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酒徒《開國功賊卷三:猛獸行》 說明

2015/5/1 (821K) 2015/7/3
2015/5/1 (899K) 2015/7/3
2015/6/5 (2397K) 2015/7/3
2015/5/1 (544K) 2015/7/3
2015/5/1 (545K) 2015/7/3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嘉明參照原書整理校正過。感謝鄧乃昌勘誤。

《開國功賊卷三:猛獸行》提要

校正本封底有說明文字如下:

遭逢劇變後,程小九、王二毛兩人對於世態人情有著更深沉的體悟,原來對於重返平民生活仍懷有一絲眷戀的程名振,此時的心境截然不同往昔。王二毛為求立功,計取黎陽城,廣發陳糧救濟飢民,並替巨鹿澤取得萬石糧食,但卻遭逢官軍圍剿腹背受敵,遭困黃河渡口。

此一同時,張金稱對上捨命相搏的右武侯將軍馮孝慈,危急之際程小九以已所訓練之精兵化解其危機,卻因此種下彼此心結。恰逢魏徵為維護武陽安危,設計離間分化巨鹿澤群雄,看似平靜無波的巨鹿澤,早已暗潮洶湧。

程小九為求自保,出走巨鹿澤,另立根據地洺州。然張金稱急欲稱雄天下,預滅程小九以立其威,卻遭逢李旭為首的隋朝大軍,而一旁瓦崗群雄伺機而動……

勘誤表
(鄧乃昌 2015/7/3)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未改,原正確。比喻雙方勢不兩立,不能共存。如:「今日決一死戰,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挽狂瀾於即倒/挽狂瀾於既倒
在一個個地放入/再一個個地放入
拔腿就像鐵閘跑/拔腿就向鐵閘跑
立刻被砍倒的十幾個/立刻被砍倒了十幾個
張家軍和善名和惡名/張家軍的善名和惡名
每破一地都回例行放一次糧/每破一地都會例行放一次糧
哄笑著著去準備/哄笑著去準備
沒枉過過法/沒枉過法
自己前方百計/自己千方百計
像對方表達/向對方表達
猜道他心裡想的/猜到他心裡想的
妹妹全給賣給了人當丫頭/妹妹全賣給了人當丫頭
一內有糧窖/入內有糧窖
你們這個狗官/你們這些狗官
情況在熟悉不過/情況再熟悉不過
打定了注意/打定了主意
既然你們這個狗官/既然你們這些狗官
心愈發中歡喜/心中愈發歡喜
自從左今天下午在咱們面前/自從今天下午在咱們面前
他不知道自己該慶幸自己逃過一劫/他不知道自己該慶幸逃過一劫
扔到號角,落荒而逃/扔掉號角,落荒而逃
幾個動作一次呵成/幾個動作一氣呵成
再給他們逃走了機會/再給他們逃走的機會
他覺得自就要變成/他覺得自己就要變成
發出來卻想劈柴一樣/發出來卻像劈柴一樣
南向落荒而去/向南落荒而去
簡陋了皮甲和粗布衣衫/簡陋的皮甲和粗布衣衫
一家大小朝和河東去/一家大小朝河東去
亮光弱的像螢火蟲的尾巴/亮光弱得像螢火蟲的尾巴
戰利品他們也是他們先分/戰利品他們也是先分
否則除非你有過人的真本事/除非你有過人的真本事
自然要要保爾等的/自然要保爾等的
給朝廷的報信的報信/給朝廷報信的報信
老子的話當放是屁麼/老子的話當是放屁麼
這天豈不亂了套/這天下豈不亂了套
故意違法軍紀/故意違反軍紀
不再是土匪了流寇的身分/不再是土匪流寇的身分了
膽小者後者死/膽小後退者死
意外殺了地方大將後/意外殺了敵方大將後
打打不過/打,打不過
破甲錐向撕紙一樣/破甲錐像撕紙一樣
倒那時/到那時
白天多幹了多少活/白天幹了多少活
每天多人看著/每天多少人看著
後來我的事情/後來他的事情
兼俱如從多面的本事/兼具如此多面的本事
沒把立刻把送信之人/沒立刻把送信之人
是一篇空曠的雪野/是一片空曠的雪野
隨便指派一個幾個人去接管/隨便指派幾個人去接管
靠妻子的出錢買來的/靠妻子出錢買來的
從來沒向像小杏花證實過/從來沒向小杏花證實過
已經自殺到汲郡/已經殺到汲郡
才緩緩開黎陽/才緩緩開往黎陽
可以河北戰場目前的/可是河北戰場目前的
由於過於傷心而失去自制力/過於傷心而失去自制力
殘兵如果瘋子一般/殘兵如瘋子一般
甚至撞倒了馮孝慈的眼皮/甚至撞到了馮孝慈的眼皮
試圖至他於死地/試圖置他於死地
公務繁忙忙/公務繁忙
傻傻了看了好一會兒/傻傻地看了好一會兒
但我他們不會輕易把/但他們不會輕易把
主動提著找到酒肉湯祖望/主動提著酒肉找到湯祖望
引來的賊人的報復/引來賊人的報復
受苦得卻還是無辜/受苦的卻還是無辜
看不能從民間選到良將/看能不能從民間選到良將
他從來沒打過打仗/他從來沒打過仗
一頭撞倒城牆上去/一頭撞到城牆上去
這個將門後來得/這個將門之後來得
加入巨鹿澤後展所現出來的/加入巨鹿澤後所展現出來的
這都造化弄人/這都是造化弄人
將信慢慢放在嘴邊慢慢吹乾/將信放在嘴邊慢慢吹乾
小吏湯若望/小吏湯祖望
可是貴人喝東西/可是貴人喝的東西
湯若望向前爬了幾步/湯祖望向前爬了幾步
說這著話/說著這話
搖尾乞憐的半天/搖尾乞憐了半天
大人說得話我都清楚/大人說的話我都清楚
真相早晚有被揭開的那一天/真相早晚有被揭開的一天
做事不仔密/做事不細密
為咱們立國些功勞/為咱們立過些功勞
真的幾這樣把他給殺了/真的就這樣把他給殺了
有良知堂主/有良知的堂主
豎起王旗之後/樹起王旗之後
所有反應西都是裝出來的/所有反應都是裝出來的
就是自己硬生生把自己給聰明死的/就是硬生生把自己給聰明憋死的
被關進的一個密不透風的屋子/被關進一個密不透風的屋子
她裡感激/她心裡感激
要看幾湊近了看/要看就湊近了看
別耽誤的正事兒/別耽誤了正事兒
要妳去你就去/要妳去妳就去
紅菱是杜鵑一手出來的/紅菱是杜鵑一手帶出來的
失去的支撐的張虎/失去了支撐的張虎
艱難爬起上身/艱難地爬起上身
也與禮不合/也於禮不合
發覺的苗頭之後/發覺了苗頭之後
沒這麼想過這麼複雜的/沒想過這麼複雜的
對張金稱的過去的瞭解/對張金稱過去的瞭解
走得走,散得散/走的走,散的散
雖然他的已經不像前些年/雖然他已經不像前些年
聲望再改/聲望再佳
帝王之業而/帝王之業矣
不必在面臨兩難的/不必再面臨兩難的
考慮如何自己該站隊/考慮自己該如何站隊
沒管好他/沒管好她
周圍的形式/周圍的形勢
咱們是不是一家人一樣/咱們不是一家人一樣
從狂野中走過/從荒野中走過
百姓們見老不話/百姓們見老不說話
連火都沒法/連火都沒發
每人都是行家很快,/每人都是行家。很快,
特比是方便上水的/特別是方便上水的
不做暫時不做噩夢/暫時不做噩夢
大膽地從從清漳走/大膽地從清漳走
夠不夠開銷他程賊初來/夠不夠開銷。他程賊初來
抽冷子子就往河西岸跑/抽冷子就往河西岸跑
大隋官員的應有的立場/大隋官員應有的立場
心裡就多安穩有些/心裡就多安穩一些
翟讓之手的發出檄文/翟讓之手發出檄文
平恩一代的安寧/平恩一帶的安寧
等人的數個月的收拾/等人數個月的收拾
一個人對於兩三個/一個人對付兩三個
對付幾十倍於幾的/對付幾十倍於己的
就憑當初韓世旺當初做的/就憑當初韓世旺做的
更但眼下張金稱身邊/但眼下張金稱身邊
都不放過想到平恩三地/都不放過。想到平恩三地
他自然行事自然會小心些/他行事自然會小心些
平恩這一代原本屬於/平恩這一帶原本屬於
到底請不清楚/到底清不清楚
好在這真股無名業火/好在這股無名業火
找來的幫手麼通風報信麼/找來的幫手通風報信麼
不關心其原有/不關心其原由
摘下的此人的盔纓/摘下了此人的盔纓
不過一匹夫而/不過一匹夫矣 (改成不過一匹夫耳)
望達人原諒/望大人原諒
不牢大人費心/不勞大人費心
彼此之間也交流時/彼此之間在交流時
只是就是論事/只是就事論事
魏徵的眼中的火焰/魏徵眼中的火焰
又到背著手走了幾步/又背著手走了幾步
說於玄成知曉/說與玄成知曉
天欲降大任與斯人也/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勞其身形/勞其筋骨
等高一呼/登高一呼
形形的人打交道/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
反正那條破船自己已經上了那條破船/反正自己已經上了那條破船
當著披靡/當者披靡
這幫沒準屁股眼的/這幫沒長屁股眼的
荒無人煙的曠煙/荒無人煙的曠野
鵑子已經在城裡已經備好了/鵑子在城裡已經備好了
他們白髮蒼蒼的老人指揮/他們在白髮蒼蒼的老人指揮
洺州一代農田的收成/洺州一帶農田的收成
他便在收復了此地的人心/他便再收復了此地的人心
安排客人入座段清見/安排客人入座的段清見
為洺州付出甚很多/為洺州付出很多
卻又現了對方新的不是/卻又發現了對方新的不是
裡裡外外外透著/裡裡外外透著
傳來一陣爽朗的笑容/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
讓貴客就等了/讓貴客久等了
關係迅速被拉進/關係迅速被拉近
獲救了消息吃了一驚/獲救的消息吃了一驚
誰當有命皇帝/誰當天命皇帝
房藻藻/房彥藻
說道這個分上/說到這個份上
待人客人都被扶下去/待客人都被扶下去
後來現張大當家/後來發現張大當家
十有會被徐懋功/十有九會被徐懋功
他現,一年不到/他發現,一年不到
未必會把握在住機會/未必會把握住機會
他現自己的心/他發現自己的心
們現在來得也不算/我們現在來得也不算
清大聲答應/段清大聲答應
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高頭大馬出淒厲的/高頭大馬發出淒厲的
命令親兵出信號/命令親兵發出信號
官軍也現了/官軍也發現了
與羽箭射程之外/於羽箭射程之外
花銷都用不愁了/花銷都不用愁了
可是比王叫驢高出了/可是比王九德高出了
不必再受這分煎熬/不必再受這份煎熬
都是被怪張金稱/都是被張金稱
費勁了心思/費盡了心思
所有可是承受重量的/所有可以承受重量的
一個多月不屑的努力/一個多月不竭的努力
走的走,散得散/走的走,散的散
就剩下的三千多號士氣/就剩下了三千多號士氣
過兵入過匪,過匪如過兵/過兵如過匪,過匪如過兵
十有得掉進河裡/十有九得掉進河裡
正在出最後的呻吟/正在作出最後的呻吟
對程名振的給出的答案/對程名振給出的答案
手段先制人/手段先發制人
正想著拍你去/正想著派你去
驚詫的現/驚詫的發現
跟自己搶攻的部屬/跟自己搶功的部屬
攻擊途中陸續生/攻擊途中陸續發生
帶收拾完了另外兩支/等收拾完了另外兩支
足以豎立洺州軍的/足以樹立洺州軍的
埋怨對手衛沒按常理/埋怨對手沒按常理
此舉兵法他突然心血/此舉並非他突然心血
面孔耳赤地/面紅耳赤地
都不讓她替跟你一道/都不讓她跟你一道
是死子亂軍當中/是死于亂軍當中
不約而同地加快的馬速/不約而同地加快了馬速
表現欲望更加/表現慾望更加
他說得不完全是/他說的不完全是
卻又一個強烈的/卻有一個強烈的
為杜鵑籌畫對策/為杜鵑籌劃對策
他才突然難/他才突然發難
隊伍展越來越大/隊伍發展越來越大
兩個秘密籌畫/兩個秘密籌劃

(mPDB 2015/5/1)
,。/。
涼嗖嗖地/涼颼颼地 妾身猜不道你想/妾身猜不到你想
火中取粟/火中取栗
以老賣老/倚老賣老
用託盤端了/用托盤端了
噬的幾率便減/噬的機率便減
沒有僕倒/沒有仆倒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