出的東西。
五額六色/五顏六色
奇麗萬端,不可方物,/綺麗萬端,不可方物。
這些人姑娘/這些大姑娘
被破爛爛/破破爛爛
天生美艷、/天生美艷。
欺霜賽雪,修長有致/欺霜賽雪、修長有致
是否許女子/是否允許女子
一爭雄長、/一爭雄長。
不明你這番胡言亂語/不聽你這番胡言亂語
已被人一把抓住、/已被人一把抓住。
有如柳絲飄拂但出手之快/有如柳絲飄拂。但出手之快
怔征地/怔怔地
因著那圓桌走了兩圈/圍著那圓桌走了兩圈
又閃電般點了出去,/又閃電般點了出去。
怪婦、村漢/俚婦、村漢
十二個時辰不能自行解開/十二個時辰,不能自行解開
專心一致/專心一志 (專心致志 或 專心一志, 但 專心一致 應該是錯誤的)

(浣花洗劍錄二 賴光亮 2014/11/7)
參照真善美版修改多處標點、斷句及場景分隔。
便以組成一種/更另組成一種 (真善美亦 便, 但句子讀起來總覺怪怪的, 私下以為是 更字)
反劈擊出一招/反臂擊出一招
緊緊迫問道/緊緊追問道
滿充哲理/充滿哲理
僅令他最感興趣/但令他最感興趣
將這次惡爭鬥雙方/將這次爭鬥雙方
但此日雖也無法/但此日誰也無法
※ 戴著翠釵/戴著翠釧 (p517.1) (有差異, 但無法判定, 未修改)
周方突地大聲道/周方突也大聲道
船上的豪容/船上的豪客
喜歡微服出遊──『/喜歡微服出遊──」
一群鶯鶯又/一群鶯燕又
便是丐幫易主,/便是丐幫易主。
人心惴惴,不能自安,/人心惴惴,不能自安。
教人永遠投鼠忌器,/教人永遠投鼠忌器。
龍頭,一齊收服,/龍頭,一齊收服。
打成重傷了呀,/打成重傷了呀!
接道:葉冷/接道:「葉冷
行禮下令/行札下令 (誤自類似的簡體?)
巨大影響/巨大之影響
愛管鬧事/愛管閑事
十七八個/十七、八個
萬夫人之子/萬老夫人之子
神色,有些奇怪/神色有些奇怪
江上遊逛遊逛。「/江上遊逛遊逛。」
庸俗脂粉/市俗脂粉
擠命向窗外/拼命向窗外
人面如花嬌,劍法美如人──這一切/『人面如花嬌,劍法美如人』──這一句
周方笑道:「花開/周方嘆道:「花開
連山『揮鉤/連山,揮鉤
刺激,?/刺激,又怎能說得上銷魂兩字? (真善美作 說的上消魂, 私下改用 得 和 銷)
一圖『美人名劍賦』/一闋『美人名劍賦』
傳湧武林/傳誦武林
卻未駛向江岸/仍未駛向江岸
又似是終年沒有睡醒,/又似是終年沒有睡醒。
耀得他眼睛發花,/耀得他眼睛發花。
差不多了。「/差不多了。」
但他拼起命來/但他拚起命來
氣派已算不少/氣派已算不小
三位請上去/四位請上去
三人走上/四人走上
大步定上/大步走上
大部份在交頭接耳/大都在交頭接耳 (真善美作 大部俱在..., 另網路上尋得版本亦 大都在, 採用此網路版)
幾步而出/幾人急步而出
三五毛賊/三五個毛賊
既被揭被/既被揭破
查明真象/查明真相
我主持公道:/我主持公道,
去見閻王了。「/去見閻王了。」
拼命正是年青人/拚命正是年青人
唯他握有/唯有他握有
花清清和他拼命/花清清和他拚命
林強:/林強,
五人死的/五人的死 (或 五人死得, 此處據真善美版休改)
可保護他們的/可以保護他們的
眉宇間之得色/眉宇間之得意
瞬也不解地/瞬也不瞬地
坐在那裡/坐在他旁邊
頷下那綹/頷下那部 (長髯 可用 部為量詞, 封神榜有 一部長髯 之詞, 美髯公 也用一部形容, 真善美作部)
靈活的睜子/靈活的眸子
瘋痴呆呆/痴痴呆呆
想不到吧,我裡,你只當/想不到吧,我竟未死,我竟來到這裡,你只當
你竟已避藏多年/你既已避藏多年
生生停在半空/硬生生停在半空 (真善美 亦無 硬 字, 但單就 生生 似乎不太有道理, 至少絕不能是 生生不息 ... 之意, 所以 私下 認為應該校正補上 個 硬 字)
手裡的匕旨,/手裡的匕首。
少女們粉臉/少女們粉靨
披頭散髮,凶神惡煞的模樣/披頭散髮,窮神惡煞的模樣
猶自健在人間。/猶自健在人間。」
撲地面拜/撲地而拜
鎮攝江湖群小/鎮懾江湖群小
流血拼命的殘酷勾當/流血拚命的殘酷勾當
遲遲不會使用/遲遲不曾使用
以指對脣/以指封脣
攝於我昔日之威/懾於我昔日之威
大大小小的圍困/大大小小的圈圈
且去雲端絕/且去雲端坐
五年多時間裡/五年多的時間裡
雄稱江上/稱雄江上
正關係著整個/還關係著整個
拋頭顱,灑熱血/拋頭顱、灑熱血
武功高強之輩雖不少/武功高強之輩雖有不少
聲譽日隆/聲譽雖日隆
越傳廣/越傳越廣
雄心雖可嘉/雄心雖是可嘉
武林中又出件/武林中又出了一件
老衲老矣/老衲耄矣
點蒼石不為。崆峒/點蒼石不為、崆峒
廣披百里/廣被百里
有長有矮/有高有矮
橫柯緞葉/橫柯紺葉
俱都無心賞景/俱都是無心賞景
有意尋入,/有意尋人。
仍是默然垂首/默然垂首
我就說。」/我就說。」不多不少,正是十個字。
袍袖一捲,接了過來。」/袍袖一捲,接了過來。
袍袖一捲,接了過來。/(後面並補上闕漏的ㄧ段文字如下:)
  金不畏笑道:「魏老五肯如此大方的摸十兩銀子出來,真不容易。」

魏五哥怎會做虧本的生意/魏五哥怎會做虧本的買賣
洒家淮陽楊不愁/洒家淮陽楊不怒
忽聽金祖林輕呼一聲/忽聽金祖林輕呼出聲
只因谷低陷/只因谷深低陷
彷彿生長便是/彷彿生來便是
三四中未曾/三四年未曾
看來中自有如/看來本自有如
打下去了/給打下去了
絕技「大鷹爪力」/絕技「大鷹爪功」
那破足惡丐/那跛足惡丐
「轟」地衝出一蓬/「轟」地沖出一蓬 (亦和下一句一致)
跛足丐哈哈獰笑/跛足惡丐哈哈獰笑
那棵參天大樹/那株參天大樹
不禁露出驚駭恐懼之色,/不禁露出驚駭恐懼之色。
紫衣少年對著他/紫衣少年凝目對著他
卻逃不過我。/卻逃不過我眼。
存心拼命的模樣/存心拚命的模樣
跪下來饒/跪下來求饒
倒未曾想到竟是/倒未嘗想到竟是
撕下他面巾/撕下他的面巾
一見流血拼命之事/一見流血拚命之事
小侄這位弟兄確是一身鋼筋鐵骨/小侄這位弟兄確是一身銅筋鐵骨 (《二刻拍案驚奇·韓侍郎婢作夫人》有此一詞)
幸好他一身鋼筋鐵骨/幸好他一身銅筋鐵骨
只恨自己不能見著/只恨自己未能見著
把我急死了。」五個字說得/把我急死了。」石不為突然道:「他仍然活著。」五個字說得
先已滲透了/先已參透了
將之縛束起來/將之束縛起來
轉戰四十高手哈哈!/轉戰四十高手,哈哈!
那是要有堅定的/那還要有堅定的
不智二叔──/不知二叔──
「方寶玉「/『方寶玉』
一雙烏目之中/一雙星目之中
曉露滿天/曉霧滿天 (露水在地面或樹上, 不在天, 接下來又是 破霧而來, 是霧非露)
教人全不能/教人完全不能
懾人魂魄/攝人魂魄
必須欺進身去/必須欺身進去
彷彿恆古以來/彷彿亙古以來

※ (沒有修改, 認為真善美版, 以及網路上一些版本作 撤身 不合理) 退步、沉腰、挫腕、撤槍,方待改變槍路,再作進擊。 /
退步、沉腰、挫腕、撤身方待改變槍路,再作進擊。 (p622.2, 真善美的 撤身 較不合理, 因退步已是徹身, 應是撤回八尺長槍)

掙不脫,剪不斷,/掙不脫、剪不斷、
倒退三步,撒手拋槍/倒退三步,撤手拋槍
少年得意之人難受的傲氣/少年得意之人難免有的傲氣
關係非淺/關係匪淺 (真善美亦作 非, 但建議改為一般的成語用詞)
發出一片稱呼/發出一片驚呼
方寶玉的臉部不禁/方寶玉的臉都不禁

※ (不改) 突然插入了這一段又可流傳江湖的韻事,都不禁拍掌大笑起來,方寶玉的臉部不禁有些紅了。
(真善美 p628.-4 不太一樣, 僅 ...的韻事,不禁歡然。)

容易令少女動情,/容易令少女動情。
撕了一塊衣襟/撕下一塊衣襟
是以即一劍/是以即以一劍
等著接注了/等著接住了
一眼瞧見盡頭/一眼瞧不見盡頭
想必更是精彩/想必更是精采動人
不吃不吃白不吃/不吃白不吃
銀鈴般曲嬌笑/銀鈴般的嬌笑
昔日王榭堂前燕/昔日王謝堂前燕 (雖 真善美亦 誤作 榭, 歷史人物, 應是簡體 ? 訛變成木字邊)
興高果烈/興高采烈
只可惜那時/只可憐那時
方寶玉、公孫心思/方寶玉、公孫不智等人又是驚駭,又是詫異,縱然用盡心思
歐陽婦人/歐陽夫人 (兩處)
她目光中交織著悲憤與輕蔑/她目光中交熾著悲憤與輕蔑
既是武力不佳/既是武功不佳
打在他身上,腦上/打在他身上,臉上
所向無故/所向無敵
如驟雨,懾人魂魄/如驟雨,攝人魂魄
固是令!人不可/固是令人不可
方寶玉速退七步/方寶玉連退七步
英鐵翎這一聲之威/英鐵翎這一擊之威
撲地跌倒在地/「噗」地跌倒在地
無一不是妙絕人家/無一不是妙絕人寰
有待於你再接再勵/有待於你再接再厲
想來定必如此/想來必定如此
鍊上又接著重約十斤/鍊上又掛著重約十斤
右手握著接球的鎖鐮/右手握著掛球的鎖鐮
只是站在四旁/只是站在一旁
以沉重的招式/以沉著的招式
拼命的小將軍/拚命的小將軍
實無一日稍能安生/實無一日稍能安身
鐵大叔拼了性命救我,我今日縱然拼了性命救他/鐵大叔拚了性命救我,我今日縱然拚了性命救他
有這樣的子侄高興/有這樣的侄子高興
方寶玉溜!/方寶玉溜了!
卻又發作不得,/卻又發作不得。
色變得蒼白/已變得蒼白
歷花費的代價/所花費的代價
眾人是滿心激憤/眾人俱是滿心激憤
卻似接著條亮晶晶的長鍊/卻似掛著條亮晶晶的長鍊
披散的頭髮使用這塊/披散的頭髮便用這塊
找梅謙拼命去了/找梅謙拚命去了
話也不說,便要與我拼命/話也不說,便要與我拚命
覺耳瞬飄來一陣/覺耳畔飄來一陣
三間小小的房子/一間小小的房子
都在想著我:「做夢都在想著我,你──/都在想著我──做夢都在想著我,你──
第二十四章 夢中會情/第二十四章 夢中會情侶
才會被派上這份苦差使/才會被派上這趟苦差使
室內已空無人影,/室內已空無人影。
侄實以不敢再以/侄實已不敢再以
與「天刀」梅謙所接得那封/與「天刀」梅謙所接的那封
這股力道雖然乎柔/這股力道雖然平柔
一拳若是擊在空處/一拳如似擊在空虛
以這樹葉作開路先鋒,隨時闖出。/以這樹葉作開路先鋒,隨葉闖出。
勢如水火,互不相容/勢如水火,積不相容
百般凌辱,而後置於死地/百般凌辱,而後置之於死地
虎豹拳、猴拳/虎豹拳、通臂拳、猴拳
招式,卻全部是最最殘暴/招式,卻全都是最最殘暴
仿佛根本就是/彷彿根本就是
害了他──害了她──/害了她──害了她──
寶玉已隨手槍過/寶玉已隨手搶過
出手間並未著急/出手間並未著意
虛虛幻,在若有若無之間/虛虛幻幻,飄飄渺渺,在若有若無之間
自他胸前刺過/自他胸前劃過
幾乎刺開他的血肉/幾乎劃開他的血肉
你傷她一根毫髮,我要你的命/你若傷她一根毫髮,我就要你的命
既不言,又不笑,亦不喝/既不言,又不笑,亦不嗔
常言道:關心必亂/常言道:關心者亂
寶玉滿面大汗,隨著她笑聲道:「她/寶玉滿面大汗,隨著她笑聲涔涔而落,嘶聲道:「她
但我別的卻都想不到/但我別的卻都想不起了
烏髮堆雲,明眸善目/烏髮堆雲,明眸善睞
誰也不知自己/誰也不知自己怎會突然倒地?
力道緩緩浸入人體後/力道緩緩侵入人體後
竟已到了化境,他竟可/實已到了化境,他竟可
壯嚴的神殿/莊嚴的神殿
他身子自沉落至底/他身子一沉落至底
懾人魂魄/攝人魂魄
花紅果綠/花紅葉綠
散發著淡淡香氣的繡櫥/散發著淡淡香氣的繡榻
我恨你──一步衝到/我恨你──」一步衝到
對,我去找他?/對,我去找他們?
絕不肯鬆洩/絕不肯鬆懈
未被藥力所述/未被藥力所迷
便有一股火焰般焚燒著/便似有一股火焰般焚燒著
火魔神卻未答話,似已默認。/(後文加區隔)
你瞧找可是會屈服於/你瞧我可是會屈服於
比刀槍的血戰更為狠苦/比刀槍的血戰更為艱苦
便失去蹤跡,/便失去蹤跡。
無為他辯自之人/無為他辯白之人
明暮氤氳/暮靄氤氳
※ (不解也不改) 園開不夜 (? p839.2)/園門不夜 (?)
鷹爪伸手/鷹爪神手
淮陽鷹爪力,無堅不摧,無攻不克/淮陽鷹爪功,無堅不摧,無敵不克
楊不怒暴忽道/楊不怒暴怒道
袖出了一柄/抽出了一柄
但潘濟城、齊星壽等人/但齊星壽等人
※ (不清楚也不改) 十處大穴,完全籠罩/十一處大穴,完全籠罩 (不清楚 不改)
如狂飄/如狂飆
連消帶打,自對方,/連削帶打,自對方不意中攻出,
揮然自如/渾然自如
你生命,與名聲/你生命與名聲
還未撒手/還未撤手
群豪又是接頭,又是好笑/群豪又是搖頭,又是好笑
赫然竟是萬老夫人、/赫然竟是萬老夫人。
※ (不清楚也不改)掙扎著爬起,跟隨飛逃而出/掙扎著爬起,踉蹌飛逃而出 (p867.-5)
汪洋大海,所會/汪洋大海,深不可測,齊某闖盪江湖數十年,所會
未瞧出方少俠的好處/未瞧出方少俠武功的好處
這時畫舫之中/這時群豪已將他擁入畫舫之中
自簷頭倒接下來/自簷頭倒掛下來
也比不上他一根手指/也比不上她一根手指
火神之子與王半俠/火魔神之子與王半俠
跌入那士坑中/跌入那土坑中
※ (不清楚也不改) 他只覺那冷涼而潮濕的泥土/他只覺那冰冷而潮濕的泥土 (p884.-3)
撤上他面目/撒上他面目
也已動人心/也已動了心
雙睛忽突/雙睛怒突
夜色中,這面目看來帶著/夜色中,這面目看來是如此猙獰,如此可怖,那圓睜著的雙目,正帶著
魏老七/魏老五
那幾人的性命包在/那幾人的性命全包在
火折子/火摺子
咱們也不可再容/咱們可也不能再容
群豪叱叱呼喝聲/群豪叱吒呼喝聲
想個理由不去了/想個理由不幹了
八日十五/八月十五
長長玉立/長身玉立
峋嶙怪石/嶙峋怪石
土聾子/土龍子 (全書五處接變更)

※ (不清楚也不改) 伊勢名匠賓戶打造/伊勢名匠穴戶打造 (p678.6 不知 賓 或 穴 何者對)

(浣花洗劍錄三 賴光亮 2014/11/7)
參照真善美版修改多處標點、斷句及場景分隔。
竟全無追趕之意,/竟全無追趕之意。
挾步而來/快步而來
他自間這隱秘/他自問這隱秘
瑩晶的淚珠/晶瑩的淚珠
淚珠墮落/淚珠墜落
那位,天刀梅謙/那位『天刀』梅謙
獨佔螯頭/獨佔鰲頭
這群人,但卻都是/這群人雖未參加此次競爭,但卻都是
稍存人心/稍存仁心
天性互兙/天性互剋 (兙 是 公制重量單位──十克)
朝天一注香/朝天一柱香
流麗迅捷/流利迅捷
歐陽天嬌/歐陽天矯
夜秋夜山風中/在秋夜山風中
※ 然而錢奎早已去遠/(p945.4 作 遠去, 但 去遠較好, 不改)
只聽「嗤」的一聲巨響/只聽「澎」的一聲巨響
只見這大漢,/只見這大漢身高八尺開外,
離臺飛出:/離臺飛出,
威猛身形,他也算準鐵娃繞步/威猛身形與天生神力而創,他算準鐵娃若是向人迎面一抓,對方必定不敢硬接,他也算準鐵娃繞步
龍首奪晴/龍首奪睛
白裡透紅的腿/白裡透紅的臉
刀中光一閃/刀光一閃
各位大都知道/各位大俠都知道
笑聲倏然而任/笑聲倏然而住
尋他拼個上下/尋他拚個上下
飛墮臺上/飛墜臺上
左手按著根/左手拄著根
竟又變為鞭著/竟又變為鞭招
邊在移動/緩緩移動
還不撒手/還不撤手
武功中也自我邦/武功本也自我邦
所用刀法/所用的刀法
一分一刻時刻在/一分一刻在
熏陶/薰陶
武功流源/武功流派
自然也都在其中。/自然也都在其中。」
仍未喪命。」/仍未喪命。
無敵當時了。」/無敵當時了。
一艘鐵木輕舟/一葉鐵木輕舟
一住就是十年。/一住就是十年。」
一本大師/一木大師
吉岡正雄便已自認落敗了。」/吉岡正雄便已自認落敗了。
紫衣俠。/紫衣侯。
紫衣俠筋骨/紫衣侯筋骨
紫衣俠雖死/紫衣侯雖死
我立時兼程來泰山/我立時兼程趕來泰山
低低的說了/低低說了
不讓這青衣少年/不讓這青衣小帽的少年
花拳繡腿可不知/花拳繡腿,可不知
---以下第三十四章---
也露相了/也露像了
火魔鬼/火魔神
但若一現身/他若一現身
一招攻擊;四面/一招攻出,四面
這一扭雖然些勉強/這一扭雖然奇妙,卻不免有些勉強

※ (疑問, 但不修改, 因真善美版同 p1010.-5) 絲毫瑕疵、破殘/絲毫瑕疵、破綻

攻守的嚴密,更是/守勢的嚴密,更是
一本大師/一木大師
無人制得使你/無人制得住你
石不為厲聲賜道/石不為厲聲喝道
群豪中已如此/群豪本已如此
靈活的弧形劍;/靈活的弧形劍,
寶玉道:誰?」/寶玉道:「誰?」
---以下第三十五章 千變萬化---
在那裡中/在那裡?
家,雲南白家,中原霹靂堂,江/家、雲南白家、中原霹靂堂、江
沒有,人/沒有人
火藥此刻便埋伏在/火藥此刻便埋在
他們商量毒計害人/他們就算在你身旁商量毒計害人
威武不能屈的,/威武不能屈的硬漢,
也死不瞑目/死也不瞑目
便要斷絕他的生路/便要斷絕他在江湖上的生路,我為了要斷絕他的生路
你不讓他說話,我的冤曲/你不讓他說完話...
那想必是沒關係的了/那想必是沒有關係的了
傳統的熏陶/傳統的薰陶
目標都嫌太小/目標卻嫌太小
不由得兩邊飛躍出去/不由得兩邊飛跌出去
擋路的人便兩旁飛躍/擋路的人便兩旁飛跌
七八個人的內力/七、八個人的內力
可是那裡來的?/ 可是打那裡來的?
一個,足令人驚異/一個,已足令人驚異
七八人突然/七、八人突然
七八人的身法/七、八人的身法
直通鼻天/直鼻通天
花白剛髯/花白鋼髯
---以下第三十六章 人中之龍---
鐵髯道長身旁人/鐵髯道長身旁一人
鐵髯道長扔了衣襟/鐵髯道長仍未放鬆石不為的衣襟
石不為噗倒地上/石不為撲倒地上
莫非那──」那具/莫非那──那具
你又怎忍下得了如此毒手/你又怎忍心...
察告在天各位/稟告在天各位
元相大師沉聲道/無相大師沉聲道
一本大師,七大/一木大師,七大
引線已被老夫毀擊/引線已被老夫毀去
有神龍般/有如神龍般
無相道:「火施主/無相大師卻已搶先道...
自覺愧作/自覺愧怍
---以下第三十七章 眾望所歸---
寶玉只有連聲道:「弟子不敢!」/寶玉也不知該如何辯說,只有連聲道...
這只手卻被元相大師輕輕接住了/這隻手卻被無相大師輕輕按住了
群豪又誰不想著看,已隱然/群豪又誰不想看看。已隱然
鐵娃笑道:「漂亮麼/鐵娃笑道:「你漂亮麼
快悄悄走吧I/快悄悄走吧!
再瞧方寶玉,他竟還未動一下。/再瞧方寶玉,他直到此刻,竟還未動一下。
公孫不智,果然大智/公孫不智,果然不智
那綹黑中透紫的大鬍子/他那部黑中透紫的大鬍子 (部 是髯,鬍子的 單位)
今日規矩毀了/今日卻怎地將這規矩毀了
是何情訊/是何信訊
熱血騰騰/熱血奔騰
捋鬚瞪目/捋鬚瞠目
蒼竄高闊/蒼穹高闊
品若圍坐/品茗圍坐
有話確難出口/有話礙難出口
在──這──/這──這──
老伯們並非/老僧們並非
還未曾決定/還未決定
寶玉躬身道:「明日清晨,弟子必有回音。」/(從第38章首 移至 37章末)
---以下第三十八章 永不分離---
寶玉在室中往來徘徊/寶玉在室中往來蹀躞
※ (不改, 全書的老二老三排行並不一致, 牽涉大改動, 先都不改) 可是公孫二叔/可是公孫三叔
石老五臨死前/石老四臨死前 (魏老五 已是確定的了)
與石老五所說/與石老四所說
大哥,到那裡,/大哥,這次你無論到那裡,
許多只白色的/許多隻白色的
她春花/她面上又露出那燦爛如春花
再見之期既非遠/再見之期既非遙遠
又不走,又不進/又不走,又不進來
在下正是。/不敢,兩位尊姓?
嫣紅的面魘/嫣紅的面靨
---以下第三十九章 武林第一人---
你──你走吧I/你──你走吧!
都如石像般/卻如石像般
都染白了他面容/卻染白了他面容
沒有第三條路/沒有第二條路
來客中十有九/來客中十之有九

※ (不改) 四更渡黃河,紅燈船來迎/(真善美版 以 依 代 迎, 見第三冊 p1138.-2 不確定, 且不改)
※ (不改) 小人只知傳信/小人只知傳訊

以待縱身入水/似待縱身入水
接著空舟/掛著空舟
「撲」的一口將燈光吹滅/「噗」的一口將燈光吹滅
黑暗的雜水後/黑暗的雜木後
---以下第四十章 死亡的約會---
也不覺駭然。/也不覺駭得魂膽皆喪。
左門的一扇門/左面的一扇門
又彼人以石卵/又被人以石卵
你就好歹罵兩句吧I/你就好歹罵兩句吧!
---以下第四十一章 破東瀛一刀---
雖然大有深意,大有文章。/顯然大有...
淒厲的殘屍,飄渺在木葉間。/淒厲的殘韻,飄渺在木葉間。
筆直如天/筆直如矢
一字字緩道/一字字緩緩道
這不見的一刀,/這不凡的一刀。
聞電般擊向/閃電般擊向
寶玉慄然道/寶玉悚然道 (p1199.4)
---以下第四十二章 等白衣人來---
那天鈴兒姐姐傳給你/那天珠兒姐姐傳給你 (事見第四章嘯傲勝王侯)
跟淚瞬即/眼淚瞬即
明中花朝/明年花朝
---以下第四十三章 善變美人心---
沒有事,常來找。/沒有事,常來找他聊聊天,喝兩杯老酒。
好,接著說吧/好,這我且不管你,快接著說吧
自命名叫正派/自命正派
卻見他們也慌忙了/卻見他們也慌了
就想?溜/就想溜
真象是什麼?隱瞞了這真象/真相是什麼?隱瞞了這真相
若認定了你曾騙人/若認定了你會騙人
---以下第四十四章 神祕五行宮---
給別人看戲、/給別人看戲。
一流高手兩人/一流高手。兩人
竟是王大娘/竟是和王大娘
查明真象/查明真相
自然跟了去/自然跟了出去
知道徑途/知道途徑
又要查明真象/又要查明真相
風光明美/風光明媚
但茅屋中那有什麼暗算。/但茅屋中那有什麼暗算?
溫香、甜蜜/溫馨、甜蜜
而非暗器,/而非暗器。
女孩子們鬧著沒事做/女孩子們閒著沒事做
所說的老劉/所說的老陳
一出來中遇著/一出來就遇著
沒一件能逃得過/沒有一件能逃得過
---以下第四十五章 美色換絕藝---
愛護備致/愛護備至
水娘娘早已算準/水娘娘已算準
不是等閒角色/不是等閒的角色
都老婆子/我老婆子
是只老馬/是隻老馬
你瞧那位姑娘/你瞧上那位姑娘
悄悄掏出來了/悄悄掏了出來
一隻接著那少女/一隻摟著那少女
江湖的名傑們/江湖的豪傑們
熊大俠單大俠/熊大俠、單大俠
他雖然往口不言/他雖然住口不言

(浣花洗劍錄四 賴光亮 2014/11/7)
參照真善美版修改多處標點、斷句及場景分隔。
----第四十六章 歡場變屠場----
※ (不改) 雲中擊電/雲中電擊 (兩種版本, 不確定)
竟被人關起來了/竟被人關了起來
對寶玉左右夾在中央/將寶玉左右夾在中央
寶玉己輕輕/寶玉已輕輕
只因施銀鍊本已/只因他銀鍊本已
他們既覺商量了那麼久/他們既已商量了那麼久
----第四十七章 危難見真情----
像是只蝴蝶/像是隻蝴蝶
擦身閃避/擰身閃避
他突然想用第三種刀量/他徒然想用第三種力量
雖摔轉一尺/雖擰轉一尺
最難的事,第二劍後發卻/最難的是....
使他全出錯覺/使他生出錯覺
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自鋼柵間逃出去。/(後面補一單獨段:毒計。)
死亡已如一柄利劍/死亡卻有如...
已如洪流進發。/已如洪流迸發。
逃出火窖中/逃出火窟中
----第四十八章 玉階黃金宮----
正悄悄在擦著臉,無論在/正悄悄在擦著臉,但精神仍是健旺的,無論在
笑容,卻已消失不見/笑容,都已消失不見
不顧他們來的/不願他們來的
總可說出了吧/總可說出來了吧
卻已難免興奮、激動/卻又難免興奮、激動
----第四十九章 無畏上天梯----
早已噗地跪了下去/早已撲地跪了下去
老人家殺了我/你老人家殺了我
但到這呼聲餘聲消逝/但直到這呼聲餘音消逝
她己不願再走路/她已不願再走路
一眼就瞧認出了他:/一眼就認出了他!
金光閃爍,更是莊嚴/金光閃爍,更是壯麗
在這群凶神般的大漢中/在這群窮兇惡極的大漢中
搭容們/搭客們
縱體入懷/縱身入懷
竟似出有些顫抖/竟似也有些顫抖
紫紅大袍「一口鐘」/紫紅大氅「一口鐘」
在滿臉沉睡的/在滿艙沉睡的
方自冷冷道,/方自冷冷道:
已近一月了/已近一個月了
大喝道:「什麼?」/大喝道:「做什麼?」
----第五十章 放逐浮大海----
這只船果然/這隻船果然
逼人眉睫的劍氣、/逼人眉睫的劍氣。
跟珠一轉/眼珠一轉
公孫紅動容道:「原來如此!」/公孫紅動容道:「哦!」
有趣有趣。/有趣!有趣!
將之擊被/將之擊破
由刀光走了過去/向刀光走了過去
又是二聲慘呼/又是一聲慘呼
擊得成碎片/擊成碎片
硬生生將他拖了/硬生生將她拖了
----第五十一章 大難竟不死----
己微見曙色/已微見曙色
拼命而死,總比束手就縛的好。/「拚命而死,總比束手就縛的好。」
頓時冷了起來/頓時拎了起來
生得卻不知/生得又不知
又細的樹桿/又細的樹幹
一寸寸割下來。/一寸寸割下來。」
林中木葉上露珠未乾/林中樹葉上露珠未乾
白水宮進了一步/白水宮便進了一步
壺用具/壺、用具
還有什麼能比寂寞/還有什麼能比長久的寂寞
----第五十二章 最苦是寂寞----
他自五色錦帆/他日五色錦帆
那腮紅的面顏/那嫣紅的面靨
蒼白臉/蒼白的臉
盡力望去湖的四岸/盡目力望去,湖的四岸
旋渦──旋渦漸小/漩渦──漩渦漸小
又瞧見了駭人之極/她又瞧見了駭人之極
萬老夫人帶笑答道/萬老夫人帶著笑容道
伽星大師手立刻鬆了,/伽星大師立刻鬆了手。
----第五十三章 瞞天過海計----
伽屋大師/伽星大師
又起了個旋渦/又起了個漩渦
於是旋渦又漸漸消失/於是漩渦又漸漸消失
湖水重複平滑如鏡/湖水重復平滑如鏡
傳出歡愉悅耳/傳出歡愉而悅耳
眼睛──翻/眼睛一翻
,冷笑著道/,冷冷笑著道
全從自這一掌中/全自這一掌中
----第五十四章 靈犀一點通----
將死人都說話/將死人都說活
不想快離開/不想趕快離開
便已被海風吹擊/便已被海風吹去
堅固艙繩索/堅固的繩索
細細的一支/細細的一根
凜注著那一包/凝注著那一包
她身子已浮起。/她身子便已浮起。
眼發花嘴發乾/眼發花,嘴發乾
自從我生長後/自從我長大後
----第五十五章 盜亦有道----
將水壺口送到水天姬/將水壺提起,胡不愁要將壺口送到水天姬
胡不愁喃喃又道:「但願他未死──/...但願他還未死──
並不在於渴之下/並不在乾渴之下
但胡不愁都已無法站起/但胡不愁卻已無法站起
水天姬依候在胡不愁/水天姬依偎在胡不愁
身子卻編成一團/身子卻縮成一團
----第五十六章 老而不死----
孩子,請吧/孩子,說吧
如淒厲的吼聲/那淒厲的吼聲
是何等懼伯/是何等懼怕
嘴上竟也滿是血痕/嘴上竟也滿是鮮血
耳畔己聽到/耳畔已聽到
為何不能給別──/為何不能給別人看──
----第五十七章 殺手三劍----
既然己到了水宮/既然已到了水宮
方纔走進來的方向/方纔走進來的地方
往前定──/往前走──
他整個人都跌下來/他整個人就會跌了下來
滾了上去。/爬了上去。
己退開兩尺/已退開兩尺
他既己劍下留情/他既已劍下留情
夜無聲的韻律中/在無聲的韻律中
並非寶玉能躲過此招/並非為寶玉能躲過此招
而且為他見過此招/而是為他見過此招
----第五十八章 絕世一招----
直向「星星小樓」的道路在左/指向「星星小樓」的道路在左
露出頰邊/微微露出頰邊
還有──/還有什麼能阻擋你來?──
所難企及之處/所難以企及之處
已變成了一團/已皺成了一團
水滴莫要摻亂了/水漬莫要滲亂了
一條路逃生/一條生路逃走
寶玉長嘆了口氣,/寶玉長長嘆了口氣,
----第五十九章 多情種子----
我這三招之精萃/我這一招之精萃
她可縱得到/她縱可得到
唯一闖白水寢宮/唯一闖入白水宮
我老婆也就/我老婆子也就
兩人相處久/兩人相處日久
更想見她從未見面的/更想見見她從未見面的
他會拋下一切/也會拋下一切
薄如蟬羽般/薄如蟬翼般
但是天下至強至剛/是天下至強至剛
但也就是第三招最弱處/也就是第三招最弱處
若是將之溶而為一/若是將之融而為一
若能溶而為一/若能融而為一
是否可溶而為一/是否可融而為一
如何才能將這三招溶而為一/如何才能將這三招融而為一
----第六十章 一戰成功----
靜靜地瞧著他、/靜靜地瞧著他。
雖可溶而為一/雖可融而為一
絕不可能溶而為一/絕不可能融而為一
這三招豈非也可溶而為一/這三招豈非也可融而為一
另一個,就是小公主我/另一個,就是小公主。我
方寶玉居然也會如此,/方寶玉居然也會如此癡情,
我總不能以這些愚人之血/我縱能以這些愚人之血
殺了又有何用?/又有何用?
白衣女人淡淡道/白衣人淡淡道
自窗外望出去/自窗口望出去
跟淚一滴/眼淚一滴
滴在他手背上/滴在她手背上
有只溫暖的手悄悄/有隻溫暖的手悄悄
寶玉面目/寶玉的面目
他睜開了眼睛,瞧著寶玉嘴角/他睜開了眼睛,瞧著寶玉,嘴角

(浣花洗劍錄一 mPDB 2014/4/4)
早己/早已
衣抉帶風/衣袂帶風
邀遊海上/遨遊海上
瞧他摸樣/瞧他模樣
不甚推祟/不甚推崇
欲擒放縱之計/欲擒故縱之計
莫名其炒/莫名其妙
苦訴你/告訴你

(浣花洗劍錄一 林佩華 2014/4/4)
「下一個。「 / 「下一個。」
玲兒道:但/玲兒道:「但
「金河王哈哈/」金河王哈哈
艙中的的都是」/艙中的的都是。」
請指教1/請指教!
百年書了。「/百年書了。」
厲害相關/利害相關
:乖乖/:「乖乖
衣服的。「 /衣服的。」

(浣花洗劍錄一 James 2014/4/4)
I/!
──「/──」
下,手/下手
:如此/:「如此
。、/。
找怎麼/我怎麼
幾旬/幾句
?「周/?」周
找老/我老

(浣花洗劍錄二 mPDB 2014/4/4)
暗嘆付道:
/暗嘆忖道:
只貝那紫/只見那紫
便己譁然/便已譁然
早己/早已
怪異無濤/怪異無儔
彷佛/彷彿
不逞多讓/不遑多讓

(浣花洗劍錄二 James 2014/4/4)
?「周/?」周
」方寶玉「/「方寶玉」
」雲夢大俠「/「雲夢大俠」
「「/「
方千/方才

(浣花洗劍錄三 mPDB 2014/4/4)
使已叱道:/便已叱道:
道:﹁﹁閣下/道:﹁閣下
已可擠身於東/已可躋身於東
嘆,傳人寶玉/嘆,傳入寶玉
﹁事己至此,/﹁事已至此,
電光火石/電光石火
他們早己存心/他們早已存心

(浣花洗劍錄三 James 2014/4/4)
想屹/想吃
:莫/:「莫
那』/那

(浣花洗劍錄四 mPDB 2014/4/4)
七彩斑爛/七彩斑斕
蜜意雖甜/密意雖甜
相伴邀遊/相伴遨遊

(浣花洗劍錄四 James 2014/4/4)
方少快/方少俠
。「梅/。」梅
我的希望?/我的希望?」
情況怎樣?/情況怎樣?」
只貝/只見
I/!
「星星小樓「/「星星小樓」

(浣花洗劍錄四 敖先榮 2012/8/14) (sue1289修正)
左有夾在中央/左右夾在中央
使可所斷/便可斬斷
該總知道/總該知道
悄消退入/悄悄退入
還不俠陪/還不快陪
王天娘/王大娘
我著還想/我若還想
扶這位於千金公主/扶這位千金公主
真是自混/真是白混
一個個中既願/一個個人既願 (改為一個個既願)
耳畔哩的掠過/耳畔嗖的掠過
金棱/金梭
部還是只有/卻還是只有
動地不能動/動也不能動
技著小公主/拉著小公主
非坦沒老公/非但沒老公
你跟我站住/你給我站住 (原也正確。)
全然間/突然間
老夫爺/老天爺
說說我聽的/說給我聽的
多瞧方寶/多瞧方寶玉
說不出一個來/說不出一個字來
蒲扁般/蒲扇般
一般凌厲/一股凌厲
兩三文時/兩三丈時
著沒有/若沒有
兩中少女/兩個少女
他靈目中/他雙目中
利律/利津
公孫紅時/公孫紅這時
兔不得/免不得
梅藏/梅謙
橫直著/橫亙著
鏃烽/鏃鋒
一剎那中/一剎那間 (原也正確。)
部未霎一霎/都未霎一霎
動也不功/動也不動
肉丸予/肉丸子
白飯出有這般好吃/白飯那有這般好吃
鬼崇/鬼祟
榴謙/梅謙
名欲薰心/名慾薰心
拉了下中/拉了下來
返摸歸真/返樸歸真 (改為返璞歸真)
握著「鎖鐮刀」的刀/握著「鎖鐮刀」的手
人與人之問/人與人之間
心頭自己/心頭自已
生得及不知/生得卻不知
歌聲中齊滿了/歌聲中充滿了
志了一切/忘了一切
再出想不到/再也想不到
萬老大人/萬老夫人
這然年來/這些年來
意昧/意味
武功秘策/武功秘笈
部長大了/都長大了
萬老婆子/萬老夫人
說不定出要/說不定也要
歡愉麗悅耳/歡愉悅耳
一般涼風/一股涼風
秘簇/秘笈
霎也不要/霎也不霎
如此身上/如今身上
實未想列/實未想到
直看眼/直著眼
水立當地/木立當地
一瞬問/一瞬間
奇援/奇怪
哩,哩,哩/嗖,嗖,嗖
於乾淨淨/乾乾淨淨
沒有容情/沒有留情
他使瞧見/他便瞧見
貶目的光/眩目的光
穿著重襲/穿著重裘
近於虛脫/近乎虛脫
千辛萬苦你又經此一擊/千辛萬苦後又經此一擊
不顧一初/不顧一切
盛著杯玫瑰的花露/盛著玫瑰的花露
劍下部留了/劍下卻留了
空虛而彷徨/空虛而徬徨 (原也正確。彷徨:徘徊不前。文選˙古詩十九首˙明月何皎皎:「出戶獨彷徨,愁思當告誰。」亦作「旁皇」、「傍偟」、「徬徨」。)
卻會無傷他之意/卻無傷他之意
寶王/寶玉
寶石/寶玉
便他是破綻/便也是破綻
竟是真防充滿/竟是充滿
也是自宮外/也是自窗外
又有推知道/又有誰知道
暫時志了一切/暫時忘了一切
一般清涼/一股清涼
透人心裡/透入心裡
入官/入宮
從這裡定/從這裡走
往到今日/住到今日
為了使方姑娘/為了方姑娘
自三空/白三空
天下無故/天下無敵
一躍而超/一躍而起
茫花的海洋/茫茫的海洋
七中來/七年來
出都不禁/亦都不禁
我總能以/我怎能以 (改為我總不能以)
縱然動容/悚然動容
直墮下來/直墜下來
胡中愁/胡不愁
黃鷹的/蒼鷹的
已窒急/已窒息
====
(浣花洗劍錄四 sue1289 2012/8/14)
半響/半晌
神秘/神祕 (舊書好像常用前者)
詭秘/詭祕 (舊書好像常用前者)
依托/依託

(浣花洗劍錄三 敖先榮 2012/8/10) (sue1289修正)
的確痛苦得很/的確痛快得很
凌空而超/凌空而起
大會發出於通告/大會發出通告
長自吳東麟/長白吳東麟
裡在丹田中/埋在丹田中
寶玉使以為/寶玉便以為
有這般內力/有這股內力
埋入士中/埋入土中
他中已扭曲的面容/他那已扭曲的面容
他自間這隱密/他自問這隱密
每說一中字/每說一個字
汗殊/汗珠
多少入被隔在/多少人被隔在
腳步走得更俠/腳步走得更快
一輪明日/一輪明月
一陣陳/一陣陣
英鐵期/英鐵翎
擂台左硼/擂台左棚
群豪間的悲鋤/群豪間的悲慟
屍身也已被擒了下去/屍身也已被抬了下去
威猛身接/威猛身形
不容情/不留情
我國人員/我國人民
已被始下/已被抬下
頓位語聲/頓住語聲
仰無狂笑/仰天狂笑
回昧無窮/回味無窮
便己突然/便已突然
七蓮光雨/七蓬光雨
跌在莫不屈與公孫紅身前/跌在莫不屈與石不為身前
北昌具數/北昌具教
一時鐵木輕舟/一艘鐵木輕舟
席袋一抖/麻袋一抖
剪水雙睫/剪水雙瞳
似出被他/似已被他
此刻若安/此刻若要
以多激少/以多欺少
武林之中耳/武林之牛耳
寶王實是/寶玉實是
僅她一腳方自踢出/但她一腳方自踢出
那幾人員是聯手攻來/那幾人原是聯手攻來
生殺大極/生殺大權
死不矚目/死不瞑目
驚人之筆/驚人之舉
言語煽動超群豪/言語煽動起群豪
些須金銀/些許金銀
衝撞面來/衝撞而來
抵注前面/抵住前面
花白剛髯/花白長髯 (原也正確。剛髯:剛硬之髯)
威中之態/威嚴之態
仍的衣襟/扔了衣襟
伸手指起/伸手抬起
也又曾補了我一掌/也又增補了我一掌 (改為也曾補了我一掌)
不致立時迫來/不致立時追來 (改為不必立時追來)
徐些泥污/塗些泥污 (改為塗些泥汙)
你們再會明白/你們才會明白
「多謝」三字/「多謝」二字
髯道長面色/鐵髯道長面色
猜得清楚/瞧得清楚
師博/師傅
如意見既說好的/如意兄既說好的
你就莫想走/你就是想走
隨,道/隨口道 (改為隨道)
狂傲不群/狂傲不羈 (原也正確。不群:超群出眾,不平凡。儒林外史˙第八回:「王太守看那蘧公子翩然俊雅,舉動不群。」)
那部黑中透紫的大鬍子/那綹黑中透紫的大鬍子
鐵髯通長/鐵髯道長
掌門的宗師/掌門宗師
穿窗面出/穿窗而出
他著真的/他若真的
面生戰禍/而生戰禍
寧可信具有/寧可信其有
是死是話/是死是活
津津有昧/津津有味
可以吃好些的了麼/可以吃些好的了麼
生死之問/生死之間
影綽綽/影約約 (原也正確。影影綽綽:隱隱約約、模糊不真切的樣子。金瓶梅˙第六十二回:「我不知怎的,但沒人在房裡,心中只害怕,恰似影影綽綽有人在我跟前一般。」)
方自接通/方自接道
熹微的天光/稀微的天光 (原也正確。熹微:天剛亮陽光微薄的樣子。文選˙陶淵明˙歸去來辭:「問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這些人我分手/這些人和我分手
寶玉出不禁/寶玉亦不禁
平常的意昧/平常的意味
但嘴裡他舌頭/但嘴裡地舌頭 (改為嘴裡的舌頭)
寶玉驚然良久/寶玉愕然良久
黑衣人的面幕/黑衣人的面罩
兔此一劫/免此一劫
別但人那有/別人那有
自分必死/自忖必死 (原也正確。自分:自己估量、揣測。西遊記˙第十三回:「苦得個法師襯身無地,真個有萬分淒楚,已自分必死,莫可奈何。」)
此招使天衣無縫/此招便天衣無縫
莫震非此人/莫非此人
不能可少吃些苦頭/不就可少吃些苦頭
想來中就沒有/想來本就沒有
就擦是鬼火/就像是鬼火
果尋果子/採尋果子
唱戲的祇怕和看成的/唱戲的祇怕和看戲的
詭變飄忽入已是令人難防/詭變飄忽已是令人難防
都見花叢中/卻見花叢中
鬼鬼崇崇/鬼鬼祟祟
呂公予/呂公子
綠稱道/綠林稱道

(浣花洗劍錄二 敖先榮 2012/8/10) (sue1289修正)
捏掌成拳/握掌成拳
由生俱來/與生俱來
白自犧牲/白白犧牲
數十處穴通/數十處穴道
無許她說什麼/無論她說什麼
花押/畫押 (原也正確。)
脫曰問道/脫口問道
適位老夫人/這位老夫人
周方四道/周方笑道
幹了一杯/乾了一杯
來到了家灣/來到丁家灣
大廳四測/大廳四側
向的也與/問的也與
左足輕,右足輕/左足輕,右足重
萬本俠/萬大俠
天大的英維/天大的英雄
三壇美酒/三罈美酒
頷下那部/頷下那綹
咿晤作聲/咿唔作聲
斂衽拜倒/襝衽拜倒
聞訊起來/聞訊趕來
逃避別人道蹤/逃避別人追蹤
歌聲喊亮/歌聲嘹亮
不緊都為之側目/不僅都為之側目 (改為不禁都為之側目)
朝朝暮募/朝朝暮暮
一般新人換舊人/一代新人換舊人
高強之輩雖有少/高強之輩雖不少
參預有關/參與有關 (原也正確。參預:參加。三國演義˙第二回:「我等皆婦人也,參預朝政, 非其所宜。」亦作「參與」。)
林水深如海/林木深如海
分孫不智/公孫不智
突些大聲/突然大聲
枝時間/枝樹間 (改為枝葉間)
太爺們/大爺們
跛足巧/跛足丐
那棟參天大樹/那棵參天大樹
并指點了/併指點了
少中身上/少年身上
俱都莞然/俱都莞爾
鐵錚掙/鐵錚錚
聽聽未經/聽所未聽
實足感激不盡/實是感激不盡
少中高手/少年高手
一雙屋目/一雙烏目
烏駿馬/烏騅馬
辦不可悲/便不可悲 (改為亦不可悲)
雙手刀撈/雙手刀拐
部已悄然/都已悄然 (改為卻已悄然)
看在者天/看在老天
英鐵細/英鐵翎
英鐵翎翔/英鐵翎
英鐵領/英鐵翎
大為改現/大為改觀
一個海容/一個海客
軟硬氏短/軟硬似短 (改為軟硬長短)
候然變色/倏然變色
一般氣力/一股氣力
四條四衣人/四條白衣人 (改為四個白衣人)
容額上/容顏上
面面相減/面面相覷
千言不發/一言不發
牙關緊唆/牙關緊縮 (改為牙關緊咬)
石不沉/石不為
兩入神情/兩人神情
各方賓朋友/各方來賓朋友 (改為各方賓客朋友)
不少苗頭/不少苦頭
那一般慓悍/那一股慓悍
鬥志金失/鬥志全失
越戰越勇/愈戰愈勇 (原也正確。)
重英維的/重英雄的
盈盈一握/盈盈一擺 (原也正確。)
飄入一般/飄入一股
呆果的出神/呆呆的出神
千萬旬言語/千萬句言語
一擁而人/一擁而入
梅太哥/梅大哥
兩封情/兩封信
面如死獲/面如死灰
人情人理/入情入理
十個條/十餘條 (改為十餘個)
我豈有此意/我正有此意 (原也正確。豈有:那有)
憐借地/憐惜地
攔得注他/攔得住他
墓碑外部是/墓碑外都是 (改為墓碑外卻是)
你今中多少歲/你今年多少歲
不唱蚜/不唱呀
來尋東主/來尋場主 (原也正確。東主:東家、房東、店主、宴客的主人。)
一般勾人/一股勾人
惠然光降/惠然光臨 (原也正確。光降:光臨。三國演義˙第三十七回:「今得光降,大慰仰慕之私。」)
抱恨終天/抱恨終生
柔若無督/柔若無骨
明眸善眸/明眸善目
林本掩映問/林木掩映間
身面頰/身形面頰
似又呆注/似又呆住
誰不愛借著/誰不愛藉著
深知自己此亥口/深知自己此刻
是黑是自/是黑是白
但語聲部是/但語聲卻是
擠命集中精神/拼命集中精神
眼眶的中之八九/眼眶的十之八九
辨自之人/辨白之人
清越的朗吟聲/清悅的朗吟聲 (原也正確。清越:形容聲音清脆悠揚。南朝宋˙謝靈運˙石門岩上宿詩:「異音同至聽,殊響俱清越。」)
問也何不出/問也問不出
看出他中來面目/看出他本來面目
倒袖一口冷氣/倒抽一口冷氣
蜜挑/蜜桃
使將他摔下/便將他摔下
老天蚜/老天呀
委實可拎/委實可憐
這出能算是/這怎能算是 (改為這還能算是)
往來蹀躞/往來蹀踱 (原也正確。喋躞:小步行走的樣子。唐˙溫庭筠˙錦賦:「凌波微步瞥陳王,既蹀躞而容與。花塵香跡逢石氏,窈窕而呈姿。」亦作「疊燮」。)
畫肪/畫舫
畫艙/畫舫
武林七大弟於/武林七大弟子
無故不克/無固不克 (改為無攻不克)
一人腰釁/一人腰際
紋風石動/紋風不動
顫斜/顫抖
顫料/顫抖
停細考慮/仔細考慮
出手教洲/出手教訓
笑聲立朝額住/笑聲立時頓住
竟被偷看老娘/竟敢偷看老娘
自有一般/自有一股
搞下帽子/摘下帽子
群豪已將人大呼道/群豪已將人人呼道 (改為群豪已人人大呼道)
更深人靜/夜深人靜 (原也正確。)
此到四下無人/此刻四下無人
陣陳痙攣/陣陣痙攣
渲洩而出/宣洩而出
我使可一手/我便可一手
來到達裡/來到這裡
魏下貪/魏不貪
雙睛忽突/雙睛忽凸 (原也正確。)
已夜四下找尋/已在四下找尋
行藏使立時/行藏便立時
公孫石智/公孫不智
泰山之額/泰山之巔
頂兒尖兒/頂尖兒 (原也正確。)
部舒服得很/卻舒服得很

(浣花洗劍錄一 敖先榮 2012/8/7) (sue1289修正)
著說海浪中/若說海浪中
亮如鶴唳長空/聲如鶴唳長空 (改為嘹亮如鶴唳長空)
背闊三停/(原文是"停"字嗎?就教"三停"何意) (原也正確。三停:三部分。(1) 術數用語。相術家以人體的頭為上停,腰為中停,足為下停;又面部則以天中至印堂為上停,山根至準頭為中停,人中至地閣為下停。金瓶梅˙第二十九回:「這位娘子,三停平等,一生衣祿無虧。」)
不敢則聲/不敢嘖聲 (原也正確。形容極度謹慎﹑拘束或畏懼。醒世恆言˙卷一˙兩縣令競義婚孤女:「月香暗暗叫苦,不敢則聲。」亦作「不敢出聲」。)
早已死了呀--唆/早已死了呀--唉
威信乃在/威信仍在
嘶聲減道/嘶聲喊道
山場中/山坳中
跋丐顫聲道/跛丐顫聲道
乃是巧幫/乃是丐幫
驚魂已定/驚魂未定 (原也正確。)
只聽瘦乞道/只聽瘦丐道
頷下一部紫色長鬃/頷下一副紫色長鬃 (改為一綹紫色長髯)
木郎君牙顯見/木郎君亦顯見
咕暗咕咕/嘀嘀咕咕
鋪著張索箋/鋪著張素箋
又哭又闊/又哭又鬧
回睜瞧了他一眼/回眸瞧了他一眼
蟠龍交椅/蟠龍蛟椅 (原也正確。)
交椅/蛟椅 (原也正確。交椅:一種可以摺疊的輕便繩椅。水滸傳˙第二十回:「林把手向前,將晁蓋推在交椅上。」)
眼殊無論怎麼轉動/眼珠無論怎麼轉動
下不但又敗了/在下不但又敗了
自從十七年/自從十七年前
根本來將這些珍寶/根本未將這些珍寶
光還不知/先還不知
千金襲/千金裘
汗血實馬/汗血寶馬
氣節磅薄/氣節磅礡
太怒道/大怒道
唱然嘆道/喟然嘆道
箱子指來/箱子抬來
緩緩連頭/緩緩搖頭
服睛瞪得/眼睛瞪得
噴噴稱奇/嘖嘖稱奇
豐滿的順體/豐滿的胴體
家師今晚輩/家師令晚輩
石頭滾上波/石頭滾上坡
豈非今天下/豈非令天下
每棟樹下/每棵樹下
白衣天身後/白衣人身後
來勢之俠/來勢之快
一般寒意/一股寒意
雖未真個敵手/雖未真個出手
心頭使不禁/心頭便不禁
范陽大整/遮陽大笠
吧地一聲/叭地一聲
俠先將那/快先將那
白衣人能院的/白衣人能吃的
箋箋之數/戔戔之數
生性涼簿/生性涼薄
一剎那之閱/一剎那之間
海亡黑壓壓一片/海茫黑壓壓一片 (改為海上黑壓壓一片)
些須黯然/些許黯然
故在心裡/放在心裡
眾人瞧招/眾人瞧著
語聲微額/語聲微頓
本來就地我強/本來就比我強
厲鬼索瑰/厲鬼索魂
回睜一笑/回眸一笑
部變得更是光榮/都變得更是光榮 (改為卻變得更是光榮)
王中俠/王半俠
瞧不瞧五色帆/瞧了瞧五色帆
搶步走道/搶步走到
顯然仍在有/顯然仍存有
一陳奇異的香氣/一陣奇異的香氣
立刻會失出/立刻會生出
服睜睜瞧著/眼睜睜瞧著
都不禁所得/都不禁聽得
有何盼咐/有何吩咐
縱然她在身上/縱然抽在身上
伸出於想要/伸出手想要
副開他肚子/剖開他肚子
突明金河王/突聞金河王
扭動起舵般/扭動起蛇般
粒粒汗殊/粒粒汗珠
服角一瞥/眼角一瞥
使再無知覺/便再無知覺
既夠已在/既然已在
胡下愁/胡不愁
輕晚道/輕喚道
一艘魚船/一艘漁船
張開限來/張開眼來
還不俠拜大哥/還不快拜大哥
黑衣大漢矚道/黑衣大漢囑道
太爺不一腳/大爺不一腳
寶方兒/方寶兒
吳松口/吳淞口
一塊中肉/一塊牛肉
兩人夜岸上/兩人在岸上
擠坐夜輕舟/擠坐在輕舟
找做的買賣/我做的買賣
悄悄一拉技/悄悄一拉住 (改為悄悄一拉)
萬宇奪/萬字奪 (改為卍字奪)
周方等四人神情/宋光等四人神情(人物錯) (原也正確。同樣是那四人。)
掌牛鐵戟/掌中鐵戟
絕不和施硬拆/絕不和他硬拆
「當」的一聲/「噹」的一聲
狼藉著滿池/狼籍著滿池 (原也正確。狼藉,散亂的樣子。杯盤狼藉形容酒席完畢,杯盤散亂的情形。宋˙蘇軾˙赤壁賦:「肴核已盡,杯盤狼藉。」亦作「杯盤狼籍」。)
午鐵蘭/牛鐵蘭
一陣顫斜/一陣顫抖
自然最在/自然是在
含眥必報/含仇必報 (改為睚眥必報)
蕭素秋明知他/蕭素秋不知他(語意反) (原也正確。)
蕭索秋/蕭素秋
目便極是靈敏/耳便極是靈敏 (改為耳朵便極是靈敏)
牛鐵娃學招/牛鐵雄學招 (人物錯)
瞧過不上千百次/瞧過不下千百次
使成了一套/便成了一套
節奏立時太亂/節奏立時大亂
寶兒部全已/寶兒都全已 (改為寶兒卻全已)
是以千百中來/是以千百年來
武功綜武道/武功與武道
黃衣人的弟子/黃衫人的弟子
必然大為不舔/必然大為不利
最是描瘦/最是苗瘦 (原也正確。)
連小命部難保了/連小命都難保了
船己靠岸/船已靠岸
蓮頭垢面/蓬頭垢面
都教王半俠如何去抓法/那教王半俠如何去抓法 (改為卻教王半俠如何去抓法)
穴道點被/穴道被點
對那人根中/對那人根本

(浣花洗劍錄一 幻然 2012/7/6)
未漆大門/朱漆大門
銅像股/銅像般
一聲大賜/一聲大喝
那知/哪知 (未改,本書不用哪字。)
青鶴/「青鶴
像貌/相貌
絕不肯無需浪費/絕不肯浪費
白袍怪容/白袍怪客
瞬出不瞬/瞬也不瞬
播了搖頭/搖了搖頭
最屬一個/最末一個
雖為不愁中/雖為不愁
極難藏/極難纏
搖頭四道/搖頭笑道
心頭作惡/心頭作噁
乘譏而逃/趁機而逃
笑容,/笑容。
被口大罵/破口大罵
掠人山坳/掠入山坳
面面相艦/面面相覷
搖頭四道/搖頭道
額聲/顫聲
靈梗迅快/靈便迅快
武功決要/武功訣要
一般焦黑/一股焦黑
這幾中來/這幾年來
身法之挾/身法之快
規短/規矩
娶妻隨鴉/娶妻隨妻
卻如姐姐/卻知姐姐
鈴銷使/鈴鐺
推拖拉拉/推推拉拉

(浣花洗劍錄四 大頭 2012/6/13)
聯住/連住
長途/長達
鱉了/蹩了
淒選/淒迷
定得/走得
嚼咕/嘀咕
公孫大快/公孫大俠
更摻/更慘
梅嫌/梅謙
梅嫌與/梅謙與
一大推/一大堆
忽海/怒海
韌升/初升
死它/死亡
黔持/矜持
策島/荒島
鐵貿/鐵髯
大諒/大驚
也出已自/也已自
暖地/撲地
出莫娶著急/也莫要著急
歐聲/歌聲
嫡然/嫣然
便召/便已
出似俱都/也似俱都
陷老僧/陪老僧
水蜜挑/水蜜桃
、火/水
嗜一口/嚐一口
貼帖/貼貼
非親非放/非親非故
始娘/姑娘
撫媚/嫵媚
目瞪曰呆/目瞪口呆
喂鯊魚/餵鯊魚
俗大/偌大
摩婆/摩娑
他此/如此
中不相/牛不相
掠人/驚人
淡談/淡淡
淡談道/淡淡道
真象/真相
任在/住在
沾著/點著
高老夫人/萬老夫人
淡談的/淡淡的
座聲/應聲
閃電船/閃電般

(浣花洗劍錄三 大頭 2012/6/12)
摻劇/慘劇
木立當她/木立當地
滋昧/滋味
請!I/請!
本棍/木棍
部如/卻如
袖搐/抽搐
買掉東渡/買棹東渡
磨煉/磨練
修煉/修練
海容/海客
露像/露相
一旬/一句
成大哥/我大哥
茍延媮生/茍延偷生
一般/一股
陳青陣白/陣青陣白
尼下/足下
四婦/四掃
攢心/鑽心
莫不顧/莫不屈
定向/走向
掩注/掩住
說叫/誰叫
噗地/撲地
仕麼/什麼
哩咽/哽咽
鐵忍耐長/鐵髯道長
感撤/感激
今月/今日
昧道/味道
登無還難/登天還難
汁麼/什麼
呆果/呆呆
瞧過蚜/瞧過呀
婿紅/嫣紅
金彼/金波
有紅有自/有紅有白
寶寶/寶玉
喂那/餵那
創曰/創口
每旬/每句
出才/出奇
談淡/淡淡
室息/窒息
瞻得/瞧得
自的/白的
被得了/破得了
殺人他兩人/殺了他兩人
老婆於/老婆子
張曰結舌/張口結舌
腰膠/腰肢
賺去/騙去 (未改,原也正確。)

(浣花洗劍錄二 大頭 2012/6/8)
字字旬旬/字字句句
陷著他/陪著他
十中/十年
宮船/官船
落夜船板上/落在船板上
上了摟/上了樓
秘為/稍為
暗混/暗自
馬白衣人/與白衣人
峨媚/峨嵋
峨媚金不畏/峨嵋金不畏
一陣陳/一陣陣
方天畫翰/方天畫戟
金祝林/金祖林
右足已破/右足已跛
柬在腰帶/束在腰帶
惡弓/惡丐
本劍/木劍
三個中/三個字
倔起/崛起
池在/他在
莫不顧/莫不屈
浙瀝/淅瀝
出手7/出手?
本劍/木劍
鐵腕/鐵牌
使被/便被
模樣2/模樣?
鐵鐶/鐵環
呀他的話/聽他的話
唯妙喉肖/唯妙唯肖
五官弟子/五宮弟子
金中/今年
勘酒/斟酒
眼被/眼神
喂我/餵我
他喂酒/他餵酒
就喂酒/就餵酒
腦體/胴體
此問/此間
走人/走入
一陳/一陣
股者/勝者
化費/花費
弓J刀一死/引刀一死
很不得/恨不得
約摸/約莫
十』/十
對穩/對我
水他娘/水仙娘
揚不怒/楊不怒
揚─/楊─
日明星稀/月明星稀
睹器/暗器
遠測/遠側
哎得/咬得

(浣花洗劍錄一 大頭 2012/6/6)
道了別人毒手/遭了別人毒手
無孟浪費/無需浪費
一要眼/一霎眼
白三空奇道:/白三空奇道:「
皺著眉道:/皺著眉道:「
天上繁屋/天上繁星
蠻有滋昧/蠻有滋味
目定曰呆/目定口呆
萬寶兒/方寶兒
萬寶兒,便待乘譏而逃/方寶兒,便待乘機而逃
不死不活的滋昧/不死不活的滋味
海外己來了/海外已來了
週身僵木/周身僵木
視為已有/視為己有
殘羹有美昧/殘羹有美味
忖道:/忖道:「
不速之窖/不速之客
冷玲道/冷冷道
反面/反而
出谷新鴛/出谷新鶯
殊冠人/珠冠人
使要神魂飄蕩/便要神魂飄蕩
樓在懷裡/摟在懷裡
呆了果/呆了呆
木朗君/木郎君
眼殊一轉/眼珠一轉
眨了貶/眨了眨
小公主道:/小公主道:「
九天仙女一股/九天仙女一般
截日道:/截口道:
有加高山流水/有如高山流水
你既己知道/你既已知道
乾坤被天式/乾坤破天式
但他著來了/但他若來了
霏翠般/翡翠般
聽貝樂聲/聽見樂聲
豐滿順體/豐滿胴體
身被麻衣/身披麻衣
唐玄獎/唐玄奘
使扮成/便扮成
天些異僧/天竺異僧
蔬果之簇/蔬果之筵
否則使請/否則便請
朗不愁/胡不愁
長嘆一君/長嘆一聲
略咯/咯咯
於乾淨淨/乾乾淨淨
進來蚜/進來呀
」武道「/『武道』
大菀/大宛
借口/藉口
達飛天豹/這飛天豹
摻呼一聲/慘呼一聲
站夜/站在
繳射/激射
姚花/桃花
木朗君/木郎君
插不好蚜/插不好呀
孤身容旅/孤身客旅
不敢媮生/不敢偷生
動蕩/動盪
一日鮮血/一口鮮血
不改動手/不敢動手
借口/藉口
斗膽清教/斗膽請教
卻實/確實
一日唾沫/一口唾沫
木朗君/木郎君
太爺們/大爺們
太爺來歷/大爺來歷
太爺本想/大爺本想
噶嘻/嘻嘻
咯,略/咯,咯
週身金色/周身金色
一朋/一眼
七中後/七年後
珍饈昧/珍饈味
袖在那些/抽在那些
琛兒/珠兒
它滋昧的/它滋味的
於乾淨淨/乾乾淨淨
一中人/一個人
恐怖的滋昧/恐怖的滋味
喂魚/餵魚
艙板動蕩/艙板動盪
著要練武/若要練武
好好助跟/好好的跟
使又被/便又被
使少個得/便少不得
哈哈太笑/哈哈大笑
花檢/花槍
太是得意/大是得意
一腳賜出/一腳踢出
眼工他/瞪上他
著不是/若不是
竟己先/竟已先
捋鬚人笑/捋鬚大笑
蘆葦閻/蘆葦間
蘆葦閻/蘆葦間
凌被仙子/凌波仙子
在一眼/再一眼
轉念閻/轉念間
三文開外/三丈開外
木朗君/木郎君
戌土官/戌土宮
摟人懷裡/摟入懷裡
方賜出/方踢出
木即君/木郎君
制注/制住
轉跟四望/轉眼四望
坐夜地上/坐在地上
本郎君/木郎君
五車伕/馬車伕
局方/周方
說話之闖/說話之間
宮船/官船
喧譁/喧嘩
一齊點往/一齊點住
玲冷道/冷冷道

(浣花洗劍錄一 mPDB 2011/7/1)
自已/自己
火並/火拼
撤手/撒手
惺松/惺忪
眼晴/眼睛
己被/已被
頗首道/頷首道
沈重/沉重
樓住/摟住
怒氣衝天/怒氣沖天
眼臉/眼瞼
膛目/瞠目
蕩鞦韆/盪鞦韆

(浣花洗劍錄二 mPDB 2011/7/1)
自已/自己
惺松/惺忪
膛目/瞠目
他己/他已
卻己/卻已
而己/而已
對像/對象
落人那人/落入那人
撤手/撒手
晒然一笑/哂然一笑
拾起頭/抬起頭
突然問/突然間
又己/又已

(浣花洗劍錄三 mPDB 2011/7/1)
自已/自己
似己/似已
鍛羽而歸/鎩羽而歸
一般力道/一股力道
那己被渲染/那已被渲染
兔起鵲落/兔起鶻落
感概良多/感慨良多
晒然笑道/哂然笑道
又己/又已
為之側然/為之惻然
攝人的美/懾人的美
惺松/惺忪
惋借/惋惜
他己/他已
既己/既已

(浣花洗劍錄四 mPDB 2011/7/1)
自已/自己
一般勁風,/一股勁風
也己/也已
壯土一去/壯士一去
拾起頭來/抬起頭
感概萬分/感慨萬分
目己/自己
我己/我已
雖己/雖已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好讀第17年了
有好讀真好,有你也真好。但不知遍及各地的你,究竟有多少。若你從未或很久沒贊助過好讀,請按這裡,贊助好讀美金或人民幣十元,讓我知道你存在。

11/19 美國紐約 June
發現好讀幾年了,但現在才發現這好讀留言板。抱歉呢,理應更早道謝。身在海外,要看一本中文書不是易事。書店售書種類少,價錢高;圖書館借書種類更少。幸好發現好讀網,可以一解書癮。衷心感謝所有有心人上載和校對。

11/17 大陸 Shirley
偶然發現好讀網這塊寶地真的很驚訝,網絡上有這樣安靜舒適的地方可以閱讀電子書,對我這種資金短缺的學生真的很意外很開心!

11/16 香港 chair chun wai
因為買了Kindle的緣故,所以才發現"好讀"這個地方。感謝"好讀"一直的更新和提供書本給大家。感謝感謝

11/15 香港 mike chan
我認識好讀是因爲kindle。那時中學買了kindle,需要找找電子書,因此在網上發現了好讀。對於繁體字kindle用家,這是個大福音!

11/13 大陸 BerthaR
今天因為Kindle的緣故找書,才發現好讀這個地方。感覺是一方淨土,公益地為書友們獲取知識省下了不少財力,節省了大家的時間:)目前我只是個高中生,提供的也只有十塊錢而已啦。十七年的好讀真是令人敬佩!希望你們知道我的感謝,還有知道更多人的感謝!

11/9 香港 MJ
從小喜愛看書,看書人也許都知道要管理保存書本是不容易的(尤其香港的地方空間更有限)。今年開始嘗試電子書,看看能否接受。因為好讀網的海量書本,小弟所喜愛的黃易+衛斯理,還有準備開始看的金庸也不用愁了。感謝好讀!

11/8 香港 Leung Chi
感謝好讀網,讓我多年來有正體直排式中文電子書可以看。:)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