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酒徒《開國功賊卷一:好人歌》 說明

2015/5/1 (536K) 2015/7/3
2015/5/1 (587K) 2015/7/3
2015/6/5 (1577K) 2015/7/3
2015/5/1 (359K) 2015/7/3
2015/5/1 (359K) 2015/7/3

好讀書櫃《典藏版》,感謝嘉明參照原書整理校正過。感謝鄧乃昌勘誤。

《開國功賊卷一:好人歌》提要

據二零一一年台灣野人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版本校對。

該版本遇有用典或專有名詞時另有注腳說明。現在校對時一併注於該詞句之下,方便製作及閱讀。

※※※

本書與《隋亂》為姊妹篇。時間略後,敘事互為表裡。事件或略於本書,或詳於彼書,二者一脈相承。李旭當年出塞經商,與他一起出塞諸人,如張金稱、杜疤瘌、郝老刀、王麻子等人。李旭與徐懋功後留於霫族諸部對抗奚人,諸人則返回中原。《開國功賊》中承接此線,張金稱諸人因不堪大隋暴政,遂鋌而走險成為劫匪,於河北東劫西掠。諸人是主角程名振於巨鹿澤的上司及袍澤。

※※※

天意由來弄人,兩書主角深受播弄。《隋亂》中的主角李旭,原於就讀上谷官學,品學兼優,家人期待他將來被推了秀才,考了進士,放了縣太、郡守,就可以光耀屬於家族末枝的門楣。誰料隋煬帝楊堅興兵征討高麗,到處徵募士卒物質。李旭父親恐怕兒子戰死沙場,重蹈大兒子覆轍,要兒子放棄進仕理想,到塞外經商,逃避兵役。跟著幾位經商老手如孫九叔(安祖)、張三叔(金稱)、杜疤瘌、郝老刀、王麻子同行。同行還有一位少年徐懋功,是峻縣富豪的庶子,聲稱不知道犯了什麼了不得的大錯觸怒家長,被父親狠了心腸送到商隊裡長見識。李旭原來是為了逃避兵役,可是因緣際會,最後反而成了大隋的大將軍。

同樣,程名振原是大隋將領之後、世家子弟。父親受了賀若弼將軍的牽連,被剝奪車騎都尉職務,發配邊塞。迫不得已,他在館陶縣做碼頭力棒,靠賣力氣為生,與母親相依為命,三餐不繼,受盡親友白眼。程名振也有個人的理想,想參加科舉,圖個出身。為了籌集迎娶表妹朱杏花的聘禮,毅然應徵鄉勇。與李密暗中勾結的館陶縣令林德恩,把他拔擢到兵曹,與流寇張金稱作戰。程名振有志為大隋效力,自是喜出望外。孰知命運逆轉,數日之後,他竟成為了逆匪張金稱的屬下、巨鹿澤的九當家,眾人眼中的大賊。又迎娶了巨鹿澤的七當家杜鵑,成了杜疤瘌的女婿。程名振戰無不勝,每多以弱勝強,以寡擊眾之舉,遂功高震主。後張金稱懷疑程名振與其姬妾有染,對程名振起了戒心,程名振唯有攜同妻子離開巨鹿澤以自保。張金稱兵敗後,瓦崗寨李密或河北綠林道總瓢把子竇建德均有意將他收歸部下,他選擇了後者。不料受到屬下讒言唆擺,竇建德對身邊老弟兄漸生猜疑,要殺害功臣王伏寶和程名振。王伏寶自殺以明志。程名振則撤回老家巨鹿澤,徐圖後計,卻雪義兄王伏寶被誅之恥。其時大唐謀士裴寂受李淵所託,前來收編,基於洺州營實力不足,只有投靠大唐李淵。李淵派遣程名振協助太子建成,但程名振卻一直明哲保身,避免捲入太子建成與秦王李世民奪位之爭。最終程名振獻計,帶領奇兵一舉擊潰竇建德及其殘部。李淵一統天下,程名振遂由與大唐對立的賊子身分,成了大唐的開國功臣。

※※※

李旭這個人物,最後於大隋朝位極冠軍大將軍、襄國侯、博陵大總管等要職,唯屬於虛構,在續篇《逍遙遊》中作者更將李旭寫成風塵三俠中的虯髯客。最後飄然離開中原,遠赴異域。

至於程名振在歷史上真有其人。見於其子程務挺列傳中。《舊唐書‧列傳第三十三》郭孝恪 張儉 蘇定方 薛仁貴 程務挺 張士貴 趙道興等人列傳中記:

程務挺,洺州平恩人也。父名振,大業末,仕竇建德為普樂令,甚有能名,諸賊不敢犯其境。尋棄建德歸國,高祖遙授永年令,仍令率兵經略河北。名振夜襲鄴縣,俘其男女千餘人以歸。去鄴八十里,閱婦人有乳汁者九十餘人,悉放遣之。鄴人感其仁恕,為之設齋,以報其恩。及建德敗,始之任。俄而劉黑闥陷洺州,名振復與刺史陳君賓自拔歸朝。母潘、妻李,在路為賊所掠,沒於黑闥。名振又從太宗討黑闥,時黑闥於冀、貝、滄、瀛等州水陸運糧,以拒官軍,名振率千餘人邀擊之,盡毀其舟車。黑闥聞之大怒,遂殺名振母、妻。及黑闥平,名振請手斬黑闥,以其首祭母。名振以功拜營州都督府長史,封東郡公,賜物二千段、黃金三百兩。累轉洺州刺史。太宗將征遼東,召名振問以經略之事,名振初對失旨;太宗動色詰之,名振酬對逾辯,太宗意解,謂左右曰:「房玄齡常在我前,每見別嗔餘人,猶顏色無主。名振生平不見我,向來責讓,而詞理縱橫,亦奇士也。」即日拜右驍衛將軍,授平壤道行軍總管。前後攻沙卑城,破獨山陣,皆以少擊眾,稱為名將。永徽六年,累除營州都督,兼東夷都護。又率兵破高麗於貴端水,焚其新城,殺獲甚眾。後歷晉、蒲二州刺史。龍朔二年卒,贈右衛大將軍,謚曰烈。

程名振生平前半事蹟於史無據,應為作者想像之作。後半與劉黑闥作戰之事,則史有明文。

※※※

校正本封底有說明文字如下:

他是巨賊張金稱麾下小頭目、竇建德麾下的治亂能臣、大將軍李旭眼中的愛民好官,更是李淵眼中的開國功賊。

家道中落的程小九,在碼頭當苦力,用勞力換取母親與自身溫飽。某日陰錯陽錯竟然巧遇上龍王之孫遭到追殺。無意間的搭救,換來老龍願以一願還報恩情,原以為許下的願望可以換來一生平順,然而卻是歷險與苦難的開始。

程小九安身立命的館陶縣,原本只是運河上微不足道的一個轉運站,但豐足的米糧卻引來賊人覬覦與各方巨寇的爭奪角力。一夕之間竟成為楊玄感、李密、張金稱急欲取下的根據地。小小的縣衙危機四伏,殺手、內奸、盜賊各出奇招,使得小九陷入性命與情義的掙扎。

※※※

比對所據版本與網上版本,間有情節缺漏出入處、情節未盡連貫處,已據網上版本補入。以下各卷同。

勘誤表
(鄧乃昌 2015/7/3)
上上個月剛來/上個月剛來
一道向誠伯求肯/一道向誠伯求懇
讓讓窮人活不下去/讓窮人活不下去
又救下一直長長的鯰魚/又救下一尾長長的鯰魚
自己這樣所是不是/自己這樣做是不是
程小九的輕快的腳步/程小九輕快的腳步
卻有迅速縮了回來/卻又迅速縮了回來
唏哩嘩啦拔落肚子/唏哩嘩啦撥落肚子
有些餓得狠了/有些餓得很了
有無法笑得出來/又無法笑得出來
心裡有沒來由地一軟/心裡又沒來由地一軟
勞其筋骨,苦其心智/勞其筋骨,苦其心志
硬將好端端將禮士誤解/硬將好端端的禮士誤解
人家上門求肯/人家上門求懇
狠狠跟張記糧舖/狠狠跟李記糧舖
一百三十斗米/一百三十斗粟
留著褐色長須的/留著褐色長鬚的
連午覺都沒的睡/連午覺都沒得睡
想吃鄉勇這晚飯/想吃鄉勇這碗飯
拿得出手行頭/拿得出手的行頭
用針將多餘的部分用針連了起來/將多餘的部分用針連了起來
你做得肉脯真香/你做的肉脯真香
林老爺不不會拿大夥解悶兒吧/林老爺不會拿大夥解悶兒吧
周圍立刻想起了一連串的/周圍立刻響起了一連串的
榜文上說得待遇/榜文上說的待遇
提得條件非常嚴格/提的條件非常嚴格
至於比劃較多的/至於筆劃較多的
先靠看書識字/先考看書識字
左上手拎住較小的/左手拎住較小的
將聲音提到了幾分/將聲音提高了幾分
再現一次醜/再獻一次醜
鄉勇招手事宜/鄉勇招募事宜
沒來及參選得人/沒來得及參選的人
跟著郭頭去/跟著郭捕頭去
就暫時就混在一堆/就暫時混在一堆
給郭捕頭做來個揖/給郭捕頭做了個揖
跟姓郭的起來衝突/跟姓郭的起了衝突
比程、王二人很齊整得多/比程、王二人齊整得多
熱心地像兩個少年指點/熱心地向兩個少年指點
崑崙奴都有的賣/崑崙奴都有得賣
生哪門子生氣/生哪門子氣
增加強鄉勇們的/加強鄉勇們的
只的裝作聽不見/只得裝作聽不見
看樣子臉上的樣子/看臉上的樣子
本來幾不需要穿汗衫/本來不需要穿汗衫
你明白還送不送我/你明日還送不送我
做得那些事情/做的那些事情
成賢街位出於館陶的/成賢街位於館陶的
恩人林縣令這些善良/恩人林縣令和這些善良
咱們只能縣令大人/咱們只能聽縣令大人
把滿街的狗的招了出來/把滿街的狗都招了出來
大兒眼瞪小眼兒/大眼兒瞪小眼兒
兩手隻奔林縣令/兩手直奔林縣令
自己不是根本張姓反賊的對手/自己根本不是張姓反賊的對手
此刻一亂成了一團糟/此刻亂成了一團糟
自己的好朋友的屍體/自己好朋友的屍體
也不管子身上的衣服/也不管身上的衣服
心裡邊想得全是自己到底/心裡邊想的全是自己到底
眼前這一切這些都是自己血戰/眼前這一切都是自己血戰
享用們甚至能清楚/鄉勇們甚至能清楚
不會再向先前一樣/不會再像先前一樣
還能能撐得住/還能撐得住
只撲小九面門/直撲小九面門
憤怒地突厥良駒/憤怒的突厥良駒
向來是依多為勝/向來是倚多為勝
縣尊大人的保護百姓的初衷/縣尊大人保護百姓的初衷
朝自己發難蔣弓手/朝自己發難的蔣弓手
就要炒成一鍋粥/就要吵成一鍋粥
蔣捕頭被臊得老臉通紅/賈捕頭被臊得老臉通紅
你個窩囊費沒主意/你個窩囊廢沒主意
大夥撂下的挑子/大夥撂下的擔子
張金稱的罪業/張金稱的罪孽 (未改,原也正確。)
跟不會懷疑/根本不會懷疑
眼神裡的不快的暗示/眼神裡不快的暗示
把遺憾地目光/把遺憾的目光
也會給酌情一些的/也會酌情給一些的
馬上去處安排一下/馬上去安排一下
不再這些人面前/不在這些人面前
林縣今天答應的/林縣令今天答應的
張大王的愛吃人心的名頭/張大王愛吃人心的名頭
你上次胖揍賈捕頭時/你上次揍賈捕頭時
麾下控矢十萬的人/麾下控制十萬的人
禮單上寫得是/禮單上寫的是
禮物便會主動送到/禮物便會自動送到
惱羞成怒地楊公卿/惱羞成怒的楊公卿
人頭較少寨主們/人頭較少的寨主們
就跟您讓您把貨包了/就讓您把貨包了
跟張二伯說得話/跟張二伯說的話
你們山寨山有了傷患/你們山寨有了傷患
對方說得句句都是/對方說的句句都是
他說得是什麼/他說的是什麼
老娘的箭不張眼睛/老娘的箭不長眼睛
用不找你日日守著他/用不著你日日守著他
可得剛剛探到的消息/可是剛剛探到的消息
你說得是杜鵑麼/妳說的是杜鵑麼
我不是想替你出口氣麼/我不是想替妳出口氣麼
好心全都了耳旁風/好心全都當了耳旁風
男人的這東西/男人這東西
讓對方叫出兵權/讓對方交出兵權
不允許情敵在留在澤中/不允許情敵再留在澤中
客居與此的賊頭/客居於此的賊頭
經常結伴而致/經常結伴而至
忙碌著的餵雞蓮嫂/忙碌著餵雞的蓮嫂
初來乍到都惹上一堆麻煩/初來乍到便惹上一堆麻煩
用筷子跳起兩大條肉乾/用筷子挑起兩大條肉乾
輕輕口氣/輕輕嘆口氣
包藏者什麼禍心/包藏著什麼禍心
咱們當這輩子當賊/咱們這輩子當賊
肯於大夥一塊開心/肯與大夥一塊開心
賣藝人常用白蠟桿花槍/賣藝人常用的白蠟桿花槍
不如戰死殺場/不如戰死沙場
買得也是八當家這邊/買的也是八當家這邊
我倒時候推一車禮物/我到時候推一車禮物
誰也無法在插手/誰也無法再插手
七當家郝老刀/五當家郝老刀
如此動一波,西一波的/如此東一波,西一波的
背對著自己的嘍囉翻在地/背對著自己的嘍囉砍翻在地
非要至對方於死地/非要置對方於死地
都必須方在身後/都必須放在身後
發現幾十幾個嘍囉/發現十幾個嘍囉
積累下來的罪業/積累下來的罪孽 (未改,原也正確。)
於營裡邊放點起無數個火頭/於營裡邊點起無數個火頭
讓張金稱所的主管所承受的/讓張金稱的主管所承受的
從古至今,概不能外/從古至今,概不能例外
他又大步俘虜們逼近/他又大步向俘虜們逼近
老六也會他們摻和在一塊/老六也會和他們摻和在一塊
這都是業/這都是孽 (改成這都是罪業)
種下了業根/種下了孽根 (未改,原也正確。)
收穫業果/收穫孽果 (未改,原也正確。)
說不定程縣令/說不定林縣令
緊跑進步/緊跑幾步
都可以我營裡邊找/都可以到我營裡邊找

(mPDB 2015/5/1)
從里間拎了/從裏間拎了
以老賣老/倚老賣老
無蹤,。/無蹤。
賊人支援不住了/賊人支持不住了
莫名奇妙/莫名其妙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