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海宴《琅琊榜》 說明

2016/11/4 (1424K) 2017/2/3
2016/11/4 (1505K) 2017/2/3
2016/11/4 (4147K) 2017/2/3
2016/11/4 (1020K) 2017/2/3
2016/11/4 (1020K) 2017/2/3

好讀書櫃《經典版》,感謝Rabrus整理製作。感謝嘉明修訂:「原版本,想為初發本,連最終章共一百七十四章,首章為『兩姓之子』;據網上修訂本連尾聲共七十章,首章為『初臨帝京』。兩者有差異,當中並略有刪去枝節及潤色文字。」感謝muneki勘誤9處、Alison按原書勘誤20處、Eirene勘誤9處。

【作者簡介】

海宴,出生於四川成都,中國內地女作家,編劇。海宴在外界眼中是「最神秘的暢銷小說作者」,《琅琊榜》原著小說在網站上創下一個個點擊神話,以天價版權改編成電視劇形式搬上螢屏後又大熱,但她的低調讓讀者仍舊無從知曉她是什麼樣子。《琅琊榜》電視劇播出後,原本不溫不火的圖書銷量猛增,在出現短暫斷貨後出版社正不斷加印,而作者海宴依舊堅持「不簽售」「不採訪」等原則,也表示沒有創作新作品。就連想從網上找到一張她的近照,都是難事。

網上有本書內容簡介如下:

【一卷風雲琅琊榜,囊盡天下奇英才】

他遠在江湖,卻能名動京師。只因神祕莫測而又預言必準的琅琊閣,斷言他是「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然而,身為太子與譽王競相拉攏招攬的對象,梅長蘇竟出人意料地捨棄了這兩位爭奪皇位的熱門人選,轉而投向默默無聞、最不受皇帝寵愛的靖王。是為證明自己的才氣,抑或另有計謀?謎團重重的他,難道僅只是個深謀遠慮的江湖宗主?大江南北、宮廷內外,無數的謎團交織成刀光血影,在爾虞我詐中揭開層層深鎖的宮廷恩仇……

【遍識天下英雄路 俯首江左有梅郎】

權謀、仇恨、感情……錯綜複雜,相互交織的真相逐一揭開!然而,一切真相大白後,事態又朝著不可思議的方向發展……是何方勢力悄悄透過官船夾帶火藥入京?又有什麼樣的目的?當聲勢顯赫的寧國侯府一夜傾覆,天牢末路再圖掙扎之時;終於從暗處浮出水面的懸鏡司首尊,屢次出手,殺機迭現;奪嫡中的皇子各出險招,勝負之間卻不知道誰是螳螂誰是黃雀……在矛盾衝突的行動的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樣的過往和隱密?

【在這宮牆之內,風從來就沒停過……】

靖王終於嶄露頭角,根基漸穩。朝堂上都意識到,除了譽王和前太子外還有另一個選擇……皇族春獵,梅長蘇身分被故人識破,引起靖王頻頻猜測、試探;譽王破釜沉舟,為奪帝位派軍逼駕謀反,危機漸漸逼近,他們如何在重重包圍之下,以三千禁軍力抗三萬大軍?天道昭昭,人間真情,當真相終於大白於天下,當萬千赤子忠魂終於可含慰於九泉之下時,完成心願的他又會將烈烈目光投向何方?一襲白衣祭故人,是落幕,還是開局?是過去,還是未來?也許千秋情義長存,但宮牆內的風,似乎也永不停息……

勘誤表
(Eirene 2017/2/3)
瘦小的身躬/瘦小的身軀
你迴廊州/你回廊州
成為過去時/成為過去式
素未蒙面/素未謀面
譽王已殿下/譽王殿下已
這位位麒麟才子/這位麒麟才子
才會到和其他/才會到其它
冒似這位/貌似這位
話妳不知道/話你不知道

(Alison 2017/2/3)
公主可還記得欠我一個人情,請這個時還吧。/公主與霓凰郡主也是有姊妹之情的,這個時候請務必幫忙……
本宮比不得娘娘/本宮比不得皇后娘娘
很有興趣地聽著與貴妃/很有興趣地聽著皇后與貴妃
越妃!太子!/越貴妃!/太子!
正在照顧,突然奉著/正在照顧,皇后突然奉著
越妃!可有此事?/越貴妃!可有此事?
越妃……你還有何話可說?/越貴妃……你還有何話可說?
從而目前較為/從而為目前較為
不可能過於折辱越妃/不可能過於折辱越貴妃
自己去搬請。靖/自己去搬請皇后。靖
當然越妃母子很清楚侍女/當然越氏母子很清楚侍女
我實在是對越氏餘怒未消/我實在是對越嬪餘怒未消
他沒明說要提防越貴妃嗎?/他沒明說要提防越嬪嗎?
越妃雖然獲罪/越嬪雖然獲罪
直將霓凰郡主跟前/直到霓凰郡主跟前
他是對越妃母子的行徑/他是對越嬪母子的行徑
也不能趁機讓越妃和太子加罪/也不能讓越氏母子加罪

(muneki 2017/1/6)
哧之以鼻/嗤之以鼻
精致/精緻
投挑報李/投桃報李
始作甬者/始作俑者
樓敬之/樓之敬
聶澤/聶鐸
梅長蘇笑著扶住他的手臂,低聲道:﹁今天是第一次,蒙大哥,可願陪小弟去靖王府一遊?﹂ (重複,刪除其中一段)
揣摸上意/揣摩上意 (未改,原也正確。)
﹁譽王殿下,既然您已經看出那是陛下有意為之的,還著什麼急呢?﹂ (重複,刪除其中一段)
蛩伏/蟄伏

(mPDB 2016/12/2)
修改標點 (數處)
幹凈/乾淨
然鐘罄聲響/鐘磬聲響
那塊凈白脂/那塊淨白脂
要去憑吊黎崇/要去憑弔黎崇
善罷幹休/善罷干休
人的印像一直/人的印象一直
伺侯/伺候
堅絕不肯/堅決不肯
傾刻之後/頃刻之後
複轉清明/復轉清明
相形見拙/相形見絀
如此反復了幾/如此反覆了幾
多日沉屙/多日沉痾
心無旁鶩/心無旁騖
蹚這趟渾水/蹚這淌渾水
俐落的的人/俐落的人
林殊曆劫歸/林殊歷劫歸
就是反復地說/就是反覆地說
萬人甲胄不全/萬人甲冑不全

(mPDB 2016/11/4)
修改標點 (多處)
窗欞/窗櫺
貴冑/貴胄
撲哧/噗哧
定晴一看/定睛一看
北方巨擎/北方巨擘
對方里面有個/對方裡面有個
秩事之類/佚事之類
這般慘斗委實/這般慘鬥委實
折扇/摺扇
性命相博/性命相搏
喂招/餵招
拿出一壇密封/拿出一罈密封
些回鸞駕中去/些回鑾駕中去
炫然欲泣/泫然欲泣
鍾罄聲響/鍾磬聲響
游賞散心/遊賞散心
鬥聲嘎然而止/鬥聲戛然而止
該怎麼麼回答/該怎麼回答
自己的的發間/自己的髮間
自己的的膝蓋/自己的膝蓋
定晴細看/定睛細看
悲慼/悲戚
力拼沖,只/力拼衝,只
硬梆梆/硬邦邦
所以既使是曾/所以即使是曾
震憾/震撼
效,沖、刺/效,衝、刺
記憶的的言豫/記憶的言豫
塗了巨毒/塗了劇毒
卻也凜洌得如/卻也凜冽得如
獻慇勤的機/獻殷勤的機
高的樹技上晃/高的樹枝上晃
神情怔仲/神情怔忡
細細辯認/細細辨認
生滿胡茬兒的/生滿鬍茬兒的
珠貝綿緞之物/珠貝錦緞之物
制肘/掣肘
靜侯了片/靜候了片
勿庸費心/毋庸費心
殺手鑭/殺手鐧
淡的贊語/淡的讚語
既使文遠/即使文遠
本人即非歌妓/本人既非歌妓
誰的饞言/誰的讒言
攸地/倏地
今尊呢?/令尊呢?
算無遣策/算無遺策
他自已昧了/他自己昧了
衣衫下擺/衣衫下襬
侍侯/侍候
情義的的人/情義的人
素來祟尚正統/素來崇尚正統
何以震攝虎狼/何以震懾虎狼
恬然寧謚/恬然寧謐
此的震攝力/此的震懾力
架下的的兩人/架下的兩人
既便是有/即便是有
捲了卷/捲了捲
被他卷在了/被他捲在了
不想卷你進/不想捲你進
巨紳卷在其/巨紳捲在其
沖蕩卷,其/沖蕩捲,其
濃密卷長的/濃密捲長的
幾桌低矮/几桌低矮
生死的的護心/生死的護心
色已寧謚得不/色已寧謐得不
一柱香/一炷香
目不轉晴/目不轉睛
淵停嶽峙/淵渟嶽峙
著些陰騖/著些陰鷙
身影攸忽而至/身影倏忽而至
外面沖了回/外面衝了回
強鄰威攝減弱/強鄰威懾減弱
發須遮住/髮鬚遮住
令人震憾/令人震撼
雖然自已一直/雖然自己一直
樹木蔥籠/樹木蔥蘢
朝裡沖,我/朝裡衝,我
既使是外/即使是外
定晴辨認/定睛辨認
最關健的是/最關鍵的是
既使自己/即使自己
平安詳和/平安祥和
籐蔓/藤蔓
淡淡一曬道:/淡淡一哂道:
既使我們/即使我們
身邊的的心腹/身邊的心腹
看,自已先跑/看,自己先跑
整整一壇半酒/整整一罈半酒
紅顏知已/紅顏知己
寒毛直堅/寒毛直豎
冰寒攝人的面色/冰寒懾人的面色
一副景像。/一副景象。
既使你行/即使你行
堅起眉毛/豎起眉毛
我有一壇窖藏/我有一罈窖藏
飛流喂起招/飛流餵起招
那麼既使是爭/那麼即使是爭
帳蓬/帳篷
御前待衛/御前侍衛
縫隙的的神箭/縫隙的神箭
母親真象,她/母親真像,她
個人自已的名/個人自己的名
譽王對恃。情/譽王對峙。情
破解迷團的人/破解謎團的人
症侯/症候
大肆屠戳/大肆屠戮
他所希翼的表/他所希冀的表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好讀專欄
黃河渡
薛中鼎專欄
丁智原專欄
喻琳食譜
牛哥/費蒙專欄
孟絲作品選
王華容專欄
伏羲氏專欄
龍行者專欄
五四咖啡俱樂部
趙之楚專欄
小小米詩畫
廖玉燕專欄
算術人生
雷洵專欄
秋陽專欄
好讀服務
好讀使用說明
好讀閱讀軟體
好讀製書程式
好讀 epub 檔
好讀 prc/mobi 檔
Kindle 2/DX中文化
好讀感言
好讀想法
電子書怎來的
怎樣看待簡體字
「繁」體字真煩
好讀我的最愛圖示
專欄作家需知
徵求掃描檔
聯絡好讀
最新消息
2/6 線上閱讀支援5碼中文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